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伊尔明斯特之迷斯卓诺旅记-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峄故钦咀拧
她碎裂的脑袋歪垂在断颈上,一双黑乎乎血淋淋的眼睛张开,仿佛是两池深不见底的火海。她被打得稀烂的下巴蠕动了好一会,皱巴巴的嘴嘎嘎地说,“小离,你怎么还没弄完呀?”
“圣柯瑞隆神救我!”法师大叫起来,恐怖感冷彻肌肤,他想从她身边赶快逃开。撒舍好像朝他走了过来!是的,是的,诸神在上呀,她真的朝他走了过来!
断肢烂肉蹒跚地向前挪着脚步,从乱石堆里爬出来,动作笨拙地站上石板地面。离迈塔忍不住吓得腾腾倒退不迭,惊声尖叫:“你!你!别靠近我!”
“小离,我不想这么做的。”那残缺不全的肢体忧伤地说,笨重难看地走过来。“这是你的选择,你向我开战,你对我用了那些残忍的法术,小离。”
“别叫我的名字,你这个又黑又臭的巫婆子!”皇庭法师几乎忍不住嚎啕起来,用哆哆嗦嗦的手指捏出了最后一道魔法器具。那是一条漂亮的链子,上面有一个指环。他一边发抖,一边把指环戴上一只手指。那只手指即刻拉长,变得尖利有如一根铁钩,然后变粗加大。“你可别怪我,”他尖声叫道,“你帮助精灵的敌人,科曼多必须处死你!”
指环闪烁,一道黑死之光射了出去。
残破的身体停了下来,忍受着又一次暴力袭击,瑟瑟发抖。离迈塔癫狂地笑起来,警惕大为放松。不错!不错!那臭东西终于被了断了!她终于倒下了!
破烂的肉渣喷进他的肩膀,从他身上滑下来,还用它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他一下。
魔防克星汹涌澎湃,力波穿过奥露雯耶娅·依斯特妲身上的每一处伤口和窟窿,有一刻,她克制不住地感到一阵强烈的呕吐感。
接着,清晨的阳光刺破迷雾,所有的一切痛楚全都消失。她跪在瓦砾堆里,身体完整如初,而离迈塔则像团肉酱一样倒下,先前发出的魔法同时侵袭到他身上,就像一大桶滚烫的油泼出来,把他融化成一滩模糊不清的人浆。
她痛恨这道法术。它太过残忍,就像很久以前发明它的古法师一样,毫无人性,甚至比霍亘达的魔防克星还要坏。而且,这道法术也类似一种残酷的自我虐待,使用它的人,必须要忍受每一轮攻击所带来的痛苦。而离迈塔,他如此热情地想要杀掉她,摧毁她,他放出的法术,其痛苦足以让大多数法师熬不到最后关头就神经崩溃。但,她不会。这个老迈的撒舍绝不会崩溃。
她低头看了看地上那堆冒烟的碎骨,忍不住失声痛哭。泪水落进渐熄的火堆,发出微弱的咝声。而那,就是离迈塔最后剩下的痕迹。

*****
“该死的柯瑞隆神,活见鬼,天上还可以下大树!” 戈琅·戈顿费抱怨着,往回一跳,飞快地把披风举起,遮在头上。大树从天而降,倒载下来,声音震耳欲聋。它砸落在地上,向四面八方地溅起无数泥点。
“这附近肯定有人在进行魔法决斗,” 安森塔双眼望天,吞吞吐吐地说,“我想我们最好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比较好。你的那些钱,等会再回来拿吧。”
“等会?” 戈琅呻吟着说,“拜托,我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该死的臭法师,他们决斗完之前,一定会把那座山都给劈开,我的珠宝岂非每个过路的小鬼都看得见了?要么,他们会用那座山把我的藏宝地给填了,叫我挖一辈子也挖不出来!”两人说着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很快又传来一声巨响,安森塔·恩洛萨回头一看,只见悬崖上掉下好大一块巨石,从裂开的岩层轰然落地。“老天,戈琅,我总算明白了。你是对的,他们真是想把这里给埋了!”
他赶忙加快脚步,追上前面身穿黑色皮衣的精灵。黑衣精灵戈琅身上已经满是落下的灰土,他在脑子里搜罗出各种恶语毒言,破口大骂起来。

