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够耙欢伲值溃骸复蟾纾颐潜鹛刚庑┝耍鹊缴戏馑掳菁蕹沾笫螅倮绰郎桶伞!
  包大鹏点了点头,随凌玉龙向峰右的上封寺走去。
  上封寺是南岳最古老、最著名的寺院,据说是秦始皇敕封五岳时所建,故此称上封寺。两人来到寺前,正巧有一小沙弥从寺内出来。
  凌玉龙上前问讯道:「请问小师父,无痴大师可在此处?」
  小沙弥打量了凌玉龙一眼,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请问施主是谁,找老禅师有何事?」
  凌玉龙道:「在下凌玉龙,特来拜见无痴大师,烦小师父为在下通禀一声。」
  小沙弥道:「老禅师现已不见香客,施主请回吧。」
  凌玉龙道:「小师父,你说在下是从湘乡黄龙山而来,大师一定会接见。」
  小沙弥狐疑地看了看凌玉龙,道:「好吧,小僧为施主通禀一声,老禅师是否接见,小僧不能保证。」说完转身进了大殿。
  不一会,小沙弥走了出来,道:「施主,老禅师破例接见你们,请随我来。」
  凌玉龙道:「多谢小师父。」
  凌玉龙和包大鹏随小沙弥走进大殿,穿过几道门洞后,来到一个僻静的禅室前。小沙弥道:「施主,老禅师在里面等候,你们进去吧,小僧不陪了。」
  两人走入禅室,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和尚手拈佛珠端坐着坐在木榻上。凌玉龙急忙上前见礼,道:「晚辈凌玉龙拜见大师。」
  凌玉龙正要叩拜,无痴大师已起身将他托住,道:「施主不用多礼。」
  在无痴大师拖住自己的端儿,凌玉龙浑身一震,陡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劲力将自己托住,很快明白过来,无痴大师在试探自己功力,不由精神大振,急忙运功下沉。
  包大鹏见凌玉龙口里说拜见无痴大师,身子却不沉下,无痴大师叫他免礼,却又不起来,好生奇怪。见两人宝相庄严,不便发问,只有一旁好奇地看着。
  两人相持片刻,凌玉龙才将身子沉下,道:「晚辈晋见前辈,理应如此。」
  无痴大师脸带微笑,道:「施主技艺有成,可喜可贺。」
  凌玉龙起身,道:「这全是大师所赐。」
  包大鹏这才明白,原来两人方才在比试内功。
  凌玉龙又道:「大师,这位是晚辈义兄包大鹏,因仰慕大师风范,故此随晚辈一道前来拜见大师。」
  包大鹏上前见礼,道:「晚辈包大鹏拜见大师。」
  无痴大师道:「阿弥陀佛,包施主不用多礼。」这次没有运功相托,接着又道:「两位随便坐。」
  两人在木墩上坐下后,无痴大师道:「算来老衲有半年多未与黄施主晤面,他近来可好?」
  凌玉龙道:「托大师的福,义父一切均好。他老人家也很想念大师,也许不久便会来拜访。」
  无痴道:「老衲恐怕见不着你义父了。」
  凌玉龙道:「大师何出此言?」
  无痴道:「老衲自觉心衰力竭,不久即要升见佛祖。」
  凌玉龙道:「大师精神爽朗、红光满面,根本不像心衰力竭之人。」
  无痴大师道:「老衲这几年潜修吾佛禅机玄理,对阴阳、生死之道亦有些心得,虽比不得袁天罡、李淳风,但自身之事还是能够断定。」略作停顿后,又道:「凌施主,干元罡气可否领悟?」
  凌玉龙道:「晚辈已基本掌握,只是幻影化形,晚辈尚未完全理解。」
  无痴大师道:「幻影化形是干元罡气的最高境界,达到这一境界,可以幻影成形,传说中的瞬息之间杀人于千里之外,便是这种境界。近百年来,只有本朝初隐居华山的陈希夷达到了这一境界。世人说他小睡三月,大睡三年,其实人们见到的只是幻影,真身早已在外云游了。」
  包大鹏道:「原来如此,若不是今天聆听大师这番话,我还真以为世上有可以三年不吃不喝的奇人。」
  无痴大师笑道:「三年不吃不喝,岂不成了陆地神仙?即使是修炼蛰龙功的人,也只能做到一、两月不吃不喝。」
  包大鹏道:「蛰龙功是一种什么功?」
  无痴大师道:「蛰龙功也叫胎息功,是道家一种内丹修炼方法,也是世人所说的长生术。」
  包大鹏道:「它不是武功?」
  无痴大师道:「也不能这么说,它是道家内功的一种,但它只能健身长寿,不能御敌。」
  包大鹏道:「不能御敌,那算什么武功?」
  无痴大师道:「虽不能御敌,但有时它比武功更有用。比如身陷无粮无水的绝境,常人最多三五天便虚脱、乏力,内功高深的人也难熬十天、半月,而修炼了蛰龙功的人,即使过一个月仍能脸色红润,精力充沛。如有逃生的机会,修炼了这种功的人,脱困逃生的机会自然大得多。」
  包大鹏道:「照大师这么说,这门功夫还很有用。大师,不知江湖上有谁会这门功夫?」
  无痴大师道:「这门功夫极难修炼,数百年来,修成的人不多。现今江湖上是否有人会这门功夫,老衲不清楚。」
