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辆早已停产的白色伟士牌正以老迈的姿态斜倚在电线杆旁,前轮有点消气的样子,座椅破了一个洞用胶带贴起来,看来不甚强壮但真的还能骑,只是发动时间较长些,大概要十分钟左右。
  这动作叫热车,因为它太老了,是阿公级的宝贝。
  “你没瞧见树下那头正在悠闲吃草的牛吗?开四轮传动的‘大’车去,把整间店搬回来都不成问题。”油价又上涨了,要省一点。
  “什么?!你要我……呃,用那辆牛车?”天哪!他肯定听错了。
  “怎么?!有车让你用还嫌弃?有本事你安步当车,一步一步把我要的补给品给扛回来。”她冷笑地扬起眉,将购物的清单塞到他口袋里。
  逼民上梁山呀!他可以说不吗?“小陈呢?他才是领你薪水的员工吧!”
  而他是“公务员”,不能挪为私用,虽然镇长和老板是同一人,同时也是他的上司和房东。
  一提到小陈,李元修的表情马上转为阴天。“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又给我请假去找黄泉了。”
  “呃,呵呵……感情真好。”完蛋了,他又问错话了。
  干笑不已的张志明打马虎眼,局促地直搓手心,对于司机小陈的“事假”感到一阵欷吁,人家那把年纪还能交到年轻漂亮的女朋友,他就显得逊多了。
  “是很好呀!好到得在民宿里当长工,西元二○四○年前他都得为我做牛做马,直到他做不动为止。”嗯哼!敢给她放牛吃草、不务正业,她不整治整治一番怎成。
  “哇!这么狠……”打了个冷颤,他想起自己惨淡无光的未来。
  “唔,你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我开牛车去、我开牛车去……”如果他不被人笑死的话。
  以前小陈怎么敢开著牛车到处走?而且还十分得意地四下吆喝,生怕人家不知道牛车开道有多么威风凛凛,连大卡车都得让行。
  面子呀!面子,看来他学画的修养还不到家,火候不足,让他抛弃不了世俗人的眼光。
  换成是柳老师肯定没这烦恼,一身仙风道骨有如天上仙人,不管做什么事,看起来都风雅得像他笔下的山水画,沉静中见宁和。
  “记得到阿银婆婆的店买,阔嘴青蛙伯家再下去一点的转角,不准到一般的生鲜超市。”她特地嘱咐一声。
  “为什么?”觉得奇怪的张志明脱口问道。
  “因为她一个老太婆守著一间破店不肯搬,儿子女儿嫁的嫁、娶的娶,全在外地讨生活,没人肯回来照顾她,我怕她死在店里没人知道,咱们多去走动走动好帮她收尸。”
  听著她看似无情,实则关心的话语,他会心地笑了。“是,镇长。”
  你真善良。他这句话没敢说出口,不然她的拳头一定落在他身上,大骂他满口胡言、识人不清,她可是向钱看的李元修,没有同情心。
  不过,他必须承认,爱情民宿换了她当老板后,日子的确过得有趣多了,让他乐得“回家”,没想过要搬离“房租”超贵的民宿。
  即使有时候得面对这种状况。
  “还不快去,你在发什么呆呀?信不信我用拖鞋敲破你的脑袋,让你长点智慧,免得痴痴呆呆的叫人看得冒火……还有你,雷丝丝,给你的温书假还想用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回房里看书,每一科成绩未达八十分,我就把你的皮给剥了……你们这些懒惰虫……”
  吼声连连,为美好的一天拉开序幕,每个听闻李元修这充满元气的声音的人都笑了,享受这热热闹闹的民宿生活。
  第二章
  午后的阳光带著暖暖的海洋气息,一波一波随著白色的浪花飘向山居的人家,给人一种慵懒、闲适的惬意,懒洋洋地不想移动半分。
  伸长四肢的花猫躺在汽水空瓶旁晒太阳,小黄狗东嗅西嗅地翻找垃圾堆里的残渣杂食,爪子一扒恶臭满天,它不以为意地吃著发馊的剩食,摇著尾巴对空汪了两声,一副非常满意的模样。
  半山腰旁,种植水稻的田地已结出成熟的黄金果实,一粒粒结实饱满的等著农民来收割,黄橙橙的稻穗累累成串,垂挂在枯黄的稻杆上,空气中飘散泥土和草屑的芬芳。
  靠近小镇的农作区有几十户砖造的三合院和两层楼的住家,原本这是个不算小的村落,但因年轻人的出走而逐渐没落,成了老人舍不得离开的聚会场合。
  阿银婆婆的杂货店就在土地公庙前面,卖的是一般的杂货和饮料零食,店面不算大仅有二十坪左右,后头的猪舍改建成仓库堆放可久放的货物。
  这是一间时下流行的柑仔店,但是没有穿梭如潮的人群,古老的招牌和陈旧的架子十分有复古,可惜它所在的位置不在台北东区,吸引不了年轻人的目光。
  所以阿银婆婆杂货店的顾客都是街坊邻居,因为几十年的老交情才来光顾,顺便聊聊是非,给小孙子拿颗糖吃,打发穷极无聊的山居生活。
  不过可别以为她穷才不肯收起破杂货店,附近山头的土地有三分之一是她的,她是村子里有名的大地主,她全租出去让人种菜种果树,每年的租金足以让她开一间占地千坪的大超市。
  “张先生,你怎么不在镇公所上班?来查户口吗?”今天应该不是假日吧!
