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之爱无悔.月上柳梢头 作者:清谷天(晋江vip12.7.31完结)-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姚遥点点头,知晓这粟花散保不齐便是现代的罂粟,若真是这种东西,姚遥还真不敢再用了,痛也只能忍着了,不过,她一直未照镜子,也没赶上清醒时换药,还真不知那伤口是何境况,只这痛感清晰了,便觉半边身子都是痛的,着实很是难忍的。
  
  她有心做点什么岔开点注意力,可身上还软着,她抬头瞧了瞧恭敬侍立的冬麦,便拍了拍床边,说道:“冬麦,你坐坐,陪我说说话。”
  冬麦眨了眨眼,施礼道:“奴婢不用坐,站着回话便好,茹太太想跟奴婢说些什么?”
  
  姚遥叹气,只撇眼盯着她,如此盯了一会儿,冬麦便道:“那茹太太稍待,奴婢搬个绣墩坐着说话。”说罢,便施礼转身出去,只一会儿,便提着个三尺高的绣墩回来,面向着姚遥,斜签着身子坐了,一副恭谨听命的样子。
  
  




☆、第 75 章

  姚遥一见她那作派;便觉累得很,聊天的欲望也骤减一多半,可人家既已做出了姿态,便不好随意罢了念头;只好咳了一声;想了想;才问道:“冬麦一直居这庄上?”
  
  “回茹太太;是。”冬麦欠欠身子答了。
  姚遥内里叹了口气;这哪里叫闲谈?这明明就是面试嘛;还是国企大中型企业的面试。她抿了抿唇;轻道:“你若这般拘谨;咱们就不要聊了;你做着不累,我看着都累。”
  
  冬麦瞅了一眼姚遥,略思索一下,才放松了身子,笑道:“茹太太觉得没意思,想说说话,奴婢陪着。”
  
  姚遥瞧她这般一动作,却是气质迥异,心下诧异,便生出探探其背景的念头,她低头想了想,才问道:“你在这庄上几年了?夫人置庄子前,你便就在这里了?还是置后来的?”
  
  “回茹太太,奴婢自夫人置了庄子便就在这里了。”冬麦爽利地答道。
  “噢。”姚遥点点头,又续问道:“你爹娘也在这庄里?”
  “回茹太太,奴婢爹娘不在庄上。”
  
  “只你一人在这庄上呀?那你还寻得到你爹娘吗?”姚遥想得是这丫头的情况可能与其前身颇相似儿,只身被卖入程府,若是这般情况,通常会比较惦念家里,便如是问道。
  
  冬麦略低了低头道:“回茹太太,奴婢未见过爹娘。”
  “啊?”姚遥讶异一下,便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没事。”冬麦摇头笑道:“奴婢四岁上记事便在程府,不难过的。”
  “这样啊。”姚遥接了一嘴,便马上岔了话题道:“那你也是跟夫人从大理本家来的吧?大理那地方很好吧?四时如春的。”
  
  “是,奴婢是从大理来的,茹太太知道大理四时如春,是去过吗?”冬麦疑道。
  “啊?”上辈子去过算不算?姚遥笑笑,接道:“未曾去过,只是听人说过而已。”
  
  “是少爷说过的吧。少爷待茹太太还真是好,与您说这些事情。”冬麦一脸兴致勃勃地自行脑补着。随后又接道:“那日少爷与茹太太被接进庄时,均受了伤,少爷第二日醒后,便来瞧您,一直待到大夫劝慰才回的一品居,担心地很,奴婢觉得,少爷待茹太太真是有心。”冬麦说这话时语气中有点激动,打量的眼光也不欠分毫,带着些狂热。
  
  姚遥听得不好意思,再加上冬麦的眼光,面上便有些泛红。话说,表少爷这人还真没跟自己聊过这类闲篇,除了吃穿真的没再说过别的话题,姚遥出神地想了想,觉得自己真真的局限了,怎么可以这般腼腆怯懦呢?既然是要大胆地做些啥子,那便要全方位的了解了解,这类话题怎么可以少呦。
  姚遥如此拓展了一下自己的视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战略,倒真的忽略了伤口的痛处,冬麦仍就一脸热切地观察着姚遥,见她似是走了神,便嘴角带出丝笑意,觉得这位茹太太还真是可爱的紧,不知因着自己的这番话,神思飞去了哪里,面上一脸的笃定和坚决。
  
  两人正一个神游,一个暗自观察,门外便传来了脚步声,冬麦面上一整,肃然起身,恭敬异常地立在床旁,姚遥被冬麦的动作招回神,正想问问冬麦这是作甚,却见表少爷已入门转了进来,便吞了到口的话,转眼瞧去。
  
  表少爷进屋后,便瞧了一眼绣墩,对着姚遥低声问道:“聊些什么呢?怎不说了?”
  姚遥笑笑,回道:“也没什么,只是好奇庄上的景致,问问冬麦,还没说到那呢,少爷便进来了。”
  
