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包大鹏道:「兄弟只要你有这个雄心,一定可以成功。」他将酒杯斟满,摇头叹道:「只是大哥我资质愚钝,难以附随骥尾。」
  凌玉龙道:「大哥此言差矣,以大哥现在的功底来看,只要在快、活上再下点功夫,亦不难称雄江湖。小弟说句冒昧的话,从昨天大哥与梁刚之战看,大哥比较注重招式完整、连贯,以及攻击的力度,在攻防技巧上尚有不足,比较拘囿招式,似乎前一招未使完,便不能使后一招,以致招式过老、应变不速。如果大哥能在招式变换上快一点,不一定会输给梁刚。」
  包大鹏道:「兄弟说的是,愚兄也知道这一点,可是改不掉,总是希望三招两式便打败对方,一旦遇上高明的对手,最后往往只有被动挨打。」
  凌玉龙道:「三招两式打败对方,是每个练武者所希冀的,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除非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两人对阵时,这种机会很难遇上,而且这种方法也只对身手与自己相当的人有效,对付身手比自己高的人,往往会弄巧成拙。」
  包大鹏道:「兄弟所言甚是。」
  凌玉龙道:「其实,对敌时,不一定要招招都能制敌,关键是洞敌先机,这样才能控制局势、掌握主动,抓住机会给对方致命一击。这个以后小弟与大哥一道切磋。」
  包大鹏兴奋道:「有兄弟指点,愚兄实在太荣幸了。」
  凌玉龙道:「其实这些都是师傅与义父的教诲,看昨天大哥与梁刚动手,小弟深有感触,觉得两位老人家所言很有道理,故此鹦鹉学舌。」
  包大鹏笑道:「至少兄弟你已经领悟。」
  凌玉龙与包大鹏步入衡州城天色已暮,自然先找宿处。凌玉龙南下宁远时经过衡州,但那是白天,没有停留,对衡州不熟悉,找宿处自然只有跟包大鹏走。
  两人来到衡州最大客栈的鸿兴客栈前,刚进门,便有小二迎上前来:「两位客倌,住店,还是用餐?」
  包大鹏道:「住店。可有上房?」
  小二道:「客倌,对不起,本店今天客满,别说上房,便是普通客房也没有了。两位客倌大概是来看热闹的吧?这几天,外地来衡州看热闹的人可真不少,小的看两位还是赶快到别处去看看,说不定别家客栈还有空房。」
  回到街上,凌玉龙道:「大哥,听方才这位小二说,近两天这里似乎有很热闹的事,前几天你路过时,可曾听说?」
  包大鹏道:「与你一样,前几天我也是匆匆而过,没有留意。不过,只要找到客栈,便不难打听出来。」
  半个时辰后,两人在小西门附近一条比较偏僻的街上,找到了一家尚有空房的客栈──望岳客栈。客栈虽然偏僻,但里面并不冷清,相反十分热闹,与客栈外的情形大不相同。
  小二见两人决定住店,道:「两位客倌,是先用餐,还是先看房?」
  包大鹏道:「给我们预备两间上房,先用餐。」
  小二道:「对不起,现在没有空席,只有空座。」
  包大鹏看着凌玉龙,道:「兄弟,你看?」
  凌玉龙笑道:「只要大哥认为可以,小弟没意见。」
  「好,先用餐。」包大鹏点了点头。此刻正是酒店一天生意最旺的时候,店里八张桌子均有客人,三、五不等。小二将两人领到一张只有两人用餐的桌旁,道:「客倌,你们暂时屈就一下,等会有了空席,小的马上替你们更换。」
  小二走后,凌玉龙扫视店内一眼,道:「大哥,看来衡州这几天确实有很热闹的事。」包大鹏点了点头。
  凌玉龙又道:「但不知是什么事?」
  包大鹏道:「大哥也想不出。小二应该清楚,等会问问他便知道了。」
  凌玉龙点头道:「说的是。」
  同桌的两位客人,一个年约五旬,一个四十出头,看衣饰像是在外行走的商贩。睡不语、食不言,两人正专心用饭,凌玉龙不便打搅,于是将目光投入店中,观察那些正在用餐的客人,很快发现其中有三人特别抢眼,犹如鹤立鸡群。
  这是三个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女,男的风流倜傥、卓尔不群,女子背对这边,无法看到容貌,但声音十分悦耳。三人临窗而坐,一面用餐,一面谈笑。
  「客倌,你们的酒来了,菜很快便到。」店小二很快送上两坛酒。包大鹏拿过酒,一人倒上一碗,道:「兄弟,我们先喝酒。」凌玉龙道:「好。」端起碗,一干而尽。
  放下酒碗,便听临窗那桌的女子道:「若不是你们要来看擂台比武,我才不会跟你们跑到这地方来。」
  女子左首的青年道:「妹妹,这可不能怨我们,是你自己要来的。而且当时我还说了,在外面你会不习惯,可你偏要来,和吴姑娘比一比,看谁漂亮。」
  女子道:「谁说要和她比?我只想出来见识一下。谁像你,一心想当东床快婿,一路上不停地念叨,有哪些人会来参加比武,他们有什么特长,又有什么不足,怎样才能打败他们。」
  左首青年道:「胡说八道。」
  女子道:「我怎么胡说八道?」
  左首青年道:「是的,不是你胡说八道,是我胡说八道。」
