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二和x三多,终袁许]皮影戏-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许三多憨憨笑了下,又觉得不太好,这不是埋汰爹一辈子的希望么。
  瞟了一眼门外还亮着灯的正厅,许二和扳着许三多的肩让他面向自己,小声道:“三儿,再过几年,只怕爹也要把你往当兵那条路上送。不过你听哥一句话,不想当就别当,别走让自己后悔的路。”
  许三多愣愣地听着,在许二和索要保证似的眼神中点了点头。
  ——那晚许二和没睡好,一是身上被竹毛板子打了的地方挨哪儿哪儿疼,二是他做了个噩梦,梦见他三弟被押上部队的车,一路开远了,剩他一个人在村口哭天喊地。
  七年后,许家正厅里还是和前几年没啥区别。母亲遗像仍旧供在桌上,墙上褪色的毛主席像和桌前的一对香烛配得有点儿不伦不类。
  许二和刚从邻村儿回来,走进屋,环望一周,没人,只有自己出门前扔的那条磨成渔网一般、缀满贴花的牛仔裤还挂在椅子上。
  皱眉,许二和转身出门,在院儿口冲隔壁婶婶喊:“刘嬢,知道我爸他们去那儿了吗?”
  刘婶正坐在门口剥姜,辣红了手指头:“你爹带你三弟去县城医院做征兵体检了呗。”
  许二和脸上一白,火气直往上窜,摔了门锁上就到村口去等。
  油漆剥落几块的公交站牌前,大巴车来来往往,扬起呛人的沙尘,黄漫漫一片。许二和站在路边,叉着两手抱臂,一脸阴沉地盯着上车下车的人,可老半天了也不见许百顺他们回来。
  肚子饿得咕了一声,许二和狠狠踹了一脚路边石子儿,闷着气转身回家。
  解锁开门,进了里屋,见床上放着本书,许二和走上前拿起来翻翻,是许三多的语文课本,上面用圆珠笔勾了重点,空白处记了不少随堂笔记,字迹算不得好看,但却十分工整。
  胸口像压了块石头,闷得心慌,许二和志不在当兵,也不在读书,可他想起许三多曾经有些腼腆也有些懵懂地悄悄跟自己说,也许他的愿望就是上高中,然后像马老师那样,将来留在村儿里教书。
  二和心里闷着火,一家人毕竟是一家人,他不可能真对爹生出什么仇恨,可他真不待见爹这样强行为他们三兄弟决定将来的做法。自己从小性子就倔,大哥虽然平时一副木楞木楞的样子,但其实趋利避害的本事比谁都精,只有他三弟……
  许二和烦闷地点了支烟,狠狠抽上一口,正担心呢,却听院子门开了,他爹扯着嗓子喊:“二和!二和!”
  许二和手指夹着烟,连忙穿了拖鞋出去,见许三多低着头跟许百顺回来了,心下一喜,正要上前,却忽被许百顺喝斥道:“死剁了头的还知道回来啊?!告诉你,今儿在家哪儿也不许去!待会儿解放军来了,大棍子抽蒙了你也得把人给我留住!”
  “啥解放军?”许二和皱眉,烟头掉了灰落在裤腿儿上,烫得他踢了踢脚。
  “那是关于咱老三的前程!知道不?!”许百顺一副对牛弹琴的无奈表情,说完便狠拍了一下许三多的后脑勺,“龟儿子,跟我走!成才小子一惊一乍的蛮有名堂,这玩意儿你也得找老师教教!”接着便赶着许三多出了门。
  猜到爹是要带三弟去找马老师写那发言稿,许二和嗤了声,想起当初爹逼自己和大哥去老师那儿要来的纸条至今还没派上用场。
  这么一想,心里莫名又松活下来,许二和笑了笑,抖落烟蒂:他许二和不是个信命的人,可他有预感,以他对许三多的了解,三弟当兵这事儿,成不了。这不,七年前就预言过了,他家啊,出不了一个当兵的!
  提了提有些松垮的裤腰,许二和转身进屋。可这跨进屋还没多久,便听院门前一阵犬吠,接着是村长喝斥他家大黑的声音,然后便听见一个温润男声冲屋里喊:“请问许三多同志在么?”
  原本不想搭理,可那人却连喊几遍也不见消停,二和抽了口烟,跨出屋,斥道:“吵吵啥!吵吵啥呢这!”
