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厅中除凌云外还有两人,一位是五十余岁的富态妇人,是伯母王氏,王氏脸上带着不很自然的微笑,另一位是三十左右的青年,是大堂兄凌志雄,凌志雄脸上充满惊喜。
  看着这一切,凌玉龙感到十分温暖,心底生出真正到家的感觉,原有的疑虑一扫而空。包大鹏也为这种气氛感染,同时也为自己先前的猜度感到汗颜,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待凌玉龙上前见过礼,众人分宾主落座。
  凌云道:「贤侄,你父子这一去十几年,音信全无,伯父还以为你父子将我们忘了?这十几年,你父子俩在何处安身?」
  凌玉龙道:「回伯父,家父已过世。」
  凌云惊道:「我兄弟年纪轻轻,怎会先我而去?他何时过世?你怎么不捎个信给伯父?」
  凌玉龙道:「家父过世十五年了,那时侄儿还小,所以没有来信告诉伯父。」
  凌云道:「我兄弟年纪轻轻,身体又好,怎会英年早逝?」
  凌玉龙黯然道:「因我娘之故。」
  凌云点头道:「贤侄,莫怪你伯父说得直,我早与你父亲说过,你娘不是贤妻良母,不时总是往外面跑。可你父亲不信,还嫌我嘴多,要是听我的话,莫天天想着练武,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引到家里来,这种事便不会发生,唉!」叹了口气,神色充满伤感。
  王氏脸色也变得黯然。子不言父过,对于父母的行为凌玉龙不便评述,只有默默听着。
  过了片刻,凌云关切道:「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凌玉龙道:「承伯父垂询,这些年侄儿与义父生活在一起。」
  凌云奇道:「义父?」
  凌玉龙道:「家父先前的结义兄弟。」
  「结义兄弟?」凌云仍是满脸疑惑,显然不知情。
  凌玉龙道:「是先父成家前结识的兄弟,生死之交。」
  凌云点了点头,道:「过得好吗?」
  凌玉龙道:「过得很好,义父待我如亲生儿子一般。」
  凌云道:「你义父做何生计,住在哪里?」
  凌玉龙道:「义父是悬壶济世的郎中,住在湘乡西南黄龙山。」
  凌云神色一怔,蹙眉道:「你们住在山里?」
  凌玉龙道:「正是。义父为了让侄儿能够专心习武,特意住在山里。」
  凌云又奇道:「你也学武?」
  凌玉龙道:「正是。先父生前最大的遗憾是武功不高,义父希望侄儿将来能为先父他老人家扬眉吐气,所以从小教侄儿练武。侄儿这次是第一次出山。」
  「哦!」凌云点点头,沉默下来。
  一旁的王氏插不上嘴,坐了一会,站起身来,道:「你们慢慢谈。」离开了大厅。
  过了片刻,凌云道:「贤侄,你这次出山有何打算?」
  凌玉龙道:「这次出山,一是为先父雪耻解恨,其次是回老家看看伯父您老人家。」
  凌云又奇道:「为你父亲雪耻解恨?」
  凌玉龙道:「伯父,您老人家知道,先父生性好武,但武功并不高,正因为如此才被九嶷山的玉面飞狐梁刚气死。侄儿这次出山便是找梁刚算帐,为先父雪耻解恨。」
  凌云道:「那梁刚武功高强,一纵身能跃过两丈的高墙,你敌得过他?」
  凌玉龙道:「仗先父英灵保佑,侄儿已为他老人家雪耻解恨。」
  凌云惊道:「你打败了梁刚?」在他看来飞身跃过两丈的高墙是很了不起的事,因此对凌玉龙能打败玉面飞狐感到惊异。
  凌玉龙知道伯父不会武功,无法评述身手的高低、优劣,笑了笑,没有解释。
  包大鹏道:「老伯,玉面飞狐的身手根本不能与你侄儿比,一个照面,便惨败在你侄儿手下。你侄儿的身手,在当今武林很难找到对手,若是去参加武试,头名武状元非他莫属。」
  凌云笑道:「兄弟有后如此,可以含笑九泉了。」停顿片刻,又道:「贤侄,下一步你有何打算?」
  凌玉龙道:「侄儿想到江湖上走走。」
  凌云皱了皱眉,道:「以后是回湘乡你义父那里,还是──」
  凌玉龙道:「义父最近去了西南,侄儿暂时不会回湘乡,以后等义父回来了,如果他愿意,侄儿想搬出来,山里毕竟没有外边方便。」
  凌云道:「你的意思是以后搬到外面来住?」
  凌玉龙道:「正是。」
  凌云点了点头,也许是对凌玉龙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不再发问。一旁静静聆听的凌志雄乘隙主动询问起来,凌云见状起身道:「你们兄弟好好聊聊,老夫失陪一下。」
  凌云走后,大厅里气氛登时活跃了许多。凌志雄与包大鹏年岁相当,比凌玉龙大十来岁,同属年轻人,说起话来少了不少约束,气氛显得比凌云在时轻松。凌玉龙离家时,凌志雄已有十来岁,虽然分开十几年,凌玉龙当时的形象记不得了,但是仍记得有这个堂弟,对凌玉龙别后的一切很感兴趣。
  包大鹏想让凌志雄对凌玉龙有比较清楚的了解,不待凌玉龙开口,主动替他介绍起来,将从凌玉龙那里听来的,以及自己见到的,添油加醋地大说一番,直令凌志雄神往不已。