  包大鹏点了点头。
  无痴大师目视凌玉龙,道:「干元罡气是道家秘不外传的上乘修炼功法,修炼到一定境地,可以不被邪毒所侵,如修炼到心意相随的境地,可以祛毒辟邪。施主只要勤加修炼,日后自然不难登堂入室,领略其中奥妙。」
  凌玉龙道:「多谢大师教诲。」接着又道:「大师,据晚辈方才感觉,大师修炼的神功似乎不是干元罡气?」
  无痴大师点头道:「老衲练的不是干元罡气。干元罡气图解,是老衲昔日行道江湖时无意中得到,因修炼方法与老衲原来所学不同,故此没有修炼。」
  凌玉龙道:「与其他内功有冲突?」
  无痴大师道:「世上万法归一,道家内功与其他内功并无本质的区别,只是修炼方法不同而已。但修炼方法不同的功法同时修炼,很容易走火入魔。犹如在大河中行驶的两条船,虽然方向一致,目的地相同,但你如足踏两船,不但难以达到目的地,而且可能坠入水中,甚至失去性命。」
  凌玉龙点头道:「晚辈明白了。」接着从怀中取出一油布包裹之物,递给无痴大师,道:「大师,干元罡气晚辈已基本掌握,秘笈该归还了。」
  无痴大师道:「归还?老衲并非此物主人,何来归还之说。」
  凌玉龙迷惑道:「这原本是大师赐给晚辈的──」
  无痴大师摇头道:「此物原非老衲所有,老衲只是替有缘人保管而已,施主习得此功,自然是此物主人。」
  「这──」凌玉龙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包大鹏道:「兄弟,既然大师将它送给你,收下来吧,不要辜负了大师美意。如果心里过意不去,以后替大师找个有缘人便是了。」
  无痴大师含笑点了点头,道:「包施主所言极是。世上万物离不开『缘法』,此等道臧神功,非有缘人不可修习。」
  包大鹏笑道:「我这兄弟虽然聪明,有时却有些迂腐。」
  凌玉龙只有讪讪地收好秘笈。
  无痴大师道:「施主此番出山,可是上九嶷山?」
  凌玉龙道:「大师明鉴,晚辈已去过九嶷山。」
  「哦?」无痴大师略显惊讶,但没追问细节,只点点头,道:「施主下一步有何打算?」
  凌玉龙道:「晚辈准备到江湖上历练历练,以便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无痴大师道:「施主聪敏过人、智慧非凡,行道江湖已无大碍,老衲有几句话想送给施主,不知施主能否听允。」
  凌玉龙道:「大师请讲。」
  无痴大师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施主技艺非凡,日后行道江湖,若非大奸大恶之徒,不要痛下杀手、轻易取他性命。」
  包大鹏道:「大师,若是遇上大奸大恶之徒?」
  无痴大师道:「若是怙恶不悛之辈,也不要过分仁慈,以免继续为非作歹,祸害苍生。」
  凌玉龙道:「晚辈定当铭记。」
  无痴大师道:「老衲另有几句话要赠给施主,希望施主能谨记。」
  凌玉龙道:「请大师赐教。」
  无痴大师道:「观施主面相,近年内会有波折,如谨慎处理、小心应付,不难逢凶化吉。」
  凌玉龙道:「大师能否指点迷津?」
  无痴大师道:「自古情海扬波最是难平,红尘爱恋祸福同行,施主当谨与妇人来往,以防阴人之害。」
  凌玉龙道:「多谢大师赠教。」
  包大鹏道:「大师,你看我包大鹏这一辈子有何灾难?」
  无痴大师看了看包大鹏,道:「施主乃福泽中人,一生平安,无妄无灾。现红鸾星动,年内当有喜事临门。」
  包大鹏笑道:「大师别开玩笑,我包大鹏亲尚未定,何来喜事?」
  无痴大师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包大鹏见无痴大师不似开玩笑,笑了笑,不再言语。
  无痴大师对凌玉龙道:「凌施主,老衲有一事相求,不知能否应允?」
  凌玉龙道:「大师请讲,晚辈将竭力完成。」
  无痴大师道:「老衲已皈依佛门,本不应再管世俗之事,但此事不了,老衲甚难心安,更无颜去见佛祖。老衲俗家姓江,皈依我佛前收有一徒,此人奸狡异常,老衲亦被瞒过。他技成后,持武作恶,欺凌善良,为害江湖,老衲曾多次追寻,均被其逃脱,后竟不知去向。老衲收徒不慎,给江湖同道和天下苍生带来灾难,心底至今无法安宁。倘若施主日后在江湖上遇上,如仍未悔改,请代老衲收回其武功,了却这桩心事。」
  凌玉龙道:「大师,请放心,晚辈定当谨遵吩咐。但不知此人叫何名字、有何特征?」
  无痴大师道:「叫曾效武,身高五尺半左右,平常附庸风雅、喜作文士打扮,惯使折扇。现已五十出头,习惯是否改变,老衲不清楚,他左耳后有一黑痣,大若蚕豆,这一点应该无法改变。」
  凌玉龙道:「有此证记,不难辨认。」
  三人又说了一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