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什么叫仕女图?”她没什么概念,她只知道油画、西洋画和3D立体画。
  “仕女画是指古代以女子为题材的水墨画,主要捕捉其神韵和姿态,描绘出当时的民风和服饰……”
  一谈到他热爱的画作,侃侃而谈的张志明似乎变得特别耀眼,表情生动得有如疼爱儿女的父亲,不断的述说国画之美,以及中国墨画中所表现出的诗禅意境,两眼散发著畅意的光亮。
  他和乔洛妃边走边谈著画的玄妙,浑然忘我地将“青梅竹马”颜春娇抛在脑后。
  或许他们自认为不是一对情人,可是悄生的情苗在两人心底扎根,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慢慢茁壮,长出绿意盎然的嫩叶。
  “我说AK呀!TC到底打电话来没?她想赌气赌到什么时候?好歹体谅我身为经纪人的压力,别再继续任性了。”
  破百的大船在狭小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原本的墨绿色地毯已被踩破一个洞,改换上枣红色波斯地毯,以承受加重力道的磨损。
  手持节目表的罗珊珊一脸烦恼,用力挥动著纸张像是会烫手,一下子站,一下子坐地烦躁不已,肥大的脚指头都胀到凉鞋外了,很不雅观。
  可是她哪顾得了那么多,银白色的手机不知响过多少回了,直到电池没电才停止,而手机的主人始终没接听,任由它响著“爱与惩罚”这首主打歌。
  她说要封杀得意爱将也不过口头上占点威风罢了,哪可能真的付诸行动?光乔洛妃手上的产品代言,以及各大节目的邀约通告都快排到明年春天了,可她的大姑奶奶却依然不见人影,叫她怎么不著急?
  赚钱事小,得罪厂商、制作人和主持人可万万不能,他们主掌了一个艺人的演艺生命,一个艺人的未来能否发光发亮全看他们。
  她常说歌手的金主不是购买CD的歌迷,而是赞助商,只要他们大手笔的一挥,什么场地费、服装费全省了,还会全额赞助演出及公益活动,随便丢个三、五千万就够瞧了,不必担心售票不佳。
  不过到目前为止,天使与恶魔的演唱会还不曾出现票卖不出去的情况,反倒是一票难求,被黄牛多赚了好几成,造成不少歌迷一再要求多开几场的现象。
  “AK,我说的话你听进去了没?别像死尸一样给我横躺著,起码也回过头看我一眼,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好斟酌斟酌下一步该做何处理。”难不成真让她一直“休养”下去吗?
  躺在沙发上看HBO的清秀女孩回头看了罗珊珊一眼,用脚按遥控器转台,萤幕上换成了逗趣的狗狗画面。
  “现在我不是AK,请叫我徐小慧,或是蕙质兰心的大美女,谢谢。”她不想一走出大门就被歌迷K,怀疑她假冒AK。
  AK这个称呼不代表任何意义,和TC一样只是取个顺口、好记的代号,让人能轻易挂在嘴边、时时不忘,达到宣传的效果。
  然而时间一久,大部份的歌迷已经忘了她们刚出道时的名字,反而AK、TC叫个不停,像为亲爱的宝物取的名那样独一无二且亲密。
  “谢什么谢,TC……不,我是说洛妃到现在还没跟我们联络,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她出事吗?”早知道她会这么任性,她就多忍一忍,少骂两句。
  千金难买早知道,懊悔无比的罗珊珊捶胸顿足地直嚷著,重踏了地毯几下。
  是没跟你联络,不是我。“她都成年了,又不是小孩子,你就多放她几天假有什么关系?她看起来压力很大,一副老是不开心的样子。”
  徐小慧是少数知晓乔洛妃有忧郁症的人之一,因为是她介绍她去接受心理治疗的,而她本身也有躁郁方面的毛病,经由药物控制得很好,很久没再复发了。
  但她并未告知罗珊珊这件事,一来是应乔洛妃的要求,二来她也是有私心的,手中握有一项搭档的秘密,说不定日后会用得上。
  演艺圈是小型社会的缩影,形形色色的人不会全具备好心,有些人为了成名可以不计一切代价,使出各种恶毒的手段,扳倒别人好占一席之地。
  “她压力重我就没压力吗?瞧瞧人家发的通告积得有多厚,我得一一道歉请求原谅,因为TC‘待病中’不克出场。”这些都是钱、都是人情呀!她的损失绝不是数字可以计算的。
  “TC不在还有我嘛!我一个人就够了。”她不信少了TC她就撑不了大局。
  罗珊珊冷哼地拿开遥控器,大屁股往茶几上一坐。“人家要看的是天使与恶魔二人组,两个人的表演,少了天使还像话吗?”
