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么闪失,岂不是害了人家一辈子?」
  包大鹏道:「那你要什么时候才想成家?」
  凌玉龙道:「当我厌倦江湖生活、不想再闯荡时。不过,那时即使成家,也不会找这样才貌双全的富家姑娘,我宁可找一个长相一般的普通人家女子。」
  包大鹏渐渐明白凌玉龙暂时不想成亲的原因,但又忍不住驳道:「怪论。」
  凌玉龙以为包大鹏不信,道:「大哥你想,我一个江湖浪子,什么也没有,怎么养得起娇生惯养的富家姑娘?」
  包大鹏道:「凭你这身本事,还养不起?何况你在潭州还有祖业。」
  凌玉龙道:「我自幼离开潭州,那点祖业还在不在,很难说。」
  包大鹏道:「兄弟你不要说了,大哥知道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理由,主要还是你没有忘记令尊和令堂的事,以及令尊临终的遗言,对美貌女子、特别是才貌双全的富家女子有成见。其实,兄弟你错了,令尊的遗言是因自身的遭际而发,世间事不能一概而论,美艳女子并不见得不贤淑,富家姑娘也不一定耐不得清贫,你那种先入为主的错误想法必须去掉。」
  凌玉龙道:「大哥你别说了,小弟心中自有打算。」
  「好,我不说了。」包大鹏知道凌玉龙心中的成见一时很难消除,要消除,只有慢慢来,现在说得再多也没用,不再劝说。
  沉默一会,包大鹏道:「兄弟,你觉得他们今天这种比武招亲方式如何?」
  凌玉龙道:「很好。」
  包大鹏道:「何以见得?」
  凌玉龙道:「一,可以避免比武者双方结怨。这种方式,攻擂者与守擂者没有直接厉害冲突,双方不会将胜负看得很重,同时守擂把关者的武功,上台者心中有数,一般不会发生意外,除非是姚文仲这种虚荣心太重的人。二,可以避免武功高强者最后被武功低的对手击败。武功最好的人,精力也有限,如果采用胜者守擂的方式,最后,真正的高手很可能被武功低微的攻擂者用车轮战术击败。三,可以避免人品不端、心术不正者入选东床。武试后面还有一场文试,那些人品、心术稍差的人,即使武试过了三关,文试还是通不过。」
  包大鹏道:「你说的有理。但是,我认为他们这种方式不行,选不出真正的英雄。」
  凌玉龙道:「为何?」
  包大鹏道:「这些闻讯而来的武林朋友,除了一部分有乘龙弄凤之意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可能与我们一样,只是想看看热闹,见识见识那些上台比武者的武功,认识几位江湖英雄。采用他们这种方式,那些像兄弟你这样无意东床的少年英雄便不会上台,这是其一。」
  凌玉龙笑道:「其二?」
  包大鹏道:「其二,便是我上午在擂台上所说的。这些闻讯而来武林朋友未见过吴姑娘芳容,不知她品貌究竟如何,是否值得上台一试,这样那些武功高、人品好、在江湖上声名较响的少年英雄,即使因此而来,也不一定会上台。其三,便是武试过关后的文试,这是这种方式最不妥之处。」
  凌玉龙道:「这又怎么说?」
  包大鹏道:「有此一项,那些真正身手不凡,有心上台的少年英雄也不会登台了。因为武试过关并不值得骄傲,虽然王怡山在江湖上声名较响,但不是绝顶高手,胜了他,身价高不了多少。」
  凌玉龙道:「话可不能这么说,王怡山虽不是绝顶高手,但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如果能在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内将他打败,必定声名大震,身价大增。」
  包大鹏道:「即使身价大增,但若文试不过关,便颜面尽失。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试没有标准,即使是才高八斗、学冠古今的人,也不敢夸口自己文试能过关。这犹如李白与杜甫,他们是同时代的诗人,究竟谁的诗写得好、水平高?几百年来,一直没有定论。武试可以通过双方比试身手分出高低,文试则完全由主试者的喜好决定,只要不合主试者的口味,你才学再好,也不一定能过关。历代许多文章传千古、诗词冠万代的才子,考不上功名,便是这个原因。」
  凌玉龙点了点头,笑道:「想不到大哥的见解这么精辟,根本不像出自只读过两三年书的人之口。」
  包大鹏道:「我说的是事实。还有,文试的内容很广,既可考诗词歌赋,也可以比琴棋书画,即便主试者很公正,但不可能样样精通,能分出高低、优劣,而应试者也不可能项项都会,如果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中有一两项不会,而主试者正好选中这一项,便是百年难遇的绝世奇才也可能会落选。」
  凌玉龙道:「大哥认为直接在擂台上比武论英雄好?」