  不待包大鹏说完,凌志雄插言道:「兄弟,既然吴姑娘品貌双全,你为何不答应?」对凌玉龙推掉这桩他人梦寐以求的亲事,不理解,脸上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凌玉龙道:「大哥,小弟刚刚出道,没什么作为,成亲太早了一点。再说,她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女子,小弟无家无产,如何养得起?」
  凌志雄道:「兄弟,这你便错了,我若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过十九岁了,十九岁完全可以成亲了。成亲后,有吴家帮助,干什么都能成功,根本不用担心养不起她。再说,她既然喜欢你,便不会在乎你是贫是富,犹如以前皇帝招驸马,有不少驸马爷家境比你更差,可是皇帝和公主并没有嫌弃,即使你真的养不起她,她家那么富有,也不会让你们饿肚子。」
  凌玉龙道:「大哥,我一个男人,怎么能靠女人生活?」
  凌志雄道:「兄弟,这怎么是靠女人生活?她喜欢你,说明你有本事,何况你本身文武双全,正如你义兄方才所说,将来也许能中武举或考上武状元,还怕将来养不起她?」
  凌玉龙知道大堂兄所想与自己的考虑相差甚远,一时很难说清楚,不由笑了笑,道:「大哥,一切都已过去,现说什么也没用。不过,以后如果还有这样机会,小弟一定好好考虑。」
  凌志雄关切道:「兄弟,现在讨房媳妇不容易,日后如有这样好机会,不要再错过了。」
  凌玉龙微笑点头。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凌志雄媳妇进来请他们入席就餐,三人这才打住话语。
  入席时,凌志雄为凌玉龙介绍了家人。凌家共有九人,二堂兄凌志勇外出未归,其余均在家,凌志雄有两子一女。
  午餐十分丰盛,凌家众人很客气,不时殷勤地劝凌玉龙和包大鹏喝酒、吃菜,两人感动不已,特别是凌玉龙简直受宠若惊。
  也许是因为年轻人谈得来,饭后凌云没有露面,仍是凌志雄陪两人聊天。通过交谈,凌玉龙对伯父家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
  凌云有两儿三女,女儿均已出阁,两个儿子也成了家,大儿子凌志雄负责管理田庄,城里的店铺由二儿子凌志勇掌管,这几天正好出外进货,不在家。现在的凌家与十余年前大不相同了,那时凌家只有百余亩田土,在城里只有一家生意并不怎么红火的小店铺,在附近只能算普通富裕人家,现在却是东门外有名的大户,除拥有数百亩良田外,在城里还有两家规模不小、生意十分兴隆的店铺。方圆十余里,只要提起凌云大老爷,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凌老爷子因为二儿子外出未归,要去城里帮忙照看店铺,没有时间,此后两天由凌志雄陪着两人。凌志雄除了陪两人聊天,还领他们看了自家的田地。
  欢快时短,不知不觉便过了三天。这天是凌志雄小儿子的生日,晚上凌家借机请来几位乡邻陪凌玉龙与包大鹏喝酒。凌云父子不善饮,这几天未能陪两人好好喝酒,同时亦是借机将凌玉龙介绍给乡邻。
  几位陪酒的乡绅酒量颇佳,一开始便提议大家一壶一壶地喝。
  凌玉龙与包大鹏很久没有开怀畅饮了,自衡阳拚酒之后没有再痛快喝过,今天遇上高手,不由豪兴大发,放肆起来。怎奈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在众人的轮番攻击下,酒量不差的包大鹏喝得酩酊大醉,凌玉龙亦被灌得两眼发花、头重脚轻、不知东西南北。最后两人均是身不由己地被人抬进房间。
  晚上,凌玉龙作了一个旖旎的梦,梦中一个肌肤有如暖玉般光洁腻滑的女人,让他体验了人伦大道的销魂滋味……
  这个女人的出现,正是凌玉龙浑身燥热难当,两腿间雄器胀痛难耐、渴望发泄之时。
  也许是喝酒太多,上床不久,凌玉龙觉得浑身燥热难耐,掀开被子,脱掉衣服,身上仍有如火燎,更奇怪的是,燥热的同时,一股暖流直往小腹下涌,令下体勃勃昂起,胀痛难耐,从而产生从未有过的强烈冲动,最后情不自禁地在床上胡抓乱摸起来。
  这一摸,竟摸到了一个人,进一步触摸后,发现身边之人与自己大不相同,不但肌肤细腻光洁,而且胸前还有两座极具弹性的小山,是个女人。
  这发现,对凌玉龙来说,无异于是在干燥沙漠中渴得快要断气时突然发现一片绿洲、一泓清泉,立刻兴奋地在光洁腻滑的胴体上抚摸起来。
  这个梦幻般的女人似乎专为凌玉龙而来,身上衣服很少,只有一件肚兜和一条宽松的内裤。在凌玉龙肆无忌惮地触摸时,只是轻微颤抖一下,没有躲避,也没有出声,直到将肚兜扯掉,将她压在身下,这才发出一声嘤咛,但没有反抗。
  凌玉龙的理智早被高涨的欲念湮灭,身边之人从何而来?为何会有这个人?对方是什么人?根本没有去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