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龙在天-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徽疲砩嫌衷诹餮憔筒还捶鑫乙话眩俊
  松明月见这蛇妖媚态娇羞、风韵犹存,不敢耽搁了上山的正事,于是便道:“大胆蛇妖,休要再使美人计,若不是今日梦中神机,此刻我已葬身蛇腹”
  “公子这般武力,妾身还敢吃了公子吗?今日幸好没有误吞公子,否则还不叫公子破了肚皮?”,妇人一脸委屈,继续说道,“妾身熊瑾瑜,前世也是苦命女子;如今成妖,住在里蜀山;那里男妖整日开荤,女妖只有吃素,今日偶然来这天辰中峰透透风气,不想遇到凡人,才动了荤欲”
  松明月一听也有几分道理,于是赶紧提正事:“好吧,姑且信你,如今我有一事相求,你肯不肯答应?”
  熊瑾瑜霁颜一笑,“公子莫非也是要上天辰宫修仙?可是我中了公子一掌,恐怕命不久矣”,熊瑾瑜顿了顿,转而媚声道:“除非公子,肯为妾身疗伤——”
  松明月无奈有求于人,只得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此时天色尽黑,松明月从行李中取了根火烛,点亮起来,整个峰顶顿时环照着朦朦的烛光。
  峰顶之外则是一片漆黑,而峰顶之内,妖媚的蛇妇正娇瘫在地!松明月神情有些恍惚,赶紧提了口气,正声说道:“盘腿坐着,不要乱动——”
  熊瑾瑜乖乖听话,盘腿坐在地上,松明月则坐在她后面,缓缓运掌“海澜”,贴于妇人的背上。
  二人近身而坐,这蛇妇身上竟飘来淡淡的体香。松明月凝神运力,却也偶尔走神,想不到这蛇妖化人,竟连体香也如此逼真,此刻但觉掌心松软发热,整个人有些局促起来。
  这边熊瑾瑜自是看在眼里,娇声说道:“公子隔着衣服,如何疗伤呢?”
  松明月大为尴尬,此时一阵风袭,烛火竟被吹灭,松明月正心想自己掌力罩护的烛火,怎么会被如此轻易被吹灭,这边掌心却突然一阵温热软滑,这妇人竟凭空褪去了衣服,光滑的背部贴着松明月的掌心!
  妇人转过身来,光着身子贴着松明月,只低声说了一句“妾身苦命——”,便又伸手解开松明月的腰带。
  松明月只得以指抵住妇人的下巴,以免这蛇妖突然张口,身上却是四处温软袭来,这逼真的温暖香热,将松明月渐渐融化。
  松明月十九少年,正气血方刚,哪里受得了这种伺候,没撑过半晌,便猛然翻身,将妇人压在身下。
  晚风轻轻吹吹拂着。天辰宫上空的巨大封印,此刻已发出微蓝色的光芒,悬在蜀山诸峰的上方。
  子时已过,松明月颇为自责,心想自己若真是意志坚强,如何会发生这等苟且之事;然而脑中却又充斥着惊讶、兴奋、乃至回味,心想这妖类实在……
  但凡男人做了不正经的事情过后,多半会突然正经起来,此刻的松明月,正躺在裸身的妇人身旁,脑中却乱七八糟思索着仙、妖与人的未来,心想这天下不同的种族,如何才能和平共处。
  一阵强风吹过,身旁的妇人翻身醒了过来。熊瑾瑜睡眼朦胧,柔声问道:“公子怎么还没睡?”
  “没呢,你我之事会不会……”,松明月此刻担心之事,实在难以启齿。
  妇人莞尔一笑,“妾身乃是蛇妖,人是卵生,蛇则是胎生,如何能怀孕?”
  松明月松了口气,随后点着烛火,轻声说道:“你身体已无大碍——我们何时上山?”
  妇人一听,转而低声嗔怒,“你们男人……”
  “我与他人有约,如今急于上山,我以后每月的今日今时,便来此地,带些牛羊给你如何?”,松明月有求于人,只得再施以小惠。
  “这可是你说的,你人来便好——”,熊瑾瑜欣然一笑,独自穿上衣服,慢慢站了起来,“我们去天辰宫吧!”
