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二和x三多,终袁许]皮影戏-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粝诒慊够孟胱约喊阉粤恕
  许三多停下动作,回头看他:“二哥。这些年我在外面就学会了俩字——我信。”
  许二和怔住,听许三多交代着帮爹办保外就医和收到钱后还债的事,愣了半晌,冷嗤一声:“三儿啊,我跟你说,这些年我也学会了俩字——不、信!”
  许三多穿好军装,走过来,有些拿二和没办法的苦样儿:“二哥,不管你信不信,咱都得为爹想想啊。现在他一个人在牢里扛着呢。”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许二和不知该说什么,他不信有人能在这时候借给他家二十万!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交情,什么样的信任程度,才敢在这时候拿出二十万给三多?他想不到,也认为不可能。这些年自己在外面闯,已经被骗得够惨,他不希望三弟也着了坏人的道,可这小子一脸笃定,让他所有的话都哽在喉间,最终只能嗤笑着摇头。
  下午,两兄弟一起去了拘留所。许百顺颤着声说谁要是借钱给许三多,谁就是疯了。许二和坐在三弟旁边,闲闲调侃说现在这世上疯子不多。
  “不借他好……不借他好……”许百顺低着头,微颤的手揪着衣领,喃喃念叨,“借了咱拿啥还啊……”
  许二和侧头盯着许三多:“对啊,那人借了你钱,你拿啥还?”突然冒出个可笑念头——以身相许。
  许三多迎上他的目光,认真道:“用我所有补贴和工资来还。”
  “什么所有工资和补贴啊,你就是个大头兵!”许二和恨不得敲他脑袋一下,“你这样还,得还多少年,啊?”那借钱的是个什么样的人?难不成要你搭上一辈子去还?
  许三多低下头去笑笑,又抬眼看他,一如他俩当初并肩坐在田埂上那样:“两百零八个月,十七年又四个月。”想了想,又补充道,“其实也用不了那么久,我的工资还会涨,只是我现在还没算出来。”
  “……你就抽了吧你。”许二和转过脸去,烦躁地抓抓发荏,“我出去拼一拼,运气好的话,一年半就挣回来了。”
  “二哥,可是你现在没有啊。”许三多没被唬弄过去,“我说句实在话,你昨天晚上跟我说的都是实在话。”
  许二和抱着脑袋趴着桌子直抓头,自己昨晚醉了酒,怕是把底儿都掀给了三弟知道,什么没用的事儿现在都遮不住了。
  ……
  看完爹,俩人出了拘留所,许二和送三多去火车站。
  看着三弟提了箱子上车,在窗边坐下,看向自己时,许二和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年近三十的人了,最后竟要弟弟来替全家还债。
  “三儿啊。”二和望着三多,褪了酒意,目光坚定,“要是那钱……那钱真借给你了,咱俩一起还!一起还比较快!”
  窗边许三多微微抿着唇,但笑不语,只是看向一边儿。
  “我说快,就三两年!”许二和心道,嘿,你这臭小子现在真是翅膀长硬了啊,敢质疑你二哥了,“三两年我挣二十万,这你信了吧?”
  “相信,当然相信。”许三多笑了,手搭着窗台,弯着眉眼,目光柔和,“从小就二哥照应我,不相信你相信谁啊?”
  许二和也笑了,手插在裤袋里,摇摇头,深吸一口气:“快照不住喽!”三弟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时间并未在他脸上留下明显的刻痕,但这些年来,他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所沉淀出的一些东西,已经不是自己所能了解的了。
  “二哥,你快回去吧。”三多搭着窗看他。火车即将启程。许二和点着头应了,一转脸儿,竟看见许一乐畏畏缩缩在远处观望,当下喝斥一声“□的!谁让你告诉三儿的?!”就追着打了过去。
  手打在大哥身上,其实没放什么力道,许二和就死瞅着那没出息的家伙,不敢回头看,怕一看自己便会哭得比大哥更没出息,只能用尽力气吼出一句:“——老三!活出个人样儿来!老三!——”
  火车呜鸣,压着铁轨一声一声,向着远处驶去。许二和打累了,拍着许一乐喘了半晌,直起腰,望着那烈烈的阳光,笑得眼眶泛红。
  第 5 章
  
  
  三弟回去没多久,果然寄了二十万来。许二和拿这笔钱还了债,给家里做了些安置,嘱咐大哥照顾好爹,便又出去闯荡,誓要早日挣够20万,替三弟把钱还清。
  ——也许三多已不再需要自己的庇护,但自己却从没想过不再给他庇护。
  随着时间推移,家里环境渐渐好了起来。许二和不再干那些投机倒把的事儿,静下心,踏踏实实地苦干,总算小有成就。
  四年后,许二和某天突然收到三多寄来的信,说自己下个月初休假回家,希望家里人能一起聚聚。
  许二和当时捏着这封信愣了几秒,然后立刻打包行李冲去订了第二天最早的那班火车。
  许三多回家的那天是六月十五。许二和早早起了床,穿了件自认为无比时尚的新衣服,脚蹬擦得锃亮的皮鞋到村口公交站处接人。
  这两年,村子建设改善不少,道旁种了些树和低矮灌木,公车来往时扬起的沙尘不再过于呛人。许二和拿手扇着灰,心想起码得保持脸部清洁。
  大约等了将近一小时,远远看见开来辆113号大巴,在站前停稳了后,乘客陆续下车。许二和瞪大了细长眼睛直瞅着每一个人。
  车子后门晃过一道军绿,许二和一喜,正要出声招呼,却一下瞧清那人,瞬间噤了声——比三儿还高出一个头,宽肩阔背,年纪三十来岁,左手提着个行李箱,右手提着两瓶包装好的五粮液,回头冲车内说了什么,便见他笑着迎下了另一个人——许二和看清楚了,这后下车的人,正是他三弟!