  包大鹏道:「正是,直接在擂台上见英雄,情况完全不同。不但那些有意东床的少年英雄会踊跃登台,便是那些无意东床的少年英雄,特别是像兄弟你这样想会一会天下英雄豪杰的真正高手,到时说不定也会见猎心喜,上台一试,这样便不难选出真正的英雄。至于方才你言及的弊端,只要事先想到了,制定相应规则,完全可以避免。」
  凌玉龙点头道:「大哥说的也有道理。」突然又双眉紧皱,陷入沉思。
  包大鹏道:「再说,文试也许只是挑选女婿的借口。」
  凌玉龙道:「大哥,我们不能再等文试了。」
  包大鹏道:「为什么?」
  凌玉龙道:「你方才说的很对,上午擂台比武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提前离开,到时我们恐怕走不了。」
  包大鹏皱了皱眉,道:「你担心没有其他人过关?」
  凌玉龙点了点头。他原打算等到文试被淘汰再走,听包大鹏这么一说,很快便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心里自然不安起来。
  包大鹏心中暗叫道:「糟了,我怎么没想到他会往这方面想?是的,上午那些上台比试者,没有一个称得上真正的高手,若一直这样下去,三天内很可能不会再有人过关,只要没有其他人过关,那文试便不用进行了,吴府的东床快婿非他莫属。唉,我怎么跟他提起了这个话题,提醒他?」想到这里,懊悔不已。他内心仍希望凌玉龙能在这两天内改变初衷,而自己也准备往这方面努力。
  包大鹏知道凌玉龙的担心很有道理,却不想附和,道:「应该不会吧?吴家比武招亲之事早已传遍江湖,闻讯而来的英雄豪杰不少,那些有意东床的少年英雄也许还在观望,反正比武有三天,今天才第一天,他们可能想多了解些情况,等到明、后天才上台。」
  凌不无忧患道:「但愿如此。」
  包大鹏见凌玉龙仍在担心,改变话题,道:「兄弟,你看陈管家身手如何?」希望将凌玉龙的思想引开,不再停留在这件事上。
  凌玉龙道:「在王怡山之上,甚至可能在吴掌门之上。」
  包大鹏道:「何以见得?」
  凌玉龙道:「从他面对吕不凡的神态便可看出。吕不凡在江湖上恶名昭著,毒功厉害无比,一般江湖人不敢招惹他,陈管家知道这个人,而且清楚底细,但没有将他当回事,可见身手在吕不凡之上,甚至可能高出很多。」
  包大鹏道:「何以见得他身手比王怡山和吴掌门好?」
  凌玉龙道:「大哥,你应该记得,当你向王怡山挑战时,陈管家不让王怡山出手,准备自己出来应战,目的很明显,是想不让你过关,将我逼出来。他不清楚你底细,但你了解王怡山的身手,可你仍敢打着代我比武的旗号上台,他担心王怡山斗不过你,所以主动出来与你比试。如果他身手不比王怡山高,绝不会主动提出与你过招。」
  包大鹏道:「那你怎么说他身手甚至可能在吴掌门之上?」
  凌玉龙道:「从吴掌门对陈管家的态度可以看出。吴掌门是一派之掌门,又是吴老爷的弟弟,而陈管家只是吴家管家,年岁也比吴掌门小,但是吴掌门对陈管家十分尊重。擂台比武的主持是吴掌门,按理说一切都可以说了算,但是每作出一项决定前,总要征求陈管家的意见,如果陈管家身手不比他高,绝不会如此谦逊。从他上台与台下众人见面的神态便可看出,并不是温文谦逊之人。」
  包大鹏道:「兄弟,如果你与陈管家动手,有几成胜算?」
  凌玉龙道:「很难说,没见过他动手,不知底细,也许我不是对手。」
  包大鹏道:「那你今天怎么不试试?」
  凌玉龙道:「今天非得其时,以后如有机会,小弟会领教。」
  包大鹏道:「兄弟,大哥现在真有些看不懂你,对付梁刚只用了一招,对付吕不凡也只用一招,对付岭南瘟神同样只用一招。你武功究竟有多高?」
  凌玉龙笑道:「那是因为小弟谨记师傅教诲,与人对敌总是全力以赴,不存半丝侥幸。」
  包大鹏道:「兄弟,大哥这十来天似乎没什么长进,看来不是练武料子。」
  凌玉龙道:「大哥,你若这样认为便大错特错了。小弟可以肯定,如果十天前大哥遇上吕不凡,不出十招便会落败。现在你能与江湖上恶名昭著的毒狼斗成平手,可见功夫已大有长进,假以时日,大哥也许会超过小弟。」
  包大鹏道:「兄弟你别替大哥吹了,大哥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得很。倒是兄弟你,这次大大出名了,一招废了江湖中人闻名变色的『毒狼』,又一掌惊走了名震江湖的岭南瘟神,若不轰动江湖,我这包字倒写。」
  凌玉龙道:「这算什么?吕不凡和岭南瘟神不是当今武林的顶尖高手。若能打败当今武林的绝顶高手,那才算真正出名,才算本事。」
  包大鹏道:「兄弟下一步准备向武林中的绝顶高手挑战?」
  凌玉龙道:「小弟有此愿望。但是,想先回潭州去看看。小弟不到三岁便离开了潭州,脑子里没有一点印象了。」
  包大鹏点头道:「兄弟,你现在是江湖名人了,应该有个名号才行。」
  凌玉龙道:「难道叫凌玉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