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之爱无悔.月上柳梢头 作者:清谷天(晋江vip12.7.31完结)-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愕没够乩矗蚴牵粢钩ノ遥愀腋稣贩蛉俗酥嗟奶齑筇跫U庹腥搜岱沉说够故滦。庖屏巳思遥琍,还条件呐,边待着去吧,那就不美了。
  
  她斟酌半晌儿,才接道:“听夫人的意思,你也没纳太太?”
  “呵呵。”表少爷轻笑,问道:“你很关心我身边有没有女人?”
  
  姚遥立马羞红了脸,这才发觉自己这话问得着实蠢了点,难免人家误会。实际上,姚遥光顾着考虑,这表少爷既然不喜欢结婚纳妾,那自己是不是也有可能日后也被送出府去,好生过自己日子。不过,话问得没技巧,又不能反口推驳,只好闭嘴低头,心内暗悔。
  
  那表少爷瞧了瞧她,见她确实有些尴尬,倒也厚道,没跟着再落井下石,只轻叹一声,说了一句:“既知是毁人幸福,又何必再造冤孽。”
  
  姚遥听得此话,立马觉得这表少爷形象高大,威武,光辉起来。瞧瞧人这话说的,多好,多有水平呀。作为一个身为传宗接代之种马身份,又是处在将女人视作物件的封建社会里的男人,有这般觉悟,有这般水准,那真是千古奇葩,万年古花,少见呐,珍贵呐。
  
  姚遥很是兴奋,立时又忘了迂回,直接问道:“那日后,我能不能出府。”话一问出口,姚遥便想直接把舌头咬断算了,肠子悔的都青了,MM呀,怎么能直接暴露自己的最终的想法自已的真实目的呢?怎么能就头脑一昏,脱口而出了呢?蠢,蠢,都蠢到家了。她真想冲动的按住表少爷的耳朵,高喊一声:“重拍。”可这一切,都成了她娘/的痴心妄想了。自己还是太嫩了,在如果晕昏的状态下,应避免对敌,却疏忽大意的两句便被人表少爷探出了底,愚呀。
  
  表少爷轻笑出声,低声问道:“你很想出府呀?可你这般年纪,出了府如何过活?父母能寻得到?”
  
  姚遥听这话,似是有门儿,但之前犯的错误太大,这话可得想想再答。她低头思索良久,才道:“父母怕是寻不到了。不过,少爷一向宽厚善待人。既是安排小茹能够出府,定也是要厚待的,省俭些,生活还是很容易的。”
  
  “你倒是个不吃亏的,还晓得下套。”表少爷先如是接了一句,又顿了一刻,才续道:“再看吧,待夫人那里安稳了再议吧。”
  
  姚遥心内顿时一暖,这表少爷心肠不恶毒。
  




☆、第 53 章 捉虫

  姚遥其实也很想问问表少爷;那水墨与子夜去的那个无极堂是个什么地方?可想了一想,还是不犯傻了,知道的越少越好,可别为了点好奇心把自己的命和未来给搭进去;那实在得不偿失。
  
  姚遥不再接话;屋内两人便都沉默了下去;一时周围安静异常;只闻远处蝉鸣;风过翠竹的沙沙声;气氛安逸;宁静;很是闲适。
  
  表少爷自那日玄真道长来过之后;身体恢复便更快了些,不过半个来月的时间,便已能活动自如,每日外书房办公去了。
  
  姚遥日子清闲了下来,不用每日均贴在表少爷身边了,一时倒有些不太适应。程老夫人给自己配的两个丫鬟,她向表少爷要了兰草,兰草自姚遥初来那日之后便被挤兑去打水除草干些很杂役的事务。要到身边来,跟着自己虽也没多大前途,但总好过当个粗使丫头。
  
  春枝这人很耐人寻味,她当着表少爷的面对着姚遥很是客气,一口应下,答应的相当爽快。可一背过脸去,先是对着姚遥冷眼冷待,后是对着兰草立规说矩。弄得兰草对着姚遥总是缩手缩脚,惊弓之鸟似的,弄得姚遥对春枝甚是不满。
  
  春枝派给姚遥的另一个丫头名叫秋草,平头整理,没什么笑模样的一个人,倒是凡事抢着干,动作也很是利落,应是一个颇为爽利的人。
  
  其实,姚遥也没什么事让这两位干,不过就是清理一下房间,顺带洗洗衣服啥的,这表少爷,事事还得经自已的手,不能用旁人。姚遥也发现,一般情况下,表少爷的屋子里除了她没有其他丫鬟候着。跟那薛府二少爷的作派完全两样,那位是,身边时时刻刻至少得有两个丫头跟着。
  
  已过了立秋,天气虽还炎热,但早晚已慢慢凉了下来,身上不再粘腻,人也不是那般困顿了。姚遥升做人家“太太”,每日便闲下许多功夫来,实在是没事,便把表少爷从前送给自己的那两本书放到床头,没事便翻上两页,后来,又起了念头练练字,画上几笔,便跟表少爷讨要了些笔墨纸砚,放到自已的房间内,趁着表少爷在外书房工作的当口,耍上几笔。
  
  这日,姚遥想起上回玄真道人送的那张符箓来,便小心地自日常锦囊里将其取出,上下翻转着打量了打量,又珍贵地放了回去,计划这几日定要画张可心的绣样,弄个香包,将它放进去,贴身戴着。
  
  自铺了张纸,左思右想,弄点什么东西上去呢?突地想起上辈子姚妈屋里那几盆盛开的蝴蝶兰,颜色深紫,明艳动人,很有蝴蝶展翅欲飞那种动态美。
  
  兴致一来,便想着用水青缎料做底,弄上朵连枝蝴蝶兰,再配上两片落瓣,应是不赖,如此思量,便开心起来,提笔细细地打起底,勾勒起来。
  
  有事做,时间便过得飞快,待日头偏西,屋内暗下来,姚遥才恍觉已是过了酉正,她忙搁下笔,想着兰草和那秋草怎不提醒自己一句,却突听得背后传来表少爷那特有的清冷声音:“怎么不接着画了?”
  
