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而她当初挑选天使与恶魔的搭档时,看的是她们的气质与个性,以及观众的接受度,绝非草率地推出新团体。
  当然,她不否认自己对TC的印象较深,以她为主先打出名气,藉由她来让歌迷熟悉她们的组合,宣传起来也较方便。
  可是小慧可能也被自己的坏女孩形象影响了吧!最近一些反常的举止让她感到非常不安,生怕她变成另一个TC出走。
  反观TC,虽然她常做出令人头痛的事,可是她懂得用自己的方式轻易带过,即使再厉害的狗仔也斗不过她那颗聪明的脑袋,怎么查也查不出她使坏的一面。
  要不是有人爆料……咦,等等,到底是谁做了这等缺德的事?怎么握有那么多不利于TC的内幕消息?
  想到此,罗珊珊忽然看向徐小慧,心中的疑团一下子涨大十倍。
  有谁比AK更了解TC呢?
  “大妈,你这么说很伤人耶!我本来就很可爱,用不著装。”身子一僵,笑意凝结在唇畔的徐小慧微露阴郁。
  “是邻家女孩型的可爱,而不是天使特有的纯净笑容,你呀!就是少了一分灵性和浑然天成的率真,所以我才让你化上浓妆,掩盖不出色的五官。”
  这才叫伤人,但罗珊珊一点也不晓得自己的快人快语让人受伤,以往她用这种态度对待乔洛妃时,她不但不会在意,还会加以反击,反而是她占不了上风。
  但是同样的语气听在徐小慧耳里,她的反应则是默然接受,让人以为她真的乖顺得没有脾气,却不知她的沉默是无言的抗议,压根不愿处于老是被比较的下风。
  通常有口无心才叫人伤心,明明说的人并无那个意思,可是听的人却倍感委屈,终于积压太多不满的徐小慧脱口而出──
  “天使也是人塑造出来的,只要包装得体,人人都可以是天使,与灵性和浑然天成的率真无关,难道会吵的孩子才有糖吃吗?”而性情温顺的人注定吃亏。
  “小慧,你……呃,我看你也休息几天好了,压力过大会把人逼疯的。”罗珊珊将她的不快解读为压力重,口气谨慎地想让她放松一下。
  知道自己波动的情绪有别于往常,徐小慧认错地放缓语气,“对不起、大妈,我让你烦心了,最近媒体追得我快喘不过气,所以言语有些失当,其实我跟你一样担心行踪不明的TC。”
  她口是心非地想著,如果TC一直不出现的话,她不信自己取代不了她的地位,天使的位置本来就应该是她的。
  “没关系,这阵子大家都不好过,企宣小王都因胃溃疡住院了。”而自己也差不多快挂点,只剩下一口气勉强撑著。
  几个小助理接电话接到手软,嚷著再不想办法处理就要集体辞职,而拆信拆到得肌腱炎的行政人员也高喊著要请假,因为实在太累了。
  若论公司里谁体力最好,大家一致公认宣传小花是超人,她不只帮忙拆信接电话,还代替被追问到快崩溃的罗珊珊对外发言,无视媒体的庞大阵容,从容的与之周旋,六点一到还记得替公司同事买便当。
  她已经被封为圣人了,不,人人都说她不是人,一定是妖孽转世,才会能干得令人眼红。
  “大妈、大妈,楼下有个男人说要见你。”男人耶!真是稀奇。
  说人人到、说花花到,精力充沛的小花用肩膀顶开门,手上堆满刚收到的信件,以及一堆鼓励TC再站起来的小礼物。
  罗珊珊虚弱地瞟了她一眼,“帅的丑的,老的少的?少眼缺鼻的不用说,身高不足五尺的请他去投胎,麻脸驼子叫他去整型,神似金康喜的快快有请。”
  金康喜是韩剧当红小生,听说帅得没天良,是罗珊珊目前最哈的偶像。
  “呃,大妈,他不帅也不丑,眼耳口鼻都在,身材不错很有熟男的味道,看起来斯斯文文……”是她喜欢的那一型,小花害羞的想著。
  “打发他走,你没瞧见我两眼发白、眼眶发黑,四肢萎缩得动不了,哪有力气应付男人?”要她命还比较快。
  一看罗珊珊四肢摊开成死猪样,小花也不敢再啰唆,嘀嘀咕咕的直往外走。
  “就说罗大妈不会见他嘛!偏要我来问一声,说他有TC的消息,想来和大妈谈谈……”
  “等一下,你刚说什么?”她好像有听到TC两字。
  小花想了一下。“就那个长相斯文的男人嘛!他说要跟你谈谈TC的问题,还有你为什么要封杀她,让她无法重返演艺圈。”
  “我封杀她?!”
  天地良心呀!她怎么舍得封杀生金鸡蛋的金鸡母?捧在手上当神明供奉都来不及了,谁会笨得杀鸡取卵、自断生机?
  她是说过类似的威胁言语,但哪敢真的付诸行动?一时的赌气谁没有呢!嘴上说说逞逞威风,说过就忘谁会当真?
