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龙在天-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龙河两岸,捕鱼的方式有两种,第一是网鱼,第二是钓鱼。
  北岸相比于南岸来说,岸口狭小,鱼大量少,撒网捕鱼不但收效甚微,而且还得向齐家堡缴纳一定的渔租。因此钓鱼便是松明月的首选。
  在雪儿师姐生日的前一天,为了能让她在生日时吃上自己亲手钓上的鲫鱼,松明月拜访了村里首屈一指的钓鱼高手——毛五田——就是那位身背龟壳、调戏妹子,住在河岸边的草棚里的五田老爷!
  松明月投其所好,许诺将自己漂亮的姐姐介绍给他认识,以及答应尊称他为“武天老师”,从而换取了据他所说是极为神秘的钓鱼技术,专钓那种两斤以上的超大鲫鱼。
  。
  次日。
  江风泠猎,落日西斜。
  松明月紧锁眉头,端坐在河边一个半悬空的巨石上,青竹作的鱼竿上还挂着几片竹叶,在风中飒飒鼓荡,整个下午,河面上的鱼漂除了被波浪打远之外,没有见出丝毫的动静。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老头突然出现在江边,无人知晓他的来历,甚至没人看清他是怎么突然出现的——他就那么突兀的出现了。
  老头身高不足五尺,头戴草编斗笠,一身灰袍及地,腰间挂着一圈酒壶,身后背着一柄长剑,这长剑和他的身材相比,显得有些突兀。
  老者看上去步履摇晃,却几步蹒跚走完十丈距离,豁然出现在松明月的跟前,浑身散着酒气,摇头晃脑,断断续续:“好长……的江啊,这不是长……江吗,小朋友,渡我过江……要几钱?”
  松明月失神地盯着鱼漂,一心只在钓鱼上,哪还有心思在意旁人,头也没回,便随口应道:“这里是龙河,旁边的船是村长家的,您自己划过去吧”
  老者一怔,摇头醒了醒酒:“呃……啥?!这位小朋友,老夫看你骨骼惊奇,天赋灵根,我这有一本绝世秘籍,乃是仙门中无价之宝,你我有缘,今日这就白送你了,只要你渡我过河便好鸟”
  松明月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老者,却被一个老者低低的斗笠遮掩,看不清老者容貌,心想自己在宗秩山长大,什么仙法秘籍没看过,如今不还是一无所成,便慵懒地说道:“既然您是修士,御剑飞过去就行了”
  老者颇有些尴尬,想不到一垂钓少年还知道御剑之术,一时无言以对,眼神四下扫动,突然瞥见松明月那空荡荡的鱼篓,瞬间淡定下来,神智惬意地恢复到刚才的酒韵中,捋了捋短须,徐徐说道:“那换作鲜鱼一篓,如何?”
  松明月心头一亮:这家伙终于说人话了!
  他思索片刻,虽然有些疑惑,但为了今晚师父的生日,哪怕只有一线机会,也要试一试,他面无表情,不经意地说道:“若全部是一斤以上的大鲫鱼,我可以考虑”
  老者嘿嘿一乐,“你这屎孩子,毛都还没长齐,就在那装深沉……也罢,也罢,全鲫鱼就全鲫鱼!”
  “一言为定!”
  松明月放下鱼竿,蓦地站了起来,一脸兴奋地傻笑着,那笑容……怎么说呢,就像阳光直射下的鱼肚白。
  。
  船至江心。
  平时安静的龙河,此刻竟刮起了狂风,浪头前仆后继地打来,将小船颠簸得摇摇晃晃。
  老者酒意还没有全消,突然一个趔趄,身后的长剑“嗖”地滑进了水中。
  松明月赶紧停船,二话不说,急忙脱去了衣服,一个纵身,便从长剑滑落的地方潜下水去。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松明月一无所获的浮上水面。
  老者醒了醒酒,看着爬上船的少年,将斗笠一掀,露出一脸麻子来,这麻子脸似笑非笑:“黑衣人的眼光还凑合啊……小小年纪,竟有这等水性”
  松明月将水下方圆几十丈都找了个遍,依然没有找到那柄长剑,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刚才那长剑一落水,我便跟着下水,没有半点耽搁,水下怎么会找不到?”
  他百思不得其解,很快又强打起精神,准备再次下水找找看。
  “慢着——”
  松明月一听声音,便立即转过头来,只见老者两指一伸,竟有一道剑光闪过,这剑光“噌”的一声划过了船沿,在江波上激起了一道水花。
  老者看着一脸疑惑的松明月,淡定地说道:“不必担心,等船靠岸,我们便从这落剑之处下水打捞,这样更方便些,你说对不对?”
  松明月光着身子,呆呆地立在那里,完全不能反应。
  。
  船近对岸,天色渐晚。
  松明月心中毫无头绪,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回落水的长剑,也不知道老人如何从哪去弄来一篓鲫鱼:“这老头到底想搞什么啊?”
  老者似乎猜透了少年的心思,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的笑容,只见他单手微抬,继而掌心轻摆,大喝一声:“得剑!”
