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龙啸江湖-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承认,万一你知道是他们有意陷害,说不定翻脸不认人。你学过武,而且功夫很好,一旦发起横来,他们肯定吃亏,这一点他们很清楚。你与你二嫂有了关系,情况便不同了,即使事后你知道是他们设计陷害,也会因为心中有愧,不会再去追究。这正是所谓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言。」
  凌玉龙想了想,觉得包大鹏的话有道理,不由点了点头。但是,他心里仍有很多疑团,道:「既然他们有心算计我,为何不去报官?」
  包大鹏道:「你以为他们不报官是为你好?兄弟,如果这么想,你便大错特错了。他们不报官、不将你送交族里,并不是因为你是亲侄子,不想要你的命,而是不想让这件事张扬出去。你想,只要进官府,免不了要三堂六审,只要不是糊涂官,一询问,便会明白真相。」
  包大鹏见凌玉龙在沉思,接着道:「你自小离开潭州,回来不过两三天,二嫂的房门朝东朝西都不清楚,怎么可能晚上跑到她房里去?即使知道,难道你二嫂晚上睡觉不闩门?即便是忘了闩门,三更半夜一个大男人跑到房里来,她不叫喊?何况昨晚你已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要将这些连起来一想,事情便会水落石出。这样,到时露出乖丑便是他们,这样的傻事他们会干?他们叫你赶快离开潭州,并且要你不要与外人说及此事,便是不想让你明白真相。」
  凌玉龙一边听一边点头,觉得包大鹏的解释很有道理,待他说完,摇头道:「他们这样做,即便得到我那份家产也不光彩。」
  包大鹏道:「不光彩?如果他们认为不光彩,便不会这样做了。现在他们也许正在得意,认为自己很聪明,轻而易举得到了你父亲的遗产。」
  凌玉龙道:「纸终究包不住火的。」
  包大鹏道:「纸包不住火,不错。但是真相你不说谁知道?他们绝不会自揭其丑。即使以后有人知道你与你二嫂的事,也不会往其他方面想,你血气方刚,容易冲动,而你二嫂又漂亮,你趁二哥不在家强暴二嫂,这事谁听了都会相信。反正你已不在潭州,没有对证。」
  经包大鹏这番解释,凌玉龙似乎豁然开朗,心情好了许多,叹口气,感慨道:「原只听说江湖上波谲云诡,人心叵测,没想到江湖之外,亲友之间,也是这样尔虞我诈。」
  包大鹏道:「兄弟,这叫吃一堑长一智。今后无论是谁,若是无端对你表示亲热和友好,便得留神、注意,看他是否出于诚意、有无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任何人你都不要轻易相信,即使是亲人和朋友,也要留个心眼,别掉了脑袋还不知道为什么。」
  凌玉龙终于开颜笑了,道:「大哥,难道你也不可信任?」
  包大鹏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道:「兄弟,那可不一定。」
  凌玉龙笑道:「是的,小弟在衡州已被大哥卖过一次,看来以后得多多留神。」
  包大鹏知道凌玉龙指的是自己代他比武招亲之事,笑了笑,道:「兄弟,不是大哥危言耸听,在江湖上,有时朋友比敌人更可怕,敌人,你已经知道,会提防,因此不可怕,朋友不同,他对你了解,而你又不会去防备,关键时候捅你一刀,你便永远翻不了身。」
  包大鹏见凌玉龙惊异地盯着自己,以为他不信,又道:「兄弟,你不要以为大哥在说笑,事实上,关键时候出卖朋友、计算朋友的事例历史上多的是。」
  凌玉龙道:「大哥,小弟不是不信,而是没有想到大哥见识如此广博、心思如此缜密。」包大鹏笑道:「大哥有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我只是痴长几岁,所见所闻比你多一点而已。」
  凌玉龙道:「大哥你不要谦虚,像今天这事,若不是你这番推断、解释,小弟恐怕永远也不会明白。」
  包大鹏道:「这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是当局者,事情发生后,首先觉得自己有愧,尽管对此感到奇怪,也不会往谋夺财产方面去想。你本不是回来要财产,而对方又是你的亲人、长辈,这几天对你是那么热情,出事后,又是如此大度、宽容,绝不可能去怀疑是他们设计陷害。从见面到事情发生,他们只字未提财产之事,只要你不往这方面想,这个谜便不可能解开。我是旁观者,可以比较冷静、客观地分析,所以能够找出原由。」
  凌玉龙点了点头,道:「今天这件事,和大哥方才这席话,够小弟一辈子受用。」
  包大鹏道:「兄弟,现在你明白了一切,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凌玉龙叹了口气,道:「继续北上。」
  包大鹏道:「不转去揭穿他们的阴谋?」
  凌玉龙摇头道:「算了,他们是长辈。」