*****
“你这个懦夫,你可不会那么幸运,每次都能躲过我的魔法!” 迪慕萨·叶凯恩骂着伊尔明斯特。精灵的防护斗篷和人类的魔法盾交错在一起,火星四射。又一道古精灵魔法扑了个空,化作一阵青烟。
两人直面相对。身周的魔法护盾彼此压迫。精灵不断放法,一个接一个法术在伊尔身边炸开,但他却不作声色,只安详一笑。
迪慕萨很快发现,两人贴得越近,彼此的防护一旦接触,他放出的魔法反弹回来,给自己冲击力就越小。这虽有些不可思议,但如此一来,他的防护就不那么容易被破坏。迪慕萨猜测这一定是因为他的魔法等级较高之故。所以他肯定能解决掉这个愚蠢的人。
下山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从悬崖边上掉下去。阿森兰特的巫师看起来已经跑得有点累了。那好,就在此一举消灭他吧。
迪慕萨又朝伊尔放了一道法。这次它从伊尔身边擦了过去,既没碰着人类,也没碰上那个人类的魔法盾。迪慕萨于是转而希望它能在对手身后撕开岩石,让溅起的碎石干扰伊尔闪躲的步伐。可它只是在岩石上喝醉酒般晃了晃,在悬崖尖角上轻轻蹭过,就掉了下去。
伊尔反复打量着眼前不太够格的对手。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得够久了。如果说,这个迪慕萨·叶凯恩当真这么想尝尝死亡的滋味,那不妨成全他。魔法盾把伊尔裹得紧紧的,他谨慎地布下一道精准的法术,接着用唤出自己的魔法视线,耐心地等待恰当的机会。用人类法术跟精灵作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对手大多意识不到施法的策略,故此往往会被结果狠狠地吓一大跳。
伊尔使的法术叫莫汝特扭曲,本来是从哈拉凡温柔转还上加以改进而来,施法者可以把对手放出的法术变成另一种攻击,再逐一还施于本人。迪慕萨一心想置讨厌的人类于死地,他跟对手站得更近,根本没留心他放出的法术从一开始就没起作用,因此反弹力自然弱。
迪慕萨的举动,愈发证明自己实在相当愚蠢,他放了一道伊尔从没见过的法术。伊尔头上形成一小团酸雾,很快就降下了强酸水。
伊尔的护盾发出痛苦地挣扎声,滚动着,收缩着,情形甚是壮观。迪慕萨看着战果,却没有发觉酸雨其实静静地扭成了驱散的浪涌,无声地抓着他自己的斗篷。
他心头怒意极盛,见对手还手无力,自然以为伊尔这次终于被逼入绝路,转手便又挥了一道魔法。这次伊尔脸上现出惊恐的表情,不过只是为了不让迪慕萨注意到他放出的能量,又一次在自己身后凝成一道无声的力波。精灵果然上了当。
迪慕萨欣喜若狂地挥舞双手,用爆裂之须狠狠地抽打伊尔。伊尔一阵眩晕,显出极痛苦的表情。实际上这法术只是在他的护盾外帮他抓痒痒。而迪慕萨可没那么幸运了,他身后的魔力已经把他的防护斗篷的力场吞噬殆尽。
伊尔用魔法视线看得分明,精灵身上包裹的防护,方才还坚硬得无法攻克,现在却只剩下几缕闪烁不定的微光。“迪慕萨!”伊尔喝了一声,“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在我们尚未真正有所伤亡之前,能不能就此罢手,和平地休战?”
“和平?当然,当然,”精灵残忍地笑道,“等你死后,我保证这里恢复全然的和平!”
他用纤细的手指不停比划,力量摇曳,呼呼作响,但只看得见力场的外缘。伊尔没见过这种招法,不过它似乎和人类法师召唤的力墙术非常类似。
这番仔细地观察,却被迪慕萨暗自嘲笑,他沾沾自喜地抬起头,力场最后形成了一把看不见的剑,悬浮在两人面前,剑尖直指伊尔明斯特。“尝尝这道无法还击的法术!”精灵得意向前靠近,“我们叫它‘死亡之剑’,而且它只杀野兽,对精灵族人一点伤害也没有!” 他快活地打个响指,剑飕地扑出去,精灵贵族放肆的笑声也同时响了起来。
两人的距离只有几步之遥。但伊尔这时已经想好要把这把无形之剑换成什么法术了。要是迪慕萨够聪明,他本该用手紧握住剑柄,朝伊尔砍杀过来,才不会留给对手足够的考虑时间。
——可要是他迪慕萨够聪明,他就根本不会和伊尔在此地决斗了。
伊尔把剑变成了另外一道法力,朝迪慕萨扔回去。它狠狠地击中了精灵,迪慕萨的笑声嘎然而止。防魔斗篷在这一击之下,虽然还是在卖力地想要保护自己的主人,却碎成了无数小光点,漂浮在半空中。同时,法术把精灵也举了起来,他惊惶失措地蹬着脚,压根踩不到地面。
此时,伊尔明斯特的法术完全发挥作用,精灵全身僵硬,他的手呈爪状,抵在胸前;他的双腿僵直,靴子尖倒垂在地面上。瘫痪术已经把他控制住了,他全身上下能动弹的地方只剩下一对眼睛珠,因恐惧而放大的瞳孔,无助地转动,最后瞪在人类法师身上。
也许,也不是那么无助吧?迪慕萨也能像伊尔那样,单用意旨力就能召唤魔法。一瞬间,伊尔看到精灵的眼睛里,恐惧一扫而光,剩下的是狂怒,突又变做了诡诈。

*****
迪慕萨很久没这么害怕过。恐惧在他嘴里,就像硬梆梆的生铁块,心也止不住狂乱地跳动。一个臭人类,竟然把他逼到如此窘迫的境地!他兴许会死在这里,死在这片精灵国未曾开垦的荒山野岭,尸首躺在岩石上,被寒风吹得变成一块干肉!不,不,镇定……镇定。叶凯恩家的传人,不会这么惨死的。他还有一道魔法,比刚才的魔剑更隐秘,更骇人,它的效果,任何人类也绝对无法预料。方才两人护甲对碰,既然自己的斗篷已经坏了,那人类的防护肯定也好不了多少。对呀,这就是刚才伊尔明斯特请求休战的原因!哈!现在这个人类一定以为他没法还手,正想掏出匕首,捡起石头来砸死自己咧。好吧,赶快放出这道魔法,阻止这个蠢人的暴行吧!
“招骨术”是几个世纪前,叶凯恩七世(是七世还是八世来着?叶凯恩总是记不得家族老辈份的历史)拿破雷理温发明的,原本用在打猎场上,减轻巨鹿的体重,方便地让人抗回家当晚餐。它能为施法者召唤出对手的所有骨骼,也就是自动把对手的身体撕个粉碎。一旦碰上这道法术,没人能够生还。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