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龙在天-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二人找了棵稍粗的杨树歇了下来,各自喝了点水,便闭目稍作休息。
  松明月刚一出神,突然察觉到莫名的响动,随即屏气凝神,暗暗等待着动静,没敢去叫醒元瑷,以免打草惊蛇。
  一铮铮利爪,突然向松明月胸前抓来。松明月早有准备,胸口猛地聚力,直接将利爪弹开。
  元瑷这才惊醒,“啊——好大一只鹰!”
  松明月定睛一看,一只巨鹰大如人体,鹰眼如炬,竟双腿直立地站在面前。正瞧间,一阵阴风离雾,这鹰倏地化成一黑衣男子,面带着极大的怒色,开口怒吼:“还我妻命来——”
  此乃百年鹰妖费雨,前世为兵部校尉,因训练中不幸被射穿眼睛而死,损伤了魂魄。宿鹰为妖后,因厌倦妖界武力争斗,便和一只雌鹰过上了二“鹰”世界,百年间除了修行“化人术”之外,仅修了些防身用的鹰啸而已。
  尽管如此,费雨心想此刻对付眼前一介凡人,应该不在话下。
  松明月和元瑷两人一对眼,面面相觑,几乎同时意识到在龙舒城外——那只不幸被烤的肥鹰。
  松明月有些尴尬,问道:“你妻子也是妖怪?”
  费雨嘴角抽搐,怒斥道:“吾妻虽为凡鸟,可我已与她相处十年有余;你既身怀绝技,为何肆意残害生灵?”
  松明月心生惭愧,“这个……的确是在下饥不择食,当如何补偿?”
  “以命尝命!”,费雨危颜正声。
  一旁的元瑷此刻也哭丧着脸,“对不起,我也吃了……”
  松明月拉开元瑷,提气正声道:“鹰是我杀的,不必为难我妻子了。今日我便以半力抵挡,你若能杀我,便来取命吧”
  元瑷早已哭红了脸,随后便被松明月支开了十丈之外,远远喊道:“相公,不要啊——”
  “老夫修行百年,未曾见你等无知凡人,纳命来吧”,费雨大喝,随即倏然化鹰,起翅扑向松明月。
  松明月心中有愧,不好还手,随即“苍海游龙”,在几颗杨树间嗖嗖穿梭,轻易躲开了费雨这“凌羽扑杀”。
  毕竟是在林子里,这费雨的鹰躯又过于庞大,几番下来,虽然松明月始终没有还手,费雨却也没占到半点便宜。
  费雨气急败坏,双翅尽展,腾空而上。
  只见巨鹰盘旋在林子上空,直径越旋越小,突然一声尖啸,突然狂风大作,松明月周围几丈的杨树哗啦倒地,泥土轰然翻滚,唯有松明月立于其间,不动丝毫。
  此刻,松明月耳边风声呼啸,内心却安静下来,不断回想此前种种:照衫白前辈不过吃了两个犯人,便被自己打得身魄分离;自己吃了费雨无辜的妻子,如今却还理直气壮地运力抵挡。难道人与妖兽,便有如此大的分别吗?若是自己生来便是兽,遭人无辜猎杀,又当如何?
  松明月一时感愧不已,护身的“醉松”掌力不由得弱了下来,而头顶上费雨的鸣啸之声,却愈来愈尖利。
  不一会儿,松明月的身体便被啸风侵入,头发四散开来,一身白衣簌簌鼓动。
  元瑷在一旁渐渐看出了鸣越的心绪,跑近了哭喊道:“松明月——!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吗?你说你要是离开我,你师父都不会原谅你的!我知道吃鹰不对,但是没有魂魄的动物,又怎么会有人一般的痛苦?”
  松明月有些恍悟,立即强力撑起“醉松”掌力,一时“松醉生海澜”,“海澜”掌力慢慢反噬了尖啸之声,整个林子顿时安静下来。
  松明月提气正声道:“到此为止吧!即便在下半力相抵,阁下今日也不可能杀得了我。弱肉强食,乃凡兽生存之法则,阁下若还想报仇,他日上蜀山天辰宫找我吧”
  “对啊对啊,鹰大哥,你就原谅我们一次吧,你以后可以多和女妖相处呀,不要再和凡兽结婚了!”,元瑷停止了哭泣,支出了个傻招。
  费雨既怒又愧,心想今日竟败在凡人之手,此时已无脸面再纠缠下去,随后一声长叫,旋空而去。
  元瑷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跑到松明月的跟前。
  松明月虽仍有些愧疚,但是早已从方才回了神,此刻突然觉得元瑷懂事了起来,笑着夸道:“刚才多亏你了,元瑷,想不到你看得真明白”
  元瑷一直紧张的脸上,此刻显出花儿盛开一样的颜色:“那是当然,嘻嘻。其实我也不算太明白啦,只是在鬼界的时候,阎天大人天天啰嗦魂魄往生的事,不懂我也记住啦。你才知道魂魄的事情不久,又怎么会那么快明白——”
  松明月笑了笑,“现在妖怪这么多,我们以后还是少打猎吧,天下美味多得是!”