  「长辈?」包大鹏不屑道:「他们若是长辈便不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计算你,若是我,便要回去闹他一闹,让他们在地方上抬不起头,往后不敢再计算人。」
  凌玉龙摇了摇头,道:「我明白事情真相便行了,没有必要去揭他们的底。那份家产,我本没打算要,现在失去它,也谈不上什么损失,相反,透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不少道理,那份家产算是学费吧。」
  包大鹏没想到凌玉龙如此宽仁,只有点头附和:「说得也是,花钱买见识。」
  凌玉龙道:「再说,他们用计谋也好,在酒里动手脚也好,给我吃迷药也好,这些都只是推断,并没有证据,他们来个不认,我毫无办法,相反他们早晨在二嫂房里见到我是铁定的事实,现在回去只会自讨没趣。还有,事情若是闹开了,受害最大的是二嫂,他们甚至可以将责任全推在她身上,这样二嫂往后便没办法做人。」
  包大鹏知道凌玉龙仍觉得对二嫂有愧,道:「兄弟,你重情尚义,以德报怨,大哥很佩服,同时也为有这样的兄弟感到自豪。但是,有一点大哥还是要提醒,你不要为自己与二嫂之间的事感到内疚,虽然你二嫂可能无辜,但你要明白,这是他们的阴谋造成,错不在你,当时你被迷失本性,行动不由自主。至于你二嫂,虽然失去贞操,但我相信她会在其他方面得到补偿,也许与你发生关系是她自己的主意,你不要耿耿于怀。既然你不愿去追究,便将这一切忘了,当它没有发生过。你才开始闯荡江湖,不能因此影响你的雄心壮志。」
  凌玉龙道:「多谢大哥关心,小弟明白。」
  心结解开后,凌玉龙渐渐恢复了往日神采,与包大鹏一路说笑往岳州而来。
  岳州亦称巴陵、岳阳,据传后羿斩巴蛇于此,积骨如山岳、丘陵,故名巴陵,岳州城位于巴蛇积骨处之南,故又名岳阳。西晋时它为巴陵县,南朝宋时升巴陵郡,但人们仍习惯叫岳阳或岳州,因为它拥有天下三大名楼之一的岳阳楼。
  岳阳楼位于城北洞庭湖畔。诗圣杜老夫子在此留下了「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之感叹,可见当年岳阳楼之雄伟壮观、声名远播。登岳阳楼、观洞庭水,自古以来是文人墨客们引以为幸的雅事,因此洞庭湖畔、岳阳楼上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名诗佳句,岳阳楼之盛名因此历久不衰,岳州也因诗与楼而垂名天下。
  岳阳楼真正闻名遐迩,孺妇皆知,岳州之名真正传喻天下,应归功于谪守岳州的滕子京和一代文豪范希文。庆历四年春,滕子京为佞臣所嫉,被谪放岳州权知岳州事。雄才大略、心悬民生疾苦的他,上任不到两年,便将一个贫穷落后、民不聊生的岳州,治理得物阜民丰、百废俱兴。尔后,应民所愿,将年久失修、破损得只剩残梁断檐的岳阳楼重新整修,恢复天下第一名楼的雄伟风貌,将历代仕子骚人歌洞庭、吟岳阳的名诗佳赋装刻其上,并请在洞庭湖畔长大的同年好友范希文作赋以记之。
  忧国忧民的范老夫子目睹岳州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繁荣景象后,豪兴大起,挥笔写下了千古名篇岳阳楼记。岳阳楼记一问世,登时洛阳纸贵,文人墨客竟相传抄,学子书童争相诵读,即使是市井俗人也以能吟读其中一两句为荣,岳阳楼之声名因此更加显赫,以致天下无人不知洞庭湖畔有个岳阳楼。
  可以说没有滕子京谪守岳州,重修岳阳楼,便不会有范希文冠绝千古的岳阳楼记问世,没有千古名篇岳阳楼记,岳阳楼便不可能名冠天下、位居三楼之首,非但如此,也许若干年后,会成为历史陈迹,只余下任人凭吊的残梁断柱。
  凌玉龙走进岳州城,正值酉牌时分。
  未进城,凌玉龙领略到了岳州百废俱兴、物阜民丰的繁荣景象。进城后,感触更深,街道两旁酒旗高挑,店铺林立,街上的行人也显得比别处精神,人人安步,个个带笑,一片太平盛世的欢乐景象。
  看着这一切,凌玉龙感慨道:「若普天之下都能如此,范老夫子便不会有『吾谁与归』的感叹了。」
  包大鹏点了点头,道:「据说范文正公少年时曾在岳州附近住过一段时日。」
  凌玉龙道:「难怪他将巴陵盛状、洞庭景观描述得如此神奇、绝妙,原来在这附近住过。看来他曾经常来岳州,并且经历了春和景明与霪雨霏霏的时节,否则,不可能将巴陵盛状写得如此传神,也不可能写出这样冠绝千古的文章。」
  包大鹏道:「这个我不清楚。不过,老一辈人都说,他曾在岳州对岸的安乡生活过。」包大鹏家在岳州城附近,到了岳州,自然要领凌玉龙欣赏一番家乡的胜景。凌玉龙对岳阳楼记中记述的巴陵盛状、洞庭奇观早已倾慕,自然赞同。当晚两人寄宿在岳州城中。  第二天用过早饭,两人往城北岳阳楼出发。
  天色虽早,但通往岳阳楼的街道上已是行人如织,两旁,小二们在不停地吆喝,招揽客人。岳阳楼附近更是热闹,尽管此刻游人不多,但是楼外四周已摆满摊档,早点、茶水、点心……样样俱全。
  来到岳阳楼下,举目前眺,但见八百里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