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伊尔明斯特之迷斯卓诺旅记-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舒服?不,那不需要考虑在内。你知道这魔法会带来什么,你使用它的时候,就决不能有同情和怜悯。只有这样,你才能最终战胜对手。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快,起来!”
伊尔起身,“我需要练习吗?”
“坦白地说,是的。你要用这道法术对付一个科曼多的敌人。根据大统领颁布的律令,只允许在保卫科曼多的时候,以及一个精灵性命受到最大威胁的时候,才能使用它。”
伊尔看着精灵脸上永远不摘掉的面具,猜测着(兴许这是他第一万次考虑这个问题)那面具所拥有的法力,要是他胆敢一把扯开它,又将在面具下发现怎样惊人的事实呢?
精灵仿佛察觉了他的企图,竟然匆忙往后退了一步,说道:“你现在见识过我们魔法网的威力了,它能轻而易举地摧毁一幢高高的大厦。而我们先前炸毁的那座,是一群叛国者居住的地方,他们竟然和黑暗侏儒达成交易,对方许诺给他们财富,甚至答应在事成之后,封他们为地狱之诸侯。为了这些东西,他们会背叛整个科曼多,和整个精灵族!”
“但我敢肯定……”伊尔明斯特本想说话,但旋即住了口。毫无疑问,他的蒙面师父所说的话,没一个字眼是真的。蜜斯特拉在草坪上已经教导过他,要自己做出判断。是的,他的判断就是,这冰冷纤细的声音,吐出的全是谎言,完全背离了事实真相。
每一个字都是谎言。每一个字。
“很快,”蒙面者继续说,“我会把我们两人传到一个地方,那里的防护法术是专门针对我而设置的。如果我硬闯进去,会惊醒每一个人,并且耗费大量时间和法术,那毫无必要。”
精灵用手指着伊尔,“而你,则能一点不费力地进去。我会用魔法为你召唤一只被铁链锁住的兽人。它是人类和精灵村庄的破坏者,我在它撕咬精灵婴孩的时候抓住了它。用法术吸干它的生命力,让你的魔法更加强大吧!使出你的防魔术——当然是靠这道法术形成的,闯进你看到的房屋!接着我会传来全副武装的亚穆瑟,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叛国者必死,科曼多也能安宁一段时间。等你完成这件事,就可以去觐见大统领了。”
“觐见大统领?”伊尔明斯特忍不住兴奋地喘着气,能再见到尊敬的埃尔塔格利姆,的确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这并未把他脑里不愉快的感觉赶走。整个计划都显得充满诡异,他要杀的到底是什么人?
蒙面人看到他脸上流露出的厌恶感,“那房子里有一个法师,也就是你将对付的人,”他慢慢地说,“那个人的作为,完全值得上这个下场。而且我也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勇敢地面对真正的敌人——要像捕捉癞蛤蟆一样,毫不束手束脚;要像在黑暗中点燃灯光那样,毫不迟疑怠慢。真正的法师决不允许自己对魔法产生特别的敬畏心理,特别是对他要用到的法术。”
明智的法师,伊尔明斯特无声地回想着蜜斯特拉的话,假装自己完全不懂得魔法一般。很快,他又挖苦地在心里做了个结论:要是他获得了真正的智慧,他肯定会明白,他根本就不是在假装——他的确对魔法一无所知。
“你准备好了吗?伊尔明斯特,”他的师父非常平静地问,“你做好完成一桩重要任务的准备了吗?”
蜜斯特拉女神?伊尔在心里询问着,脑海里飞快地显出幻象:蒙面人用手指着他,就像片刻前他所做的那样。在幻象里,伊尔微笑着,狂热地点点头。很好,这次女神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是的,”伊尔明斯特微笑着,狂热地点点头。
蒙面者抬起胳膊,低语道:“那么,我们就开始吧。”他朝伊尔做了个手势,世界消失在旋转的烟雾里。
当烟雾散去,伊尔明斯特的视线重新清晰,两人一同站在林荫茂密的山谷中。从树木生长的方式,和太阳高悬的角度,这应该是科曼多的某个角落。脚下是一座小山,身后有一口井。水流通过小渠,灌溉着一个小花园。树木参天,掩藏着木头搭成的房屋。
“快去动手吧,”蒙面法师轻声在伊尔而后说道,说完就消失了。他站的地方,气流还有些震荡和微光。接着他身后出现一个兽人,脖子上套着沉重的铁链。它瞪着他,用眼神祈求着他,它想吐出套在下巴上堵住嘴巴的厚厚嚼子,狂乱地想说什么。不管它如何举动,伊尔看得出来,它试图表达的是呜咽和挣扎。
它吞吃婴儿,偷袭村民,啊哈?伊尔装作厌恶地别了别嘴巴,毫不迟疑地朝兽人伸出手。蒙面人一定正看着他的表现呢。
他施展着法术,朝小屋伸出一只手,并把抗魔术布满手掌的每一部分,希望它能掀翻屋里最深的地窖,倾覆这块圣地最尊贵的防护魔法。在他的能量耗尽之前,让这座屋子快快坍塌吧!
兽人的哀恸渐化为绝望的呜咽,它眼睛中的光彩一点一点熄灭了,庞大的身躯迟缓地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为了躲开就快砸在他身上的链条,伊尔不得不挪动脚步。兽人的尸体横在他脚下,一动不动了。
身边的空气发出微光,他扭头一看,好些穿着闪光战甲的精灵战士从空中飞了出来,他们全都没戴头盔,手里的剑早就拔出在手,剑刃锋利,冷冷闪着魔法光芒。他们没朝伊尔看一眼,也没观察四周情况,只是直端端扑向那房子,砍着门和窗。利剑破坏了这称不上“防护”的防护,他们立刻冲进去,剑和战甲的光亮都消失了。而门里响起压抑的嘶叫,金属交错的叮当声。
伊尔突然觉得浑身恶心,重新打量了兽人一眼,恐惧不由得卡住他的脖子,让他无法说话,无法呼吸,甚至再也无法忍受这个充满悲伤的残酷世界。
他跪下膝盖,用手轻轻抚摸着兽人,整个费伦大路似乎全变成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一个巨大的无法挣脱的陷阱。铁链下锁住的是一具柔软苗条的身躯。
一具柔软、苗条、分外熟悉的身躯,但已经再没有了生命和动力。
他轻轻把尸体翻过身——那双眼睛是纳瑟尔的,它们睁得很大,充满哀怨和无助的祈求;它们瞪着他,深邃却又空虚;它们将再也无法转动。
伊尔用颤抖的手拉开那仍堵着她嘴巴的铁嚼子,再也忍不住眼泪,肆意地痛哭起来,完全不曾留心身后冒出了旋转的烟雾,再次把他卷走……

