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龙在天-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齐堡主不必谦虚了,论文,谁有齐堡主雄才大略?”
  “论武,敢问其它十六堡堡主中,谁有齐堡主的修为?”
  那些有异议的人,也渐渐看清现实:论单挑,挑不过齐业,群攻,齐家除了年轻一辈的三少,更有昔日纵横龙河的‘泗水阵法’。
  总之,想与齐家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因此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
  “既然各位没有异议,齐某就当仁不让了。接下来的修仙门派定为齐云门,主要建筑定在毛家后山,弟子房就定在毛家湾。各家族提供人才和资源,即日动工”
  齐业有意加快大会节奏,让其它十六堡主根本没有反对的时间,正在此时,人群中突然爆出一声刺耳的声音。
  一名身穿大红色道袍的中年修士走了出来,只淡淡说道:“不行!”
  ————————————
  预告:第0011章,浴火焚身

第0012章 怒火攻心
更新时间2013…5…18 23:01:53  字数:3505

 第0012章怒火攻心
  灯火辉煌的齐家堡,在水雾笼罩中,显得格外宏大、邈远。河风徐徐吹来,夹杂着几声夜莺的鸣叫,这一切,松明月都没有丝毫察觉。
  松明月疾速地划着小船,面前的一切景象,似乎都换了一个模样,他自己也似乎换了一个人,从内心升起一种恐怖的念头:
  今日便是死,也要毁了齐家堡。
  松明月回到广场时,韩家明已经倒下了,在齐家四位长老的‘泗水阵法’围攻下,韩家明双眼失色,脸色苍白得像是被水洗过一般,身上像筛子一样被水流击穿,鲜血四流,没有了一丝人气。
  韩柏仁在贵宾席上既悲又怒,若不是被少堡主韩陵及时拉住而冲出来的话,今日也恐怕难逃一死。
  众人纷纷惊叹:“这‘泗水阵法’果然名不虚传,齐家四位长老不过都是筑基初期,在这阵法之下,似乎都具有了筑基后期的可怕实力”
  松明月缓缓走进人群中,在众人目光聚集下,扶起韩家明千疮百孔的上半身,失神地道了一声:“大伯”
  不想韩家明一口喷出血来,双眼重新焕发了一星光芒,口中喃喃道:“我……看到你了,咳……咳……哎,可惜还是没有修为”
  “都怪侄儿不争气”
  “你还没有……站起来,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有多高?”
  “大伯……”
  “在你父亲的坟前,代我说句对不起”
  “大伯——!”
  无论松明月怎么努力,韩家明没能再睁开眼。松明月将韩家明尸体抱回韩柏仁跟前,转身朝扫了人群一眼,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寒芒。
  。
  人群中传来细细碎碎的谈论,都在好奇这少年到底是谁,还是齐欢眼尖,一眼看到松明月,就想到九年前挨揍的事,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示意孙尚湘也跟了过来。
  齐欢一身横气地走到松明月的面前,那比松明月高一头,宽一肩的身材,彻底挡住了松明月的视线。那居高临下的蔑视表情,似乎昭示着,只需一拳,就能将松明月砸成肉酱。
  “我当是谁呢?你小子命够硬啊!齐家堡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湘儿,你今天不要动手,看我不捶死——”
  齐欢袖子捋到一半,口中‘他’字还没来得及吐出来,整个人便被松明月一巴掌拍倒在地。
  不可思议战胜了疼痛,齐欢瞪大眼睛,艰难站了起来,才起到一半,整个人被又松明月一手提起,扔了出去。
  五丈之外,人群散开,齐欢一头摔在广场的木板上,头朝下脚朝上,将木板砸穿,徒留双脚倒立在广场之上。
  松明月自从内力大成之后,力气也非常人可比,只要稍加用力,齐欢这种两三百斤的胖子,完全不在话下。
  孙尚湘赶紧上前,将齐欢拔了出来。这齐欢果真头硬,站起来就像没事人一样,喝道:“刚才怎么回事?!我就不信了还,湘儿你先不要动手,我要亲自——”
  齐欢刚咬牙走了两步,第三步还没迈出去,话也还没说完,只觉头疼的厉害,两腿一麻,又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孙尚湘赶紧扶起齐欢,不可思议地看着松明月,看着这个曾经被她退婚的少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她生性谨慎,此刻,在没得到堡主的命令下,她没有动手。
  。
  这一幕下来,整个广场鸦雀无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之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各种目光,各种神识,纵横交错地向松明月扫来。
  “这少年是谁?年纪不大,力气却不小,胆子真是大到爆啊,连齐家少爷也敢打?!”
  “什么?!竟然是个凡人,来作死的吧?”
