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龙在天-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松明月也被这奇特的剑法所迷惑,想努力看清这娄晔的身法线路,盘算着伺机斩断娄晔手中的柳叶剑,无奈娄晔身法实在太过鬼魅。
  松明月赶紧定神,突然心生一计,旋即掌心聚力,以“天降魔龙”的运气之法,将三成内力从胸腔泻出。随即双掌齐收,猛地将这三成啸力聚为“醉松”之力,一时周身几丈之内,鸣风鼓荡,寸步难行。
  娄晔眼见自己的身法顿时缓慢下来,心想这内力实在太过雄浑,此时一慢,柳叶剑法不但无法封喉,自己也会被对方伺机所攻,于是赶紧收身退后。
  然而这娄晔不愧为“中原第一剑”,退身之时,竟兵行险招,在侧身毫无防护的情况下,于柳叶剑尖射出封喉剑气。
  这剑气细锐无比,迅疾穿透“魔龙——醉松掌”雄浑的内力,瞬间直达松明月的胸前。
  松明月为自己内气所围,此刻身法有限,显然已经无法避开。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松明月心中清醒无比,突然“兵行险招”,双掌收于腹前,佯装运力抵挡,实则隐蔽地双掌一转,猛然侧出“平霞落风斩”,两股竖直的斩力,缓慢地穿透了周围的“醉松”之力。
  松明月的左胸,瞬间被剑气穿透,一阵钻心剧痛袭来,嘴角渐渐流出鲜血。娄晔哪里知道,松明月刚才以“天降魔龙”运气时,已止住心脏跳动,一时血脉静止,加之穿透“醉松”之力的剑气极其细锐,此刻并无性命之忧。
  这边娄晔刚逃开松明月的内力舒服,便突然觉察出对方斩力,却早已闪避不及。
  在这关键时刻,娄晔为了保护使剑的右侧,只得身体向左一闪,左臂刷地被斩去,鲜血瞬间狂喷猛洒。娄晔赶紧以指力止住喷血,留声“他日再会!”,便纵身而去。
  娄晔一走,松明月才松了口气,心想这娄晔的实力,明显要高出自己一筹,今日幸亏整出个百招之约,又恰巧自己正止住了心跳,否则实在难以全身而退。
  正想间,忽觉心痛难忍,脚底一松瘫倒在屋顶,不禁一声狂吼,纵身落下,忍痛立于大堂之上。
  早就紧张到爆的元瑷,此刻才被张万民放行出来,见松明月一身的白衫被鲜血染红,赶紧跑过去扶住鸣越,霎时泣不成声,“相公——你怎么了?”
  松明月已无力回答,一时瘫倒在元瑷怀里,昏了过去。
  次日正午。松明月终于醒来,浑身已无疼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元瑷则靠着床边,安静地睡着了。
  松明月便故意提着嗓子喊道,“好饿啊!”
  元瑷猛地惊醒,似乎早已哭干的眼泪,经过一会儿打盹,此刻又夺眶而出,扑到了松明月的怀里,“呜呜……,大夫说你血脉微弱,我给你换衣服时,又发现你胸口有个小洞,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呢……”
  松明月这才发现,自己已换上一身深蓝色的锦袍,拉着元瑷笑道:“傻丫头,我不是答应过你,再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吗。不过我可没想到,有人给我脱光了检查……”
  “你——不理你了……你胸口真的没事了吗”,元瑷仍然有些担心。
  “不过是些皮肉之伤罢了,你相公我武力高强,哪有那么容易死?明日一早便能赶路,现在只是饿啊”,松明月嘴上虽是这么说,可是这四大高手的实力,的确超过自己的想象,更没想到自己连妖怪都杀过,却差点死在了凡人手上。
  元瑷心想松明月还有胃口吃饭,伤势的确没有大碍,紧张的神情终于舒展开来,“真的吗?那太好了——我这就给你端饭来”,说完话便开心地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元瑷领着两名女婢走了进来,端来了一桌的好酒好菜。随后跟来的张万民,面露喜色地走到松明月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恩公终于醒啦,身体如何?”
