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步非烟-永远的公主-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元素族那美丽的仙子;还是已回到自己的城堡,和美丽的公主一起幸福生活。我突然想到一切一切的生灵,当剥去那形形色色的外壳后,都只是一句朽骨,但是我已经没办法把这句话告诉他了。何况,就算他能听到,我也不忍说。
我从化骨池中坐起时,已彻底的摆脱了血肉之身的牵绊,手足上闪耀着森然磷光,和万千骷髅毫无差别。而我重生后的第一件衣服,就是足以征服天下的鬼王斗篷。




父亲在我流浪的日子里为我找到了这件秘宝,然而我却始终不能领悟亡灵术最终的奥义。我站在骷髅堆上,无休止的制造着骷髅,行尸和幽灵,传说中高贵的亡灵巫师始终不肯受我的召唤而来。我的心中,宛如被一蓬白日下的烟花灼烧着,痛苦也来得空空荡荡,毫无着落。
大家经常看见我呆坐尸堆上,往衣带上打一个又一个的结。
我姐姐维德尼娜找到我,说:〃艾莎,你应该出去走走。〃姐姐是一个爱好阳光的人。人们私下传说她本是一个术士,后来爱上了巫师山德鲁,才放弃了青春与人类的美貌,从遥远的塔城赶到这里,作了一名巫师。但她自己却不肯承认。〃亡灵巫师是不能有自己的情感的。〃她经常反复对别人解释着这一句同样的话。
为了参悟亡灵术的秘密,我和姐姐再一次离开了家园。
姐姐知道我是为了寻找什么。但她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这个话题,只带着我,走过了一个个人类的城堡。时间和希望一点点在我的流浪中逝去,但我单纯而执着的相信,总有一天能遇到他。
那一天,时光宛如逆转了五个岁月,在大图书馆门口,我又见到了那个翻阅魔法书的人类骑士。
只是,公主就在他身边。他们身后跟着人族的大军,甲胄鲜明的站在草地上。姐姐拉着我我躲在草丛中,她凝望着那两个意气风发的人类,说:〃看,那位骑士和公主多么美丽啊!〃我笑笑,不再答话,我知道姐姐一定想起了在塔城的日子。姐姐也有属于自己的童年。
我正要躲开,姐姐说:〃艾莎,为什么不问问他们,说不定能有他的消息?〃
我笑了笑,轻轻道:〃他们不知道的。〃姐姐还要说什么,一道白光陡地架到她的脖子上。往上看去,我又看见了公主那头耀眼的金发。她高傲的从马上俯视着我们,却已经不认识我了。
〃想不到圣地上也会遇到鬼族,你们为什么事而来?〃
姐姐道:〃我们是为了找一个人。〃罗德策马过来,目光冷冷的往我们身上一扫,我下意识低下了头。我听到他对公主说:〃公主,算了,她们根本没带什么兵,不像有恶意。〃
突然听到他的声音,那种在身上盘横了一年的灼热感渐渐冷却。我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那和卷轴一起融化的地方却更痛得厉害。
公主冷哼了一声:〃鬼族的人会没有恶意?罗德,你别忘了,我们天生是正义的种族,是鬼族的敌人。〃罗德道:〃是,但是这两个人现在手无寸铁。〃
公主哼了一声:〃手无寸铁,如果你不肯杀手无寸铁的人,那你三十极的骑士是怎么来的?〃
罗德默然,没有回答。公主一扬手,两道寒冰环向我们头上袭来。冰箭碎裂在我们身上,成了一地泥泞。姐姐抱着头,用力将我掩在身下,我感到刺骨的寒冷浸透了我夜幕一般的斗篷。
公主冷笑着对罗德道:〃只因为你心中所喜欢的艾莎也是鬼族的吧!〃
罗德的肩在夜色中似乎微颤了一下。颤得我那久已死亡的躯体每一寸都带着复苏般的剧痛。 我笑着看着罗德,他却转过头不去看我。姐姐张口刚要出声,我猛地拖住了她的手腕。
公主冷冷道:〃我真想看看那位让我们的骑士堕落如斯的美人,鬼族的美人。不过,也有另一种说法,艾莎就是那个在你家自称公主的怪物。呵呵,也许鬼族的美丽,我们人类都看不懂?〃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话很好笑,于是吃吃的笑个不停,似乎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罗德深深吸了口气,仰望着天空,缓缓道:〃你错了,艾莎和公主一样美丽。〃他的话很轻,也很重,我知道他已经说过无数遍。公主在马上爆出一阵轻蔑的大笑,又戛然而止,猛地回头策马,箭一般飞奔而去。罗德没有去追她,扔给我们一袋金币,缓缓转过了身。
姐姐终于忍不住,她甩开我的手:〃艾莎,他是罗德……〃我没有动,她却转头向罗德高喊道:〃罗德,你看看她,她就是艾莎啊。〃




