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之爱无悔.月上柳梢头 作者:清谷天(晋江vip12.7.31完结)-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两位妈妈一直在旁催促着,那架式,若姚遥再不速度点,就要上手来拽了。
  
  姚遥长叹口气,算了,见了也无用,倒不如靠着自己在路上做点谋算,真要捎些什么话,祸及了他人,反倒折了自己的福禄,话说,自打来了这个破时空,便就福簿禄浅的很了。
  
  那两个婆子见她神情黯然,虽一直催着她,却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那胖婆子一伸手将姚遥身上的包裹拿了过去,说道:“姑娘,朝食路上吃,我们脚下快着点吧。”
  
  说罢,人在前头带路,竟是极熟悉薛府的地形,那高婆子在后头缀着,一前一后,迫着姚遥走路快些,将将出了院门,正要往前堂绕去,小桃便从园子角门里冲了出来,说道:“小茹,等等。”
  
  姚遥霍然停脚,转头看向小桃,那瘦高的婆子脸上立见一丝不耐,倒也忍下了,略侧开身子等了等,小桃已几步冲到姚遥跟前,慌乱地道:“你这是去哪儿?怎这般急?”
  
  姚遥脸上扯出一丝笑,说道:“姐姐莫急,小茹也是去京里,以后姐姐若回了京里,倒是离得近些。”
  “怎是去京城?不是……”小桃瞧着这一前一后面生的两位妈妈,把后头的话咽了下去。不过,姚遥倒是知晓她问的是什么。
  
  姚遥摇了摇头,笑道:“舍不得离姐姐太远,妹妹先一步去那京里,以后若有机缘,定寻姐姐去。”姚遥见那瘦高婆子脸上不耐愈发明显,怕给小桃惹些不必要麻烦,便抱了抱小桃,接道:“妹妹先行一步,姐姐保重。”
  
  说罢,随着两个婆子快步离去,小桃一脸茫然,仍立在当口,木木地盯着姚遥远走的身影,一时,心内倍感疑惑、伤怀。
  
  这两个婆子倒是分分钟没耽误,转到前堂,未见到夫人,见是刘妈妈代为送行,便对着刘妈妈鞠礼道谢,客套几句,便带着姚遥出了正门,话说,这是姚遥头回走薛府正门,却是这般情境。
  
  门口一车夫正坐在一辆套好的绿呢篷车上等着,待三人上了车,那前头四匹马便长啸一声,疾驰而去了。
  
  姚遥在车里颠得腹内翻江倒海,脑袋直晕,却见那两个婆子一个迥迥有神地盯着自个,一个却靠在车壁上打起盹来了。姚遥顿感佩服,这两位,还真是有水平。话说,这朝食没吃,是这两婆子先见之明啊?还是真的路急啊?无论哪个,总之是歪打正着了,这吃了饭再坐车,结果可想见的。
  
  一路行了半个时辰,便到了槐州地界儿,车慢了下来,等着通关,姚遥掀开车帘一角,让风顺进来透透气,却恰巧瞥见秀梅与方少逸两人正站在城门口与那门卫头正说着什么,秀梅脸有羞怯,却仍力持大方,这矛盾表情倒是很少在秀梅脸上见到,姚遥瞧得兴趣,对那门卫头的长相很有愿望,不料,马车却向前动了动,秀梅无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却见到隐在帘下的姚遥,一脸惊愕,一手慌忙去扯方少逸,方少逸顺着秀梅所指望去,却只见那马车已是通关,只恍惚瞥见一张熟识的脸孔。
  
  那马车出了关卡,便扬蹄狂奔,眨眼间便消失无影,方少逸一脸呆滞,望着那马车卷起的尘嚣,一时弄不清楚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子,本应马上要入方家的小茹,如何坐到那辆马车之上?且瞧那架式,竟是出槐州府的。
  
  姚遥一出城门,便放下帘子,正襟危坐,要不说呢,这人适应能力强,扔哪都能长,这坐了半个时辰的车,姚遥竟也习惯了的这车的节奏,肚子也有些饿了,可又不好明说,对着胖婆子那眼神,啥话都吞回去了,那家伙,整个一看着羊的牧羊犬。
  
  姚遥轻咳,那胖婆子终于有了反应,自座位下头翻出一小桌,又从车壁处按出一机关,里头放着点心,茶杯,茶壶。
  
  那胖婆子将所有东西放到桌上,倒了杯茶,递给姚遥道:“路上紧,姑娘先喝了水,掂掂肚子,下傍晚到了驿站就能吃上热呼饭菜了。”
  
  姚遥接了茶,客气的道谢,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就这么跟着进了京,那京里是一般人能去的地儿吗?何况,前景不明,事实不清,又明摆着是个火坑,这不挣扎挣扎直接就跳,那便太不甘心了。
  
  姚遥心里嘀咕,总要面上先装着柔顺认命些,再谋后事吧。唉,姚遥心里长叹,咋自己的命这般多舛呢?好不容易努力出个转机,又JB给截胡了,什嘛世道呀?
  