  村长领了个青年军人站在院儿里,向他介绍:“这位解放军同志呐,是来家访你家老三的。”
  看来跟他和大哥相比,爹这次是把三弟往当兵路上推得更近了,连家访的人都来了!许二和心里又没了谱,一下失了好脸色:“吵吵半天就是为了当兵啊?”村长理所当然地应了声,激得他心里更恼,冷哼了句“没在!”便狠抽口烟,回屋去了。
  “——嘿!你小子!”外面村长止不住地向那位军人数落着他们一家,许二和坐在床边,抽着烟冷冷地笑:说吧,想说什么就尽量说,把那家访的说走,让咱三弟不用当兵最好。
  又是一阵脚步声,听见外边儿的人对话,是许一乐买了食材回来炒菜做饭,一下锅就加辣椒大红,炒得浓烟直冒,呛得那解放军咳个不停。
  许二和笑得有些幸灾乐祸,起身走过去,一脚踹了门儿关上,果然又听到村长一阵指责,耸耸肩,到床边仰头躺下,捻灭烟,拿起三弟的课本儿一页一页翻着。
  过了会儿,大概是爹领着三弟回来了,外面一片喧闹人声,不时夹杂着爹对三弟的斥骂,阵仗大得很。屋里许二和抿紧了唇,捏得那书页发皱——即使在外面打架多么凶神恶煞,即使在家里多么有反叛精神,但说到底,同样畏惧许百顺。从小到大,每当爹打三弟时,自己也只敢在旁边或外面杵着,等爹收了棍棒,才能挨上前哄哄三弟不哭……
  可笑吗?自己一向爱跟爹和老师长辈什么的对着干,但到了关键时刻,其实什么也不敢做。
  很多年后,当许二和回忆起这时自己的无所作为,在无奈和认命服输之余,仍免不了有丝遗憾和懊悔。
  最终,许二和七年前的预言没有实现,那个家访的军人拍板儿定案,三弟成了他们家第一个当兵的人。
  许二和就这么一个人在屋里呆了很久,手上还捏着那本语文课本,书被他揉皱了好几页。
  等到外面全都安静下来,许二和深吸了口气,放下书,穿上鞋,打开门走出去,院儿里只有许一乐在扫地洗碗。爹约摸是送解放军去了,那许三多呢?
  左右看看,许二和向大门外走去,不顾许一乐在后面吆喝着叫他帮手打扫。
  日光从枝头晃过,连带出一串跳跃的光斑,沿着近几年返修过的小路一直走,绕过村儿南面的荷塘,看风撩动绿叶轻颤,记忆似与1991年那个夏天重叠。
  “二和!许二和!”二十五岁的李壮志穿着白背心,扛着锄头跑过来,手指着前方,“——成才那伙人又在揍你弟弟啦!”
  许二和怔了下,一把抢过李壮志的锄头,拔腿就跑!
  脚下腾起一片沙尘,就像十一年前那次一样,许二和拼命地跑,喉咙渴得冒烟也顾不上,穿过刘老头家的院子、拐过杂货店的墙角,便看见村长家那死小子带着跟班在水稻田边围着三多又踢又打——
  “——□的!弄啥呢!”许二和怒喝一声,抄着锄头就打了过去,吓得那群家伙四散逃窜。
  “别跑!你他妈有种就别跑!”许二和举着锄头指着那群混蛋,看他们跑得没了影儿,才连忙过来扶起许三多,“三儿,三儿!”
  许三多从臂弯里抬起头,脸上沾了点儿灰,却没再像小时候那样挂着泪杠子。他就着二和扶他的力道站起来,拍拍裤腿儿,呲牙一笑:“没事儿,二哥。”
  许二和心情有些复杂,怔了半天只伸出手揉揉三弟的刺猬头,拄着锄头沿着田垄头缓缓坐了下来。许三多眨巴眨巴眼,也凑到哥哥身边坐下。
  渐斜的落日从水面划过金色粼波,衬着青山翠色,暖意融融。兄弟俩在田垄头安静地坐着,看着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慨。
  许三多侧过头看向许二和,然后缓缓挪近了些:“二哥。”
  许二和有些出神地望着晚霞映照中的绯色山村:“弄啥?”
  许三多腼腆地低头笑了笑:“没事儿。”
  许二和巴着锄头嗤了声:“滚一边儿去。”
  许三多还是低着头笑,笑过了又弯着眉眼来看二和:“二哥。”
  许二和吸了口气:“……到底弄啥?”
  许三多自顾自地笑,目光却还是停在二和脸上:“还是没事儿。”
  许二和侧头看他,许三多还是憨憨地冲他笑,笑着笑着又低下头去一个人乐。
  许二和偏过头去望望远山,又转回头来,犹豫了下:“……疼不?”
  许三多摇摇头,仍旧冲着他乐。
  暮色下,三弟脸上像染了火烧云的色彩,红彤彤的,虽然青涩,却已不再是那个只会扯着哥哥袖子哭成一小花猫的孩子……
  许二和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儿哽,侧过头去沉了沉气,缓缓开口:“……三儿,我跟你说啊。这离开家门了,外头要是有谁给你来硬的,你千万不能再软了啊。”
  许三多微歪着头,纯净的眸子有着不解:“那、那咋硬啊?”
  许二和眯了细长的眼,沉默半晌,无奈地吐出一口气:“哎……”旁边小家伙眨巴着眼,怕自己又犯了什么错,皱着眉,一副担心的样子。
  “……三儿,我跟你说啊。这锄头是弄啥的?它不是光能锄地。”许二和转过头,冲许三多抡了抡拳,故意弄出个发狠的表情,“你要是没有锄头,你有没有拳头?”
  许三多盯着二和的手瞧了会儿,又咧着嘴笑了。
  “你看看你那样子。”许二和有些无奈,“跟你说管个求用。你啥时候敢跟人动手啊。”扯扯嘴角,这个弟弟,自己从小看到大,他难道还不够了解么,真是自己屁话多。
  许三多也不争辩,就靠着自己最信任的二哥,憨憨地笑。
  太阳落到了山的另一头,余晖脉脉,给这村子镀上最后一层金。
  许二和刨弄两下头发,长出一口气:“走吧。”见许三多转头看他,放松了语调,“你走了,我也就走了。”说着,笑了笑,“这么丁点儿大个地方,点支烟,就把全村儿都转完了。我呆不住。”
  “二哥,你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