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伊尔明斯特之迷斯卓诺旅记-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阿珞萝萨·托隆格莱思全身僵直,从半人兽之舞池塘坐起身,水滴从她身上每一道曲线里滑落下来。她面前跪着一个仆人,手里握着小刷子和一小瓶香水,正在为她沐浴。阿珞萝萨对她说:“发生了什么大事呢,你能感觉到吗?”
仆人没有回答。阿珞萝萨感到每一根手指尖都因兴奋而发麻,她打住对女仆说的话,张大眼睛用力盯着她。
女仆浮在空中,手里的香水瓶仍往前倾着,她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细小的闪电围住两人,在她们身边嬉戏,甚至从她嘴里飞进飞出。她开始呻吟,但一张嘴,却发出类似歌唱的声音。这歌声低沉,没有歌词,也不曾结束,只有美妙的旋律反复回荡。
阿珞萝萨尖叫起来,紧接着,女仆——她的名字叫内莉,漂飘得更高了。阿珞萝萨伸出手,使劲往下拽着她的胳膊。
听到尖叫声之后,从长长的花园走廊跑来一个仆人,他停在池塘边,大吃一惊,气都喘不过来。悬空的女仆,和阿珞萝萨夫人,都望着远方的某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们身上一丝不挂,嘴里却唱着圣歌。男仆忍不住使劲看了两眼她们曼妙的裸体,狠狠咽下口水,飞快地转身跑掉了。等会她们从这嗡嗡叫里清醒过来,若发现他在偷看的话,他一定会有大麻烦的。
回去浇花的路上,他不止一次地摇着头,这些天,怕是有什么伟大的魔法即将成形了呢。

*****
戈琅·戈顿费骂了一句脏话,手伸向匕首。他还真够好运,靴子里塞满了矮人宝石,科曼多已近在眼前,却遇到一群巡逻队!他回头看了看树林,就算能够顺利逃脱,他也没地方可躲。这些战衣金光闪闪的狗杂种。他分外不情愿地挺直背,把精灵的礼仪重新挂在脸上。
“好啊,卫兵们!有什么好消息吗?”
“站住,人类,”带队的亚穆瑟严厉地喝止他,“如果一切进行顺利,要等到明日正午,本城才能对你们开放。在那以前,你不能再往前多走一步了。”
戈琅怀疑地扬着眉毛,把头顶的假发往外一掀,把连着头发的大胡子也从脸上扯了下来——可真够疼的。
“看见这个了吗?”他用脏兮兮的手指,捏着自己的耳朵尖,前前后后地摇着,“我可不是人类。”
“从你的外貌上看,你也不是精灵,”亚穆瑟板着脸说,“我们以前也见过变形人。”
“别说这种娘娘腔的玩笑,老兄,” 戈琅晃着手指对他说——亚穆瑟给了他一张臭脸,而其余的卫兵们则吃吃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这么多年之后,他们终于让迷锁那玩意生效了是不是?嗯?”
卫兵们互相看了几眼。“他一定是个公民没错,”一个卫兵道,“除了精灵,没人会知道这件事。”
巡逻队长不情愿地说,“好吧,放你过去——但我建议你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吧。”
戈琅靠近他,瞪眼道:“为什么?反正以后你们都得让人类进入,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关系?嗯?哈,下回,你该告诉我矮人也能在这城里通行无阻了吧!”
“是的,他们当然可以,”亚穆瑟紧紧咬着牙,一字一顿地把话从牙缝里挤出来,“现在你可以走了。”
戈琅冲他甜甜一笑,挥手道别,“谢谢你,我的‘人类’。”他快活地说,从右脚的靴子里掏出一颗葡萄那般大小的红宝石,塞进惊讶的守卫手里,“为我带来的麻烦,这是给你的小小礼物。”
他加快脚步朝城里走去,高兴地吹着口哨。看看那些卫兵的表情,诸神,看看他们的表情!十足值得上一颗红宝石。嗯……不,半颗红宝石。嗯……现在倒回去把红宝石偷回来,还来得及么?