  要不是连著好几天联络不到人,家里电话永远占线中,手机又搁在公司没带走,她哪知事态会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看著眼前不具威胁性的男人,罗珊珊还真是百感交集、忧喜参半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化成一缕惆怅暗藏心中。
  她得意爱将的去处居然要由一个外人来告知,身为专业经纪人她算是失败,无法掌控艺人的行踪,她应该检讨了,看看自己的行为是否偏差,才导致不得艺人的信赖,一出走就断了音讯。
  “你是说你没封杀囡囡……呃,我是指TC。”真难改口,都喊习惯了。
  “没有、没有,我哪会自断生路?TC是我们公司力捧的王牌战将,我把她当易碎的水晶捧著,根本舍不得摔了她。”除非她不想干这一行了。
  “那么喧嚣全国的事件是怎么发生的?总不会无风生浪,凭空出现吧!”不是她还有谁?
  一脸无奈的罗珊珊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也在查是哪个屁毛没长齐,龟生的卵蛋放出的消息,闹得我怎么压也压不下来,都快变成一种全民运动了。”
  很讽刺的运动,人人热中却不健康,带著病态的社会观。
  “可是会把事情传出去的应该是你们自己人,有些事旁人了解得并不那么深。”张志明也是经由传媒的力量才得知大概的事由。
  “我也知道这一点,但查起来不容易,TC的朋友群中也有我不认识的,总不能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让他们也跟著不好过。”她的立场很为难,怎么做都难两全。
  也对,是有点困难。“我能体谅你的难处,这件事暂且按下稍后再提,还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为什么不接洛妃打的电话?”
  在“镇民代表”镇长的授权下,曾经是都会精英的张志明又回到他当初逃开的都市,全权代表TC来到罗珊珊的经纪公司。
  他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调查谁是在幕后操控的黑手,问明他这么做意欲为何,存心不给人一条活路走;二是解开TC和经纪人之间的心结,商量出一个双方都同意的解决方式。
  但前提是真正有心要和解,而不互扯后腿,不会再有类似的状况造成困扰,让两方都受到伤害和损失。
  罗珊珊讶异地一拍桌子。“我哪有不接她的电话?我守在公司就是为了等她发个讯息来,好让我知道她好不好。”
  电话应该没问题呀!她才刚叫了十客披萨慰劳快要罢工的员工。
  “那就值得商榷了,根据她告诉我的说法,她平均三天就打一次电话回公司,可是接电话的小慧说你还在气头上,不愿跟她直接对谈,叫她先做好道歉的准备再说。”
  “我哪有这么说?”笨重的身躯倒是起得极快,怒目横扫眼前的“自己人”。
  是谁、是谁、快点承认,不要让我使出泰山崩于前的绝招逼供,没吃饱的小心骨折,吃太胀的赶紧去找颗胃代替,她的“千斤顶”一压绝无幸免的机会。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绝不宽宥,谁敢做就要敢承担,不管他叫小惠还是小明……等等,他说小惠,是那个惠还是这个……慧?
  罗珊珊的视线看向AK,略过一旁的杨文惠。
  见她有所疑惑,张志明解释得更详尽,“我不晓得贵公司有几个小慧,不过她指的是她的搭档,从她离开后就一直有和她保持密切的联络。”
  “徐小慧?!”
  真凶呼之欲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一脸无辜的徐小慧身上,她看起来也十分惊讶,好像一副刚刚知晓此事的模样。
  平常乖巧的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不少人抱持著怀疑的态度,非常震惊怎会是她。
  莫非又是TC的恶作剧,找个黑锅让朋友背,好让自己少一条罪状?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怎么会害自己最好的朋友?我没接过她的电话,真的。”徐小慧极力澄清,仿佛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是小慧?”张志明看著浓妆的红发女孩,感觉有一丝怪异。
  “我是小慧,也是AK,你应该在电视上有看过我吧?”她自信没有人会不认识她。
  但是,她踢到铁板了。
  “很抱歉,我很少看电视,你的头发是染的吧!颜色不太纯正。”乍看之下会以为是红隼的尾巴。
  她的面子有些挂不住,讪笑地抚抚自己的招牌造型。“这是假发。”
  “难怪看起来死板板地,一点美感也没有,不像洛妃自然飘逸的长发很漂亮,给人舒服的感觉。”才分开不到一天,他就开始想她了。
  又是她。徐小慧的表情当下变得很难看。“张先生,你想谈的不是我的头发吧!”
  他凭什么批评她的外表,他以为他是谁?
  “喔!我离题了。”张志明不好意思的笑笑,接著续问:“你确定你从没接过洛妃的电话?”
  “没有。”她表现沉著的回答。
  “那为什么她会肯定是你呢?”搭档演出这么久,囡囡不可能认不出自己伙伴的声音。
  要不是她在说谎,便是另有蹊跷。
  徐小慧装出犹豫的神情,似在考虑要不要说:“你想会不会是TC骗了你?以前她就常捉弄公司的同事,有时说她皮包掉了,有时又说自己被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