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19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严森道:「先前为了扬名,持技逞英雄,出事后,怕死装狗熊藏起来不露面,这样的事严某见多了。」 
  包大鹏道:「为了扬名?严教头,你错了,我兄弟现在江湖上的声名绝不比你严教头低,特别是在江南一带,只要江湖上走动的人,没有不知道武林至尊王子的。」 
  严森道:「喜欢生事、说大话的人自然会出名。」 
  包大鹏道:「严教头认定此事是我兄弟所为?」 
  严森道:「如果不是他所为,便会出来求证,不会当缩头乌龟。」 
  包大鹏道:「严教头,你怎知我兄弟没有出来求证?只是目前尚未找到假冒者,怕被你们这些人误会,耽误了寻找假冒者之事,才未露面。」 
  严森道:「在你兄弟现身之前,再说也没用。」 
  包大鹏笑道:「看来包某是非留下来不可。」 
  严森道:「你清楚便好。」 
  包大鹏道:「要包某留下未尝不可,只不知你们是否有这能耐。」 
  严森闻言脸色微变,接着眉头一沉,冷声道:「既然如此,严某便来讨教。」 
  可能是私下行动,不便招摇,严森未着官服,外面是普通长衫,上套短褂,话音一落,严森撩起长衫下襬,徐徐走向包大鹏。 
  包大鹏道:「能见识八十万禁军教头的绝技,包某也不虚此行。」 
  包大鹏轻松说着,似乎面对的是普通江湖高手,但是心里明白,对方位列禁军教头,身手绝非等闲,不待严森走近,亮出架式,凝神戒备。 
  严森见包大鹏谈笑自如,也不敢小觑,缓缓行至包大鹏身前五尺处,收住脚步,注视蓄势相待的包大鹏。 
  默视片刻,严森一声吆喝:「看拳。」双拳齐发,向包大鹏闪电攻去。 
  招式虽然普通,但是力道千钧,快若流星,拳未到,暗劲已涌,声未落,拳已到。 
  包大鹏不敢硬接,身形微闪,错过对方拳头,左拳迅疾挥出,攻向对方右肋。 
  严森不愧为八十万禁军教头,料定对方不会硬接,招式未老,顺势收拳,右拳旋臂挡格,左拳闪电跟进,变招换式快逾常伦,逼得包大鹏只有赶紧收招换式。 
  刚开始严森不敢盲目冒进,直到交手数招,渐渐摸清了对方底细,才展开猛烈攻击,出拳如电,飞腿似箭,似欲数招内将对方拿下。 
  很快,包大鹏被逼得连连后退,似乎没有了还手之力。但是,他退而不慌,忙而不乱,任凭对方招式如何凌厉,凶绝,始终能紧守门户。 
  处入上风的严森原以为十数招便可令对方俯首称臣,谁知数十招过去了,对方仍不露败迹,似乎先前有所保留,未尽全力,心中不由暗暗惊异,同时也有些后悔,不该一时大意,弃长用短,赤手空拳与对方对阵。 
  一旁观战的三人渐渐脸现异色,似乎未想到包大鹏能在严森的凶猛攻击下紧守门户不失。先前站在严森右侧的青年见严森久战不克,而包大鹏的斗志似乎越来越强,惟恐严森有失,急忙跑到一旁,取来一根木棒,道:「严教头,对这等在天子脚下持技行凶之人,不必客气,让他见识见识教头的阎王棒法。」 
  严森也不推辞,飞身接过木棒,道声:「看棒。」声音未落,手中木棒已挟着刺耳的呼啸向包大鹏当头劈来。 
  严森不愧有「阎王棒」之称,手中棒有如夺命阎罗,挥开来,力道万钧,凶猛绝伦,出棒更是迅疾诡异,神鬼难测。 
  为了避免麻烦,包大鹏进城前将刀寄放在荆家,此刻赤手空拳饶是了得也无法抵挡对方的猛攻,不出十招,已险象环生。 
  「阎王棒不愧是阎王棒,果然了得!」眼看包大鹏将败在阎王棒下,突然院内传出一声清朗的喝采。 
  声音不大,然而对一旁喜笑颜开的围观者有如七月焦雷,闻声一个个脸色大变,纷纷转头往大厅方向看去。 
  一个年近三十的青年飘逸地从厅内行出,脸带浅笑地向院中行来。 
  看清来人,三人眉头紧锁,脸上讶容更剧。与包大鹏对阵的严森闻声也是眉头一沉,待看清来人更是眉头紧蹙,但是手中棒并未因此停下,相反更加威猛、凶绝,似欲在一两招内将对方降伏。 
  虽然不清楚来人身分,但他知道对方此刻出现必定与姓包的有关,如果不在来人出手前将姓包的拿下,很可能失去机会。 
  岌岌可危的包大鹏见到来人,眉头一扬,急退数步,脱出严森的攻击圈,纵身一跃,跳将开来,道:「严教头棒法果然了得,包某甘拜下风。」 
  「严教头,不要再为难在下大哥了。」严森正欲追击,已步入院中的青年扬声道。 
  严森收棒惊疑看着徐徐走近的青年,道:「阁下何人?」 
  青年道:「在下正是严教头要找的凌玉龙。」 
  众人虽已怀疑,但闻言仍是一惊,未想到对方竟主动现身,而且是从厅内出来,先前递棒给严森的青年一怔之后,急忙向厅内跑去。 