  “多谢前辈悉心照料,小伤并无大碍。昨日毁了前辈的大堂,实在不好意思”,松明月面带愧色,随后便被元瑷扶下床,坐到了桌子上准备用餐。
  “小事一桩,恩公击退娄晔,张某真不知道如何谢你呢。至于悉心照料,这得多亏令夫人,恩公得佳侣相伴,乃人生大幸啊”,张万民笑道。
  松明月心头一阵暖意涌过,转而正声说道:“前辈放心,如今娄晔一臂已断,况且与晚辈有约在身,想必今后再也不会来骚扰您了”
  正说间,夏荧赶到,扑通跪倒在地:“多谢公子大恩!张前辈已经厚葬夫君,得知公子康复,妾身匆忙赶来,今日起,我便任由公子差遣”
  “哈哈哈哈,恭喜恩公又得一佳妾!赏金张某已经安排妥当,不打扰三位共叙好时光了”,张万民笑道,还未等松明月应声,张万民便携女婢抽身离开了。
  元瑷过来拉起了夏荧,“好啊好啊,相公不如再纳夏姐姐为妾吧”。元瑷虽然知道男子纳妾,对于自己这个“正房”来说并非好事,然而道理归道理,自己从来没有过切身的感受,只是觉得多一人便热闹些,此刻想也没想便说道。
  “胡闹——”,松明月正声道,“夏夫人,既然你已经卖身于在下,大家也不必拘束了,我就叫你萤姐,你便叫我鸣越好了”
  “是,鸣越公子”,夏荧躬身应道。
  松明月随后便将蜀山修仙之事,以及一路走来的大致经历说给了夏荧,随后说道:“我与元瑷此去蜀山,路途艰险,我一个人力有所及,你就先留在随州,等我们安全上山,学会御剑之术,便再来接你上山”
  ………………………………
  预告:第0038章,与狼共舞

第0038章 与狼共舞
更新时间2013…11…3 12:38:20  字数:2282

 夏荧稍一欠身,“妾身一切听从公子吩咐!”,随后左右踱了几步,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我闯荡江湖五年有余,竟不知道天下有这么多的奇事”
  松明月从腰间拿出泛黄的书册,递给夏荧:“这是《空手图志》,乃是内力典籍,一会我去街上请人临摹一份给你,你好好研习,对你修习内力会有帮助的”
  元瑷此时也好奇地凑了过来,拿过《空手图志》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一脸疑惑地说道:“这几个字的笔迹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松明月沉思了半晌,便道:“若如我所料,这书便是东方朔所绘,元瑷与东方前辈很有可能是血亲,只是因为元瑷全无人间记忆,才会记不起前世的事情了”
  “这样啊?难怪我有莫名的熟悉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呢”,元瑷若有所思,茫然地站在那里。
  吃过张万民精心准备的晚宴过后,松明月三人领了巨额的赏银,便辞别了张府。
  随后夏荧领着松明月和元瑷,在城中逛了一圈夜市,才回到了自己城南的家中。
  元瑷与夏荧闲聊到半夜。女人毕竟是女人,性格迥异的二人,竟慢慢投机起来,很快便以姐妹相称,直到深夜困乏之时,二人才挤了一张床睡去了。
  松明月则一直在屋外,做些恢复性的运气练功。此外,还反复研究了“天降魔龙”与自己其它招式的结合办法,以及仍对如何解开元瑷的腰带而耿耿于怀。
  松明月由于白天睡得太饱,一直练到下半夜才回房,吞气吐纳间,功力已恢复了七八成;苦思冥想的“邪恶”之事,却几无所获。
  此刻回房,看到元瑷与夏荧各有千秋的睡相,感觉有些温馨。然而此时的自己,也已经精疲力竭,趴在桌子上便休息了。
  次日三人刚一睡醒,松明月昨日托人临摹的《空手图志》便送了过来。随后松明月稍作收拾,把五万赏银交由夏荧保管,自己只是取了些盘缠,便准备动身了。
  “萤姐多保重,最迟半年,我们就回来接你”,松明月认真地说道。
  “夏姐姐,你现在有钱可以大吃大喝啦,可不要忘了练功啊,嘻嘻”,元瑷以为每个人都像她那样爱吃,便徒然开起玩笑来。
  夏荧则有些不舍,提出了一篮子酒菜干娘来,“元瑷妹妹莫要取笑,姐姐厨艺不精,只能在城里准备了些酒菜点心,你们一路上多加小心”
  三人互道珍重后,松明月和元瑷便辞了夏荧,从西门出了随州城。
  二人出城后,又穿过同样的一片扬树林,随后沿着低矮的邱鸣山,一路向西而行。这邱鸣山虽说是山,其实不过是一片很长的高坡,东西横亘在广阔的荒野上。
  满山的火红的枫叶,将这大白天,映照地像晚霞的黄昏一样;萧萧落叶,有如春天的彩蝶,翩翩起舞。
  元瑷看得有些入神,情不自禁地说道,“好美啊!还是人间漂亮呢”
  在这浓浓秋意下,元瑷的声音似乎都要比平常甜美许多。松明月故意盯着元瑷,不一会儿便道:“你回头看看——”
  只见无数红叶,在空中你追我赶,朝元瑷款款飞来。随后便像蝴蝶一样,绕着元瑷飞转,有的枫叶停在元瑷的肩上,而当元瑷伸手去捉时,却倏地飞走了。
  “讨厌——”,元瑷嗔怒着,然而脸上却像春天一样,透出了田园般的气息,“相公,我好想去枫林里走走呢”
  松明月没有作声,只是笑了笑,便拉起元瑷的小手,径直走进了林子里。
  松明月二人走进这秋日的枫林,一时恍如梦境:地上像是铺了一层红毯,全被红叶覆盖住,头顶则仍是红叶遮天,上下之间,枫叶飘飞有如彩蝶漫舞。
  元瑷继续着她的‘花痴’作风:“要是能在这里能修仙,那该多好啊”
  松明月依旧没有回答,只是笑着、安静地望着元瑷,拉着她走在林间,向西慢步,一路听着元瑷不断的花痴,暗暗记下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二人停下脚步,在林中生起了火堆(作者注:内力不够者请勿模仿)。围在安静地火苗前,听着耳边飒飒风声,吃些甜美可口的点心,喝着香醇的美酒,聊起童年的趣事,多么惬意的时光啊!
  正在此刻,突然一阵疾风吹过,寒意非比寻常。松明月微微皱起了眉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