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龙在天-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此夜松明月似乎做了些奇怪的梦:鱼血在自己体内纵横翻腾,似乎强运内力也压不过去,直至自己被一柄仙剑穿胸而过,而鲜血融化在了剑身里!
  松明月猛地惊醒,天已大亮,茗水已经去做早修了,杜蘅和付子柳仍挂在房顶的悬床上闲聊着。
  杜蘅见松明月起身,便道:“恭喜八师弟荣升为八师兄啊——连师父都同意了”
  “哎,昨晚八师弟刚来,我见七妹那眼神,便已能猜到一二”,付子柳偷笑附和着,“八师弟如此刻苦修道,也是七妹带坏的吧,哈哈”
  松明月还沉浸在刚才剑血沸腾的梦里,一时没有说话。
  杜蘅见松明月木然地坐在床上,双手啪地拍了一掌,“八师弟?呆了?醒醒来——,昨晚你没有听到柜子里有响动?”
  这一巴掌在房顶空然回荡,松明月猛地惊醒,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啊?我睡得死,没听到啊,师兄你不是做梦了吧”
  “那就奇怪了,我也做了同样的梦”,付子柳不解道。
  五师兄毕竟是五师兄,想这八师弟毕竟新来,这种事不必多追究,便道:“不管它了吧,也许是七妹下山时爱心泛滥,在哪捡了条小狗也说不准”
  松明月心中有些急切起来,便赶紧起来洗漱完毕,穿好道袍,道:“我先去修道了——”,随后从正门走了出去。
  杜蘅、付子柳二人面面相觑,心想这八师弟才刚来,连早饭都没吃便去修道了,真是有当年七师弟的风范啊。
  松明月待二人起床去药食堂后,便又翻窗折返了回来,取出仙剑,兴奋地来到后山背面的林子里。
  然而无论松明月如何运力“聚血”,仙剑还是一丝不动。松明月有些纳闷,难道只有在梦中才会有感应?随后也没信这个邪,跑去寰水边又折腾了一天。
  此刻的天辰宫上下,长老真人们忙于公务,天师阁的那些师父门,代表天辰宫中年一代的主力——都正在忙于准备三个月后的“昆仑论剑”,而弟子一辈的年轻修士,不是在天辰宫的“七大修习地”修习,便是去了蜀山其它的山峰修习去了,偶尔在天空中飞过的剑仙们,哪里注意到下面的林子里,竟还有一个“新仙蛋子”在寰水边肆无忌惮地折腾。
  松明月又是累到半夜才回,这次没敢把剑放倒柜子里,便偷偷的压在被子下,躺在床上,回想着今日的辉煌战果:投了几十碗药羹进了寰水;烤了不下二十只疾鱼,在这之前捏着鼻子——喝下了十碗淡红色的鱼血,另外十碗,竟被仙剑吸收了!
  此夜松明月已有心理准备,反倒却没做什么梦,仙剑也安静地伏在被子下面,一夜未动。
  隔日天还没亮,松明月只觉周身血管胀痛,便赶紧爬了起来,没有洗漱直接翻窗出去了。
  初冬的拂晓有些寒冷,松明月把剑挂在了松枝上,自己则站在一旁。此刻心如止水,能感觉到血液在体内缓缓流动,而疼痛,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松明月闭上双眼,以内力试着控制血脉里的血液流动,渐渐感觉周身热乎起来,猛地伸出两指,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道霞光穿透了安静的松林,和挂在松枝上的仙剑;松明月抬头一看,此刻的仙剑竟已铮铮晃动!
  松明月聚精会神,任体内血液沸腾,心中突然浮现陌生的四个字“疾血剑光!”,只见仙剑狂乱地摆动,猛地挣脱松枝,在林间四窜开来。
  松明月大喜,心想今日乃是三日之约的最后一天,若今日便能学会御剑,自己就会守住诺言,而不必拖到元瑷宽限的七日,必能给她一个惊喜。
  思绪一闪而过,松明月立即翻身跟出,一手捉住剑身,却被迅速划开血来;继而翻身跃上剑身,也被狠狠地摔了下来;没有内力相助,松明月的身体平衡性实在有些差劲,就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大半天。
  此时杜蘅、付子柳以为松明月一夜未归,担心地要出去寻找,却被茗水以“努力修道”的缘由搪推了过去。
  直至下午,松明月双手已经血肉模糊,若不是自己内力深厚,就算有千百条命,也早被摔死。
  然而此刻,松明月已稳稳地——站在了剑身之上!悬浮于九霄云中!!
  松明月今日被摔得太多太惨,也渐渐麻木,没有了往日在高空中的眩晕之感。松明月大致算了下从夺剑之后到现在,不过两天半的时间,心想自己虽然没有人指导,但是自己不但有内力驱血的基础,更是占了这疾鱼补血的大光。
  即便如此,松明月也没破掉两天御剑的记录,此番想来,那位仁兄实乃神人,而天辰宫也不愧为藏龙卧虎的仙境之地!