  严森道:「你便是在天然居打伤严某侄子的凌玉龙?」顿了顿,不待凌玉龙回答,又道:「那再好不过。」 
  凌玉龙见严森欲对自己挥棒,止步道:「严教头,凌某今天来,不是领教教头的阎王棒法。」 
  严森冷声道:「你是想告诉严某,天然居之事不是你所为?」 
  凌玉龙道:「正是。严教头也许不会相信,但是凌某还是得说。数天前在天然居打伤令侄的虽也叫凌玉龙,但不是区区在下,在下两天前才听闻此事,昨天赶来东京,便是为了探个究竟。」 
  严森道:「你的意思是你昨天才到京城?」 
  凌玉龙道:「正是。」 
  严森道:「不知谁能证明?」 
  凌玉龙道:「『玉麒麟』彭大侠可以证明。」 
  先前出言的中年道:「即使彭尚义能证明又怎样,安知你不是生事后离开京城再返回?」 
  凌玉龙道:「阁下此话也不是没有道理。」顿了顿,接着道:「不过,你们便因此断定在下在天然居生事,未免太武断了。如果在下有意向严教头等人挑衅,事后便不会离开京城,如果怕严教头等人找麻烦,离开京城后,便不会再返回。」 
  严森冷笑道:「正因为你认为这样我们便不会怀疑,所以返了回来。」 
  凌玉龙未想到严森会如此想,既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道:「那要如何严教头才相信天然居之事不是在下所为?」 
  严森道:「你要我们相信那天在天然居生事的不是你,将假冒者找出来。」 
  「好。」凌玉龙点头道:「在下闻讯进京,便是想找出假冒者。」 
  严森道:「但是,在找出假冒者前,你大哥得留下来。」 
  「你竟不相信我兄弟?」凌玉龙闻言双眉未蹙,正欲出言,包大鹏已抢先开口,显然对严森不相信凌玉龙十分恼火,接着道:「我兄弟乃江湖奇男子,人间伟丈夫,一言九鼎,最讲信义,应诺的事没有不兑现的。你们一再怀疑他,现在包某不得不怀疑你们找我兄弟是别有用心了,也许天然居之事是你们搞的鬼。」 
  「什么?」严森一听,脸色顿变,道:「你说严某别有用心,故意设计天然居事件,计算你兄弟?」 
  包大鹏道:「如果不是,便不会一再怀疑我兄弟,为难我兄弟,而是想方设法协助我兄弟尽快找出真正的生事者。」 
  严森冷笑道:「姓包的,你不要不知好歹,生事者叫凌玉龙,东京城里人人知道,如果严某不讲道理,为难你兄弟,现在便可以将他拿下。」 
  「将他拿下?」包大鹏轻轻一笑,道:「严教头,你虽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但要拿下我兄弟恐怕还不行。」 
  严森气得脸色发青,但又不敢发作,只有干瞪眼看着包大鹏。 
  包大鹏接着又道:「一个月前,在京东,我兄弟身负重伤,紫阳堡的灭性、玉真子等十来名高手都未能将他拿下,他们身手如何严教头应该知道。」 
  这时跑进内室的青年急急跑出来,道:「严教头,他们遭姓凌的暗算了。」 
  严森脸色又是一变,道:「阁下先前打伤严某侄子,今天又暗算严某手下,严某若不领教阁下神技,怎能向天下朋友交代。」挥棒向凌玉龙攻去。 
  凌玉龙身形微闪,避过严森迅疾攻来的木棒,道:「严教头,凌某早已声明,今天来不是领教阎王棒法。」 
  严森并不理会,手中棒一落空,旋即转棒横扫。 
  这次,凌玉龙没有再躲避,待木棒将要上身时,鬼魅般地伸出右手,抓住闪电扫来的木棒,道:「严教头,不要激动,在下只是点了他们昏睡穴,两个时辰后会自动醒来。」说完松开手中木棒。 
  严森未想到自己一招受制,持棒呆立当场,尴尬至极。 
  包大鹏道:「严教头,现在你应该相信包某说的不假了。」扫视旁边三人一眼,又道:「如果我兄弟真是天然居的生事者,你们今天都难逃一劫。」 
  严森回过神来,道:「姓凌的,尽管你身手了得,但要在京城称雄却还不够,如果半个月内不能交出假冒者,你再了得日后也难在江湖上立足。」虽然一招受制,不是对手,但话语仍十分强硬。 
  凌玉龙道:「严教头放心,此事在下会有交代。」 
  院门外不远处守候的南宫云霞见凌玉龙与包大鹏大步从院内出来,匆匆迎上,道:「大哥,他们不是假冒你的人?」 
  凌玉龙笑道:「不是。是东京三虎的人。」 
  南宫云霞惊道:「通臂拳王来了?」 
  凌玉龙道:「通臂拳王没来,来的是阎王棒严森。」 
  南宫云霞道:「这是严森的庄院?」 
  凌玉龙道:「不是,主人姓陈,大概是严森的朋友。」 
  南宫云霞道:「现在与东京三虎的人照了面,不用再担心他们,可以专心查找假冒者了。」 
  凌玉龙道:「可他们只给了十五天时间。」 
  南宫云霞道:「我想十五天内应该可以找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