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龙在天-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相公,我美吗?”,云衣羞声问道。
  松明月一时看傻了眼,然而被元瑷以外的女人突然叫起相公,心中总有些别扭,却又不敢明显地表现出来。眼前的妻子确实楚楚动人,松明月只好趁着酒意尚浓,呐呐应道:“娘子好美——”
  随后二人坐到桌子旁。桌上正摆着一壶花瓷好酒,和两只杯子,云衣则是略带羞涩地看着松明月。松明月这才明白过来,赶紧给两只杯子斟满酒,内心极为紧张、表面却有些木讷地,完成了这“交杯”程序。
  喝完了交杯酒以后,松明月又不知所措起来,愣了好一会儿,猛地想到什么,才将云衣横抱着上了床。葛云衣静静地卸去了自己的头饰,满头的秀发,像悬瀑一样垂落下来,在烛光映照中静静流淌。
  松明月有些恍惚入神,此刻听得云衣轻声说道:“相公,把烛火灭了吧……”
  松明月有些尴尬,仔细回了回神,还是一指将烛火熄灭;这洞房,此刻才显出它真正的本色来。
  二人平躺在床上,淡淡的月光照了进来。
  新婚之夜,松明月当然明白自己“神圣的职责”,以及新娘忐忑、娇羞的等待。松明月有些后悔之前逼出酒力了,否则此时好歹能装睡过去。现在他正出奇地清醒,不但能听清自己的心跳,更能听清新娘——起伏的呼吸。
  松明月想找点话题聊聊天。聊聊童年如何?男女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聊聊人生吧?面对病危之人,又实在过于残忍。
  松明月一时动口不是,动手又不是,不动更不是!好似鸭子被狂风卷在半空,彻底茫然,不知所措。
  此时传来新娘嘤嘤的哭泣声,“相公是嫌弃我吗?”
  松明月最怕女孩子哭了,此刻大为尴尬,轻声说道:“怎么会呢!”
  新娘此刻哭得更厉害了,“我知道我有病……”
  这下松明月彻底没辙了,有病在身的娘子使出了杀手锏,这威力实在太过强横,自己答应元瑷的事,此情此景下,就算死也扛不住了。
  索性借着酒力,利落地除去了新娘一身的衣服,颤抖地抚摸着月色中光滑的肌肤,翻身压入温软香热里,松明月——今夜的英雄,便在颤抖中阵亡了。
  差点忘说了,以上便是松明月的初夜。当一个月后他得知了云衣的身份,再回过头来回自己的初夜时,他突然陷入了极大的震撼与莫名的兴奋中。
  第二日近午,松明月方才醒来。看到床单上有些浅浅的血迹,有些疑惑,便随即明白过来。然而新娘已不在身边,整个葛府沉浸在一片哭声中。
  此时婢女敲门进来,递来丧服,哭着说道:“姑爷,你终于醒了,小姐早上已经去世了,老爷正在大厅等你呢”
  松明月大为震惊,一时不敢相信,瘫坐在床边。昨夜温柔历历在目,今日却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眼角渐渐有些湿润。
  赶紧没让情绪放纵太久,突然发现桌子上,一枚簪子下压了一封留书,这簪子正是云衣昨夜洞房前摘下的,松明月急忙打开留书:
  “谢谢你相公!下辈子还做你的妻子——葛云衣”
  松明月一时感慨万千,心想云衣去世前竟还是清醒的。随后换上丧服,收了玉簪,走出房外。
  松明月赶到到大厅时,葛府重要的族人都已经聚到了一起,大家陷入了一片悲痛中,气氛略带着肃穆,元瑷更是泣不成声。唯有葛长仁,看上去却并没有太过伤心,原来,葛云衣死前,给爹爹同样留下了一封书信。
  这封遗书如何使葛长仁,在女儿死后如此淡定,我们先按住不表。此刻葛长仁见松明月出来,便道:“贤婿不要过于悲伤,云衣也算含笑入土,你先过来上炷香吧”
  松明月只觉此事有些奇怪,又不便细问,只好不再追究。
  松明月与元瑷参加完了葬礼,休息了一天,便辞过岳丈大人,出了襄阳城,向西去了。
  元瑷这一路上,似乎比平时安静了许多。面对不可阻止的死亡,对于毫无人界记忆的她来说,的确一时很难接受。
  松明月亦是百感交集,一路上总是不自觉地、反复地向腰间摸去,以确认云衣的簪子带在身边。
  然而松明月毕竟是男人,总不能任由这些消极情绪,弥漫在二人之间,于是安慰道:“元瑷,我们总算做了件好事呢,不必太难过了”
  元瑷若有所思,慢慢应道:“嗯……是啊,这次多亏了相公呢,才让云衣姐姐幸福地离去。相公,你说这世上不光是仙人,要是每个人都能长生不老,那该多好?”