  女子得意道:「难道不是你提出要来看擂台比武的?」
  左首青年道:「是我提出,但我来只想见识那些登台比武者的武功,认识几位武林朋友。」
  女子道:「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心里怎么想的,想不想知道?」左首青年突然笑道。
  女子道:「你说啊。」
  左首青年道:「我是想看看,参加擂台比武的人中,是否有品貌出众的少年高手,如果有,好招为夫──婿。」
  女子明白兄长在糗她,急道:「二哥,你──」接着转头对右首青年道:「大哥,你看二哥又欺负我。」
  右首青年道:「你们两个别斗了好不好?别人都在看着你们。」
  这时小二为凌玉龙他们送上菜来,同桌的两位客人已用完餐,站起身来。小二道声:「两位好走。」便忙着收拾碗筷。
  小二将桌子收拾干净,准备离去时,凌玉龙叫住了:「小二哥,别走。」
  小二道:「客倌,还需要点什么?」
  凌玉龙道:「这里最近有什么热闹的事?」
  小二道:「客倌是说我们衡州城?」
  凌玉龙道:「正是。」
  小二道:「敢情客倌是远道而来,路过衡州吧?难怪不知道。这可是我们衡州城近几十年最热闹的一件事,三个月前便传开了,现在天下的少年英雄几乎都来了,所以近几天这里格外热闹,连我们这间平时比较冷清的客栈也生意兴隆了。」
  包大鹏见小二说了半天仍不着边际,不耐道:「小二,你们这里最近到底有什么事?」
  小二道:「客倌,明天是四月十八,是我们衡州城吴大老爷为小娘子琼瑶姑娘比武招亲的日子。这位吴姑娘那可真是没得说,不但貌美若仙,而且文才、武功也十分了得,曾经上门求亲的官宦世家子弟不知多少,可以说踏破门槛,可吴姑娘一个也没看上。吴姑娘曾许下宏愿:非天下英雄不嫁。因此今年二十还未出阁。吴大老爷只有这么一位掌上明珠,不好勉强,最后只有采用比武招亲的办法为吴姑娘遴选夫婿。两位若是没有急事,最好留下来看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天下英雄会集衡州,一定十分热闹。」
  包大鹏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难怪早几天来衡州时,见到不少江湖朋友往这里赶。」凌玉龙道:「小二哥,没事了,你走吧。」
  小二走后,凌玉龙道:「大哥,明天可是开眼界的好机会。」
  包大鹏笑道:「兄弟,是不是想上台去试试?」
  凌玉龙道:「大哥别笑话小弟。小弟目前还没有成家之念。不过,去看看热闹,见识见识那些英雄豪杰的武功,倒是非常愿意。」
  在凌玉龙与包大鹏说话的当儿,临窗那桌的三个男女将目光投过来,打量了凌玉龙一眼,那女子甚至将凌玉龙仔细审视了一番。
  包大鹏道:「那我们便在此待几天,反正眼下没有什么要紧事。」
  包大鹏正说着,临窗那桌二男一女站起身来,其中一人径朝这边走来,他是女子的二哥。
  青年来到桌前,抱拳道:「朋友请了,在下庄世平,敢问两位高姓大名?」
  凌玉龙道:「不敢,在下凌玉龙,这位是义兄包大鹏,敢问庄兄有何指教?」
  庄世平道:「原来是凌兄和包兄。在下兄妹方才无意中听得两位的谈话,知两位是非常人,再观两位的气质和风度,更令在下兄妹心慕。在下兄妹也聊算是武林中人,与两位可谓同道,意欲与两位结识,故此冒昧打扰,还望两位海涵。」
  凌玉龙道:「庄兄客气了。」
  庄世平指着随后走近的兄妹介绍道:「这是家兄庄定平,小妹彩凤。」
  凌玉龙道:「幸会,幸会。贤兄妹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称得上人中龙凤,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武林俊彦,在下兄弟能与贤兄妹相识,实在荣幸之至。」
  庄世平道:「凌兄谬誉了。凌兄丰神玉秀、俊逸不群,要说人中龙凤,唯有凌兄才称得上。」
  包大鹏笑道:「你们都不要谦虚、客气。说我兄弟是人中龙凤,也不为过,然而,贤兄妹确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武林俊彦,男的是翩翩佳公子、女的是浊世俏美人。」
  此言一出,引得众人一阵朗笑。
  包大鹏道:「听贤兄妹的口音,不像是南方人?」
  庄世平道:「在下兄妹乃京西河南府人,世居洛阳龙门。」
  包大鹏道:「贤兄妹这次来衡州,莫非也是为了比武招亲之事?」
  庄世平道:「正是。比武招亲之事已传遍江湖,闻讯而来的少年英雄必定不少,在下兄妹闻讯前来,一是想来看看热闹,见识各门派的武功,其次是想认识几位意气相投的朋友。」
  包大鹏笑道:「两位难道没有兴趣上台去试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