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1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姐去也,弟自珍重,勿以为念。
  又及:望弟善待玉莲琼瑶,勿令两人伤心。
  凌玉龙读完,登时目瞪口呆。
  过了半晌,凌玉龙回过神来,急忙冲出小屋,一边呼唤一边向南狂奔。来到渡口,未见纪小兰身影,见渡船正离岸驶向河中,顾不得惊世骇俗,飞身向渡船扑去。
  船上的客人被从天而降的凌玉龙吓得面无人色,见多识广的船老大也惊得忘了摆渡,皆惊疑地盯着神情激动的凌玉龙。
  船上客人不多,凌玉龙扫视一遍,发现其中没有纪小兰,问过船老大这班是最早的渡船后,又纵身跃回岸上。
  纪小兰尚未过河,说明可能还在附近,凌玉龙在渡口附近寻找起来。找遍渡口附近未见踪影,他又循着来路回找。
  回到两人租住的小屋,仍未见纪小兰踪影,凌玉龙迷茫了。她会去哪?同时不安地在屋中来回走动起来。
  「姓凌的,滚出来。」凌玉龙正思忖着纪小兰可能的去向,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吆喝。
  凌玉龙心中正烦躁,闻言止步双眉紧皱,略一思忖,大步迈出小屋。
  屋外站着四人,其中一人正是那天想飞身上船阻拦渡船过河的青年汉子,其他三人有两人是道士,一个四十左右,一个五十出头,另一个是劲装中年,四人手中执剑,似已作好随时迎战的准备。
  凌玉龙冷冷看了四人一眼,道:「凌某出来了。这次你们是想报仇,还是想抓凌某去官府?」
  青年似乎未想到凌玉龙一出来便开门见山,闻言一怔,接着「嘿嘿」冷笑,道:「今天是送你上西天。」
  凌玉龙手中长剑一抖,道:「既然想送凌某上西天,还啰嗦什么?」
  四人闻言均是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凌玉龙会如此干脆。过了片刻,中年道士道:「好。既然阁下如此干脆,那我们也不客气了。」振剑向凌玉龙缓缓逼近。
  老年道士与劲装中年似乎清楚凌玉龙的身手,见他满脸煞气,担心中年道士对付不了,同时振剑跟上,只有那曾经被凌玉龙逼入河中的青年站立一旁,没有上前。
  凌玉龙没有像以往决斗那样等对方先发起攻击,三人刚将自己围住,大喝一声,剑如流星,闪电刺出。
  正面相对的中年道士虽然早有准备,但未想到对方出手如此快捷,攻势如此凌厉,被逼得连连后退,幸得两位同伴及时攻上,才解除威胁,稳住身形。
  击退正面之敌,凌玉龙身形急转,手中剑闪电攻向已到近前的老年道士与劲装中年。老年道士未想到凌玉龙转身挥剑如此快捷,应变躲避不及,手臂被剑刺中,虽然伤得不重,剑尚在手中,但攻击威力大减。
  一旁观战的青年见三人落入下风,立刻挥剑加入战圈。
  凌玉龙大喝一声:「来得好。」手中剑寒光大盛,向迎面攻来的青年闪电射去。
  「呛──」的一声,青年手中剑被震断,半截断剑向一旁的中年汉子急射而去。
  变生肘腋,中年汉子急挪身形躲避断剑,谁知断剑尚未避开,凌玉龙的剑已闪电般袭到,此刻身形已动,出招应变已然不及,刚躲来飞来的断剑,迅疾攻到的剑已然上身。
  短短十余招,便两人中剑,一人剑断,余下的中年道士知道取胜无望,急挪身形跳到一旁,以防不测。
  凌玉龙没有乘势攻击,冷漠地看了满脸惊疑的四人一眼,道:「凭你们这等身手想送凌某上西天,未免太不自量了。今天凌某不为己甚,给你们一次机会,希望下次不要再在凌某面前出现。滚。」
  对方身手太高,四人不是对手,只有乖乖离开。
  目送四人离去,凌玉龙自语道:「看来暴风雨快来了。」
  站立片刻,凌玉龙返身进屋,见到纪小兰为自己准备好的行囊,不由神色黯然。他知道纪小兰对自己很好,很关心,未想到竟对自己芳心暗许,回想起这些天纪小兰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确实超出了姐弟情谊,只是自己没有多想,以致没有发觉。现在纪小兰伤心离去,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伫立良久,凌玉龙最后决定先过河去找柳如雪等人。虽然纪小兰伤心离去,他十分伤感,很想找到她说个明白,但是觉得眼下寻找柳如雪等人更重要。现在官府与尚家的朋友、甚至紫阳堡在到处找自己,自己这些天没有露面,难免不去找她们,郭玉莲与小晴不会武功,如果被他们发现,会很危险。相反,纪小兰身手不凡,一般江湖高手无法奈何,尽管伤心离去,但不会有危险。
  心意一定,凌玉龙立刻背上行囊,走去小屋,向渡口走去。
  原以为过河会有麻烦,谁知渡口无人阻拦,直到过了河上岸,也未见有人来找麻烦,凌玉龙不免觉得有些意外。
  上岸后,凌玉龙又不禁有些茫然,不知下一步该往何处走。上船前,他考虑的是能否平安上船,上船后,想的又是到对岸渡口是否会遇上追杀自己的人,没有考虑上岸后如何寻找柳如雪等人。