第十九章 皇庭暴怒


人类自古传说纷纭,科曼多之皇庭,素井然有序,华袍傲慢之精灵朝臣,常于无声无息处来往。此言并不为谬,然时至飞星之年某日,皇庭混乱,朝臣皆奋起如暴民。此事素为史家津津乐道焉。
安塔恩
费伦法师编年史圣贤传记
付梓于大棒之年前后

“诸位莫要惊惶!”蒙面人大叫着,而人们震惊的叫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我要将一个罪犯论处!还我人间以公正!”
“的确如此,”有人严肃地说,“这里有任何人反……”
“安静,安莉耶薇夫人,”一个伊尔认识的声音深沉而庄重地说,“请允许我们稍后再回到彼此之间的事务上。此人类是我亲自册封的科曼多亚穆瑟,故此,此事亦须由鄙人裁决。”
伊尔使劲眨着眼睛,模糊地看着王座上的大统领。王座高悬在发光的记忆殿池上,埃尔塔格利姆殿下正从高高的椅背上前倾着身子,感兴趣地往前俯视。穿着华丽朝服的精灵们匆匆往后退却,科曼多统治者和伊尔之间,顿时只剩下如玻璃般光滑的地板。
“您还认得这个人类吧,尊贵的大统领?”蒙面人问道,他冷酷的声音回荡在宽广大殿的每一个角落,皇庭上顿时一片肃然。
“是的,”大统领慢慢说,声调中有一丝哀伤。他把视线从伊尔明斯特脸上挪开,望着蒙面者,接着说:“可我并不认识您,先生。”
蒙面者伸出手,故意分外缓慢地,从脸上摘下面具。那面具没有任何束带,也没有绳子系在脑后,而是如同皮肤一般紧紧贴在脸上的。伊尔瞪大眼睛望着那张冷酷的英俊脸庞,整整二十年他一直渴望见识的这张脸……一张他曾见见过的脸。
“臣下乃是罗拔阿忒·塞塔琳,也是塞塔琳家族的发言人,”伊尔明斯特曾经的师父如此说道,“臣要控诉此人类,这个伊尔明斯特·艾摩,他曾是我的弟子,也是二十年前,您亲自在此大殿上册封的亚穆瑟。我要控诉他,这个杀人凶手!这个叛国者!”
“您以何事提起控诉?”
“君上,过去二十年,我试图教他灭生之法,以便让他有机会为保卫科曼多效劳,成为本地真正的法师。可等他学会之后,他竟然毫不犹豫地用它残害自己的同门,我的另一个弟子,她是个半人类,此刻正躺在他身边的便是。接着,他还用此法术攻击本地尊贵的法师迷索珊。他破坏了老法师的防护术,让年迈的法师无辜惨死在黑暗侏儒的刀下。我必须指出,黑暗侏儒也是跟此恶人串通好的。故此,伊尔明斯特通敌害国,罪证确凿!”
“黑暗侏儒?”玻璃般光滑的地板两旁,排得长长的朝臣队伍同声惊叫起来。
罗拔阿忒·塞塔琳故做悲痛地点点头,“黑暗侏儒害怕迷锁计划,这会妨碍它们以后的入侵。我怀疑,就在这个夏天,它们即将发动对我们的战争。”
人群皆震惊无语,接着到处都响起兴奋地议论声。伊尔拼命克制着自己的泪水,从迷蒙的视线里,他看见大统领凝视着大殿下的人群,做了一个手势。
无数竖琴齐声合奏起来,传令官女士被魔法放大的声音清晰地荡漾在整个大殿上,“诸大臣,请肃静,肃静!让我们回复平静和有序。”
人们继续喧闹着,直到亚穆瑟们拉开大殿的门,逐一往外驱逐闹得最大声的朝臣,安静才再度降临。
安静,充满紧张和危机的安静。
塞塔琳法师重新戴回自己的面具。面具和他的脸孔合而为一,仿佛从来就长在那里。
大统领从王座上站起来,白袍闪烁在半空中,他严厉地俯视伊尔明斯特,“正义既然已在呼唤,必然是科曼多需要它的时候。然而,诸臣须知,法师之间的冲突总有各种因由,本统领必须知道真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