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来我是未来大佬的白月光?-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忽的她眼睛亮了起来。
  她的笔,便是她的武器!
  她发了信息,询问温乔,经过她的同意后,便开始写起了一篇短篇。短篇的女主张慧女士是也。
  ……
  因为直面过张慧女士,这篇以她为原型的这篇小说,构思得很快。台词都不需要她绞尽脑汁想了,直接将录音里的一些话搬上去就可以,都不需要艺术加工的。
  李言蹊写起来,那叫一个飞快,下笔如有神。
  只花了一个小时,这短篇故事便成型了。她写番外时要是有这样的时速就好了。
  原配的女儿在离开家乡后,好不容易闯下家业以后,先前逼死原配上位的继母却以长辈的名义上门,让女儿放弃产业,别太过抛头露面,回家相夫教子才是世俗的幸福。
  在被原配女儿怼了回去以后,继母依旧不认为自己有错,同自己的女儿感慨道。
  “其实我当时真没想要她死的,我也没想到她气性那般大,你说何必呢。”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她怎么就不能释怀,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呢。”
  ……
  写完小说以后,李言蹊修改了文里一些细节处,再润色一下。然后上传了到网站上面。
  文案为:今日偶然遇一啼笑皆非之事,心有所感,便撰写成文,与君同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她上篇文完结后,就一直没有消息。读者还在眼巴巴地等着番外,一刷新,发现尤星开文了。仔细一看,却是短篇。
  对于嗷嗷待哺的读者,她们当然是先看为敬了。李言蹊因为太恶心那对母女,写的十分真诚实感,入木三分,导致读者们的代入感也很强。
  等看完以后,文下的评论,直接都炸了。
  “呕吐呕吐,这小三也太恶心人了吧,脸好大。”
  “这是怕前妻女儿发达了,担心回来报复他们,所以才找理由让人放弃事业吧,心思真恶毒。”
  “这要是我的话,怕不是直接将小三母女给撕了。”
  “心疼尤星大大,遇到这样的人!大大我们支持你!”
  “也不一定是尤星身上发生的事吧,尤星不是说是偶然碰到的吗?应该是尤星看不过眼,所以才写下来讽刺人的。”
  “不过这年头,小三是真的越来越猖獗了,我大伯家也闹离婚了,小三和文里一样不要脸,只是手段没这么厉害,不说了,我去心疼我堂妹了。”
  ……
  等到晚上八点,温乔登录微博,推荐了这篇文,评价为:很形象了。
  温乔在成为冠军以后,微博粉丝已经稳固在一千万左右。她本身又是好几天才发一次微博的人,她发的每一条微博,忠实粉丝就算看上五六遍也是不腻的。
  粉丝里从来不缺乏名侦探,从温乔短短的四个字中都能窥探出蛛丝马迹。
  其中一条回复为:“我怎么觉得乔乔这话,像是见到本人的样子?要是没见到本人,又怎么会说出形象的评价?”
  这条回复被很多读者点赞,并且推上热门第一条。
  只是碍于没有更多的证据,只是捕风捉影,所以依旧以推测为主。媒体中,从来不缺乏细心的记者。风暴正在缓慢酝酿中。


第63章 
  应橙拉了拉自己的小外套,抿着唇,看上去十分紧张,“言蹊姐,我这打扮会不会太幼稚了?”
  李言蹊认真看了看,“很好看啊,你就适合这样打扮,粉嫩又活泼。”
  应橙的五官不差,只是因为年纪还小,加上性格天真了点,便显得比较幼。她和应橙两人今天都特地让人帮忙化了合适的妆容。
  毕竟要参加宴会,不能丢脸。
  李言蹊原本还有点小紧张,看了更紧张的应橙后,顿时很有当姐姐的使命感,努力安抚应橙。在这过程中,原本那点小紧张也就烟消云散了。
  应橙苦着脸,“我就担心给哥哥丢脸。”
  李言蹊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蛋,“有你这么可爱的妹妹,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来,笑一个,让大家嫉妒嫉妒你哥哥。”
  应橙听了这话,不由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然后她低头看手表,“小谢老师怎么还不来?”
  她口中的小谢老师便是谢时群,谢时群是她的家教老师,但是大她才三岁。喊谢老师感觉太正式,还把人喊老了,应橙这个机灵鬼索性喊他小谢老师,还显出几分的调皮。
  像她们参加这宴席,一般情况下都要跳舞的,李言蹊不放心别人,便干脆联系了谢时群,让他客串一下应橙的男伴。
  这段时间,谢时群倒也配合他们,在人前会表现出和应橙亲近的样子。既然要做戏,当然得做全套。像宴会这种地方,就是最好的场合。
  “应该快了。”李言蹊淡定道,谢时群还是挺有时间观念的。
  说人,人到。一身黑色西装的谢时群到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应褚。谢时群一身黑,显出几分冷傲的气场。应褚则是白西装,越发显得人风度翩翩,皎如玉树。
  李言蹊抬了抬眉,一句吐槽忍不住出口:“黑白双煞。”
  应橙没忍住笑出声,“哈哈哈哈……”
  应褚走了过来,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们,“怎么了?”
