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2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中年道:「阁下既是过路之人,本教在处理内务,希望阁下不要插手。」 
  「处理内务?」老者似乎感到惊异,但脸上表情又不是那回事,轻轻一笑,道:「他们犯了教规?」 
  中年道:「我说了,这是本教内务。」 
  老者道:「不知你在教内是什么职务?」 
  中年道:「这与阁下无关。」 
  老者呵呵一笑:「什么都不能说,叫老夫怎么相信?」 
  中年道:「阁下真要插手?」 
  老者摇头道:「老夫不想插手,只是看他伤成这样了,心中不忍,希望你给老夫一个薄面,不再为难他。」 
  中年道:「要谢某给面子可以,阁下先说出名号?」 
  老者道:「老夫胡不鸣。」 
  中年闻言神色一怔,惊疑道:「你是『一鸣惊人』胡不鸣?」 
  胡不鸣呵呵一笑,道:「老夫不像?」 
  中年沉吟片刻,看了掷刀后倒地不起的壮实青年与浑身是血的单瘦青年一眼,道:「好,既然胡大侠出面为他们求情,谢某今天甘冒办事不力之罪,放过他们。」接着转头对已占据上风的两位同伴道:「我们走。」 
  胡不鸣道:「胡某多谢,请代胡某向你们杨坛主问好。」 
  已行至马匹旁的中年道:「谢某会转告的。」然后飞身上马,催马进入树林。 
  一匹马已受伤,无法再乘骑,中年的两位同伴只有合乘一骑。 
  待三人没入树林,浑身是汗、衣服破烂的张天赐上前道:「多谢胡大侠出手相助。」 
  胡不鸣呵呵一笑,道:「老夫这是向小兄弟学习。」 
  张天赐道:「晚辈自不量力,让前辈见笑了。」 
  胡不鸣道:「正因为你明知不可为,还要为之,老夫才要向你学习。一个人的武功如何,不重要,关键是精神。」 
  这时,在壮实青年身边检查同伴伤情的单瘦青年突然急呼道:「何兄弟,何兄弟。」 
  胡不鸣大步走过去,抓住壮实青年手臂,按住脉门,探了探,站起身来,摇头道:「失血太多了。」 
  壮实青年斜躺在单瘦青年怀中,脸色苍白,无神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同伴。 
  单瘦青年轻轻将壮实青年的上眼睑抹下,掩住双眼道:「兄弟,放心去吧。只要愚兄还有一口气在,定将此事禀报坛主,让他为你报仇。」 
  单瘦青年将同伴遗体缓缓放下,准备站起身来,胡不鸣止住了道:「不要起来。」 
  单瘦青年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道:「多谢胡大侠与这位兄弟。」 
  胡不鸣道:「老夫来迟一步,很遗憾。」看了看单瘦青年,道:「你怎么样?」 
  单瘦青年道:「多谢胡大侠,晚辈还能坚持。」 
  胡不鸣道:「你也流了不少血,先给伤口上点药。」说着掏出一个小瓶交给单瘦青年。 
  单瘦青年道谢接过小瓶,然后坐下开始给伤口上药。 
  胡不鸣对张天赐道:「小兄弟,你好像也挂了彩,要不要上点药。」 
  张天赐道:「没关系,只划破点皮。」笑了笑,接着又道:「如果不是前辈及时赶来,晚辈现在可能与他们差不多了。」 
  胡不鸣道:「小兄弟是吉人,吉人自有天相。」 
  那些站在大道旁观看热闹的旅客,见这边战事已平息,再无热闹可看,陆续踏上大道,继续自己的旅程。 
  张天赐未见张天香等人身影,知道她们去前面了,怕她们担心,准备告辞,胡不鸣却道:「小兄弟,你与洞庭神君是什么关系?」 
  张天赐道:「前辈是说长江帮的杨帮主?」见胡不鸣颔首,接着道:「晚辈只听说过他的大名,与他没有渊源。」 
  「哦──」胡不鸣似乎有些奇怪,接着道:「那你手上的剑?」 
  张天赐明白过来,敢情胡不鸣在杨开泰处见过自己手中剑,笑道:「这是杨帮主送给凌兄弟的礼物。」 
  胡不鸣道:「小兄弟说的凌兄弟可是武林至尊王子?」 
  张天赐道:「正是。」 
  胡不鸣道:「小兄弟与他很熟?」 
  张天赐道:「两代世交。」 
  胡不鸣点了点头道:「你们一道?」 
  张天赐闻言便知胡不鸣在张天香等人走后才到,先前的情况不清楚,解释道:「没有。我们分开十余天了,此剑本由他徒弟拿着,因晚辈身手有限,为了保命,所以借了过来。」 
  胡不鸣点了点头,道:「小兄弟,有没有急事?」 
  张天赐本想早点离开赶上张天香等人,胡不鸣这一说,又不便开口了,道:「没什么急事,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胡不鸣目视单瘦青年道:「他失血不少,暂不宜用力,而此处又不宜久留,救人救到底,如果小兄弟没有急事,麻烦小兄弟去找辆车来。」 
  张天赐点头道:「好。晚辈这便去。」 
  待张天赐找来马车,胡不鸣已将壮实青年的尸首掩埋,单瘦青年也疗伤完毕。 