  元瑷嘟哝着嘴,“你还说呢,我们赶紧进城吃大餐吧——”
  二人稍作收拾,穿过稀落有致的杨树林,便从东门进了随州城。
  这随州水土丰沃,人杰地灵,据说上古炎帝神农氏,曾在此开启了华夏的农耕文明。如今的随州城,更是繁华昌盛,商贾不息。
  此刻即便正午,这随州城的繁华程度,也远非龙舒城可比,摊铺叫卖声此伏彼起,行人商客车水马龙。
  二人穿过闹市人群,径直找了家饭庄,点了五六个酒菜,遍大吃海喝了一顿,随后才饱饱地回到了街上。
  “救命啊——”,突然一声猥琐的叫喊,夹杂着各路笑声,使这街心更加鼎沸起来。
  只见一身穿锦衣绣袍的中年胖哥,像突然瘦了百斤一样,嗖地窜出了人群,边跑边骂道:“你个泼妇,爷好心帮你,不识好歹!”,转眼消失在大街上。
  元瑷一时好奇,便拉着松明月,向人群钻了进去。
  ………………………………
  预告:第0035章,侠女卖身

第0035章 侠女卖身
更新时间2013…11…3 11:38:05  字数:2256

 二人穿过层层围观的人群,终于挤到了的里面。只见一位身穿白色丧服的女子跪坐在地上,身旁放了一柄长剑,前面横躺着被白布遮盖的尸体,一旁的木板上写道:卖身葬夫。
  这白衣女子虽一身丧服,眉宇间却仍见清秀,丹眼红唇煞是惹眼,加之长剑在旁,竟被衬托出几分飒爽的英姿来。
  人群中的笑声,已经渐渐停歇,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杂乱隐晦的议论,白衣女子却始终无动于衷,闭目等待。
  元瑷这么多年在没有仙术法宝的情况下,受到了很多的帮助,因此她的同情心比一般人要泛滥得多,此刻拉着松明月,小声央求着,“相公,我们帮帮她吧!”
  “人家可是卖身哎,哪有夫人求着相公纳妾的”,松明月笑道。
  元瑷哪里懂这些,继续央求着,“没有吗?你看她旁边放着一把剑,可能是卖身当保镖的呢,我们就帮帮她吧”
  松明月心想,这葬人应该花不了多少钱,能帮则帮吧,低声对元瑷道:“好吧,怕了你了”
  松明月转身对白衣女子作了个揖道:“在下松明月,请问夫人葬夫需多少钱财?”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白衣女子淡然答道,随即仔细看了看松明月二人,眼波一转,突然拔出身旁宝剑,蓦地起身,向松明月刺来。
  松明月不紧不慢,一指“仓合”射出,“噌”地一声洞穿了剑柄,长剑也随之震落。松明月继掌心一摆,以“醉松”之力稳稳抵住了白衣女子,才不至于她扑倒在自己怀里。
  白衣女子脸露红光,突然跪倒在地,“还请公子帮忙!待家夫葬后,妾身甘牛做马,绝无怨言!”
  松明月将白衣女子扶了起来,再次问道:“夫人葬夫需要多少钱?”
  “五万钱!”,白衣女子斩钉截铁。
  松明月一时颇为尴尬,“你看我像是有五万钱的样子吗”
  “像——!妾名夏荧,待我详细说来”,白衣女子道。
  松明月这便驱散了人群,二人跟着夏荧,一路来到她城南的家中。
  夏荧给松明月二人上了茶水,三人于屋内坐定,夏荧便开始说道:“妾身自幼习武练剑,成年以后便开始四处漂泊,一直无人敢娶。直到今年路过随州城,才偶然遇到在私塾教书的相公。相公家境虽然很穷,但他却对我却是百般呵护,更丝毫不介意我武刀弄剑,很快便娶我过了门”
  “可惜我婚后不甘平淡的生活,自恃剑术尚可,便想寻着机会让家境宽裕起来。前些天听说,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的‘赏金剑客’娄晔,将要受雇刺杀随州首富张万民,这这娄晔从不杀女人,于是我便自告奋勇,以一万钱的酬劳,去保护张万民的身家安全”,夏荧继续说道。
  “没想到我连这‘赏金剑客’的面还没见到,可怜我的相公,昨日便在家中惨死于娄晔剑下”,夏莹说着便黯然落下泪来,“这娄晔剑术神通,杀人如麻,二十年前便已跻身了四大高手,连官府也忌他三分。所雇娄晔之人,并不想立即杀了张万民,而是想让他日夜提心吊胆,心受百般折磨。如今张万民虽已将悬赏提到了五万钱,却更是无人敢去领赏”
  “武林是什么?这武林四大高手有这么厉害吗?”,元瑷不解地问道。
  “武林其实也是最近百年才慢慢成形的,据说前朝‘太中大夫’东方朔,不得汉武帝重用,老来只得跋山涉水、观星养身,一介文人的他,竟在锻炼身体时,无意中练出了血脉之气,便起名叫内力”,夏荧道。
  “其实内力并不难练,只是多数习武之人专注于兵刃招法,从未想过人体本身也有如此威力。传言东方朔曾硬接当时的玄武剑宗三招而不死,从此内力一说便名动江湖。受其启发,此后两百年间,陆续有人练成内力,虽然练法千奇百怪,所至境地却越来越深厚,直到最近几十年出现了四大高手,以内力为代表的武人群体,终于可以无视官家兵刃,纵横江湖。此后,这个群体便此渐渐庞大起来,最终形成了所谓的武林”,夏荧继续说道。
  “东方朔?这名字听起来好熟啊,我也姓东方的呢”,元瑷兴奋起来。
  松明月心想:林州暮前辈此前说道——《空手图志》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