  松明月正为老头奇怪的动作着迷,突然听得水底嗖嗖响动,接着船沿处“唰啦”一声,一柄长剑冲出了水面,顺带穿插着七八条鲜肥的鲫鱼,长剑在空中转了个圈,缓缓落在了船舱里。
  松明月目瞪口呆,赶紧把鲜鱼摘下,转身欲问,只见白光一闪,老者已无踪影。
  此时龙河已经风平浪静,松明月四下一看,但觉气氛诡异,也不作他想,赶紧穿好衣服,拎着鱼篓,提起长剑,三脚两步回到了松鸣山。
  。
  此刻,龙河之上万丈高空,狂风凛冽呼啸着。
  老者提着酒壶,向下隐隐看去,心中久久难以平静。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他,才能看出这少年的天赋。
  他心中嘀咕,“叫我送剑的黑衣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书刻在剑里?一出手就是够我喝一百年的酒,真够阔的”
  想着想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酒意已醒,便摇头叹道:“不得劲,不得劲啊,喝酒去——”
  。
  松鸣山顶。
  大概是生日的缘故,林州雪今天难得换上了漂亮的女装,将窈窕身材显露无疑,她那娇俏的脸庞,在略施粉黛后,更显得妩媚动人。
  尽管松明月那时还小,美色当前,也不大懂得欣赏,但人非铁石,他为了能让师姐的大好心情更持久一些,并没有先提及得剑的事情,而是和雪儿师姐一起起灶、蒸鱼,然后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
  晚饭过后。
  油灯渐渐暗了下来,偶尔也被钻进屋里的风吹得摇曳、明亮。
  松明月拿出长剑,将傍晚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林州雪有些疑惑,细看这长剑,紫檀木心的剑柄,剑身由天玄铁打造而成,这些对于林州雪来说,自然熟悉不过。说起天玄铁,剑修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天玄铁曾是当年第一天庭主要构造物,此铁重量很轻,却坚硬无匹,是铸造飞剑的最佳材质。第一天庭崩塌后,大量天玄铁被宗秩山用来铸剑,这才造就了宗秩山‘铸剑之宗’的地位。
  更何况这靠近剑柄的剑身处,刻有略显模糊的‘宗秩’二字,显然,这是一柄普通的宗秩山弟子佩剑。
  林州雪将剑身翻过来,和‘宗秩’二字相对的地方,刻有一株绝壁孤松的图案。林州雪突然脸色大变,她那吃惊的表情,就像是她第一次看到剑一样。
  “一把剑?”
  ————————————
  预告:第0006章,风手图志

第0006章 风手图志
更新时间2013…5…18 22:55:23  字数:2786

 松明月只觉雪儿师姐有些大惊小怪,并未应声。“你真是什么都忘啊,这把剑的名字就叫做‘一把剑’,正是你前世的佩剑”林州雪继续说道。“一把剑?我怎么会起这种名字”松明月尴尬地挠挠头。“因为是我起的!你说这剑没名字,我看它平凡无奇,和宗秩山普通弟子的佩剑没什么两样,你却把它当作宝贝,你疼它比疼我还——”说到这里,林州雪顿了一下,心想明月连他最宝贝的佩剑都忘了,也就完全不能怪他忘了自己这个未婚妻了。她始终相信,爱情是上天注定的,因此她向明月隐瞒了两人前世的关系,她想,如果明月上一世真爱她的话,这一世他也会冲破一切阻拦,和她在一起的。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打住,正要转移话题,松明月便开始抱怨开来:“这剑本就平凡,还摊上这么个名字,实在是……师姐,能不能换一个名字啊?”林州雪心想,你这么宝贝它,我再给它起个好名字,你以后哪还有心思在我身上,便没好气地说道:“我起的名字——你敢换?师姐我就这一个爱好,你也想剥夺?”林州雪从小饱读诗书,虽然对她的刁蛮任性的性格没有丝毫改善,却培养了她的一个癖好——爱起名字!小的时候,她没事就往铸剑阁钻,每当‘宗炼’长老铸出一把好剑时,她就凑过去要给起个好听的名字;玄无真人(就是她爸林州暮)偶尔创个新剑招什么的,她也要凑过去起个名字。结果百年下来,整个宗秩山一半的好剑和剑招,都是这位大小姐给起的名字。直到有一年,玄无真人从苍鹰爪下救下了一个小孩,小孩的棉褥上绣了一个绝壁孤松的图案,这小孩哭声震天,比鹰啸的声音还大,更有天赋灵根,千年未见,林州雪从玄无真人手里,将小孩一把抱来:“小弟弟,不要哭啦,姐姐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
  。往事偶尔想起,也不必再提。林州雪盯着松明月有些恍惚,很快从回忆中醒了过来。此刻,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她心头:“矮个醉老头到底是谁?松明月前世的佩剑为什么会在他那里?明月没有灵根,根本没法修仙,现在把剑送来有什么用?”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却又想不到个具体来。一旁的松明月则把剑拿在手里,反复捣鼓。“啊——”只听见松明月低声叫了一声,手指竟被看似驽钝的剑刃划破,鲜血流在剑刃上,细看时,剑刃上的血竟已消失不见。“不用担心,这是法器常见的滴血认主”,林州雪自然见怪不怪,突然她又眼眸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奇怪,一般都是用魂血来认主的,怎么指血也行啊”“啊啊——头疼——”松明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