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伊尔明斯特之迷斯卓诺旅记-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依佛黛先生沸腾的怒气悄悄溜走了,他从不知道他老婆有这么漂亮的脖子呢!不,应该说,他从没留心注意过。
她就这么干完一整瓶雪厘酒,是的,一整瓶,一整瓶!她把空瓶子(是的,是的,空瓶子!)放到一旁,脸色平静如水,大声说:“真是美味极了!我想我还得多喝一瓶!”
她伸手去拿传唤铃,这时依佛黛先生终于回过神来,稍稍喘喘气,脾气就像惊涛骇浪一样勃然而起,“杜拉!你是舔了毛毛虫的屁股,还是喝了蜘蛛精的尿!你在发什么疯,干什么好事!”
杜拉摇响传唤铃,她好像变回通常那种傻乎乎又乏味的老脸,转头对着他羞涩地微笑道:“早晨好,我的主人。”
“早晨好?” 依佛黛先生牛一般地咆哮,大踏步走上前,“你这到底是什么狗屁意思?”他用鞭子扬起空酒瓶,使劲瞪着老婆。
她些微皱了皱眉,似乎在用心听着别人说话。
依佛黛先生一把扭过她的肩膀,使劲摇晃她,“杜拉!”他冲着她的脸吼叫,“快回答我!要不我就……”
盛怒让他的脸着了火,他高高地把皮鞭扬到半空,手微微有些发颤,但还是准备往下抽。不知何时,他身后的房间里已经站满焦急的仆人们。
杜拉又朝他微微一笑,拉开袍子,赤裸的胸口只戴着一大堆宝石,宝石亮闪闪地组成他的名字。“依赫姆布巴卡”几个字在他惊讶的注视下,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喘着气。众人目瞪口呆,大厅里一片宁静。杜拉口齿清晰地说道:“主人,难道您不想到卧室里去吗?那里的空间可大呢,足够您扑腾翻滚。”
她轻声笑了一声,接着说:“不过我得承认,我更喜欢您穿上紧身袍子,躺在下面,而我则使用您的皮鞭。”
依佛黛先生的脸色本来正在变紫,现在变得发白。一个仆人忍不住好笑,小声打了个喷嚏。但主人眼神发狂,回头扫了仆人们一眼,众人连忙绷起脸,面无表情地齐声问道:“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杜拉甜甜地笑着说,“是的。谢谢你们及时赶来,聂索,我还要一瓶三菇雪厘酒,请送到我和先生的房间去。但不用上玻璃杯,因为没有必要。其他的各位,请原地等待一阵,以防万一我们的主人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特别的要求?” 依佛黛先生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叫道:“是的!立刻!马上!你这个婊子,你……你……”他疯狂地挥舞着双手,却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仆人们屏着气,呆呆地听到他说了一个粗鲁的字眼“婊子”,而后就再也听不清他喉咙里念叨的是什么,只知道最后结束的词语是“恶行”。
“当然,当然,恶行……”一瞬间,杜拉看起来似乎有些害怕。她转过头,看了看仆人们,深深吸了一口气,扬起下巴(好像是有人在无声地指示她该怎么做),语速平稳,声音清晰地说道:“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恶行!你整晚出去狂欢鬼混,完全无视整个家族对你的召唤。而且,你一次也不带我去,也不带这家里的任何仆人。你难道以为我们全都不知道你在那里干了些什么吗!那个,嘉蓝斯,卢布拉,她们都比我年轻漂亮,讨人欢心,你怎么不带他们去开开眼界,跟你一起快活快活呢?”
这下仆人们的眼睛也和依佛黛先生瞪得一般大了。此时杜拉舒服地往椅背上一靠,像依佛黛先生通常爱做的那样,叉着二郎腿,然后又说:“每天一大早醒来,我所看见的你,就是不停的咆哮,不停的咆哮!主人,我实在无法忍受,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喝喝你最喜欢的宝贝酒,再看看它到底能让人有些什么反应。”
她皱皱鼻子,“除了让我觉得精神很放松,我真没觉得这三菇雪厘酒有什么特别诱人的地方,勾得您整晚夜出不归。这东西有什么好的?嗯,听说你们一个晚上只能喝一瓶,犯得着吗?所以,我让人再送一瓶到卧室去。——主人,您不跟我一起去吗?”
依佛黛先生的脸色又发紫了,他气得打哆嗦,但他克制住声音,问道:“一起去?为什么?”
“您每晚出去饮酒作乐,这也罢了。可犯不上清早醒来还像个白痴那样大吼大叫。酒精不是愚昧发傻的借口。这个家族的荣誉,您不是总爱挂在嘴边么?可您的所作所为,又哪一点是配得上这句话的呢?您把我像一团破布一样甩在家里,日日夜夜不搭理我,我的主,容我冒犯,我们既是伴侣,您就应该和我在一起。”
依赫姆布巴卡·依佛黛高高扬起头,就像大森林里的一头雄鹿,吸下一口气,要一口饮干清亮的小水塘。等他慢慢低下头,他看上去似乎已经平静不少,“你倒说得好,夫人,那你倒告诉我,您以为您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上我这样对您?”
“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她还击道:“就在这里,就是现在!谈谈大统领,谈谈那些死亡的事故,谈谈那个人类引起的骚动。你想了解我,就必须跟我谈。”
“啊哈,这些事情,你懂什么!”她的男人轻蔑地嗤笑一声,站着没动,傲慢地用鞭子柄轻轻敲打着另一只手心。
杜拉指了指另一把空椅子。依佛黛先生看了两眼,慢慢朝她走过来。她伸着手没动,示意他坐下。
他来到椅子前,却没坐下,而是抬起一只脚,踏在椅面上,身体斜靠,“你说吧。”他轻声道。他看她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些情愫,那是全新的感情,她从不曾见过的。
“主人,我知道,像您,以及很多像您一般地位崇高的先生们,是整个科曼多的核心,栋梁,和精英,”杜拉直视着丈夫的眼睛,嘴唇翕合,似乎马上就要哭出声来。可她做了个深呼吸,小心翼翼地继续往下说,“你们的肩膀上肩负着整个王国的伟业和辉煌,替我们其他的人指引着光明的大道。但您可曾停下来想过一秒钟,别的人也许根本不在意您所从事的事业,以及您赢回的荣誉。就比如我,我就一点也不在意。”
一个仆人挪了挪脚跟,但整个屋里气氛异常凝重,容不得一点动静。
杜拉·依佛黛继续说道:“依赫姆布巴卡,我并不愿失去那份荣耀,同样,我也不愿失去您。大家族们纷纷拔出利剑,使出法术,公开反对他们选出的大统领。可为了什么呢?仅仅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人类。我害怕在这场冲突中,有人拿起他的剑,把您的身体刺穿。”
男女主人都沉默了好一会,他们双眼交锁,似乎在用眼神交流。而后,杜拉又开始说话,她的声音回荡在宁谧的房间里。
“没什么东西比性命更可珍贵。没什么人类,值得上为他流血牺牲,闹得国家不和,闹得科曼多分裂。您看,我坐在这里,一天又一天,跟别的夫人们谈起我们所看到和听到的那些事情,那些无辜送命的可怜人。可您从不问我,甚至从不对我谈起任何事。您以为我是什么,主人?您待我像把椅子。不,比那还不如。您待我像个小丑,尽情嘲笑我俗艳的打扮。可您却跟您的朋友夸夸其谈,吹嘘我最近花了多少钱买下新的珠宝和衣服”
杜拉站起身,脱下外袍,把它递到依佛黛先生手里。“依赫姆布巴卡,您得明白,我是个人。”
依佛黛先生眼睛扑朔迷离。杜拉轻快地走到他面前,手里抓着袍子,极富感情地说道:“主人,我是您的朋友,是您该信任的人,是可以和你分享那些粗鲁的笑话和进行辩论的人。您难道忘记了该如何与一位精灵女士交流思想吗?不是亲吻也不是拥抱,而是思想,是大声地说话。请您和我一起来,让我来告诉您那是怎么一回事。”
她转过身,下定决心一般走出了房间。依佛黛先生看着她离开,也看着她欢快的赤裸脚踝——还有全身上下,狠狠地清清嗓子,转过身对仆人们说,“啊,各位已经听见我夫人的话了。那么,除非听到传唤铃,请暂时不要来打搅我们,我想我们有很多话要说。”
他转身快步走向杜拉走出的那道大门,走到在门边又停下,把手里的鞭子扔到一张桌子上,对目瞪口呆的仆人们说:“还有一件事……呃……请各位原谅我的粗鲁。”
他小跑着出了门。仆人们一直等到完全听不到他的脚步声,立刻爆发出快活的笑声。过了一会,聂索回来,手里端着第二瓶三菇雪厘酒。人们又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他带回了什么坏消息。可聂索却有些气愤地说:“主人和夫人竟然说;‘你们拿去喝吧’!”
众人大笑起来。等聂索听了前因后果,忍不住看着窗外的树梢,充满感激地说:“感谢柯瑞隆神的赐福!如果人类总能带给我们如此的福音,那请每个月都派一个人类来吧!”