  许二和有些愣神地站在路边,倒是许三多先注意到了他,惊喜地叫出声:“——二哥!”接着便拉着另外那个男人向他快步走过来。
  “三儿。”许二和回神,被许三多那露着白牙的笑容给晃花了眼,定定神,询问地看向袁朗。
  “二哥,这是我队长,袁朗。”许三多有些兴奋地介绍,说着冲那人弯着眼笑,“现在是大队长。”那男人两手不得空,只回了许三多一个笑,眼中尽是宠溺,然后才看向二和:“二哥,你好。”
  听那男人叫自己二哥,许二和有些不自在,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心里更是升起丝疑惑,却又立刻被重见三弟的喜悦劲儿给冲淡了,只帮着他们提了东西,引路回家。
  一路上,两道军绿吸引了不少目光。村长倚在门口吆喝着问他家那兔崽子什么时候才回来,许三多笑着说下次休假就轮到成才了。
  进了家门,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院子里,再度建起了崭新的红瓦房。和上次许三多回家比起来,又是另一番光景。
  袁朗放下行李,提着五粮液就迎上许百顺,笑着叫了声“许叔好”。许百顺瞄见那两杠三星,一下直了眼,连忙举着手敬礼喊“首长好。”
  许三多走上前,跟许百顺和许一乐介绍说,这是他们队上的大队长,叫袁朗,正是当初借他家20万的人。
  此言一出,许二和怔住,许一乐傻住,许百顺瞪大了眼,立马一拍许一乐的头:“上菜!加红!加大红!”许一乐连忙应诺着去了。
  六月天,已经偏热,幸好这院子里大树浓荫茂密,投下一片阴凉。众人在院子中央摆了张大圆桌,围坐一圈,喝酒夹菜,好不热闹。席间袁朗给许百顺频频敬酒,中听的话一箩筐,滔滔不绝,哄得许百顺心花怒放。许二和一边吃饭一边偷眼打量,总觉得这上校没那么简单。
  酒过三巡,袁朗放下杯子:“许叔啊,其实这次,我是特地跟三多回来拜望您的。”
  许百顺正喝得上了脸,砸吧砸吧嘴:“哦?”
  袁朗和许三多互看一眼。许二和从侧面清清楚楚瞅见,桌子下,他俩手握到了一块儿。
  “——许叔,我跟三多已经决定,这一辈子要一起生活,结婚那种。”
  热风吹过,院子里静静无声。许一乐嘴里还含着那坨未来得及咽下的红烧肉,许二和杯里的酒洒到了裤腿儿上。
  那天,许二和只记得自己回过神来时,院儿里已翻了桌,许百顺猛地把筷子拍到桌上,气得脸红脖子粗。许一乐连忙去关了大门,掩去爹的骂声。
  袁朗和许三多自始至终都很镇定,也许是早就料到了许百顺的反应,也许是早就有了什么对策,也许……是早就已经决定,不论如何,都不退缩或放弃。
  眼前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那光景,正厅里许百顺坐在主位指着两人大声斥责,门外许一乐蹲在石阶上发呆。许二和站在门边儿,像十二岁的许三多那样,攥紧了拳。
  无所作为,无可作为,就像当初三多家访被定下当兵入伍,自己还是只能站在一旁,什么也做不了。
  屋里很久都没有熄火的迹象,袁朗跟许三多跪在许百顺跟前,和和气气地劝说,许百顺仍旧毫不让步地大骂。
  “——老大娶媳妇晚,□耗没了,无子!老二呢,干脆说不娶!现在就剩这龟儿子一个!你们俩现在搞这、这玩意儿,是摆明了要我们许家绝后是吧?!”
  许二和一愣,侧头从门边儿偷瞧——堂上许三多和袁朗背对自己跪着,背挺得很直,两人的手始终紧握在一起,不论许百顺怎么骂、怎么用竹毛板子打,也未晃动分毫。
  两杠三星,这个男人已经是上校。许二和不知道他在部队里如何奋斗才能升到这个位置,但这男人此时却愿放下一切,跟他的中尉士兵一起承担和面对他俩有悖常伦的决定。在许百顺面前,这一次,三弟和他选择的男人,没有躲,没有逃,坚定地无懈可击。
  其实,借那20万的事儿,后来他心中计较起来,便已隐约猜到……能在那种境况下,让三儿开口借钱,并承诺借钱给三儿,这个男人与三儿之间,早已不是别人能介入的了。
  握紧的拳微颤,许二和就这么在门边僵立了很久,然后像用尽三十多年来积累的勇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