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20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尽管郭祥廉平时外出不多,但毕竟是双槐堡第三代有名的高手之一,刚踏进沧海楼,便被酒楼掌柜认了出来,上前道:「郭九爷来了,凌公子已在等候。」 
  郭祥廉一听便知,凌玉龙已事先告知掌柜,点了点头,跟随掌柜向内走去。 
  走进客房,只见房内桌旁站着两人,其中之一正是凌玉龙,另一个却不是下午见到的少年,而是十分漂亮的小姑娘,郭祥廉有些意外。 
  小姑娘见郭祥廉脸现异容,含笑上前款款行礼,道:「晚辈参见郭九叔。」 
  郭祥廉惊疑地看着小姑娘,正欲出言相询,小姑娘又道:「郭九叔不记得侄女了?下午侄女去双槐堡拜访过郭九叔。」 
  郭祥廉道:「你是下午带口信给郭九的小兄弟?」 
  小姑娘笑道:「正是。」 
  「郭九爷别来无恙。」郭祥廉仍有些怀疑,小姑娘身旁的凌玉龙已出言问候。 
  郭祥廉道:「还好。」顿了顿,接着道:「没想到凌公子亲自来了。」 
  凌玉龙笑道:「郭九爷相招,晚辈怎敢不来?」又笑了笑,接着道:「郭九爷,这位是磨剑山庄的云霞姑娘。」 
  郭祥廉闻言神色一怔,显然未想到眼前的小姑娘会是南宫世家的人,但没有过多思忖,对方随凌玉龙而来,肯定知道了郭玉莲之事,仔细看看对方,道:「未想到贤侄女的易容术如此高明,郭九下午还真没看出来。」 
  南宫云霞道:「晚辈刚刚学会,凌大哥更高明。」 
  凌玉龙笑了笑,道:「郭九爷请坐。我们刚点了酒菜,郭九爷应该还未用餐,不如我们一边用餐一边说话。」 
  郭祥廉没有客气,点点头,在桌旁坐下。 
  凌玉龙斟上酒,道:「本来晚辈应该上双槐堡去拜见郭九爷,因不清楚堡中目前的情势,不敢冒昧造访,只有劳动郭九爷移足来此,失礼之处还望郭九爷海涵。」接着举杯道:「这杯酒算是晚辈给郭九爷赔罪。」 
  郭祥廉举杯回敬,道:「公子客气了。你千里迢迢赶来双槐堡,郭九理应前来恭迎,何况眼下情势复杂,郭九更应该前来就教。郭九借花献佛,这杯酒算是为公子和云霞姑娘接风洗尘。干杯!」 
  干杯后,凌玉龙道:「既然如此,晚辈便不客气了。今晚晚辈将郭九爷请来,主要是想了解贵堡近况。」 
  郭祥廉道:「不知公子想了解哪一方面?」 
  凌玉龙闻言便知郭祥廉尚不清楚自己底细,以为自己不清楚郭祥忠与耶律王子勾结之事,不敢冒昧作答,笑道:「郭九爷,贵堡的事武林王全告诉晚辈了,这次晚辈是受武林王之托而来,郭九爷不妨直言。」 
  郭祥廉闻言觉得自己太小心了,对方受武林王之托而来,自然知道了相关的一切,不由神色尴尬,笑了笑,道:「公子,对不起,不是郭九将公子当外人,而是事关双槐堡存亡,郭九不得不小心。」 
  凌玉龙道:「这个晚辈知道。」 
  郭祥廉道:「公子既然已经知道,郭九没有必要再隐瞒。自上次比武选堡主被人破坏后,堡中渐渐分成两派,一派支持老七,一派支持和森,刚开始鉴于上次比武选堡主的教训,多数人赞成推选,后因双方势力相当,老七的支持者担心老七无法得到堡中多数弟子认同,又提出比武选堡主,在他们鼓动下,支持的弟子越来越多,现在不少支持和森的弟子也赞成比武选堡主了。」 
  凌玉龙道:「这么说,郭七爷这次有了绝对把握?」 
  郭祥廉道:「当时应该没有,现在很难说。」 
  凌玉龙点了点头,道:「郭七爷回来了?」 
  郭祥廉道:「没有,不过快了。再次比武选堡主的传言出来不久,他便离堡外出,到现在差不多两个月了。」 
  凌玉龙道:「郭九爷怀疑郭七爷去了契丹?」 
  郭祥廉道:「这个时候离堡外出绝不会是一般的事,郭九反复思量,觉得只有这个可能。」 
  凌玉龙点头道:「郭九爷的怀疑有道理,上次比武郭七爷最后使的那一招便来自凤仪堡。」 
  郭祥廉道:「正因为如此郭九才担心。上次和森差点伤在他那招下,如果他这次再学几招,和森必败无疑。」 
  凌玉龙点了点头,道:「郭九爷找武林王便是为此事?」 
  郭祥廉道:「正是。公子知道,老七与耶律涅鲁古勾结之事不能随便对人说,他去契丹学刀法之事,郭九无法与其他兄弟商量。」 
  凌玉龙点头道:「他们不知内情,确实不便商量。」 
  郭祥廉道:「武林王尽知堡中之事,上次因为他暗中相助,和森才逃脱一劫。从他上次暗中相助的情形来看,应是二哥先前的至交好友,所以郭九向他求助。」 
  凌玉龙道:「武林王听到消息,便猜想郭九爷要十八兄弟千里迢迢找他,可能是为了此事。」 
  郭祥廉道:「他最近是不是有事?」 
