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1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郭祥礼停顿片刻,见广场上寂静下来,所有目光均投向自己,手指坐在第一张座位上的锦衣青年道:「这位是辽国天下兵马大元帅、南院大王的世子耶律涅鲁古王子,今天特来参加本堡新堡主的就任典礼。」锦衣青年原来是契丹王子。
  耶律涅鲁古起身朝广场四周抱了抱拳,道:「我们大辽自圣宗皇帝开始,便极力与南朝修好,不但重用汉人,并且制订了契丹人与汉人平等的律例,现在南朝文化已在我国广为流传,辽宋两国成了友好邻国,既然如此,两国人们应该相互来往,和睦相处。
  「双槐堡是江湖上有名的武林世家,高手如云,能人辈出,与我国南京相距不远,本王子自当前来造访。本王子虽非江湖中人,却喜交江湖朋友武林异士,欢迎南朝的江湖朋友和武林异士来大辽作客,如来南京,只要通禀一声,本王子倒履相迎。」
  耶律涅鲁古这番热情洋溢的客套话,却未赢得多数人喝采。
  大宋建国开始,便与契丹战事不断,直到与契丹订立「澶渊之盟」,两国才不再交恶。
  虽然近几十年两国没有再交战,但宋人对契丹仍无好感,几十年的战乱给人们留下的记忆太深了,特别是曾经饱受契丹蹂躏的河北人,创伤更深,短时间内无法抹平,只是几十年的平安,让大家对契丹没有先前那般仇恨了。
  为避免耶律涅鲁古尴尬,郭祥礼及时接过话题,道:「涅鲁古王子热情好客在辽国十分有名,以后诸位如到南京,不妨前往见识。」接着话锋一转,道:「好,现在言归正传,第二轮比武马上开始,由于参加这轮比武的有三人,经商议仍采用抽签的方法确定上场先后次序,即先由第一、第二人比试,胜者再与第三人比试,最后胜者便是本堡第四任堡主。方才抽签的结果是,第一场郭祥悌对郭和森。」》》》
  第四代弟子一听,纷纷议论起来,认为这样不公平。如果这场比武郭和森输了,第四任堡主铁定是上一辈的,即使这场郭和森赢了,接着还要与郭祥忠比试,郭祥忠以逸待劳,即使两人身手相当,已斗过一场的郭和森也不可能取胜,于是有人提出,将第二场比试移到下午。
  更有人认为,这分明是不让第四代弟子觊觎堡主之位,按惯例,第四任堡主应该由第四代弟子出任,既然现在第三代要争夺,便应该第三代与第四代各选一名代表进行比试,要求第三代的郭祥忠与郭祥悌两位高手先比出高低,再与第四代的郭和森比试。
  上述建议郭祥礼等主事人没有采纳,认为只要郭和森势力高过对方,即使多战一场也不会输,并且认为如果第二场移到下午,新堡主今天便不能就任,这样对不住那些远道前来的朋友和前来观瞻的乡邻,而由第三代两位高手决出胜负再与第四代代表比试,这样更有违比武选堡主的初衷。
  理由虽很牵强,但对方是长辈,第四代弟子除了说说,别无他法。
  议论声中,郭祥悌与郭和森步入场中。
  这次郭和森用剑,入场后依旧谦恭有礼,言辞诚挚。郭祥悌没有郭祥廉坦荡,漠然道:「只要你能赢我,堡主之位便到手一半了。」
  郭和森知道这位十三叔对自己争夺堡主之位颇为介怀,没有在意,道:「堡主之位,和森不敢觊觎,只想利用这次机会向诸位长辈请教。」
  郭祥悌冷然道:「出招吧。」
  郭和森不再啰嗦,道声:「请恕晚辈无礼。」挺剑直上。
  郭祥悌没有谦让,对方剑未到,手中长剑已挥舞开来。剑术果然是郭和森的强项,手中长剑轻灵快捷,招式变幻神鬼莫测,剑剑不离对方要害,郭祥悌饶是上一辈的用剑高手,也无法占据丝毫主动。
  两人斗了近五十招,依旧势均力敌,一旁观战的第三代弟子渐渐脸色凝重起来,第四代弟子与之相反,除少数几人外,一个个神采飞扬。那些曾来观摩的江湖朋友也一个个脸现喜色,当年双槐堡第一代堡主郭安邦与兄弟郭安国便是凭刀、剑称雄江湖,今天能见到两代高手施展剑术,自然无比欣快。
  两人斗了近百招,仍不分胜负,郭祥悌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自己是第三代的用剑高手,与晚辈弟子斗了近百招,竟不能占据上风,以后如何面对堡中弟子?此念一起,恼意顿生,手中招式登时辛辣起来,似乎眼前之人不是同门晚辈,而是生死仇敌。
  郭和森很快感觉出来,知道对方已然不耐,出招应变越发谨慎小心。招式越辛辣,造成伤害的可能越大,自己被伤是小事,但对方是长辈,如果伤在自己剑下,将颜面尽失,他希冀在对方可以接受的情形下平安取胜。
  一方志在击败对方,一方意在平安无失,场上情势很快变成一方凶猛进攻,一方顽强防守,剑光霍霍,寒芒急涌。几位观摩的嘉宾脸色开始凝重起来。那些原来脸带笑容的第四代弟子,心情同样沉重了,一个个神色紧张地盯着场中。
