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段钧他浑身湿透地步入屋子内,水珠沿着他铅色的脸不断滴下。

  怒目中血丝满布,那从眸子迸出来的是前所未有过的怨怒神情,他十足像一个随时随地可以致人死地的阎罗,已经被痛苦扭曲了的面目显得狰狞可怕。

  “一个男人到底能容忍几次背叛?爱段钧,真的有那么难吗?还是你这委屈的凤凰一心想当母仪天下的皇后……”

  段钧的眸中流动着愤怒的波光,亢奋的质问语间凝咽。

  一道金属的银光闪过,空气中飞过裂锦的清脆。

  他往身上长袍的衣襟前部挥刀而砍去,我知道,段钧刚才去太庙面见了段松帝;我也知道,这是休妻的割袍断义。

  “走!你走,我段钧不想见到你!你走啊!睿王府这座小庙供不起你这樽矜贵的菩萨!侗烨!送娄甄出王府!本王准备迎娶珏裳为妃!”

  段钧痛苦嚎叫着, 狂奔冲入无边的雨幕中,他那的熟悉呼声,在整个王府的每一个角落此起彼落。

  我抬起彷徨无助的眼睛,睁睁地望着侗烨,

  “王妃且放心!王爷他性子烈,等他息怒后就会无事了!”

  颓然地摇了摇头,我靠着墙而立,慢慢蹲下拾起地上的断袍,喘息着,

  “侗将军!此次不同了!请将军娄甄回御苑旁的沈园吧!”

  但我仍然倔强地强忍着,即将跌落的泪水。

  娄甄啊!娄甄!这不正是你朝思暮想的结果吗?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好像突然间被人一下子镂空似的,那空空荡荡的感觉让我的泪水一下子不能遏止地奔流而下。

  好书尽在cmfu





  第二十二卷 太皇阴谋

  (起点更新时间:2004…5…14 19:29:00  本章字数:1632)

  西宫太后  琅瑾:

  黄昏时分,皇宫在红绚的夕阳下渐渐地拉长它深色的剪影。

  西宫,梧桐轩中。

  “禀!禀!禀太后!奴才探得如今下野的那帮无乱臣贼子,他们正在四处散播……散播忤逆圣上的话!他们逢人便说,说圣上是为皇位而轼父火烧朱雀宫的!”

  话到此,这些怕死的奴才们都不敢支声了。

  “说下去吧!本宫还听过更难于入耳的!”

  “罪过罪过!奴才还听到他,他们要!他们要暗暗蓄势密谋去拥立声望和战功都颇高的睿亲王!”

  “咚!”

  我将手中的茶碗,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梧桐轩深邃的寝殿顿时鸦雀无声。

  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禀报着秘密的人,他汗如雨下,身似少了骨头一般瘫软在地上。我清楚他慑于我西宫太后威严之下,是无法再据实回报的。

  我略作和缓了一下脸色,挥挥手,

  “说下去!哀家在听着呢!”

  “他们、他们还四处谣言迷惑民众,说,说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话。请太宫恕微臣死罪啊!微臣不敢再讲!”

  “讲!”

  梧桐轩的宫人,从未见过她们的主子如斯动怒,一下子吓得全部跪在地上,皆不敢仰视。

  “是、、、是乱臣他们都说!不是污篾圣上,道圣上是因为轼君杀父所以,所以至今未有子嗣的!而、、、而他们又说睿亲王正直贤明,得荫先帝之福泽,所以睿王妃即将临盘!如果……”

  “如果什么?尔等吞吞吐吐的话,哀家就命人将尔的七寸之舌变成三寸的!”

  “是,是。如今睿亲王段钧之势已经是如日中天,如果让其先于圣上旦下小王子的话……”

  听着这密报,我的血液不断地沸腾起来,

  “放肆!”

  一朵从凤发上取下来的牡丹,此刻已经被我揉捻得粉身碎骨了。

  “太后息怒!太后不过最近小臣还探得:睿王妃不知何故被亲王逐出王府,自个儿搬到御苑旁的沈园去了。圣上他,每每圣上一退朝就即微服出宫移驾沈园……”

  此时,外殿传来内侍臣的声音:

  “圣上驾到!”

  我向探子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从侧殿退下去。接着我整了整仪表,怒容渐收,恢复了一位太后的雍容与平静。

  “母后!”

  松儿带着一脸的醉意,失态地撞门而入。

  “母后!母后你不是曾经告诉过皇儿,倘若得到了皇权,就可以得吾所欲的一切吗?那,那为何她的心,她的心变得不在焉,远朕而去……”

  松儿已经醉得步履缓慢,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吾儿…被我一手攀扶上大理帝位新帝。

  松岚他的面上有着挥之不尽的憔悴,这些让我看得眼睛生痛生痛!因为我又仿佛看到了他的父皇,当年情迷于宓婕的先帝。

  在此刻,我真的好想好想痛痛快快地笑起来。

  宿命!真是宿命注定的孽缘!原来,我与宓婕真的是天生的宿敌冤家。

  哈!哈!哈!宓婕!

