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伊尔明斯特之迷斯卓诺旅记-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得为区区一个人类,动刀动枪地更替大统领。”
“我家主人可从不听我说的话,” 杜拉·依佛黛惨然低声道:“我该怎么办?”
“强迫他听。” 西丽薇告诉她,“让他注意到你的话,并让他留心听。”
“想要他听我的话,只有我们在……”
“那好,我最亲爱的,”费宁的声音听起来像鞭子,“那就是你改变你家主人主意的好机会。阿珞萝萨,你让我平静下来,我现在觉得这是对的。咱们现在就有事情可干了。你还有三菇雪厘酒吗?”
阿珞萝萨·托隆格莱思夫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当然有,”她说,“可是,为什么这么问呢?”
“想要赢得你家主人依佛黛阁下的尊重,我倒有个办法,” 费宁·霍瑞夫人口齿异常清晰地说:“如果他前晚酗酒,第二天上午起来抱怨头痛;又如果他大骂儿子们不争气,因为他们喝醉了闹事——想想看这些时候,杜拉,你一定愿意给他树立一个榜样,对吧?那就是拿起满满一瓶三菇雪厘酒,坐在你主人面前一口把它喝完,而且神色不变,镇定自若,既不傻笑也不大闹。等他诧异自己温柔的妻子怎么突然变成了狮子,你就告诉他,这才叫优雅而正确,并且对他说,你认为那些酒后喧哗统统不必要。”
“接着哩?”杜拉说,她想到要面对她家主人,忍不住脸色有点发白。
“如果他对你不管不顾,你就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拉到整个家族面前,”费宁坚定地说,“告诉他,每晚喝酒,决不是犯下白痴一样大错的借口,你要在整个家族面前嘲笑他,挑衅他的尊严。”
费宁的话,每一句都击中了目标。女人们安静了好一阵,接着在池水里爆发出大笑,开始声音很低,后来变得很大声。 
西丽薇第一个停了下来,“你是想要我们开始练习喝三菇雪厘酒,一直练到喝光一瓶也不醉的地步?是这样吗?哦,老天呐,费宁,我们会死掉的。”她退缩道:“我是说,那玩意喝下去就像是在里面烧了一把火!”
费宁·霍瑞夫人耸耸肩,“那就练习到能喝下几杯不眨眼,不被呛出眼泪为止。然后,我们再用个小法术,让刚喝下嘴的酒变成清水,不就好了?这事可关系到我们在乎的荣誉,避免我们美好的土地被咱家主人们变成焦土。想想看他们喝酒的那股劲头!他们早就看到了艾莎斯所说的那些事情,只是不想去面对而已。”
“那我就去把我家依赫姆布巴卡拉到大厅里,在众人面前羞辱他,”杜拉小声说,“那又怎么样呢?他会狠狠地打我一顿,把我扔出窗外,当天上午就能再找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
“只要你让他坐下,再朝他甩出刚才艾莎斯对我们所说的话,那他就不会这么做。” 阿珞萝萨告诉他,“就算他不同意,他也会为你的这些想法感到震惊。他会跟你平等地争辩起来,这不就是你想要达到的目的吗?然后你就把他带回床上就得了。”
杜拉看了她好一阵,接着大笑起来,“哦,看在浪漫女神哈娜利面上,要是我有胆子这么做……”
“我亲爱的依佛黛夫人,”艾莎斯有点严肃地说,“如果我们其余四个人联手,在你身上施加一两道法术,强迫你在那个关头说出你需要的那些话来,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杜拉冲她打了个呵欠,慢慢环视了周围四人,“你说真的?你们要那样做?”
“我觉得不妨一试呀,说不定还能获些好处呢,”费宁慢慢说,“好主意,艾莎斯。”她转向阿珞萝萨,“去把雪厘酒拿来吧,托隆格莱思夫人,让我们为即将发生的事情干上一杯。”

*****
“我和其他人,得抓紧时间教你一些精灵法术,”撒舍说,“伊尔明斯特,你马上就要面对极度危险的处境了,”她微笑着,“我想,无须我的提醒,你也早就明白了吧。”
伊尔点点头,“这就是您带我来这里的原因,”四下里漆黑一片,他看了看身边布满灰尘的幽暗围墙,“可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这里是精灵的圣墓——鬼塔,曾经一度是那个骄傲而尊贵家族的乐园,比我们大多数人住的地方都要奢侈豪华。这里,就是德拉德戈家族。”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们召唤来淫秽的男女恶灵,与之交合,想要繁殖一个更强大的种族。能存活下来的人很少,但还是有极少数能继续繁衍。整个精灵王国全部反对他们的恶行。那少数的存活者,就被我们用最强力的法术困在了这堵高墙之内,直至他们死亡。”撒舍若有所思地用手拍了拍一根柱子上的灰尘,露出柱子上雕刻的一张狡猾面孔,“那些魔法如今依然游荡在此地。千年之前,有好些胆大妄为的科曼多年轻人,冒死闯进了这座城堡,想掠夺德拉德戈家族残留的财富。他们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好把能找到的东西拿走了。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传说这里游荡着鬼魂。”
“鬼魂?”伊尔明斯特低声问道。撒舍点点头。
“不用担心,这里是有那么几只,但无须害怕。关键是,我们在这里不受别人打搅。”
“所以您现在要教我魔法了吗?”