  ………………………………
  预告:第0064章,迷雾倩影
  

第0064章 迷雾倩影
更新时间2013…11…8 17:08:59  字数:2183

 松明月立即收剑,回寝室窗外一瞧,见只有茗水一人在屋里,便立即翻了进去。
  “师兄,呃……师弟,给我找块白布啥的——”,松明月似乎一时还没适应这改口。
  茗水见松明月双手鲜血直流,赶紧去柜子里拿出一块似乎是包裹之类的白布,先给松明月用温水清洗了双手,随后用白布扎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回事?这才第三天,干嘛练得那么苦——”,茗水秀眉轻聚,显得极为关心。
  “师弟要是要是能给我点提示,师兄我哪会如此狼狈?”,松明月故意笑道。
  茗水脸上显出痛苦而自责的神情,“我……”
  眼见茗水纠结万分,松明月便不再开玩笑了,“哈哈,已经学会了——,多谢师弟锦帛!”
  茗水惊讶万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此刻见松明月白布缠绕的手,递来自己的御剑锦帛时,便已从惊讶变为震惊,久久才安静下来。
  “这个你留着罢……,师兄——”,茗水话未说完,只听得寝室的门被猛地推开。
  只见杜蘅和付子柳大步跨了进来,旋即把门关上。
  “好啊,师弟竟敢背着师父偷学御剑?!”,杜蘅面露凶色。
  付子柳也表情凝重地附和道:“不但如此,还敢踩在师父头上,三天就学会,刷新风系记录,好大的胆子,完全不把师父放在眼里!”
  茗水紧张不已,“师兄你们?——在门外偷听?”
  “早就知道你俩不对劲,我们不回避回避,又如何引你们上钩?”,付子柳冷声道。
  松明月走过来拉开茗水,提声正气道:“二位师兄,此事不关茗水师弟,乃是我一人急功近利,妄图一步登仙所酿,要责罚便责罚我一人”
  杜蘅见松明月一身正气,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傅子六,瞧他俩吓的——,咱五六的演技又突飞猛进啊”
  付子柳也跟着邪笑起来,杜蘅继续道:“我风系七组水平有限,整日被师父骂、被同门嘲笑,想不到今日出了八师弟这样的人才,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告诉师父;师弟天纵英才,他日必能振我风系,为七组争光。只是以后有什么事,不必再瞒着你五六师兄了”
  茗水也转忧为喜,“我就知道师兄不会那样的——想不到少了我这金牌主演,你们的演技也还凑合,嘻嘻”
  松明月颇有些感动,才刚入门没几天,几位师兄便如亲兄弟一般对待自己,一时单膝跪地,拱手正声道:“几位师兄——请受松明月一拜!”
  杜蘅一瞧,笑着扶起松明月道:“师弟别整这大礼啊,快耍个剑让我门瞧瞧,我上天辰宫以来,还真没见过这种神迹呢”
  松明月双指一出,一声念道“疾血剑光!”,便腾身跃上悬起的仙剑,道:“我得马上去落霞山,先走一步了;茗水师弟,详细情况便有劳你告诉二位师兄了”
  没等几位吱声,松明月便破窗而出,疾速飞去,只留下大为震惊的三个室友。
  “这八师弟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付子柳叹道,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这边松明月先去药食堂,领了几份药羹,便迅速赶往寰水,撒了食,捉了几条疾鱼,起火烤熟后,用松枝提着,随即腾剑朝西,飞往落霞山。
  耳旁狂风呼啸,脚下千丈悬天,松明月皆已驾轻就熟。此时天色近晚,西面的天空现出火红色的晚霞,似乎要将整个白日烧着,还没等松明月细细观赏,落霞山便已矗立在脚下。
  落霞山山顶的格局有些奇特,大概是南北走向的椭圆形,南北两端凸起两座枫树成林的高峰,中间则是一片平缓的开阔地,长三百余丈,宽近两百丈;圆形的主宫坐落在正中央,围着主宫四周——由青石铺起的空地为“舞剑坪”;靠着南面山峰的一排轩阁便是弟子房,北面一排则分布着“药食堂”、“丹房”和掌门、师父们的寝宫。
  除此之外,整个山顶皆被竹林掩映,落霞山的竹子,为十丈茅竹,既粗又高,远非天辰宫细矮的小竹从可比。
  由于落霞山的修习地,都分布在山腰和山脚,因此弟子们生活起居便都在山顶。在这紧凑秀丽的落霞山顶,居住着近百名弟子,虽然不及天辰宫空旷,却也悠然自得。
  此刻松明月御剑而下,停在落霞山南面的竹林上,环顾四周,除了主宫四周有一片空阔之地,其它皆被竹林掩盖,也不知道元瑷和云衣到底住哪,更没有之前骗茗水所谓的暗号。
  此时,一位道姐从竹林中娓娓走来,松鸣赶紧越收剑,纵身而下,静静落在道姐的身后。
  “师姐请留步——”,松明月小声的喊道。
  这位师姐吃惊地转过倩影,明眸皓齿,青黛娥眉,年纪似乎比元瑷稍大,正是元瑷和云衣的师父——慕槿。
  这慕槿师父看见松明月,就像几十年没见过男人一样地花容失色,“你——大胆淫徒,敢上落霞山撒野,跟我去见掌门!”
  松明月还没说话,只见一阵迷雾袭来,松明月屏气站定,凝神听出雾中的异动,正是木槿一剑刺来,松明月侧身闪过,一指“仓合”,噌地将仙剑打落。
  慕槿吓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