  尴尬万分的张志明朝热情的居民招手。“查户口是管区的事,我来帮镇长买些日用品。”
  “喔!算是出差,镇长有没有算出差费给你?”镇长又公器私用了,他们早习惯了。
  反正镇长的为人他们都清楚得很,要她不贪小便宜是不可能的事,只要她有真正在为镇民做事,而且肯为受欺负的镇民出气,谁管这些小缺点,能为他们出力摆平一切的就是好镇长。
  何况还买一送一,一人当选两人服务,夫妻俩共同为幸福镇打拚,看在他们心里著实欣慰,终于有好日子过了。
  “呵呵……不扣我钱就该偷笑了,你敢指望镇长有良心发现的一天吗?”这些话他只敢背著她讲,以免祸从口出。
  “哈……说得也是,镇长的爱钱是出了名的,你赶快去替她办事,要是迟了她可是会抓狂的。”说不定明天镇上会多出一头人形猪。
  在榕树下泡茶、下棋的阿伯们闻言却能意会的哈哈大笑,催促著他别拖延,免得回去变成猪头。
  而当阿伯们看到他坐在牛车上,笑得更大声了,指指点点令张志明好不窘困。
  “也不用急啦,我要去阿银婆婆的店,前面拐个弯就到了。”不是很远,顶多再……
  十分钟。
  以牛步计算。
  “阿银的杂货店呀!她那里东西不多喔!你要不要改到镇上的幸福超市,那边的商品比较齐全啦!”不怕缺货。
  开这辆牛车到镇上去?
  不,敬谢不敏,他还不想成为全镇的笑柄。
  “不了,谢谢你们的好意,镇长坚持要我去阿银婆婆的杂货店,顺便看看她好不好,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老人独居总会有些不方便,多帮衬著以免造成遗憾。
  其实说话刻薄的李元修之所以深得民心,靠的不只是她以拳头议事的方式,或是动不动就“问候”别人的肢体或脸,而是她恶形恶状下的窝心。
  一般来说,帮助别人通常是对方先提出请求,接下来才会有一连串官僚作风的审核、评估,最后才决定要不要帮助申请之人。
  而在漫长的等待之中,总会有些人表现出歧视或是怜悯的眼光,令受助的人有受伤的感觉,自觉卑微的失去自信,开始远离人群过著次等人的生活。
  可是李元修的做法却是深入社区,开放民宿的温泉池供七十岁以上老人免费泡浴,藉由这些人口中得知许多资讯,并以间接的方式予以资助或去探视其健康情形。
  譬如有户人家有个脑性麻痹的患者,她不直接拨款改善其生活,反而到大学找了一位有志服务人群的社工,由那人来教导行动不便的镇民学习电脑,甚至再为全镇民一起开课帮得不留痕迹,让他习得一门维生的技能。
  给他鱼吃不如教他如何钓鱼,这是她在过去穷困的生活中学到的生存法则。
  而她适时地用在和她有类似遭遇的人身上,让他们拥有受人尊敬的自尊和骄傲,不用看人脸色、求人施舍,一样能活得有意义。
  “哎呀!你来晚了五分钟,阿银说这几天会有客人来,要去镇上买几只老母鸡回来炖,你去的话可能找不到人。”
  “什么?!那怎么办?大厨赶著要调味品。”要是再驾著牛车来回一趟,恐怕太阳都下山了。
  “没关系啦!张秘书,我们都认识你,尽管去阿银的杂货店搬,回头我会告诉她一声。”他们这些老人闲著也是闲著,帮忙传个话也不费力。
  “谢谢你,阿财伯。”幸好他没白走一趟,不负所托。
  “免谢了,不过你家的小陈哪去了?怎么他的小黄换你照顾?”看来真好笑,有些不伦不类。
  还是习惯小陈坐在上头框喝,人家看起来比较……稳重,没有半点不自在。
  持缰的手一僵,隐约听见笑声的张志明呵呵地苦笑,“小陈休假,我代班。”
  为免太多难以招架的问题接踵而来,他连忙客气地和一群乡间老人道别,挥起绿竹条拍向牛屁股,它甩了甩尾巴往前走,拖著牛车远离众人的取笑声。
  阿银婆婆的店真的不远,不一会儿工夫就看到瓦片盖顶的平房,而平房后面是加盖的两层楼房,是阿银婆婆煮饭和夜里休息的居所。
  有了阿财伯他们的保证,拿出购物清单的可怜男人开始当起搬运工,最重的米先搬到车上,接著是油和醋,一箱一箱地叠起来数,看看数目符不符合。
  但是很奇怪的,他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张大仟要的盐,架子上只有几包面粉和糖。
  “怎么会没有呢?”
  不死心的他像个贼似的翻箱倒柜,虽然动作不是很粗鲁,可是也不算轻手轻脚,从背影一看真的很像贼在闯空门,连细缝处也不放过的翻找。
  突地,一道人影遮住射入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