  张天赐将找车时顺带找来的衣服交给单瘦青年,道:「换换吧,否则太显目了。」 
  单瘦青年感激地接着衣服,跄踉着向树林走去。 
  待单瘦青年走进树林,胡不鸣笑道:「小兄弟想得挺周到的。」 
  张天赐笑了笑,道:「路人提醒,晚辈才想到。」敢情也换下了原来的破烂衣服。 
  胡不鸣点点头,笑了笑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张天赐道:「晚辈张天赐。」 
  胡不鸣笑道:「敢情是在江湖上有『小孟尝』之称的天赐老弟?」 
  张天赐道:「那是朋友们抬爱。」 
  胡不鸣笑着点了点头,不再发问。 
  张天赐道:「前辈,他们是什么人?」 
  胡不鸣道:「刚才离开的三人是摩尼教水曜坛弟子,他们是金曜坛弟子。」顿了顿,又道:「你不知道?」 
  张天赐笑了笑,道:「晚辈昨晚在客栈见过他们,但不知他们是什么人?」 
  胡不鸣点了点头,见单瘦青年已换妥衣服从树林出来,对张天赐道:「小兄弟准备上哪?」 
  张天赐道:「去河北。」 
  胡不鸣点了点头,道:「能不能送他到封丘城。」 
  张天赐道:「前辈还有事?」 
  胡不鸣道:「老夫去那边看看。」目光指向东边的树林。 
  张天赐点点头,搀扶单瘦青年上车后道:「前辈,那我们走了。」 
  胡不鸣点了点头,目送张天赐驾车驶上大道,才转身进入树林。 
  马车驶上大道不久,张天赐不由想起单瘦青年等人来东京的目的,心道:「如何才能了解到?直接询问,难免有挟恩之嫌……」 
  前行数里,张天赐见车内的单瘦青年没有动静,不由放慢车速,冲车内道:「朋友,你怎么样?」 
  车内青年道:「没事。」 
  张天赐见单瘦青年声音不是很虚弱,这才放心继续驱车前行。 
  驱车进入封丘城,已是中午。张天赐对封丘城不很熟悉,想了想,只有驱车向早晨离开的客栈行去。 
  昨晚张天赐带着三位天姿国色的女伴在此落宿,小二对他印象极深,见他此刻陪着一个身体虚弱、脸色苍白的青年进来,立刻含笑迎上,道:「客官,你回来了,三位姑娘怎么没有同来?」 
  张天赐道:「她们有事去了。你这还有没有僻静的客房?」 
  「有,有。」小二连连点头。 
  张天赐道:「我朋友身体不适,需在这里休息几天。」 
  小二道:「请客官跟小的来。」 
  张天赐搀扶着青年走进客房,对小二道:「你先去吧,等会有事再叫你。」 
  待小二离开,张天赐扶单瘦青年在床边坐下,道:「朋友,是先休息一会,还是先用餐?」 
  单瘦青年道:「先休息一会。」顿了顿,接着道:「兄弟,今天若不是你及时出手,邓某现在已暴尸荒野。救命之恩,邓某此生可能没有机会报答了,但愿兄弟能告之名号。」 
  张天赐道:「邓兄,千万别提什么救命之恩,提起令小弟汗颜。」 
  单瘦青年道:「这是事实。」 
  张天赐道:「当时小弟出手,是不愿看他故意折磨两位。」 
  单瘦青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是兄弟救了邓某。」 
  张天赐未想到单瘦青年如此固执,只有道:「邓兄,我们不说这个好吗?」 
  单瘦青年点头道:「不知兄弟能否告之名号?」 
  张天赐道:「小弟张天赐。」 
  单瘦青年道:「在下邓涛。」顿了顿,接着道:「张兄弟,你们昨天在这里落宿?」 
  张天赐道:「正是。」 
  邓涛道:「这么说何兄弟提到的三女一男是你们?」 
  张天赐道:「正是。对了,邓兄你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邓涛道:「天亮时分。」 
  张天赐道:「可是越墙而出?」 
  邓涛道:「正是。」 
  张天赐笑道:「难怪早晨不见你们出来。」 
  邓涛道:「张兄弟昨晚查探过我们?」 
  早晨不见万长老等人,张天赐也怀疑昨晚可能被对方发觉了,但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发觉的,闻言道:「邓兄说的是什么时候?」 
  邓涛道:「我们进客房不久,万长老发觉有人查探。」 
  张天赐道:「那不是小弟。小弟是去过,但是快三更时分才去。」顿了顿,解释道:「因小弟在前边酒店无意中听你们提到玉麒麟,小弟与玉麒麟熟悉,想知道你们与他的关系。」 
  邓涛点头道:「这么说前面是他们的人。」 
  张天赐道:「邓兄,你们昨晚发觉有人查探,为何天亮才离开?」 
  邓涛道:「我们没有想到查探、跟踪我们的人是他们,开始我们以为是玉麒麟的手下或者是附近的江湖朋友,没有十分重视,加之这几天长途跋涉,没有好好休息,比较疲劳,便轮流休息,等到天亮才离开。」 
  张天赐点点头,道:「他们应该是跟踪而来?」 
  邓涛道:「不错。」 
  张天赐道:「他们为什么追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