  凌玉龙在渡口站立片刻,最后决定往西南走。自己曾与郭玉莲和小晴说过,准备带他们去洛阳,在得不到自己消息的情形下,她们可能会去洛阳。
  走出渡口,已是半上午,凌玉龙发现肚子有些饿了,这才想起因纪小兰的离去以及接着发生的事,忘记用早餐了,于是寻找用餐之所,准备吃过饭再去找柳如雪她们。
  渡口附近有不少小饭店,凌玉龙很快找到了一家。
  用过早餐,走出饭店,凌玉龙正准备上路,突然心生警兆,暗察四周,发现自己已陷入包围中,同时发现包围者有十五人之多。
  包围者有老有少,人人带着兵刃,其中有两人正是那天渡口的围追者,显然他们早已在渡口附近等候,方才渡口没有拦截,是人未到齐。
  凌玉龙仔细观察,发现其中不乏高手。尽管多数人全神贯注,如临大敌,但也有少数几人神情比较轻松,他们是三个年岁较大的仗剑汉子与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年岁较大的三人,有两人五十出头,一人壮实敦厚,神色祥和,一人清瘦,面无表情,两人双目如电,神光外溢,一望可知不是等闲高手。另一个是四十出头的中年,身材高瘦,淡漠的脸上嵌着一对深邃的眼睛,两道浓眉斜斜上挑,神色冷峻,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令人一见心底生寒。
  青年眉目清秀,但神色狂傲,嘴角微撇,脸现不屑,给人目空四海的感觉。
  看清眼前情势后,凌玉龙知道一场恶战绝难避免,开始思忖退敌之策。对方有备而来,自己内伤刚好,内功尚未恢复,凭武力可能无法平安离开。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心思,他轻笑道:「想不到这么多人来迎接。」
  众人闻言一怔,似乎没想到他此刻尚如此轻松。
  那二十出头的青年道:「我们是接你上西天。」
  凌玉龙道:「这么多人从西天来,看来不给面子都不行。」
  青年道:「不错。姓凌的,你面前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上西天。如果你想死得痛快点,便老老实实弃剑与我们走。」
  凌玉龙道:「如果不跟你们走怎样?」
  青年道:「那你会死得很痛苦,也会很难看。」
  凌玉龙不经意地道:「是吗?不知很难看是怎么个死法?」
  青年道:「死无全尸。」
  凌玉龙点头道:「那是很难看。」
  青年道:「那你是跟我们走,还是──」
  凌玉龙摇头道:「跟你们去西天?我还没活够,不想去。」
  青年终于明白凌玉龙在调侃,登时火往上冲,喝道:「姓凌的,你现在想死得痛快也不行了。」挥剑向凌玉龙狂攻过来。
  青年身旁的三名年长持剑者,见青年出手,立刻振剑跟上,既像是为青年督阵,又像是担心青年有失。
  凌玉龙轻笑一声,道:「那便试试。」不待对方近身,立刻挥剑迎上。他从方才的观察中发现,正对的四人身手在这些人中最高,其他人身手虽也不弱,但对自己不能构成威胁,唯有三个年长的持剑汉子与青年是不可忽视的强敌,如不速战速决,很可能陷入困境,现在对方已发动,自然不再客气。
  两人闪电合在一处,但只传出数下急遽的金铁交鸣声,便分了开来。青年身中三剑,其中手腕那一剑令他此生无法再使剑了。
  这结果令紧随而上的三人大吃一惊,似乎未想到凌玉龙出剑会如此快捷,如此辛辣。那四十出头的中年急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倒的青年,急点数指,止住伤口出血,道:「二公子,怎么样?」
  青年切齿道:「姜堂主,一定要将这小子碎尸万段。」
  中年点了点头,将青年交给从场外赶来的两名青年,振剑上前。
  「泰岳双松领教阁下绝技。」中年刚走出两步,场中传来同伴的声音。
  一道紧随青年上前的另两位年长持剑者已将凌玉龙围住,准备以二对一,中年只有收住脚步,一旁静观。
  凌玉龙早已看出三名年长持剑者在这些人中身手最高,但听到对方报出名号,心中仍不免一惊。他曾听庄氏兄弟说过,丁如松与石胜松是江湖上有名的剑术高手,号称「泰岳双松」,在京东武林声名仅次于紫阳神君。
  凌玉龙内心虽然震惊,脸上却未表露出来,相反轻松一笑,道:「凌某何幸,竟惊动了名动京东的泰岳双松两位高手大驾。」
  身材壮实的丁如松不愠不火,淡然笑道:「听闻阁下剑术十分了得,我两人习剑多年,苦于无高手指点,今日得遇,实乃我俩之幸。」
  凌玉龙道:「能见识泰岳双松的无双剑术,凌某同样荣幸无比。」
  场中虽已杀机隐隐,双方表面却是久别的老朋友一般有说有笑。
  泰岳双松表面虽然轻松,内心却是十分紧张。凌玉龙的身手他们已听说,而且方才又亲眼目睹,因此才决定以二对一,尽管如此,但两人心里仍不是很有底,不敢轻易进攻。
  凌玉龙见两人不主动进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