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伊尔明斯特之迷斯卓诺旅记-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蜜斯特拉降临了吗?难道刚才沉默的祷告起作用了吗?伊尔惊讶地点点头。真是太好了。
此刻的一秒钟,显得像永恒那么久。“学徒?”伊尔明斯特张嘴问道,“我是说,我没理解错您的意思吗?您如此慷慨的提议,真叫我有些受宠若惊了,师傅。”
蒙面者笑起来,“哦,你的理解一点不差。那么您接受吗?”
“是的,是的。在魔法一途上,我还有太多需要学习。我很乐意让我尊敬的人做我的导师,那是我的荣幸。”
精灵法师一语未发,笑容也消失了,但他转过身的样子,证明他对此感到相当满意。
“要让你恢复完整和正常的物质形体,需要好几道极罕见的法术。”他走向一面墙,用手摸了摸墙壁,声音从他肩膀上传来。墙壁后面慢慢滑出一张古旧破烂的工作台。
法师的手在各种瓶瓶罐罐里忙活起来,好一会,他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枚紫色的鸡蛋,还有一把银钥匙,“在我叫你动弹之前,保持安静,也别乱动,”他吩咐说,“现在我要使的法术,看上去不会有任何效果。它们只是紧紧地抓牢光球,一直要等我把包住你的光芒弄熄,它们才能碰到你。”
伊尔点点头,蒙面法师开始作法。三道微小而全然新奇的法术降到光球上。直到第一道法术起了作用,伊尔才猜出它的具体目的。这个大光球,应该是精灵法师们为了准确地让多重魔法施展到同一目标上,而设计的固定容器。
蒙面法师平静地念了一句咒,光球立刻燃烧起来。
热力渗透到球体中,伊尔微微扭动身体。待火势稍减,火苗晃了晃,一转眼就熄灭,只有一道青烟慢慢在黑暗中升起。这时,精灵放出的第二道魔法紧随而至。
他转身对着光球,像弹竖琴那样拨动手指,青烟猛然朝他弯曲过去。法师慢慢变化手势,青烟非常听话地绕着光球转起来,如同一条巨大的蟒蛇缠绕树干。
这番情形让伊尔看得神魂颠倒。
蒙面法师跳着舞,使出第三道魔法。他高大而优雅的身体周围,突兀地响起模糊的音乐声。那节奏忽高乎低,忽上忽下,他的身躯也随之扭动。
“拿瑟布利瑟!”蒙面者大叫一声,停下动作,跪在地上。他伸出左手,手指向上,手心冲内,贴着脸面垂直往下。这时,每一根手指尖端,都射出细小的闪电。
小闪电懒洋洋地涌到光球附近。伊尔明斯特看着它们如此缓慢地前进,忍不住再次向蜜斯特拉祷告起来。
脑海里突然冲出一副画面,耀眼辉煌,令人大感意外。像是有人一把拉开了黑屋子里的窗帘。他赤身裸体地站在一片树林中,脸上满是擦伤和划伤,一道一道的,疼痛难忍。手腕脚腕都扣着炽热的锁链,上下连着链条,升在空中,锁链在几步之外就消失不见。那链条闪着跟小闪电一样的光芒……此时小闪电裹在球体上。而蒙面人也闯进这副幻象,朝他比划了一个很不耐烦的手势,继续匆匆赶路。
伊尔明斯特被师傅手里的链条拉着往前赶。他们穿越着森林,也不知过了多久,伊尔身上的擦伤碰伤越发多了,皮肤被树叶割得生痛,他脚底下一个趔趄,被尖利的石块绊倒在地。精灵放开他,弯腰专注地察看着一株奇怪的植物。伊尔倒在石头上,摊开双手,默念蜜斯特拉之名,一个特别的印记——全然陌生,形状复杂,还闪着金光的印记,出现在他脑海里,并熊熊燃烧起来。印记好像是烙在他记忆中一般,异常清晰。
在幻象之中,伊尔赤裸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他离开岩石,但觉全身上下曲线玲珑。那是女人才有的身体曲线。是了,是他从前替女神传道的女人身体,“伊尔玛”。他又变成了伊尔玛!伊尔玛从石块上站起来,手脚的链条消失不见,轻盈地朝蒙面人施了个法术。蒙面者直起身子,充满惊恐的脸僵直不动,很快消失在伊尔玛放出翠绿的火焰中。
绿色的火焰冲刷着伊尔的脑子,幻象消失了。
伊尔摇摇头,想撇开这奇怪的想像。不知什么时候,他眼睛里涌起泪花。他的意识回到当前,小闪电正粘在球体之外,慢慢地唤醒新一轮火焰。
他努力回想着方才脑海里的印记。猛然之间,错综复杂的神秘印记重新出现在他眼前。对了,对了,就是那样:想着这印记,用手按着石头,大声呼唤蜜斯特拉之名,他就能再度变身成为女人。使用这个方法,他便能顺利挣脱这个狡猾的精灵术士强加于他的束缚。
蒙面精灵,他的声音,如此尖细,如此冷漠。他一定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是某个骄傲的精灵领主的!但,是谁的呢?他在哪里听见的呢?