  你这害人的妖魅,你要作恶到什么才是个头啊!

  这真的是报应?这真的是我不爽的报应吗?在得与失的权衡过后,我很快地找了个一举双得的两全妙计。

  我不信!不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挡我者即使哪怕是坤乾,我也可以将它逆转过来。

  “皇儿啊!皇儿你知道,在一个女人的心中她视作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听着他母后的诘问,听着我的答案,看到松儿的手茫然地滞留在半空中。

  我知道,此刻的皇儿他正在作一个无奈悲壮的决定。

  “皇儿啊!这是破釜沉舟之策,置之死地而后生焉。唯有如此,皇儿你才能让她的心重新回到你的身上啊!”

  在难耐的沉默后,松儿慢慢地转过身去,然后慢慢地离开。

  “哎……”

  临走前,我听松儿那一声若有若无叹息,我笑了。专注地看着杯中,如血一般鲜浓的茶汤,我唤着来贴身的宫人。

  “蕊初啊,哀家的红茶要凉了!你快来替哀家再沏上一杯新的吧。”

  在这弥漫着风声鹤唳的氲氤之中,我知道,借着一个男人的妒忌和欲望,自己将十拿九稳地再次做一次赢家。

  好书尽在cmfu





  第二十二卷 太后阴谋

  (起点更新时间:2004…5…14 19:30:00  本章字数:1632)

  西宫太后  琅瑾:

  黄昏时分,皇宫在红绚的夕阳下渐渐地拉长它深色的剪影。

  西宫,梧桐轩中。

  “禀!禀!禀太后!奴才探得如今下野的那帮无乱臣贼子,他们正在四处散播……散播忤逆圣上的话!他们逢人便说,说圣上是为皇位而轼父火烧朱雀宫的!”

  话到此,这些怕死的奴才们都不敢支声了。

  “说下去吧!本宫还听过更难于入耳的!”

  “罪过罪过!奴才还听到他,他们要!他们要暗暗蓄势密谋去拥立声望和战功都颇高的睿亲王!”

  “咚!”

  我将手中的茶碗,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梧桐轩深邃的寝殿顿时鸦雀无声。

  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禀报着秘密的人,他汗如雨下,身似少了骨头一般瘫软在地上。我清楚他慑于我西宫太后威严之下,是无法再据实回报的。

  我略作和缓了一下脸色,挥挥手,

  “说下去!哀家在听着呢!”

  “他们、他们还四处谣言迷惑民众,说,说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话。请太宫恕微臣死罪啊!微臣不敢再讲!”

  “讲!”

  梧桐轩的宫人,从未见过她们的主子如斯动怒,一下子吓得全部跪在地上,皆不敢仰视。

  “是、、、是乱臣他们都说!不是污篾圣上,道圣上是因为轼君杀父所以,所以至今未有子嗣的!而、、、而他们又说睿亲王正直贤明,得荫先帝之福泽,所以睿王妃即将临盘!如果……”

  “如果什么?尔等吞吞吐吐的话,哀家就命人将尔的七寸之舌变成三寸的!”

  “是,是。如今睿亲王段钧之势已经是如日中天,如果让其先于圣上旦下小王子的话……”

  听着这密报,我的血液不断地沸腾起来,

  “放肆!”

  一朵从凤发上取下来的牡丹,此刻已经被我揉捻得粉身碎骨了。

  “太后息怒!太后不过最近小臣还探得:睿王妃不知何故被亲王逐出王府,自个儿搬到御苑旁的沈园去了。圣上他,每每圣上一退朝就即微服出宫移驾沈园……”

  此时,外殿传来内侍臣的声音:

  “圣上驾到!”

  我向探子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从侧殿退下去。接着我整了整仪表,怒容渐收,恢复了一位太后的雍容与平静。

  “母后!”

  松儿带着一脸的醉意,失态地撞门而入。

  “母后!母后你不是曾经告诉过皇儿,倘若得到了皇权,就可以得吾所欲的一切吗?那,那为何她的心,她的心变得不在焉,远朕而去……”

  松儿已经醉得步履缓慢,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吾儿…被我一手攀扶上大理帝位新帝。

  松岚他的面上有着挥之不尽的憔悴,这些让我看得眼睛生痛生痛!因为我又仿佛看到了他的父皇,当年情迷于宓婕的先帝。

  在此刻,我真的好想好想痛痛快快地笑起来。

  宿命!真是宿命注定的孽缘!原来,我与宓婕真的是天生的宿敌冤家。

  哈!哈!哈!宓婕!

  你这害人的妖魅,你要作恶到什么才是个头啊!

  这真的是报应?这真的是我不爽的报应吗?在得与失的权衡过后,我很快地找了个一举双得的两全妙计。

  我不信!不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挡我者即使哪怕是坤乾,我也可以将它逆转过来。

  “皇儿啊!皇儿你知道,在一个女人的心中她视作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听着他母后的诘问,听着我的答案,看到松儿的手茫然地滞留在半空中。

  我知道,此刻的皇儿他正在作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