  这一日行的紧,到了天擦黑,马车便停在了驿站,一下车,那胖婆子和瘦婆子便把姚遥夹到了中间,进了店门,竟是已定了房间,要了饭菜和热水,三人便一起上了楼。那马夫自去安置自己。
  休整完,吃过饭,那两个婆子便搭了两个地铺,竟是要与姚遥一个房间睡下。姚遥又不敢说不,只好躺在床上翻煎饼,直翻到下半夜,才睡下。一晚上,那两个婆子呼噜此起彼伏,竟是一个睡,另一个醒,轮换着过了这一宿。
  
  如此在路上行了十来天,路程赶得很紧,那两个婆子累得要命,姚遥也疲惫得很,不过,那马车夫倒是精力好的很,没有休息,也照样超速行驶。
  
  两个婆子在路上劝慰过几次姚遥,姚遥只做虚心听着,不时还点头应着,大有已认命了的架式,到后头,听得婆子说话,脸上便少许泛出点期盼。那两个婆子果然满意的很,警惕也不如刚出薛府时那般高了,且这还差几天便要进京了,两人又是疲累的很,对姚遥更是没那么紧张,已不再一人看一人睡,两人均倚着车壁打着盹。
  
  这一过午后,天就热得人透不过气来,姚遥将帘子大撩,盼着车速快能顺进点风来,那两个婆子精神萎靡,靠在车壁上竟有些支不起锅来似的。姚遥眼尖,瞥见前方一片苞米地,便眉头一皱,出了一个下下策。总是要试试的,不试永不甘心,这快入京了,若再不行动,就真的没啥机会了。
  
  姚遥眼瞅着那片苞米地儿要到了,便捂着肚子呻吟了两声儿,可那两婆子正入佳境,压根就没注意到姚遥这边,姚遥无奈,又大声呻吟了几下,瘦婆子终于有了反应,睁开一双惺松的眼,迷糊地问道:“姑娘这是怎了?”
  
  姚遥装着肚痛难忍的架式,虚着声音道:“许是吃的有些不对付了,妈妈,麻烦叫车夫大哥停下车,我,我要大解。嗯……”说罢,又痛苦的叫了一声,那瘦婆子顿时有些急了,推了推旁边的胖婆子,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小青,停下车。”
  
  那胖婆子揉了揉眼,询问地看着瘦婆子,瘦婆子大致解释了一下,便同胖婆子一起搀着姚遥下了车,恰是那片苞谷地。
  
  姚遥下了车,便挣开两个婆子的手,进到地里,将裙摆撩起,坐势蹲下,中裤并未解,那两个婆子本就倦怠,此时虽有些清醒,却也不愿凑得太近,只大致瞧了姚遥的身形,在地旁等着了,姚遥在一个地蹲一会儿,发出一些细微的声音,便挪开一小地,到渐渐瞧不清两个婆子的影子了,便迅速将外裙褪下,搭在苞秸上,顺着风势,慢慢向远处蹭去,待到差不多时,便发足狂奔,百米冲刺的架式,立时头上冲血,心跳如擂,只盼着自己能多跑远些,远远地看到了地头,心下一喜,这一片占地颇广,很有可能挨着水边,若是侥幸进了河,顺水游下去,希望则更大。
  
  姚遥自信这脚力比那两个婆子要强上百倍,加上快到地头,已听闻水声,立时便更是信心满满,逃脱很能成功。
  
  正自兴奋着,忽觉后头有鹰飞展翅而过之声,姚遥虽然纳罕,却条件反射地蹲身伏地,向空中望去,却见一壮硕黑影几个纵跃便超过姚遥,那身姿,轻盈似燕,霸气似隼,看得姚遥一阵啧啧称叹,这才是真正的武侠高手哇,古代特产呐,上辈子那是除了电视里瞧过,小说里念过,还真没瞧见过半个真品,有幸在逃亡路上碰着一个,还真是猿粪呐,敬仰呐。姚遥半蹲地上,等着那位大侠继续行程,却不料,那位却在前方猛然收势转身,站在姚遥两步之远,一伸长臂,竟是要拦住姚遥前路。
  
  姚遥立马睁大眼睛,双手护//胸。可是,两手一贴胸前,她便后悔了,这万恶的电视编剧,为嘛一遇截路的便要抱胸,搞得她也这般条件反射,真是让人不耻。她顺着手势将护改环,轻轻站起,问道:“侠士这是何意?”
  
  那侠士眼神躲闪,竟是不敢直视姚遥,微偏着头,一抱拳道:“姑娘,多有得罪。”说罢,拿一巾帕裹手,手掐姚遥上臂几个纵跃便把她拎了回去。
  
  路上马车旁正站着那两个焦急跳脚的婆子,一见姚遥回来,便抢步上前,两人一左一右,架着姚遥便将她拉上车,一个婆子手里拿裙,手下粗鲁地给姚遥套上,另一婆子却拿眼睛狠狠地盯着她。
  
  姚遥放软身子,随她们摆布,待收整好了,也不理那两个婆子,只身子一歪,半倚在车座上,眯眼假寐起来。这一路,跑的这累,左右也装不下去,索性就随性吧,如此想着,心下反倒坦然了,这一眯竟真的睡了过去。
  




☆、第 44 章

  这一觉,姚遥睡得可真香,待睁眼时已近夜半,那马车还在疾驰中,瞧这架式,竟是要连夜赶路。
  
  她伸了伸懒腰,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喝,又四处翻拣了些点心吃。随后便懒懒地斜靠在车壁上,眯着眼养神,无视胖婆子那双泛着血丝,冒着凶光的眼睛。
  
  脸皮都撕破了,也没必要再装下去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不去装T丫的了,爱咋咋地吧。
  这般眯着,姚遥又迷糊了一小觉,随后是被骤然降速的车子给晃醒的。她睁开眼,避开已换了班的瘦婆子眼神,微撩开车帘子向外望去,这是到了一个城门,厚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