  “是啊,我也希望有这么一天呢。不过真到了那一天,也许会有更大的烦恼也说不准呢”,松明月嘴上笑着说道,心中却又陷入长久地沉思。
  二人走在这荒野上,野草枯黄,寒意渐生。
  突然地上阴影晃动,松明月抬头一看,四只黑影旋空而下。松明月赶紧一掌裹开元瑷,心想此番敌人居高临下,人数占优,自己若是一个人在站在地上推掌格挡,只要对手实力稍强,自己必然大为吃亏。
  想到这里,松明月立即腾身而上。上下相遇之时,这四个黑影尚未成列,松明月钻了个空,双掌弧形一侧,两斩“落风”锵然斩出。
  四影闻声,赶紧收翅格挡,击落的黑色羽毛,一时翻飞不止。四人便在这“鬼翅天羽”的潇洒收翅中,缓缓地落到了地上。
  松明月也随后迅速翻下,一见四人又是黑衣背翅的造型,心中也明白了七八分。
  ………………………………
  预告:第0044章,鬼幻叠杀。松明月差点栽了大跟头!

第0044章 鬼幻叠杀
更新时间2013…11…4 19:05:24  字数:2249

 元瑷一看到熟人,便格外地兴奋,完全忘了这四个鬼王是来抓自己回去的,拉着松明月说道:“你看,是董泰叔叔他们!”
  话说上次董泰、陆平两位鬼王,捉拿元瑷无功而返后,回到鬼界请求楚吏大人帮忙。无奈这鬼界第一武王楚吏,怎会屑与凡人动手,将二人一顿臭骂,命令他们闭关修炼。阎天大人只好命另外两位武王都策、卞邪二人,再去人间将东方元瑷带回,只是董泰、陆平二人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这次在闭关中主动请缨,要求协同都策、卞邪二人来往人间。
  “凡人松明月——!今日四大鬼王一齐出动,已经给足了你面子,念你保护东方元瑷有功,今日只要你不再阻拦,我们便不必动手了”,都策提声说道,此番心里知到董泰好面子,对于二人上次受辱之事,只字未提。
  “噢?四大鬼王?哪位是楚吏?”,松明月言语中有些戏谑。
  这时元瑷便过来一一介绍道:“没有楚吏啦,这边两位是都策和卞邪大人,那边是董泰和陆平叔叔,上次见过面的”
  这董泰依然面带怒气,陆平则一脸尴尬。卞邪眼见这情况,赶紧不屑道:“楚吏大人天神之力,怎会与你这凡人动手?”
  松明月则继续笑道:“噢?天神之力……那你们四大鬼王是何之力?”
  元瑷眼见几人正要动手,有些着急,赶紧劝道:“你们不要再打架啦!都策、卞邪叔叔,我这次出来,是为了去拿‘天魂印’的。我们鬼界这么多人,怎么能永远不记得过去所犯的罪行,永远地居住在幽闭之地呢”
  “你竟还知道‘天魂印’?十王之外知道‘天魂印’,已是触犯天条,夺取‘天魂印’更是死罪,你知道吗”,卞邪厉声喝道。
  元瑷一时出奇地冷静,圆润的脸上显出坚毅的神色,道:“人要是没有了记忆,跟死了有什么分别?我已经把‘天魂印’的事情,告诉了鸣越,我早已经死上加死了”
  卞邪一声叹道:“秦江老头子,实在把你给宠坏了!”
  此时陆平也插口道:“元瑷,你只要跟我们回去,阎天大人宅心仁厚,又怎么会将此事说与天庭?你还能和以前一样,自在地生活”
  松明月大概第一次看到元瑷如此冷静严肃的样子,心想原来平时懵懂可爱的元瑷,内心是如此的坚定。自己作相公当然更不能退缩,安静多时之后,便道:“不必了再争了,多谢各位的好意!能文争便不必武斗,元瑷已经嫁与晚辈,女嫁从夫,今日这事便由我做主!”,突然转身对元瑷道:“元瑷你到旁边去——”
  元瑷一见松明月这般口气,也知道避免不了了。两边都是熟人,这元瑷只得抱着看戏的心态,跑到了十丈之外,托腮而坐。
  “无知狂言!今日便要瞧瞧,你个凡人有如何能耐上得了天庭?!”,都策大喝一声,“列阵!”
  只见都策、卞邪二人展翅腾起,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双翅向后一背,悬停于空,随即背翅猛然前扇,射出了无数的黑色冰针。
  松明月哪里见过如此繁复的阵势,等了半天,才等出一窝蜂刺一样的细针,只随手一掌“应潮”,这些冰针便如霜打的茄子,落下地来。
  都策、卞邪二人这“鬼降冥冰”,实在有些挂不住面子,好在这些冰针在地上动了动,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凭地飞起,重新射向松明月。
  此时,董泰、陆平二人也不甘人后,展开双翅,念念有词,猛然扇出曾使松明月大吃苦头的“鬼煞冥风”。
  松明月大概有了心理阴影,哪敢硬抵这“鬼煞冥风”,猛地推出“海澜掌”,将这煞风裹挟起来,朝冰针射来的方向猛地扔出。这煞风吹在冰针上,犹如大雨灭火,叮咚声、刺啦声不绝于耳,不一会儿便各自消于无形。
  松明月实在觉得这打斗有些漫长、枯燥,口中戏谑道:“四位是来搞笑的吧?”
  随后随手射出四指“仓合”。这四指出去,就像石头扔进了鸡窝,四位大叔哪里还有功夫回话,收翅的收翅,侧膀的侧膀,一时弄的“鸡毛”满天。
  连远处的元瑷,也脱离了利害冲突,忍不住为他们尴尬起来:“四位叔叔要加油啊!”
  四人一对眼,觉得这背在身后的“鬼翅天羽”实在碍事,便各自将翅膀收入背中,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