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放个恋爱假-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的意思纯粹是“喝”牛奶而已,别无他意,可是一说出口就显得一语双关,她也立刻察觉不对劲,莫名地红了双颊。
  “所以我离家出走了,摆脱巨乳恶梦。”他真的很怕胸部大的女人,担心在做那件事时会窒息而亡。
  “巨乳恶梦?”她咯咯地笑起来,接过外婆的水煮鸡蛋轻揉他额上的肿包。
  “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看见镜片后的闪亮双眸,张志明略微失神了一下。“因为春娇是我家里为我安排的未婚妻,而我不想任人摆布我的婚姻。”
  因此他逃了。
  其实颜春娇可是少见的美人胚子,除了名字耸了一点,她的姿色不会输给选美皇后,胸大、腰细、腿长,标准的葫芦型美人。
  可是他们从小就生长在同一个小镇上,念小学时还坐隔壁,他实在没法忘记她小时候流鼻涕、挖耳屎的种种劣行,一听父母要将他们凑在一起,他连夜就跑了。
  虽然他曾多次力劝父母打消原意,但是老一辈的坚持叫人没辙,他只好自食其力的长期抗战,看春娇会不会等不下去嫁给别人。
  “哇靠!你们家还活在封建时代呀,不过春娇跟志明也满配的,我看你不妨考虑考虑。”那世界上就多了一对笑话夫妻。
  他没好气地横睇她一眼,“我跟你也很配,干脆你委屈,我凑合地将就一下。”
  电视上的春娇和志明到最后是分开的,他不会让别人操控他的一生,包括生养他的父母。
  “呸呸呸!是口水满天飞的呸,你想将就我还不肯迁就呢!”她突然恶作剧地弹了下他额头肿块。“你,高攀不起。”
  噢!疼。“你多高?”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女人心呀!他总算见识到了。
  “一六七。你问这干么?”他近看还满有型的,但不算是帅哥。
  “我一百八十二公分,为什么说我高攀不上你?”是她配不上他才是。
  他没说出口的是,他家是台南望族、大地主,最繁荣的那条街是他们家的地,什么百货公司、商店街林立,全仰赖张家鼻息过活。
  而他是一根独苗,家中唯一传递香火的男丁。
  “谁管你有没有千年神木那么高,我说攀不上就是攀不上。”接著她又俏皮的幽他一默。“谁叫你不是无尾熊呢?”
  人家是国宝级,而他是低级。
  他被她逗笑了,但头上传来痛楚又让他的笑顿时僵在嘴边。“喔!对了,到底是谁打我?真把我的头给打破了。”
  “呃,这个嘛,你忘了对方的长相吗?”先问清楚比较保险。
  “当时光线很暗,那人又站在逆光处,我哪瞧得仔细……”突地,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大小,模拟出某物的形态。
  呼!真险,他没发现是她,“怎么,你想找她报仇不成?”
  “不,我是想跟她解释,我真的不是贼。”冤枉被打,当然得说个明白。
  “我想她已经知道她错怪你了,也希望获得你的原谅。”她下手是重了些,谁晓得他是肉鸡,不禁打。
  他好脾气的说道:“无所谓原不原谅,反正打都打了……咦,你到底是谁?我好像没见过你。”
  两人聊了好一会了,还满投机的,他居然忘了问她是谁。
  “嘻嘻……我是阿银婆婆的外孙女,我叫乔洛妃,不过外婆叫我囡囡,请多指教。”她等著他发现她的名字有些似曾相识而诧异不已的表情。
  可是,她伸出的手没有得到友善的回应,迎向她的是猛然跳起来的张志明,满脸惊惶失措的顾不得头上的伤,频频看表直呼糟了,活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那只兔子先生,这般严重忽视让她很没面子。
  “阿嬷,他怎么了,起肖了吗?”不会是她那一棒造成的后遗症吧?
  阿银婆婆笑著揉揉她的头,“等你明天帮阿嬷送货到镇长经营的爱情民宿去,你就晓得了。”
  “爱情民宿?”
  那不是一间鬼屋吗?它还没倒呀!