罗德似乎没有听到,扬起了马鞭。他手下的骑兵、剑士早已一片哄笑,数十只火把照过来,明晃晃的,刺的我的眼睛很痛。我下意识的拾起泥水中的斗篷,死死的捂在脸上。
我听见罗德大喝了一声:〃走!〃那些士兵止住了笑,跟在他身后,有一队毫不客气的从姐姐身上踏了过去,还将火把扔到我们头上。
〃丑陋的疯子。〃〃鬼族的疯子。〃我听见他们说。
我固执的伏在地上,用枯瘦的手臂,撑着一汪泥水,静静等着他们走过。
姐姐却疯了一般,猛地摇晃着我的身子:〃艾莎,你为什么不叫住他?罗德,她真的是艾莎啊!〃我看到罗德似乎用力扯了一下缰绳,那匹白马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他沉默了片刻,终于用和刚才一样沉静而熟稔的语气说:〃她不是,艾莎和公主一样美丽。〃
罗德一骑绝尘,再不回头。姐姐还拼命从泥泞中爬出身来,追过去向罗德挥舞手臂:〃她是,你看看,她真的是!〃
我一把抓住她,缓缓坐起,将满是淤泥的披风从脸上取下。我轻轻说:〃不必再喊了,我知道,他也知道。〃 然后默默的站起来,一个人往树林深处走去。 
姐姐怔了怔,在我身后猛地痛哭出声。
我张开嘴,身体急速的抽搐,吐出来的只是没有生命的腐气。我渐渐奔跑起来,无穷无尽绿色的树叶像士兵手中的刀剑,用生机勃勃来蔑视我的一切。突然,我被绊倒在地,又喘息着坐起身子,将脚下一具横陈的骸骨捧在手心。在他们的世界中,生命原来是如此傲人的资本。
我感到一种雨滴般的液体不住的从我脸上划落。我知道这就是流泪。
我用手指将眼泪会拢在指尖,密林透过的淡淡光影中,我仿佛握了一粒绯红水晶。无数细碎的枯叶落到肩头,一如荒原中那缤纷花雨。我深吸了一口气,潮湿的露气浸入我阴冷的躯体,我终于感到一双巨大的羽翼在我灵魂深处徐徐展开,延伸覆盖到整个世界,我一切往事和往事中的痛苦,哀怨都显得如此渺小,我解下肩上的斗篷,覆盖上那具尸骨,让那浩瀚夜幕埋葬我几千个日夜的记忆。就在那一天,我终于猜透了亡灵复活术最后的秘密。
我知道从今往后,天地间的一具具朽骨都将在我眼泪滋润下鲜花般重绽生命。那些曾蔑视我们的那芸芸众生,恒河沙数,都将以亡灵巫师高贵的灵魂而复苏,跪伏在赤黑的泥土上,用相同的姿势,扶着华丽的魔杖,等候我的命令。
他们生前也许是精灵,是元素,野兽,龙,人类,蝼蚁,但从此将再无分别,没有了美与丑,善与恶,余下的只是公平,忠诚,力量与永生。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足下的死神靴牢牢的抓住地面,宛如从中不断给我力量,支撑我颤抖的身体,我知道我将缔造属于我的空气、阳光、生命、时间、空间以及一切,永恒的一切。正是我,将开始给这个神创的腐朽不堪的世界定义一种新的秩序,新的理念,新的法则,新的美。
我已无比强大,但仍然无比忧伤。
我和姐姐回到鬼城,却迟迟不愿意开始征服天下之旅。我迟疑着,用鬼王披风紧紧裹住枯骨之身,一天天凝望太阳升起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元素城。我还没有去过的美丽之城。直到姐姐的礼物打碎了我的梦想。
她从元素城给我带回了一具小仙女的尸体。那女孩身上天蓝色的丝绒长裙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她的身躯宛如一朵欲坠未坠的花。
我知道罗德会相信她是美丽的,从我姐姐的眼中看出连她也相信这点。她希望我将自己的灵魂在这具躯壳上复活,去加入那个运转着与我们不同法则的世界,虽然那里曾经伤害我、排斥我、凌辱过我的信念,但如今,只有它能给我幸福。这也许是幸福,可是我不需要。
我将那具尸体掩埋在城墙下,也掩埋了我心中最后一点牵挂。掩埋了我对美丽的最后的一点疑惑。我披上那件足以让我征服天地的披风,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涯。




我有了数不清的同伴,我们走得很慢,缓缓的穿行在雪地,沙漠,沼泽上。晚上我们会就地休息,听精灵的歌唱,毒蝇的飞舞,还有鸟身女巫在树上低语,
有时我也会看见英雄。他们从我身边匆匆而过,拼命的为领主寻找金钱,矿藏和城堡。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总是惧怕而不怀好意,或者站在矿藏城堡的门口判断我的动向,或者躲在避难所里诅咒我和我的同伴。这时,我总是一笑而过。其实他们不知道,他们争夺的这些,我根本就不需要。因为我不需要建设我的城堡,我根本没有城堡。
然而每当我到达一处地方,附近的领主们都会为我的大军骇然变色,我知道他们失去自己苦心经营的城池。虽然到处流传着我邪恶的传说,其实我从来不曾入侵过别人的领土,除非他们主动的攻击,或者我到了期限,不得不找一个地方略为歇脚。就算是那样,我也只在那里的魔法行会呆一小会,然后随着第二天的朝阳一起悄然离去。
他们传言我是一个魔法狂人。他们不知道其实早在一年前我就在凤凰城学会了天下所有的魔法,我看那些魔法书,只是回忆我很久以前和罗德一起度过的日子。
白天,缓慢的流浪,流浪途中邂逅的生老病死对于我不过是瞬间而已。夜晚,我会默默的站在死亡者的遗骸上掩面啜泣,然后,我的眼泪将给他们另一种永生。他们放弃以前或美丽或丑陋的形体,选择成为亡灵巫师,一种不朽的生命。
清风扬起我夜幕般的斗篷,星辰在我周围闪烁着卑微的光泽,满天的月光在鲜血的映照下一片嫣红,仿如当年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