*****
在湖畔的一座私人小花园,四位夫人欢呼着抱在了一起,迸出喜悦的泪花。她们身边悬着几杯满满的三菇雪厘酒,可人们早已忘记了它们。
第十三章 徜徉科曼多

大战之后,伊尔明斯特乃成一游鬼,徜徉科曼多于未知未觉之异度。精灵不可见其身,伊氏方重得认知生命可贵,若有余生,何事不可为哉。
安塔恩
费伦法师编年史圣贤传记
付梓于大棒之年前后

很久很久以后,费伦大陆似乎重新拼合成一体。伊尔明斯特朦朦胧胧地意识到,自己似乎变成一团意识与感知的浮云,在无穷尽的黑暗扭曲空间里,急剧膨胀。这个空间充满各种支离破碎的声音,响动异常巨大,一次又一次地回响,一次又一次地压榨着他的耳膜。
在这种漂浮和游离状态中,伊尔不能确定自己变成了什么东西。但他突然看见光芒出现,刺眼的亮光,不停地闪动,熄灭,闪动,熄灭。他置身于光芒之中,忽明忽暗。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和亮光似乎不再频繁地出现,而意识又搅动起来。涌动盘曲的思想,在阿森兰特王子和蜜斯特拉神之选民的自我认知中间,不断地抖动,吞噬,仿佛是巨大的蟒蛇紧紧地缠住树根,使劲地积压和撕扯。伊尔看见利剑高高举起,转而又轻轻放下,一颗宝石存贮无数胡乱的映像和他人的记忆,像潮汐那般起起伏伏。他看见一座宫殿后花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