  凌玉龙道:「他最近比较忙,一时半会抽不开身,所以叫晚辈先行赶来。」见郭祥廉神情有些落寞,知道对武林王未来有些失望,接着道:「郭九爷放心,武林王已有应对之策,即使不能及时赶来也没关系。」 
  郭祥廉宽怀道:「如此郭九便放心了。」顿了顿,又道:「不知武林王有何指示?」 
  凌玉龙道:「因不知贵堡的具体情况,没有具体的应对之策,但已面授机宜予晚辈,叫晚辈见机行事。」 
  郭祥廉道:「公子认为郭九下一步该怎么办?」 
  凌玉龙道:「郭九爷,附近可有比较僻静的去处?」 
  郭九爷道:「本堡后面的树林比较僻静,平常很少有人去。」 
  凌玉龙摇头道:「离双槐堡太近。最好是贵堡弟子平常不会光顾的地方。」 
  郭祥廉思忖道:「若这样,只有河西,那一带本堡弟子平常很少去。」顿了顿,接着道:「河西二十里有处岗地,树木葱茏,附近人家极少,应该适合。」 
  凌玉龙道:「若这样,麻烦郭九爷转告三公子,请他明天带刀去那里。」 
  郭祥廉疑惑地看着凌玉龙,见凌玉龙脸带微笑,猜想可能武林王另有机宜相授,点点头,道:「公子,玉莲还好吧?」 
  凌玉龙道:「还好。寄居在一个朋友家,最近晚辈较忙,未去看望。」 
  郭祥廉道:「平安便好。」点点头,接着道:「上个月在京东被紫阳堡追杀的凌玉龙,是不是公子?」 
  凌玉龙一听明白了郭祥廉那「平安便好」四个字的涵义,点头道:「正是晚辈。」 
  郭祥廉道:「公子何以与他们结怨?」 
  凌玉龙决定以真实身分来双槐堡时,便想到京东之事可能已经传到双槐堡,郭九爷等人到时很可能会询问,心中已有准备,闻言道:「此事以后晚辈再详细禀报。」顿了顿,接着道:「郭九爷,晚辈有件事想请教。」 
  郭祥廉道:「什么事?」 
  凌玉龙道:「前堡主郭二爷是怎么死的?」 
  郭祥廉道:「因病去世。」接着疑惑地看着凌玉龙道:「玉莲未告诉你?」 
  凌玉龙道:「当时只想尽快远离双槐堡,未想到此事,待想到此事时,晚辈与玉莲姑娘已分开。」 
  郭祥廉点点头,忽又疑惑地看着凌玉龙,道:「公子有何怀疑?」 
  凌玉龙道:「双槐堡是江湖有名的武林世家,堡主去世按理应该通告江湖上的朋友,可是上次晚辈来双槐堡,一路上并未听人说起。」 
  郭祥廉道:「原准备等新堡主就任时,再一并通告江湖上的朋友。」 
  郭祥廉的解释虽然合理,但凌玉龙仍心存疑虑,道:「郭二爷得的是什么病?」 
  郭祥廉道:「不清楚,请了几位名医,均未诊出病因。」 
  凌玉龙道:「病了多久?」 
  郭祥廉道:「三四个月。」 
  凌玉龙道:「都有些什么症状?」 
  郭祥廉道:「四肢无力、呼吸短促、盗汗、厌食……」 
  凌玉龙道:「会不会是中毒?」 
  郭祥廉道:「请用毒名家看过,未发现。」 
  凌玉龙点了点头,道:「晚辈想请郭九爷留心查一下,郭二爷发病前的有关情况,包括他的行止以及与他来往的人。」 
  郭祥廉道:「公子认为二哥死因可疑?」 
  凌玉龙道:「晚辈只是怀疑。郭二爷是习武之人,身体强壮,应该不会一下子虚弱到这个地步。」 
  郭祥廉似乎明白了凌玉龙的意思,点头道:「郭九会留心打听。」 
  郭和森未见过凌玉龙,对他不了解,尽管是受武林王之托而来,但心里仍不是很踏实,待见到凌玉龙,心中的疑虑才很快打消。凌玉龙的风度和气质让他觉得可以信赖。 
  郭和森道:「凌兄弟,不知武林王前辈对和森有何教诲?」 
  凌玉龙道:「这个等会小弟会告诉三公子。现在小弟想知道,三公子对取得堡主之位有何打算?」 
  郭和森道:「不瞒凌兄弟,目前和森对此毫无信心,如果不是为了双槐堡的存亡,和森不会再与七叔争。」 
  凌玉龙道:「三公子为何对自己没有信心?」 
  郭和森道:「不是和森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目前和森对双槐堡的武学尚未好好领悟,与七叔只在伯仲之间。这次七叔外出,肯定是为比武作准备,上次他最后那一招和森无法破解,如果再多有几招,和森不要说取胜,便是能保得性命也是万幸。」 
  凌玉龙点头道:「三公子所言不无道理。不过,三公子可以想办法不让郭七爷使出从外边学来的招式。」 
  郭和森道:「要不让七叔使出那几招,除非是能克制他,让他没有机会使。」 
  凌玉龙道:「不错,那毕竟不是双槐堡的武学,郭七爷应该不会轻易使用,除非是他已将那些招式与双槐堡的武学融为一体。依郭七爷的天赋,想在短时期内将其他武学与双槐堡的武学融为一体,很难。如果三公子一开始便占据上风,让郭七爷无法使出从外边学来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