  “这小子打得好,临死也算风光一下了”
  一阵叽叽喳喳的议论后,人群中突然跳出了几人,分别是王家堡和汪家堡的修士,他们见齐欢受伤,一时立功心切,抢着要杀松明月。
  “敢打欢少爷,给我拿下!”只见几人闭目掐诀,口中念念有词,顺带一些奇怪难明的肢体动作,看上去倒还有模有样。
  松明月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心中几分尴尬,脸上却无表情,只一掌过去,几人还没出招,便被巨大的掌力震飞,体内五脏六腑都碎了一半,‘呀,呀,呀’地你一口,我一口,吐出鲜血来。
  这‘鹰潮掌’只是松明月很普通的一掌,靠掌力震击对手。掌力轻时掌速就快,掌力重时掌速就慢,若是既要掌力重,又得掌速快,那就得发全力,便是‘寒汀鹰潮掌’了,这些文绉绉的名字,都是林州雪的杰作。
  在松明月看来,这些水系修士,平时只关心修为增长,太不注重身体训练了,一个个弱不禁风不说,还身法缓慢。刚才这一掌,便是既轻又快的的‘鹰潮掌’,只是没想到这些修士过于文弱,连这一掌也没扛住。
  松明月一心只想让齐泯出来,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让他大为心烦,便正声道:“今日是我松某和齐家之间的恩怨,其它人若是插手,死生莫怪。”他有意不提及毛家,免得日后有人找毛家寻仇。
  王、汪两家堡主,一时震惊不语,这几位弟子也都是凝气七八层的核心弟子,怎么会连一个凡人也打不过?二人见面子上挂不住,便彼此一对眼,同时从贵宾席上走了出来。
  “敢伤我王家弟子,纳命来吧!”
  松明月见这些人没完没了,心想若再不下重手,场面恐怕难以控制,自己的内力虽然纯厚,但是毕竟是有限的,若是内力耗光的话,短时间也难以恢复,因此不能浪费力气去摆脱太多无关紧要的人,必须挑几个重要的人下重手,以达到杀鸡骇猴的效果。
  不想这王堡主的一句‘纳命来吧’,正是他的绝技‘汹滔纳命’的口诀,顿时空中波涛汹涌,形如虎口,吞噬而来。
  二人间约有三丈远,对于松明月来说,王堡主虽然抢得先机,攻势还是太慢,而王堡主刚发完招,可能正在得意,疏于防守,正是反击的大好机会。
  松明月一指伸出,嗖地一声,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穿透了这汹滔,王堡主听见这声音时,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眉心一麻,立刻失去了意识,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松明月这‘仓合指’可是打鲫鱼练出来的,相对于鲫鱼的速度和小脑袋,松明月打这王堡主这样换缓慢的大脑袋,就像是把石子丢进池塘一般简单。
  王堡主虽然倒下,他的汹滔却已然接近松明月。
  松明月双脚站定,垂掌轻摆,顿时气灌周身,劲风纵横摆荡,衣袂猎猎作响,周身之外,却是一片安静。
  汹涛一遇这猎风,十步时慢了下来,九步时失了虎形,八步时像撞上了一堵墙,七步时水花四溅,六步时只见地上一滩腐水。
  这便是松明月的防守绝技——‘醉松掌’,其运力方式,和‘海澜掌’并无区别,只是海澜掌像波浪一般,在不经意间推向敌人,虽不能伤人,但却可以执行很多细微的操作,而醉松掌则像站定的老松树,任你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这凡人少年化解了汹滔,而筑基初期的老修士——王堡主却早早倒下。
  汪堡主走近王堡主一看,只见王堡主脸色惨白,双眼圆睁,眉心处一个小窟窿,只有钱孔般大小,头下一滩血浆,已经流开几步之远。
  汪堡主一时大骇,“你——”,话刚出口,只听得嗖地一声,眉心一麻,失了知觉。
  这才不过几个弹指之间,两位筑基修士,竟毫无还手之力地倒了下去!人群中一阵慌乱、惊讶,这少年的‘仙术’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贵宾席右侧,一人有些坐不住了。
  采石矶新任掌门石玉坤,土系筑基中期,采石矶前任掌门仙逝后,此人为了振兴采石矶,便来参加御水大会,目的就是想拉拢未来的齐云门主,以便对抗另外两大仙门凌阳山和紫蓬山的压制。
  石玉坤一看此时情景,正是他为齐云门献礼的大好时机,一拍椅子扶手,在贵宾席中径自站了起来,正要说点开场白。
  松明月眼疾手快,一指加力的‘仓合指’射了过来,由于这一指力道加强,速度就有所减慢,况且二人距离较远,给石玉坤留下一息反应时间。
  “哼!不自量力——”石玉坤胸有成竹,口中迅速念出简短口诀,只见他身前一丈处,一块三尺厚的石砖骤然出现。
  人群顿时紧张起来,盯着石砖一刻不松眼,只听得指力嗖嗖作响,由远及近,突然‘啪’地一声,石砖瞬间粉碎一地。
  石玉坤大出所料,在紧急呼出另一块石砖后,立即下蹲。他只听见‘砰、啪、咚’的三声,面前第二块石砖被打得四散,一摸自己脑袋,头发四散开来,长长的道冠已被打断,转头一望,身后齐家堡的大门上,出现一个铜钱大小的洞豁。
  石玉坤满头大汗,也不敢出招了,为了保持采石矶门派威严,他给了松明月一个恶狠狠的眼神,饱含了‘咱走着瞧’的意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