  “噢?”表少爷应了一声,淡淡瞥了一眼冬麦,冬麦便一瑟缩,之后忙施礼问了一安,再便告退出屋了。
  姚遥见冬麦那表现,心里有些诧异,其实,她一直都很奇怪,表少爷也不见得是个多么凌厉的人,怎么他手下所有的人对他都有一种骨子里的敬畏呢?即便是个人魅力,也到不了这种地步吧?姚遥一向不觉得个人魅力真的可以高段到让人臣服其衣裾之下或是以命相抱的地步。可表少爷这,还真是颠覆了她的想法。那水墨便不提了,唯命是从的主儿。就是苑子里的春枝,也算是表少爷跟前的老人了,又是位女性,应是极有体面的吧?红楼里的大丫头袭人,晴纹对宝二爷那态度可见一般。但表少爷这儿,还真是挺特别,人那只需咳嗽一声,春枝便噤声失言,极为老实了。
  
  姚遥这儿正琢磨着,表少爷见冬麦出了屋,便自坐到床头,轻轻拨开其鬓角的发丝,柔声问道:“又想什么呢?”
  “啊?”姚遥一回神便被其动作吓了一跳,这表现也太过亲密了,尤其是由表少爷做起来,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话说,表少爷一向是以退为主来着呀,怎么,今儿这般主动。
  
  姚遥有点傻愣,表现便有些呆滞,啊了半晌儿,也没回表少爷的话,表少爷“嗤”笑出声,伸手揉了揉姚遥发顶,笑道:“又犯什么傻呢?问你想什么呢?嗯,还有,伤口痛得狠吗?”
  
  姚遥不好意思地低头,心里却在嘀咕,拜托,您老先生能不能别转脸转得那么快,连个预告都没有,这也太不让人踏实了。她略停了一忽儿,便答道:“没想什么,只是好奇咱这庄子是什么样子的?还有,伤口是挺痛的。”说罢,还冲着表少爷皱眉做了个苦瓜脸。
  
  表少爷摇头笑了笑,轻声安慰道:“痛也要忍忍了,那粟花散不得多用,不过,几日便好,创口结痂便不会痛了。哦。”
  姚遥被那声“哦”雷得身上起了一层粟,实在是不太适应如此转变的表少爷,便低头,“噢”了一声表示自己知晓,躲了表少爷的视线。
  
  可谁知,人表少爷又柔声嘱道:“但结痂后,会更痒,你万不能用手去抓挠,会发炎破口留疤的,记住了吗?”
  姚遥被表少爷这哄孩子腔调又雷出一身鸡皮,她悄悄抖了抖,偷眼瞧了瞧表少爷,很是怀疑此人是否被调了包,怎么今儿这表现与往常差异如此之大,其实,说的话还是那几个字,只是那语气,实在太过迥异,一时真是让姚遥受不了。
  
  她有心支开表少爷,好调整调整心态,外加思考一下表少爷转变的缘由及应对之策,如此想了想,便道:“少爷自外面进来,天气可好?”
  “挺好。”表少爷点点头,随口应道。
  “真想瞧瞧咱们庄子的景致。”姚遥偏头说着,脸上带出点企盼。
  
  表少爷撇眼瞅她,微挑了一下眉峰,接道:“你那伤未好之前,不可见风,何况,失了那般多的血,应是起不来床的。即便可以起床,也不可随意走动,挣裂了伤口可不是好收拾的。”这番话说的就挺正常了,姚遥身上一下便觉舒爽许多,她挺了挺身子,懊恼地接道:“那得等到何时呀?”
  “不论何时,也得等着。待大夫说可以起身了,你方可起身。”说罢,便起身说道:“我需处理些其他事情,待夕食时,过来与你一些用。”
  
  姚遥见他要走,便追着问道:“少爷伤如何了?应也很是严重的,为何能这般随意走动?少爷一向又是体弱,受了箭伤本应多多养养精气,却可这般劳心费力,小茹区区刀伤,又不用费少爷那般心思,走动一下,总是可以的吧?何况,小茹自会多加小心,不会挣裂了伤口……”姚遥还待说些什么,表少爷已脚上挪动,人便到了门口。待要出门前,才叹了口气,转身回道:“我知你的意思,你安心养伤,我会小心行事,我那伤只深些,创面不大,不似你的……”他顿了一下,才续道:“与你情况不同,所以才如此随意些,不过,我会听你的,少费心力,养养气血。你也要多注意,不要妄为,好吗?”
  
  “好。”姚遥应得很痛快,随后又加了一句:“一言为定。”
  
  “嗯。”表少爷轻笑出声,应下后,又深深看了姚遥一眼,才出得门去。
  
  待到门口,才放缓了脚步,瞅了一眼守在门外的冬麦,那冬麦立即错后两步跟上,一直行至院门口,两人才止步,表少爷轻问道:“说了什么?”
  
  “回主子,茹太太只打听了奴婢的家世,奴婢如实说了。还有……”冬麦略一犹疑,才单膝着地道:“奴婢多了嘴,说了一下少爷与茹太太进庄时的情况,请主子责罚。”
  
  表少爷仰头看天想了想,方摆了摆手,让冬麦站起,应道:“无事。你既是说了,那茹太太听了做何反应?”
  冬麦按下心内讶异,谨慎答道:“回主子,茹太太听后只是出神,未接奴婢的话,奴婢愚笨,没瞧出茹太太反应。”
  
  表少爷淡瞥她一眼,瞅得她更为恭顺了,才吩咐道:“她要无趣寻你聊聊,你便如实答她,但,哪些话可说,哪些话不可说,你应晓得。还有,大夫未许可前,万不可让她下床,记下了?”
  
  “奴婢谨记。”冬麦拱手应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