  最近网路不断流传出难听的抨击,说什么恶魔太坏了,一定是她欺负善良的天使,导致她身心俱疲才佯装开刀住院。
  又有云天使被恶魔干掉了,因为她天真得过了头,不知防备,才会被心机深沉的恶魔趁隙攻击,如今生死不明、不知去向。
  除了不知去向说对了之外,其他根本是子虚乌有的流言,只因萤幕上的形象塑造得太成功,没人相信TC是披著天使羽衣的恶魔,她才是两人之中最难搞、最不配合的一个,常常闹失踪的让人找不到她。
  “另一个偶像团体三三七七还不是常有团员缺席,人家不也是红得发紫,从来没人注意到底少了哪一个。”他们照样出片,上场打歌,甚至计划开演唱会。
  “人家是人家跟你们不同,若没有TC就没有AK,你是她带出来的,大家会比较关心她的动向,希望看见她甜美的笑容出现在电视里。”AK就差了一截,知名度没TC高。
  虽说是两人组的演唱团体,可早早出道的乔洛妃在观众心目中已经定型了,他们看著她由童星演戏到出唱片为止,印象深刻地记著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自然会多注意她几分。
  拜戏剧不断重播所赐,TC各年龄层的面容一再出现在大众眼前,他们会因剧中楚楚可怜的角色对她产生怜惜,也因此搏得更多的掌声。
  而AK是新人出身,本身没什么知名度,人脉也不够广,平凡的长相过目即忘,若非靠浓妆妆点著,真没几人记得住她。
  天使与恶魔是红了,但主力仍在TC身上,乔洛妃才是最受欢迎的甜姐儿。
  一听罗珊珊明显偏袒的比较,徐小慧梳发的手顿了一下。“谁说没有TC就没有AK?我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她能做的事我也能。”
  不一定要全依赖TC,她的歌迷也不少,个个死忠又热情,常上网支持她继续使坏,越坏越叫人欣赏,荣登第一坏女人榜首。
  “但你没有她二十年的演艺经验,她知道走红的滋味,也受过跌落谷底的挫折,这样的艺人才会珍惜羽毛,洗练出更精华的光芒。”除非乔洛妃不想再当艺人,否则她会绑住她,不让她有跳槽的机会。
  “罗大妈,你偏心喔!歧视新人。”徐小慧笑著戴上红色假发,左顾右盼地看看自己够不够野。
  “是歧视呀!新人实在太难带了,十个有八个失败,剩下两个稍微红一点就患上大头症,问题多多难以摆平,你算是例外的一个,当初我没想到把你们凑在一起会红得翻天。”
  真是意外的收获,让她由受人耻笑的痴肥女人,一跃而成艺界最大牌的名经纪人,不再听到一句对她体态的嘲笑。
  “那我现在不算新人嘛!你要不要帮我出一张个人专辑?”她试探的问道。
  “你出个人专辑?”罗珊珊哈哈大笑的一拍大腿。“别逗了,小慧,你出专辑谁买呀!”
  佯装不满的徐小慧假意威胁,“小心喔!罗大妈,别瞧不起人,也许哪天我会突然跳槽,你可别吓一跳。”
  “跳吧!跳吧!我还有TC这张王牌,她一个人的所得足以抵得过我旗下所有艺人的收入。”说她是棵摇钱树一点也不假,随便摇一摇,大把大把的钞票就往下掉。
  罗珊珊的玩笑话当然当不得真,她只是说来减轻压力罢了,但是其中也有几分实情,让人听了心很伤,十分难受。
  “罗大妈,我要真推出个人专辑,你会捧场买几张吗?”AK的造型真丑,她怎么能忍受俗艳的红色?
  “买你的大头鬼,你要敢给我乱来,我保证你销售量挂零,演艺工作停滞不前,人气由红转黑降到最低,一辈子也别想翻身。”
  照惯例,她就是喜欢大声开骂,藉著强势的骂功压制住蠢蠢欲动的艺人,不让他们胡思乱想妄想一步登天、一夕走红。
  其实她说的话都是有口无心,但也因此才会把她最红的艺人气走,至今不肯跟她联系。
  徐小慧笑了。“真毒呀!罗大妈,我不知道你这么恨我耶!居然诅咒我没前途。”
  “哼!你少嘻皮笑脸了。洛妃真的没打电话给你吗?”她是她最好的朋友,照理来说不会完全不联络呀。
  她摇头,取过遥控器又转回原先看的那一台。
  怪了,难道她真从人间蒸发了不成?“谅你也没胆骗我。”
  “对了,你不是说和陈制作没关系吗?怎么又被拍到你和他出入夜店的相片?两人还十指相扣,非常亲密。”不过焦距有点远,看不清是不是她。
  “拜托,大妈,合成的你也信呀!你忘了我这几天要考试,哪有时间四处游荡?能让我多睡一小时就阿弥陀佛了。”她的表情十分诚恳,不像说谎的样子。
  “呃,说得也是。”她的确是演艺圈少见的好女孩,不像洛妃那般爱玩。“不过你自己要留心点,不要到处乱跑,你在网路上的评价真的很糟,还有人说你堕过胎、生吃婴尸……”
  “大妈、大妈,你三更二的‘饺子’看太多了,我不吃婴尸,太腥了。”是她让她变坏的,她实在没立场说她。
  形象包装原来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内在,本来天使的角色是要由她扮演,清新如邻家女孩的造型才是她自己,可是乔洛妃一句──我化浓妆会过敏,两人的角色为之对调,她成了讨人厌的恶魔。
  边念边走出办公室泡咖啡的罗珊珊没发现好女孩也有不乖的一面,徐小慧拿起应该已经没电的银白色手机拨了通电话出去。
  “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