  第三章
  “左三圈、右三圈,屁股扭扭再三圈,一、二、三、四,再来一遍,左三圈、右三圈,屁股扭扭再三圈,二、二、三、四、再来一遍……”
  宏亮的声音响彻云霄,惊醒了沉睡中的太阳,光芒一射照出万道曙光,轻轻唤醒树叶上的露珠,反射出晶莹剔透的炫目光彩。
  这可不是婆婆妈妈在跳土风舞喔!更非时下女孩流行的健美操,将镜头往下拉、放大五百倍,某处山头的民宿前,一位疑似吃了兴奋剂的少女正在洗被单。
  洗被单就洗被单嘛!她兴奋个什么劲,还左三圈、右三圈的,让不知内情的人以为爱情民宿宣布倒闭了,准备改行开幼稚园。
  若问雷丝丝在高兴什么,她一定给你一个白眼,然后装老成地说句“不懂事”,转过身继续拧干泡了一夜肥皂的布料。
  她很乐,非常乐,乐得一整夜睡不著,所以一大清早就起来工作,以报老板的大恩大德。
  不过若是李元修告诉她“北海道三日游”其实是北边海滨道路三日游,她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大脑抽筋,抵死不参加所谓的员工旅游。
  “……左三圈、右三圈,屁股扭扭又三圈,三、二、三、四,再来一遍……心莲姐,早呀!你也出来洗衣服……四、二、三、四,再来一遍……”
  同样一夜无眠的刘心莲眉头是皱著的,不像雷丝丝那般无忧无虑,随便一件小事就开心得手舞足蹈,不会思考未来的事。
  而她却因为作了一个梦而惊醒,汗涔涔地不敢再睡,睁眼到天明才出来走走,看能不能让心情轻松些。
  “早安,丝丝,你起得真早。”真难得她也有早起的一天,不用老板去踹人。
  “早睡早起身体好嘛!年轻人要早点起床才有活力。”她做了个甩臂的动作,表示她年轻力壮,朝气十足。
  十七岁的女孩怎么可能不爱玩?要她整天守在一个地方工作实在难为她了,若非家庭因素,她会是个有爸爸疼、妈妈爱的天真少女,尽情挥洒属于她的青春年华。
  可是因为母亲爱喝酒的关系,她国中还没毕业就中途辍学,甚至差点被母亲卖给人蛇集团好换钱买酒喝。
  要不是后来辗转被带到爱情民宿,在老板拒收又推不掉的情况下,她的生活才逐渐安定下来,并透过老板身为镇长的关系,以肄业生的身份上夜校,重新回到中断的轨道。
  其实她算是幸运了,能够遇到“有力人士”斡旋,换了其他人,恐怕下半生得在私娼寮度过,过著暗无天日、没有明天的日子。
  “看到你清清爽爽地活得健康,我很羡慕你。”而她却只能躲躲藏藏地失去自我,不知何时才能解脱。
  “羡慕?”雷丝丝一脸怪异的瞅著她,不懂自己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地方。
  刘心莲的表情泛著轻愁,幽幽地发出令人不忍的叹息,“鸟儿有翅可以高飞,鱼儿无足却行遍千里,而我空有双脚却哪里也去不了。”
  一离开爱情民宿的范围,她随时有可能被捉回去,让自己和小宝陷入更深层的恐惧中,一辈子也摆脱不了梦魇的追逐。
  “心莲姐,你的心情很不好是不是?你说的话好深奥,我都听不太懂。”什么鱼呀、鸟的,当人不是更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苦涩地一笑,望向金阳笼罩的山头。“听不懂才幸福,你最好永远不会遭遇我经历的事情。”
  山风掠过低谷的河流,拂向她藉以掩面的长发,煦煦晨辉映在她姣好的脸庞上,闪耀著明亮的色泽,仿佛一位曙光女神,整个人沐浴在光的怀抱中。
  那一瞬间,她的惊人美丽是无法遮掩的,睫羽细长,有如春天刚孵化的青尾凤蝶,随风颤呀颤地似要飞走,鼻梁高挺带来南燕的讯息,完美得叫人感慨。
  那是一张出尘秀丽的脸孔,细嫩的双颊透出迷人的酡红色,灵秀脱俗得好像坠尘的仙子,仰望著天空,等著重返仙池。
  若非她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哀愁和沉重,真会以为她是迷路的林间仙女,在找寻回家的路。
  “咦,心莲姐,你到底几岁?”看得呆住了的雷丝丝忽然有此怀疑。
  “呃,为什么问?”她回过头看她,表情并未如以往畏畏缩缩。
  “因为你好漂亮喔!看起来不像小宝的妈。”比较像他阿姨,而且是小阿姨。
  “嗄?”她忽然心慌的避开脸,将散落在脸上的发往前一拨。“我……呃,我很早就结婚了。”
  她实在太大意了,居然为了一个恶梦而忘记自己目前的身份,虽然民宿里的大家都对他们母子很好,可是她仍然无法完全放心,老是害怕有人会将他们分开。
  小宝是她的责任,她必须付出更多的心力保护他,不让他落入他自私自利的父亲手中,这是他唯一能平安长大的方式。
  “可是你看来没那么老,顶多二十四、五岁。”一定大不了她多少。
  “我……我……”她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所以然,心中暗暗责备自己的轻忽。
  幸好发现她异样的是不解事的雷丝丝,若是其他人……她不敢设想后果,那代价她付不起。
  “丝丝呀!你磨磨蹭蹭做什么,晾个被单你打算晾到天黑呀?小心待会老板见了又要扣钱。”
  噢喔!被抓包了。“仟婶,你早呀!我没在偷懒喔!我是辛勤的小蚂蚁。”
  每天都努力工作,好让“蚁后”舒服的下蛋。
  “是呀!一脚就踩死的蚂蚁,你要是动作再不快点,会赶不上早餐。”今天是地瓜粥配酱瓜和半熟的炒蛋。
  仟婶若无其事地看了连忙帮忙晾晒的刘心莲一眼,不知是出自有意或无意地帮她解了围,免得话多的小丫头问东问西,令她难以招架。
  刘心莲的头又低得看不见脸,一副与人保持距离的畏怯模样,长发覆面看不清表情,只知她又躲进自己的世界里,不愿与人交心。
  “对喔!早餐、早餐,早餐真的很重要。”一提到吃,她的肚子就饿了。
  发育中的孩子是禁不起饿的,需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