  场中两人又斗了近五十招,依然棋逢对手。突然郭祥悌暴喝一声:「撤剑。」手中长剑寒芒陡长,向郭和森狂射而去。
  郭和森知道此招非比寻常,急忙振剑相迎,「呛」的一声,两剑相交,随之一道剑寒光激射而出。
  四周围观者均是一惊,待看清场中情势,更是惊异异常。
  郭和森手中剑仍在,郭祥悌手中的剑却短了一截,方才射出的那道寒光正是他手中的断剑。两人怔立当场,眼前的结果显然出乎双方意外。
  广场上很快沸腾起来,紧张得汗水满脸的第四代弟子,一个个脸上露出笑容,心情同样紧张的江湖朋友既惊又喜,惊的是郭和森竟能震断郭祥悌的剑,喜的是比试的结果,双方分出胜负,却又毫无损伤,不少人对此点头称许。只有第三代弟子脸上表情十分复杂,有的面色凝重,有的惊容密布,有的更是表示怀疑。
  然而怀疑归怀疑,两人都是普通兵刃,这一场第四代弟子胜了,这个事实不可否定,郭祥礼只有强自镇定上场宣布结果。
  郭和森很快从意外中恢复过来,躬身道:「多谢十三叔指点,请十三叔恕和森方才孟浪冒犯之罪。」
  郭祥悌「嘿嘿」一笑,道:「好,好。你能震断我手中剑,不错,可以出任堡主了。」
  听话意便知是在强颜欢笑,心中对断剑之事十分在意。
  郭祥忠「哈哈」一笑,走入场中,道:「十三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好事,证明我们双槐堡后继有人,应该高兴。」用意很明显,不让双方陷入尴尬,接着对郭和森道:「贤侄武功进步神速,直令我们这些作长辈的汗颜,若不是碍于前面已经宣布规定,七叔都不敢上场献丑了。」
  郭和森道:「七叔,和森能有今天成就,全仗七叔你们平时的悉心指点与教诲。还望七叔以后不吝赐教。」
  「好说,好说。」郭祥忠点了点头,待郭祥悌下场后,接着道:「贤侄,快中午了,是否要休息一会?」
  「笑面虎。」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道,显然是针对郭祥忠而发。
  郭祥忠方才的话确实充满矛盾,表面上似乎是照顾郭和森,一场恶战刚刚结束,建议休息一下,恢复体力,实际上却在催促,中午快到了,这么多人等着结果,不能再耽搁了。
  郭和森自然明白郭祥忠的真正用意,但此刻又不能表露出来,恭谨含笑道:「但凭七叔吩咐。」这句话回的很有水平,意思很明白,你说休息便休息,你说不休息便不休息,我听你的,将难题推了回去。
  郭祥忠笑了笑,道:「既然如此,便多耽误大家片刻时间,你刚斗了一场,先休息一会。」球无法再推回去,如直接道出现在开始比,未免落人口舌,说自己趁人之危,不如大度一点,让对方休息片刻,如此一来,等会自己胜了,其他人也无话可说。
  在两人休息的时候,广场上炸开了锅。接下来这一场是真正的堡主之争,谁胜了谁便是堡主,在激动人心的时候到来之前,众人纷纷猜测比试的结果,虽然多数人希望郭和森胜出,但是看好郭祥忠的比较多,有人因意见不同最后打起赌来。
  只有坐在场上四周的第三代弟子与见证嘉宾对此反应比较平淡,他们很少议论,即使有也是耳语蚊声。
  不到半盏茶工夫,郭祥忠走入场中,道:「贤侄,时候不早了,恢复没有?」这句话说得很有学问,不管郭和森是否恢复都必须上场了。
  广场上不少弟子明白郭祥忠的用意,有人小声嘀咕道:「老狐狸。」终因对方是长辈,不敢太大声,但是嗡嗡议论声仍不绝于耳。
  郭和森走入场中,道:「和森已经恢复,请七叔指点。」
  郭祥忠道:「恢复了便好,否则,七叔便有趁人之危之嫌了。」顿了顿,看了四周一眼,似乎在观察众人反应,接着又道:「贤侄,天资聪颖,悟性极高,不但精通拳术,刀法剑术更是同辈翘楚,假以时日不难将双槐堡的武学发扬光大。方才七叔见识了你的剑术,现在想见识你的刀法。」
  郭祥忠那一看,广场上登时寂静下来,那些心有不满的第四代弟子也不敢再出声议论。郭和森道:「七叔过奖了,和森对拳术和刀剑尚只略知皮毛,还望七叔多多指教。」
  郭祥忠「哈哈」一笑,道:「贤侄,谦虚是好事,但过分谦虚便是矫情、虚伪了。好,这些以后再说,换刀吧。」
  郭和森本是带着剑上场,郭祥忠叫自己用刀,只有下场换刀。换刀入场后,没有再客套,道声:「请七叔指点。」挥刀攻了上去。
  郭和森这次没有谦让,郭和森刀一出,手中刀立刻挥了开来。
  开始,郭和森不敢冒昧强攻,对方是双槐堡有名的用刀高手,用刀数十年,刀法上的造诣绝非一般,自己这些年在刀法上虽有些心得,但与对方数十年的造诣相比,很难同日而语,轻率冒进,只会授人以柄,给对方可乘之机。他认为这次比武既是展现自己才学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