伊尔无奈地耸耸肩。就算他知道那面具背后是谁,又有什么用呢。知道对手的脸和名字,并无助于了解他们的性格。对于科曼多人来说,蒙面者意味着死亡,意味着秘密。但对伊尔明斯特来说,蒙面者只不过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罢了。
也许,正因为他对科曼多如此陌生,所以他对这个看上去不怀好意的精灵才有利用价值。他下定决心,不管希望多么渺茫,也要恢复自己的力量和本形,哪怕这力量微不足道,即使和阿拉瑟特菈莱家族的信物比起来都毫无优势可言。但人类,尤其是意识和信念,绝不是那么好征服的。不是有谁说过吗,一个人类的意识甚至能理解信物本身存贮的记忆,即使宝石从他头上消失。
“看着我的眼睛,”蒙面者命令道。伊尔抬起眼,正好看见他伸出一根长长的手指,做出专横的手势。四周闪着亮光,高亢的歌声响起,光球裂成一片金色光斑。
光斑融进他薄雾一般的身形,伊尔感觉自己如同失去重力,往无底的深渊堕落,同时一股恶心的感觉在胸腔中翻腾,好像是一群泥鳅钻进了他的五脏六腑。
紧接着,火光冒起,火焰高温炽热,把他拉扯成四方形。伊尔的头使劲往后仰起,发出一声苦痛难忍的大叫。这凄厉的声音响彻整间宽广的法术屋。他从光球中重重地掉出来,抛在几尺之外的地上,紧接着又被一道乱七八糟的网给罩住。
那法术之网由最先盘旋在光球之上的烟雾形成,一缕又一缕烟丝缠在他身上,犹如章鱼的触角,伸进他的鼻孔和嘴巴,并且似乎拼命要和他融为一体。
伊尔咳嗽着,翻滚着,想把那些烟吐出来,喉咙持续不断地抽搐。等一切终告结束,他发现自己双膝着地,跪在冰冷的石板地上,蒙面精灵法师站在不远处的空中,桀骜地朝他笑了笑。
“起身,”蒙面者冷酷地说。伊尔心知他不怀好意,就想趁机试试看事情对不对劲,便用双手捧着脸,使劲呻吟,但并未站起来。
“伊尔明斯特!”精灵呼喝着,但伊尔仿佛无意识般摇着头,嘴里低声说着无意义地字眼。一股灼热从他脑海深处开始蔓延,接着传下脖子和肩膀,他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四肢麻木,似乎从身体上断开。伊尔现在知道该如何反抗这魔法的控制,但现在还不需着急。为了洞悉蒙面者所有的阴谋,他决心把这场戏演下去。他站起身,照对方的要求,伸直身子,双臂都往前伸出,好让东西绑住他的手腕。
精灵用一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伊尔明斯特。伊尔感到四肢顿时又像被硬生生地从身上扯下来,这次他丝毫无法挣扎。精灵用力挥舞手臂,向下一指,便左右开弓地狠狠扇起伊尔的脸,左手一个耳光,右手又一个耳光。
耳光抽得很痛。伊尔晃动着失去知觉的双手,为这突如其来的殴打忿忿地咬紧嘴唇,绷紧下巴。蒙面者却笑起来,“你的身体看来不错,跟我来。”
随着他的话语,伊尔发现四肢能动了。他压下还手的怒意,谦卑地垂下头,紧紧跟在精灵身后。
有人在看着他。这感觉异常强烈地从他肩膀上方传来,是的,一定有人在看着他。但他没有抬头,虽然他清楚地知道,那些悬浮着的眼球就在身后。
蒙面者用手拍了拍法术大厅平凡的外墙,一道圆弧形的通路突然出现。精灵站到路口,回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新学徒,一丝代表胜利的冷酷微笑浮现在他脸上。
伊尔决心把这险恶的微笑看做欢迎之意,装作畏畏缩缩地也笑了一下。精灵法师挖苦地摇摇头,转过身,用一只手指引着他的去路。
伊尔心里打着小算盘,同时继续装出一脸昏眩和狂热的表情,加快脚步跟上精灵。感谢蜜斯特拉,看来这场学徒之旅,会相当痛苦而漫长。

*****
月光掠过科曼多的树梢,在遥远的北方,传来一声长长的狼嚎。
附近的树林里也响起呼应般的嚎叫,但那全身颤抖的赤裸精灵,只顾着双手着地往山坡上爬,似乎完全没有听到。爬到一半,她手脚发滑,又从山坡上滚下来。她的秀发变做一堆茅草,还裹满泥巴。手脚上下疤痕累累,好多地方都闪着惨兰色的微光,还在流血。
山狼从山坡顶上的岩石中钻出来,眼睛闪亮,往山下看着。哈,好个猎物。它小跑着从最近的路窜下来,不过并不太着急。山脚那喘着气的女人一动也不动,哪儿也逃不掉的。
它慢慢跑到她身边,女人却毫不畏惧地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地上。她的喉咙和胸膛正对着山狼的獠牙,沐浴在月光之下,嘴里还嘟哝着什么。它有些诧异,为这女人的勇敢。
老狼停下脚步,仔细打量了女人一番,最后纵身跃起,跳到一旁。眼下还有大把时间,不如躲在旁边,谨慎地观察有没有猎人和陷阱的踪迹好了。如果没有,再扯开她的咽喉也不迟。
一只好奇的森林蜘蛛,慢慢从湿润的女精灵身边爬了过去。老狼看在眼里,心中痛快得很。看来今晚将有两道肉食大餐了,啊哈!
山狼跳了过去。
赛姆丝妲·奥戈拉穆没有看见,一颗亮蓝色的小星星慢慢出现她分开的双唇上。她当然也没有看见那小星星钻进了山狼的嘴里,接着是一声惊恐的狼叫,再接着是山狼无声无息地被瓦解开来。
只剩下一两根狼毛,落在她大腿上,此外再也没有其他。一团无法看清的物体说道:“可怜的人,都是魔法害的。那么也必须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