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伊尔明斯特之迷斯卓诺旅记-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还苫炻业钠魈诳斩穑仙幕煦缰鹪谘沂匣龀こさ目毯邸
精灵的防魔斗篷把先前弹回的魔嘴化解于无形。与此同时,第三道魔嘴自下而上地贴近伊尔明斯特,想把他从岩石上掀翻。伊尔早已准备好的左手这时有了用武之地,十多个光球喷涌而出,爆射成无数小闪电,奋力迎上魔嘴。两相交接,魔嘴立刻化为翠金色,攻击力全被抵消。而闪电则从中穿透破出,狂怒地呼啸着,朝精灵倾泻而下。
精灵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焦灼之色。他匆忙甩出魔法应对闪电光球,为了让法术能够顺利施展,他往后倒退好几步。岂不料此举正中伊尔下怀。
被他招架住的闪电光球,根本不去跟防魔斗篷对冲,轻而易举地就被挡开,变做微弱无害的光斑,散落在他身边。但它们其实是把魔力全蓄积到其他光球上。那些光球也并不直接攻击精灵,相反,它们以一化三,狠狠地冲撞周围的岩石和树木。木块石片立刻爆裂崩飞,而防魔斗篷是顶不住物理攻击的。
精灵一声惨叫,身上冒着烟,跌跌撞撞地往后倒去。
“对一个无名小辈来说,你的表现也算不错了。”伊尔镇定地评论道。
这刺激话一说,果然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那就是套出对手的名号。“我可不是什么无名小辈,人类!”精灵用手捂着伤处,怒斥道,“我是迪慕萨·叶凯恩!叶凯恩可是科曼多最显贵古老的家族,用你们人类的封号来说,我就是一地之领主!你这头未开化的畜生!”
“‘未开化的畜生’也是一个封号吗?”伊尔装起一脸无辜,“我想它更衬得上您。不过我先警告你,我们人类决不愿意从精灵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要是你愿意,不妨跟你的族人开开玩笑,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迪慕萨听了大怒,他眯起双眼,仿佛毒蛇一样咝咝作声。“你想惹我生气?看我出丑?不,野蛮人,我可不会让你得逞,你这个无名小辈!”
“在下叫做伊尔明斯特·艾摩,是阿森兰特王国的王子。不过,我在想,您对我们未开化人类的封号,是不是也感兴趣的呢?”
迪慕萨怒极,不假思索道:“当然是的!”话一出口才知不妥,突地吸了一口气,“不,不,决不!”他的双臂重新绕起了火焰之环,火环在两个手腕上头尾相连,伊尔知道,这是一招古老的精灵战斗系法术。
伊尔不知对方的防魔斗篷是否已经消失,不敢贸然举动。于是凝神提起另一道魔法盾,他料想这个高傲的精灵并不会顾虑自己的魔法防护,他必将肆无忌惮地继续进攻。
等魔法盾成形,伊尔装作施法时出了岔子的模样,勾引鱼儿上钩。不出所料,数道翡翠色的闪电,如一群黄蜂般密密麻麻地蛰到魔法盾上,又弹了回去。迪慕萨自以为得手,耀武扬威地放声大笑,伊尔这才发现他的防魔斗篷根本没被破坏,要么就是浴火重生过。
伊尔无奈地耸耸肩,微微一笑,开始布置下一道法术。与此同时,狂妄的精灵也准备好了下一道攻击魔法。
此刻双方大战正酣,伊尔先前发出的闪电击中一棵大树,连根倒向悬崖之下,大堆的泥土和岩石跟着它栽倒下万丈深渊。

*****
“噢!千万小心,伊尔明斯特!”在德拉德戈的鬼魂城堡中,一间黑暗房间,到处灰尘飞扬,奥露雯耶娅·依斯特妲夫人悬空而坐,忍不住惊声叫起来。她正用远视术眺望着遥远的悬崖,两个人影用强大的法术互相攻击,法术的光芒忽隐忽现。其中一个是肩负科曼多前程的年轻人类,另一个则是本地豪门家族的继承人。
这样的决斗,撒舍要是敢插手进来,一定会有人说她背叛精灵一族。可是,这场决斗本就不甚公平,一个精灵竟然向无辜的人类布下陷阱,意图偷袭他。当然,还是会有许多人认为,不管什么情况,任何精灵帮助人类对抗自己的族人,都是大逆不道之举。但只要有机会插手,撒舍一定要插手。她必须这么做。在科曼多,她看过无数日升日落,也经历过无数春去秋来,她比任何活着的精灵都年长。她提出的意见,任何尊贵的家族也得掂掂其中的分量。所以,在这件“个人恩怨”里,她的意见远比其他人来得重要。
在这幢废墟之中,也没有别人能阻止她。或许,那些鬼魂想把她拦下?哦,那就让它们试试看好了。
此刻,撒舍与毒冷塔悬崖的唯一联系,就是通过伊尔明斯特自己的意识。在这生死关头,她若让他分心,那后果不堪设想。她踌躇半晌,决心使用骑承术。所谓骑承术,也就是说,她能以伊尔的意识作为桥梁,把自己“跳”到悬崖上去。只要伊尔的眼睛稍微看看周遭的景物,别去正对对手的魔法,在那一瞬间,她就能“跳”出来,把自己的身形瞬移过去。
这道魔法简单而有效。撒舍嘴里念了几个字,把视线从两人的打斗中挪开,闭气凝神,让自己滑入伊尔的脑海里,沿着一条深黑狭窄的通道,前往遥远的光芒之地。
伴随着惊人的速度,那团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突然变成了一张安详宁静的美丽面孔。这副面容撒舍已经很熟悉了,它的影子蜿蜒拉长,不断腾移挪动。它的眼神有些严厉,织成一张漫无边际的大墙。撒舍此时无法控制,也无法后退,眼看着就要猛烈地撞上去……
“女神在上!”很快就要撞上那张巨大而性感的嘴唇,撒舍忍不住叫起来:“这次不要惩罚我!难道您看不出来我是想帮他的忙?”