  “啊?”姚遥这才发觉背后有人,缩头回望,表少爷不知何时回的屋内,站在自己身后又不知是瞧了多久?
  “噢,已过了酉正,该给少爷取吃食,送夕食了。”姚遥很老实的回答,接着又问道:“少爷今儿回来的这般早?那夕食便摆在屋里吧?”
  
  表少爷点点头,没直接回答姚遥的话,只是伸手拣起桌上的纸,两手铺展开,问道:“你勾的这是什么花?很特别。”
  
  “一种兰花,因肖似蝶翼展翅,故称为蝴蝶兰。”姚遥解释道。
  
  “你自哪里见过?”表少爷细细地端详着姚遥画出的轮廓,状似无意地问道。
  
  “以前跟父亲上山时,在一座山谷里瞧见过,很少,不过几株而已。”姚遥小心地答道。她不知这时代有没有发现这种兰花,但在薛府,她确实未曾瞧见过。
  
  “蝴蝶兰,倒有些意思。这花什么颜色?”
  “小茹在山谷里见的是紫色。”姚遥谨慎地答了一句。这花五颜六色均有,以黄色与蓝色最为昂贵,姚遥哪敢再多说,多说多错的。
  
  “嗯,不错。”表少爷将纸放回桌上,又问道:“怎么,瞧你勾得这般细致,是打算做什么用的?”
  
  姚遥见他不再追着问了,便在心里轻呼了口气,笑着回道:“勾着顽的,想着绣个荷包。”
  
  “嗯。”表少爷点点头,想了一忽才道:“看你挺喜欢绣东西的,便请个师傅来,精进精进你的手艺吧。”
  
  “啊?”姚遥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话题转到这来了,不过,她反应很快,忙接口道:“那赶情好,好好学学手艺……”
  
  “也好做几件长衫。”表少爷接口道。
  
  “长衫?”姚遥又慢了半拍,才回过味来,这表少爷让自己学手艺原是要给他做长衫的。她在心里撇撇嘴,就他身上的长衫,件件均是精品,布料及绣工哪样不是顶极?让自己学手艺给他做,学上半辈子也未见得能达到他身上那水平。
  
  不过,姚遥自是不能得罪人上级领导,马上将话赶上,接道:“小茹手艺若真的学得精进了,出得了徒。少爷又不嫌弃,小茹自是愿意给少爷多做几件长衫。”
  
  “嗯。”表少爷先是点点头,之后状似随意的接道:“外衫还做不得,便先从中衣做起嘛。”说罢,抬头看看时牌,吩咐道:“跟春枝说,将饭摆在屋里吃吧。”
  
  姚遥听得前半句,一时弄不清表少爷意图,只好先应着后半句话。她招手将秋草叫过来,如此吩咐了一番,便跟在表少爷的身后转进屋内,先是洗手,后是更衣,如此忙乱了一晌儿,饭菜也摆了进来。
  
  姚遥侍立在旁,等着给表少爷递饭布菜呈汤之类的,这是身为太太,实则妾室,实质奴婢的本职工作,挺悲摧的吧,人家吃着,你看着,人家饱着,你饿着。没关系,咱要调整好心态,将自己位置摆正了,先当自己是一高级餐厅服务员,OK,这就成了,这是上班时间,下班了,咱就能吃饭了。
  姚遥一向很能安慰自己,侍立在旁正打算好好表现,却听得表少爷吩咐道:“坐下来,一起吃。”
  “啊?”姚遥又是一愣,这一半晌儿,姚遥这思维硬是没跟上领导那大脑转速,总是慢上那么几拍。
  
  “这,这不大好吧,不太合规矩吧。”姚遥反应过来,便犹犹豫豫地接道。她一方面,觉得直接拒绝领导的邀请不太好。另一方面,她真的是不太喜欢跟着表少爷吃一样的饭菜,那怪了吧叽的味道,老天,饶了她吧,她已经受够了那四十九天了,好不容易刚解脱两天。
  
  表少爷抬眼看了她一下,笑着摇了一下头,道:“坐吧,这饭菜不好吃,知你不喜。不过,一人吃饭更难咽,先跟着吃点。”
  
  领导都这样发话了,姚遥再端着就实在过份了,这屋里除了隐形的那位,一向没别的丫鬟小厮,所以,姚遥在屋内一向规矩不是很严,此时,便依话坐了下来。拿着一双筷子做公筷,时不时给表少爷夹几筷子,自己也挑点能入口的吃几口。
  
  表少爷这饭吃的很慢,应是肠胃不好,吃的也极少。一度让姚遥认为,若不是他答应了程夫人要善待自已身体,怕是连饭都不愿吃的。如此硬塞下几口,不过是让夫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