“不,”撒舍说,朝伊尔走近几步,“是你,要教我魔法。”
伊尔扬起眉毛,“我?”
“用这个,”她静静地说,摊开双手,他的魔法书突然出现在她手中。
书太重,几乎把她给压垮了。伊尔赶快从她手里拿过了书,好奇地翻了翻,正是这本。他放在鞍囊里,在蕨草溪谷遇到了白鸦巡逻队,被卢卡怪包围,就掉在了那里。
“夫人,真是太谢谢您了,”伊尔明斯特对老人说着,蹲下了一只脚,免得自己老是俯视老人。“恕我不敬,可我忍不住想问问看。那些因为我的种族,我被赐姓亚穆瑟,成为科曼多人,而看我不顺眼的精灵,他们难道不会翻遍本城的一草一木,把我找出来吗?而那些希望我能对此地域有所贡献的精灵,我的意思是说,我能不能不负他们的期望,能不能有所表现?”
“当然能,而且很快就有机会。”撒舍冷峻地回答,“我们对你的看法和打算对你采取的行动相当复杂,即使是那些对你没有恶意的人也是如此。在这座壮大的科曼多城里,我们都已经疲惫不堪,每一件有趣的事情,都被那些大家族搅浑,搞成了阴谋。而对于那些被玩弄的对象,他们会毫不留情地毁掉。”
“精灵变得越来越像人类了,”伊尔坐在一截破柱桩上,感叹地说。
“你好大胆!”老巫女怒喝道。伊尔抬起头来,却看见老人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伸手搅和着他的乱发,“哦,你好大胆,竟敢告诉我真相,”她低声说,“我的族人很少这样做,不,是从没这么做过。让‘诚实’二字改变涵义,这倒也是一件少有的乐事。”
“什么意思?你是说精灵们不诚实?”伊尔看见老人眼里似乎又泛起了泪花,赶紧打趣道。
“我得这么说,我们中的某些人世故得太过自私,”她笑了笑,从伊尔头发上拿开手,又接着说,“而另一些,又世故得太过让人生厌。”
话音未落,她身后突然冒起一个影子,阴森的利爪闪过来。伊尔忍不住尖叫出声,但爪子在老人身上一闪而过,哀嚎着从两人之间穿了过去,消失在远处的黑暗里。
伊尔看着那东西,转过身好奇地问老妇人:“这就是那些鬼魂吗?”
她点点头,“它们也想学你的魔法。”伊尔笑笑,可看了她严肃的表情,又把笑容收住了。“你不是在开玩笑?”他问。
老人摇摇头,眼睛里重新出现了忧郁之色,“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族人有多么多么需要你,以及像你一样的人类。希望你们,能给这里带来新的想法,唤醒我们沉睡已久的热情和灵魂,让我们重新展翅飞翔在费伦大陆的上空,去和人类、半精灵、甚至矮人,结为配偶,这就是大统领的梦想。对将要发生的一切,大统领看得很清楚,也很透彻。但那些高贵的家族全都反对他,只希望这些白日梦的日子能无限延长,好让他们能永远坐在高高的山尖上俯视众生。”
伊尔摇摇头,勉强笑起来,“看来我肩上的担子可还真不轻。”
“你一定扛得动,”老人顽皮地朝他眨眨眼,“而这就是蜜斯特拉神选中你的原因啊。”

*****
“我们不能聚在一起,再商量看看吗?”塞玫儿淡淡地问了一句,转过头看着野火堆上空悬起的几张严肃的脸。她们一行六人,陪大统领去了藏穴,之后,宜阿耐思佩珥和离迈妲拒绝和众人一起行动。
荷伦摇摇头,“不行,好姐妹,我们不能离开这里,不能到各大家族去,也不能去找朝廷上的任何别人。我们必须等待,必须观察,然后在必要的时候,为了我们的家园,阻止他人冒失的行动。”
“我们要阻止什么样的冒失行动呀?” 塞玫儿问,“是封一个人类叫亚穆瑟并允许他站在我们的领土上这码事,还是其他人因此做出的反抗之行?”
“我们得通过观察众人采取的行动,分辨出他们站在那个阵营,” 亚嘉哈兰妲也插嘴进来道,“而我们,就根据他们的行动,决定我们应该采取的措施。”
“你是说跟他们作对吗?” 塞玫儿提高音量,“我们可能会攻击大统领,也可能是跟此地最有势力的某个家族开战,还可能……”
“还可能跟此地的所有家族开战,跟最高皇庭的法师作对,甚至跟撒舍作对,” 荷伦冷静地说,“尽管现在还不知结果,但我们知道,事到如今,我们姐妹几个只有团结一心,沉着应付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这只是我们的希望罢了,”今晚雅兰娜第一次开口说道,“为了让我们的家园免于沦落入那可怕的惨境,我们必须站在一起,手牵手心连心,决不分离。”
荷伦凝重地点点头,“姐妹们,我们一定得小心抉择,非常小心地抉择,千万不要发生内讧。”
火焰上空,好几张脸都同时叹了一口气,她们都知道,要做到这点会有多么困难。
雅兰娜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静,“塞玫儿,你是我们之间跟精灵上上下下各阶层接触最多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