  ………………………………
  预告:第0056章,夜闯悬宫
  

第0056章 夜闯悬宫
更新时间2013…11…6 20:40:33  字数:2118

 松明月还在想,这妇人虽然是妖怪,但毕竟是女儿家,自己这样完事便闪,确实不是大丈夫所为。
  然而这边,熊瑾瑜不知何时已经扑在松明月怀里,还没等他认真体会一下,她便已倏然化蛇,将松明月卷入夜空。
  仙风凛凛,夜色微蓝。
  松明月此刻被蛇身环绕,已经没有了新奇与紧张,只觉得身体发肤温暖如春;这淡淡的蛇腥味,不但没有了恶心,竟还有种让人血流涌动、气色迷乱的效用,松明月似乎刚要沉醉其中,便又被凛凛夜风所吹醒。
  莽莽仙风,似乎时时加深着松明月的罪恶感。松明月赶紧定了定神,便不再理会这些思绪。
  二人转眼已飞到天辰宫的正下方,由于微光被天辰宫所遮盖,天色便顿时暗了下来。
  松明月便在这黑暗中,伸手匝住一棵垂下的松树。此时熊瑾瑜已化为妇人,紧抱在松明月的怀里,松明月双脚踏起“醉松”,才稳稳站定。
  “我只能送到这里了,别忘了你说的话——”,熊瑾瑜一声柔气,松明月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怀中温软便已化蛇而去,一缕芳香也随之飘散。
  松明月没再多作留恋,随即攀松而上,从天辰宫底部向南爬去,很快便到了天辰宫底盘的最南边。
  这天辰宫如同一个大圆盘,悬于诸峰之上(⊙),其宽千丈有余(作者注:即直径超过3。3公里),格局为四周环山,中间主峰耸立,腰间则低凹下去。天辰宫内,仙阙天宫鳞次栉比,被秀竹掩映;更有风谷水泽、沙峪光墟、剑坪断崖分布四周。此外几乎被松林所覆盖,其间怪石溪涧,苔草紫竹,一派仙境之地;更有云雾缭绕,仙鹤祥鱼,俨然天上人间。
  此刻,松明月便从南边翻越而上,第一次踏上了天辰宫的土地!只觉脚下轻便,随后从这山背攀行上去,不一会儿便到了山顶。
  悬在远处的发光封印,将周围映照的幽蓝柔和,加之夜雾飘渺,整个天辰宫看上去柔照朦胧、变化有致,有如梦幻之境。
  松明月站在山顶,环山内侧的稍下方,有一大片如宫殿一般的屋舍,这便是天辰宫的弟子房了。宏大的弟子房,此刻正沉睡在这幽色之中。
  松明月心想,果然是仙境之地,便不像人间那般俗气,这偌大的天辰宫,夜间竟然毫无防卫。然而松明月不知道的是,任何出入天辰宫的“魂魄”之人,都逃不过这淡蓝色阴阳封印的眼睛。
  松明月心想,若是自己想去找到这天辰宫的大门,碰到个门卫啥的,便是无望了。此刻,有些后悔在深夜上来了,然而若是自己再不走,只要多见那蛇妇一眼,便已邪念顿生,不可自拔。
  于是松明月便纵身翻上了弟子房的屋顶,准备掀开瓦瞧瞧是否有人还没睡觉,此刻突然觉察到远处风有异动,赶紧翻身而下,静静站在弟子房前的空地上。
  只听得天上凛然一声道:“是谁竟敢夜闯天辰宫?!”
  “仙人莫要误会,伶舟前辈推荐我来上山求仙”,松明月以最快的速度,把林州暮的名字说了出来。
  “未曾听说,他如何不亲自送你上山?!”,话未说完,松明月已觉对方手动,赶紧运力准备,只见一道眩光闪过,顿时失去了意识。
  当松明月醒来时,自己正坐在木头椅子上。这椅子虽有些坚硬,但从坐姿和椅子的位置来看,自己已然受到了贵宾待遇。
  松明月环顾四周,这里看来是一间客堂。身旁站着一位年轻道仙,面容苍俊,气宇不凡;而对面,正一排站着四位道袍老者,显然都上了年纪,一个个尘眸道骨,青衫素服。
  此乃天辰七系中的光、金、水、风四系的长老,分别为:光系“承光”掌门、金系“洪钧”真人、水系“九禹”真人和风系“临渚”真人,天辰宫所有的四位真人便全都在此了。
  承光掌门乃是天辰宫光系长老,在四人中看上去个头最矮,年纪看上去却是最年轻。而站在松明月一旁的年轻道仙,便是掌门唯一的亲传弟子——严震,方才“发光”制服松明月的,正是此君。
  沉寂了许久之后,承光突然开口道:“震儿,你先下去吧——”
  严震以不过脑的反应速度说道:“是,师父——”,随后便关门出去了。
  此刻只见承光掌门独自走出四人所站的一排,慢慢踱到松明月的跟前,凛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松明月——”,松明月此刻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你小小年纪,如何知道伶舟前辈?”,承光则继续问道。
  松明月见这些老头,全都是高人气派,生怕有读心术之类的什么牛叉的仙术,便坦诚了部分事实:“晚辈曾和伶舟前辈交过手……,之后前辈便推荐我上山”
  对面走出一人,身材高大,表情极为漠然,正是“金”系长老洪钧真人。只见他快步走来,道:“一派胡言!玄无真人怎会跟你个凡人动手?”
  “那也未必,也许玄无真人发现这小兄弟仙质奇佳,只是动手试探呢?”,说话的正是“风系”长老——临渚真人,只见他老态龙钟,此刻也跟着走了过来。
  最后只剩水系长老九禹真人,此君生得又白又胖,若不是须发尽白,大概没人能猜出他是天辰宫四大真人之一。此刻他也走了过来,伸手搭在上松明月的肩膀上。
  松明月只觉全身渐渐发热,只得任其发散,自始始终不敢运力分毫。
  不一会儿,只听得九禹真人叹道:“少年气血旺盛,骨骼惊奇,若是在凡间武林,倒算是块好材料,可是于修仙却一无是处,哎,玄无真人如何将他推荐上山呢?”
  “莫非这之间有什么阴谋?”,洪钧真人向来是心直口快,毫未顾忌旁边的松明月。
  临渚真人则继续跟道:“洪钧师弟莫急,昆仑宗秩山素来与天辰宫交好,每年都要互换仙剑与仙丹,既然玄无真人亲自推荐,我们便可先行收下。是否有仙质仙缘,可待日后观察再论”
  承光掌门也顺水推舟:“临渚师兄言之有理!那便将这位松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