  李言蹊笑眯眯的,“没什么,在说你们很帅。”
  谢时群目光落在她身上,“你今天也很好看。”
  应橙说道:“言蹊姐每天都好看。”
  就算她是拍马屁,李言蹊也很高兴。
  应褚微微鞠躬,伸出右手,掌心向上,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走吧,公主殿下。”他的声音温柔而磁性,光打在他脸上,他的眼睛像是将破碎的光芒揉了进去。
  李言蹊将放手放在他掌心上,“走吧。”
  ……
  宴席的场所定在一幢大别墅中,从远处看,灯火通明的别墅像是一颗黑夜中闪闪发亮的大钻石。还没进里面,就可以听到隐隐的乐声传出。
  不远处的停车场上是各路叫不出名字的豪车,上看下看,都写着两个字“有钱”。
  等等,说好的小宴席呢?
  看到这阵仗,李言蹊忽的有点小紧张,感觉手掌心要出汗了。
  她低声问应褚,“我怎么觉得人有点多?”
  她凑过来时,耳朵上的珍珠坠子随着她的小动作一点一点,莹白的耳垂还带着一点的粉色。应褚恍惚了一瞬,眸色变得幽深,却还是温声安慰她:“嗯,你把他们当做南瓜冬瓜就可以。”
  李言蹊忍不住乐了,“那我把你看做南瓜也可以吗?”
  应褚从善如流,“那我还是菠萝莓好了,颜值高。”
  在说话的过程中,他们一行人也踏入别墅里。
  今天的宴会准确来说,是海深证券公司和几个合作公司一起举办的,邀请的对象除了一些生意上有所往来的公司,还有几家有合作意向的。人一多,就显得热闹起来了。在这些平均年纪四十以上的人中,应褚这样的年纪品貌就尤其突出了。当然了,过来的也不仅是老总们,他们有的携带了自己的子女,有的携带了妻子或是情人过来。
  晚宴是自助餐的形式,不过李言蹊和应橙出门之前就吃了东西垫肚子,也就是象征性地端一杯果汁。
  应褚低声对她说道:“你和橙橙可以找个地方坐坐,要是不耐烦呆了,就去三楼房间。”二楼是宴席场所,三楼是让宾客小憩的房间,安排得倒也妥当。
  他将房间的门卡拿出来,门卡做得很别致,居然还是戒指形态,感应卡就镶嵌在戒指中间。
  他轻轻捏着她的手指,直接把戒指往无名指上套。
  李言蹊沉默了一下,默默拔下来,换到大拇指上,“太松了,应该套大拇指上。”
  换好戒指后,她抬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橙橙有我帮忙看着呢。嗯,好好工作,别让我和谭烟的投资打水漂啊。”
  尤其是谭烟的一千万,把她卖了也赔不起的!
  应褚十分自然地将她的披风移正了,轻轻一笑,低下头,“安心。”
  他说话的热气喷在她耳边,热度似乎有从耳朵向脸颊扩散的趋势。
  一定是这别墅里的暖气开得太足了!
  ……
  “言蹊姐,这边的芒果布丁挺好吃的,你要不要试试?”应橙拿着布丁,吃得津津有味的。她似乎是靠吃甜点来缓解压力。
  李言蹊无语过后,“那我也吃一份好了。”
  主要是她现在并没有什么事可以做。
  她视线落在远处的应褚身上,他似乎在同一个公司的老总说话,姿态优雅而游刃有余,即使在这些年纪大他几轮的老总面前,也丝毫没有这个年纪少年的拘谨,仿佛他天生就该属于这样的场合。
  她这位竹马,成长的速度,远远比她想象中要更快。
  她垂下眸子,心中在骄傲的同时,又有些小小的失落。这样的应褚,总感觉距离她有点遥远。
  一定是暖气的问题,害得她都多愁善感起来。
  李言蹊决定学习橙橙,去拿点甜点吃。
  她拿了一份橙橙推荐的芒果布丁,一份草莓酸奶,两个一起放托盘上。
  她坐在阳台那边的长椅上,阳台栏杆以上皆是透明玻璃围着,这样不仅能享受到屋里的暖气,抬起头还能看到头顶的星空,低头能将院子中的场景收进眼中。
  应橙吃完小点心,因为口红颜色淡了的缘故去洗手间补妆。这小丫头头一次参加这种宴会,便想要尽善尽美。
  李言蹊慢条斯理地享受着点心,这小小的阳台成了她一个人的小天地,既能体会到大堂中的热闹,又能够享受宁静。
  她目光从星空没有目标地移动到院子,忽的视线凝固了下来。
  咦???
  下面院子是怎么回事?她好像看到两个男的,抱在一起,一个模样清秀,另一个大腹便便,画面十分具有冲击感。
  一种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嘴里的布丁似乎也失去了美味之处。李言蹊并非歧视同性,只是这两人的情况,明显就不是谈恋爱,更像是包养一类的。
  心脏位置传来了久违了的钝痛。李言蹊条件反射地回头,却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