*****
尤地莱·塞塔琳点燃细长的火线,他精心设计的法术已经诞生了。火线轻轻地碰触着白炽的火网,就像引水渠一般,那巨网蕴含的魔法力量从他身上冲刷而过……
随着细长火线的闪动,他熟练地从这里拿起一团火,那边取得一把力波,很快织成一件火的斗篷。
现在,他兴许是全科曼多人里最强大的魔法制造家。蹒跚的老迷索珊既然能织成迷锁,他这尊贵的尤地莱·塞塔琳阁下就有法子利用它,把自己藏在里面,让谁也认不出他来,还能沿着火光,穿越这城市,一直飞到皇庭屋顶上的缝里……
在塞塔琳家族最高的法术塔中央,那个放着双龙交错的反射镜的房间里,尤地莱·塞塔琳身躯在椅子里渐渐消失。离开这座塔,对他来说有些危险性。但那些兴高采烈织迷锁的家伙,一定没空留心到他。等他们明白过来,他早已经完成那件事了。是的,这就是他来这里的原因。
一个孩子也能驾乘光芒法,只要有人好好地教他。可对尤地莱·塞塔琳来说,他要做的事情远不止驾驭这么简单。远远不止。——在这个世界上,像艾狄黛莱特洛·塞塔琳那样的圣人已经死了,像梅迪安那样的愚蠢小孩还得活下去,而像他这样的人,就必须自己来讨回个公道。
他现在开始往下降落,速度已经达到他能力的极限。他们正围成一圈站在一起,他必须毫不迟疑地正确击中目标,否则那矮小的泼妇撒舍,或是别的什么人,就可能发现他。
驾驭白色火焰乘势而下(这种感觉令人愉快),目标对准……是的!再见!奥拉所!
为他的离去,我们感到非常突兀与哀伤,尤地莱残忍地想像着。与此同时,他集中全部意念力,顺着惨白的火焰猛地冲进牺牲品的脑子。奥拉所是个胆小怯懦小心谨慎的至善论者。片刻之内,尤地莱已在那人脑内左冲右突,使劲地翻滚,奥拉所本人的记忆被他弄得四处乱溅——这可怜的人完全垮了。
大殿上的围观者只看到一根发光人柱微微晃动了一会,但并没有任何人能猜到,奥拉所·欧炳被法术野蛮地攻击了,他的脑子和内脏完全被烧成灰烬,站在那里的只是一具毫无意识的躯壳。
好了,现在他塞塔琳成了参与织就迷锁的一部分,成了涌动着的新生力量的一部分。奥拉所·欧炳负责的部分,是让未来的迷锁能够判定进入者的种族,嗯。那么龙会被关在外面,嗯。变形多普根和兽人当然也被排除在外,嗯。
嗯。
何不把奥拉所·欧炳辉煌的工作再往前推进一步,让迷锁成为所有非纯精灵血统进入者的死亡陷阱?明天正午,死亡陷阱,很不错。但这样一来,迷锁的力量会被提前唤醒,他不得不把伊尔明斯特杀掉,而另外两个参与者,“良友”和半人血统的家伙,也必然会察觉破坏者的存在。如此他老尤地莱·塞塔琳的性命一定不保。等他们把他干掉,一定还会织一座新的迷锁。
不,不成。还是隐蔽一点的好。他还有更伟大的计划要实施呢……

*****
除了女神之爱,这迷锁超越了世间一切美好。伊尔明斯特一边想,一边沿着白色的火焰,高高地飞翔到光柱的上方,力量如潮水一般从他身上冲刷而过。在那一瞬间之中,万物皆盛大而堂皇地生长,迷锁慢慢加厚变宽,覆盖的区域越来越大。而在魔法层上,此刻正几十个头脑同时在为它工作,它的系统变得更为庞大和错综复杂,每一个节点彼此都交错起来……
伊尔悬浮在网中,穿越了一个特别复杂的节点,兴奋还没过去,却突如其来一阵僵硬感。他停在那里,身上像被刀子切断似的,难耐的疼痛,火辣辣的灼热感,并伴有一小股混乱的气流。死亡法?一定有什么东西搞错了,却被人故意隐藏起来。要是这意味着有人正在搞鬼把戏的话,迷锁还没正式完成就会被毁掉的。
返回去的路很长,低沉而又深邃。诸神啊,难道在大殿上,他们又被人攻击了么?伊尔慢慢落回原地,伸出意识去试探贝尔多。贝尔多这时也被笼罩在网中,悬在半空中,轻轻吟唱着圣歌,手边还牵着一个大眼睛的精灵宝宝。他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精灵,他们往后退了几步,小声议论着。他们只是好奇,而非恶意。卫士们依然警惕地站着,皇宫大殿上一片肃静气氛。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小心地回到迷锁之网开始的地点,观察着内圈的精灵们。皇庭大法师一切正常,阿莉·达哈特也很好,还有……不对!是他!奥拉所·欧炳阁下沿着白火瞟了伊尔一眼,那是一种知根知底的眼光!诸神啊,那眼光可意味人世间所有恶意的情感,但绝不可能意味着“善意”和“友好”。
啊!假奥拉所·欧炳正在设计让迷锁对付所有非精灵之生物!原来蜜斯特拉安排他出现在这里,要他花费整整二十年时间进行磨炼,就是为了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阻止这意图不轨的精灵!请保佑我,赐福我,伊尔祈祷着,我将为汝而战!
他乘着一柱光波,射向奥拉所·欧炳的脑子,想发现那背后藏着的人是谁。
真奥拉所·欧炳的意识已经被破坏了,这一点十分明显。伊尔沿着混沌意识的碎片,绕了一圈,往后退了一些。对方的意识波竟然想刺穿他!幸好距离还不太近。意识冲撞猛烈,奥拉所·欧炳的躯壳都颤动起来。
伊尔默默地怒喝一声,再次冲过去。
他的猛扑被一道同样强大和深沉的意识挡在外面。某个他没接触过的精灵,某个他没打过交道的老精灵。是塞塔琳家族的人么?伊尔沿着火焰的边缘,仔细地站在假奥拉所·欧炳构造的光线上,这样,等会他再扑过去,双方的猛烈冲击会把这个部分撞得粉碎。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迷锁也不会对非精灵种族造成伤害了。
在这道网线之中,伊尔明斯特的防卫就完全没有了。他义无返顾地扑上去,但在对手强大的意识力面前,他似乎落了下风。如同水银灌顶,他被意念之火从头穿过——就像一根糖葫芦块被插在烤肉架上的烤肉那般被从头顶贯穿!
赤红的疼痛喷薄而出,他的念力无法控制地消褪,他越接近那人,他所控制的意志就一点一点顺着那股红色,往身后飞出,失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伊尔想尖叫,想后退,但他的挣扎却只能在原地打转,疼痛变得更为剧烈,而对方的意念之火在他身体中,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