她头昏目眩地重新落到了世上,但张眼一看,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黑屋子里,天花板上结满了蜘蛛网。撒舍四肢摊开,睡在一张黑色的火床上,火苗灼灼地舔着她赤裸的肢体。赤裸的肢体?她的外袍到哪去了?她定睛一眼,袍子全碎了,布片如同万千飘荡的羽毛覆在身上,并未被火完全烧毁。
火焰似乎是天花板上慢慢落下来的。她也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吗?撒舍一边想,一边用手上下拍打身体。果然,她的袍子,连同袍子上的护身符,甚至头上别着的魔法宝石,全都消失了!而且!老天,她的皮肤又光滑了,就如同她年轻时一般模样!
圣森林神柯瑞隆啊!圣时间神莱比啊!还有浪漫的美神哈娜丽啊!难道是您们让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发生的吗?噢,也许不是。对了,是圣蜜斯特拉,一定是这人类的女神做的!
她猛地坐起身,看着渐渐熄灭的火焰。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说是因为她帮助了那个年轻人,女神给她的报答?还是为了让她住手而做出歉意的妥协?这种意外而来的青春能持续多久?甚至是——对她怀念青春表示的奚落和嘲笑?她的法术还在,记忆也还在,还有……
“你这个老婊子,你竟然为了回复青春,把整个科曼多出卖给了人类!我无限蔑视你的人品!看来你帮助他的动机实在太卑鄙!”
撒舍不假思索地用手捂住了胸部,转过头去寻找这叱骂的来源。她听过这道冷酷的声音,可它怎么会在这儿?
“科曼多对叛徒可不会手软!”那人喝道,房间立刻被一道侵袭闪电撕开。
可它一碰到黑色的火焰,就无声无息地没了踪影。皇庭法师离迈塔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发出的所有闪电都被黑色火焰轻而易举地吞噬了。离迈塔恨恨地瞪着如今已经年轻的精灵女巫。
她有些责备地看着他,仍然用她曾经习惯的长者口吻,轻声说:“噢,小离,你曾是我的学生,你曾从我嘴里学会如何去爱我们的科曼多,可你怎能如此专横地指责我,还想杀了我?”
“那是为了让我的决心,不受任何言语的蛊惑!” 离迈塔举起一根法杖,用力指着撒舍,气急败坏地说。黑色的火焰沉到大厅的石头地面上,完全熄灭。撒舍站在他面前,摊开双手。她全身赤裸,不着一缕,没有任何武器。
可离迈塔还是不假思索地瞄准了她,语气极为冷酷:“叛徒,向诸神祈祷,求祂们宽恕你吧!”
话音未落,法杖射出了翠绿的闪光。撒舍闪身一躲,打了个趔趄。她已经很久不曾尝过身轻若燕的滋味,举手投足稍稍有些不太习惯。她闪过要命的绿光,腿也被石头擦伤。
她从前的学生正把法杖略略瞄低一点,可撒舍已念出防护术,绿光射在看不见的盾牌上,四处弹开。
她已经装备好防护,离迈塔所有的法杖也不能奈何她半分。但若她不能及时阻止对方,这孩子的攻击会一波接一波。这就是她教出来的皇庭法师!她曾以为艾莱斯佩尔会对付自己,因为他们一直就处不好。可不料离迈塔也转向得这么快。
奥露雯耶娅站起身,对着狂怒中的法师——她身形本就娇小,还不到离迈塔肩膀高。“你怎么找到我的,离迈塔?”她问道。
“这座叛逆者的古墓,向来都是你最喜欢的地方吧?你总是最喜欢把学生带到这里来训练,难道你忘了?”他怒道。
诸神,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带离迈塔来过两次德拉德戈鬼堡。思及旧事,而如今竟然师徒反目,撒舍只忍不住要落下热泪。皇庭法师却并不罢手,甩下法杖,朝屋顶施法,震下一块天花板砸向她。“你现在该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了吧?老巫女,太晚了!而今你的变节已经暴露无疑,快快束手受死吧!”
依斯特妲家族的最后传人,奥露雯耶娅夫人,轻轻摇摇头,算是回复了对方的斥责。她挥手召唤出德拉德戈的古魔法(德拉德戈家族就是用这种魔法建成这幢大厦)。离迈塔的法术才冲上天花板,片刻之后,已经化成千万条火龙,朝他嘶咬而下。
离迈塔匆匆往后退,咳嗽着,发着抖。撒舍一看便知,他的防魔装备不太强。离迈塔喝道:“别以为你能从我这里逃开!奥露雯耶娅!现在整个科曼多,人人都欲杀汝而后快之!”
“是谁的判决?谁的裁定?”撒舍心里一哆嗦,脸上又挂起泪珠。“难道你把埃尔塔格利姆也杀了?”
“他不像你,大统领并没有背叛科曼多,只是被你和那个人类欺骗了!等你们俩被消灭掉,他就知道自己错得多么厉害!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