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次次地将烈酒灌到自己的嘴里,为何昔日甘醇的美酒,今日饮来却是那么的苦涩。

  难道说,连这酒都欺负我珏裳,欺负我这无人怜爱的女子。我的泪不知不觉地滑到嘴里,酒变得更咸涩了。

  一阵难受,我呕吐了。胃在被什么不断地缠绞着,里面的东西统统都吐了出来……但是,稍稍停止呕吐,我又再朝口中灌酒。

  “为何如此作贱自己?”

  “你管得着吗?不用你管我!珏裳就是爱作贱自己!走开!走开!”

  好事来管的是参将侗烨,我侧过头去没有再理会他,继续大口大口地把烈酒往嘴里狠狠的灌。醉死就让它醉死吧!

  “你醒醒!如此为难自己必何须呢?”

  “滚!滚到一边儿去!我珏裳的事不用小人管!”

  “你说什么?”

  我摔开侗烨挽扶着我的手,瞪着眼睛直视着他,自己一腔怒火正愁着无处去发泄,正好撞上他。

  “怎么着!我铁珏裳说的就你!走狗小人!听听呀!你的主子娄甄在唤你呢?还不快滚过去,叫上两声?去啊!哈哈!”

  忽然间,一杯酒水朝我泼来。

  “铁将军你醉了,这杯酒正好给你洗洗脸的!”

  我像一个疯子一般冲到倾盆而下的雨,任着如瀑布般的雨水将冲刷着我的身子。在雨中我大声哭痛着,跑着,嚷着,

  “老天!珏裳有什么不好!有什么比不上那娄甄!为何众人都争着护着她,而我却贱如脚下的泥巴没有人怜爱。为什么?”

  “铁将军!珏裳!快回去!怎么样这身子骨可是你父母给的,如此而为之能对得起他们二老吗?”

  “连爹爹他说我不如王妃,不如……没有人会在乎我了没有……”

  我哭泣的声音不断被雨淹没了,突然间有人冲过来,他一下子从身后将我拥在他的温暖的怀中。

  “谁说的!侗烨一直都你身边,一直……只是你的眼睛从来没有从王爷身上移开过。”

  我想挣扎着离开,可是却被他搂得更紧了。

  在侗烨的怀中,我的颤抖停止,无法诈骗我自己因为身体开始恋栈从他那坚实臂腕传递过的温度。

  “放开我!放开!我的心里没你!放开啊!”

  “让侗烨再抱你一下吧!日后一别不知何时相见了!兵部仕郎有意向皇上推荐侗烨到澜沧交界的重镇当节度使……”

  侗烨将我的头扳过来面对着他,雨水无法让我被脸上的烧起的火烫降温。我不敢去正视他,自己面前这位正以炽炽的目光注视着我的男子。

  “珏……珏裳!”

  在侗烨喃喃的耳语中,我听到他用温柔的声音一遍又遍地将我的名字唤起。他突然将我吻住,我竟然来不及挣扎。

  “你!你无赖!我,我恨你!呜……侗烨你干……干什么?呜……”

  往日他总是文质彬彬地出现,谁料此刻在他有力的双臂中,我却使不出半分力气怎么了动弹不了丝毫。

  仿佛间雨停了。

  “珏裳!珏裳……”

  我终于放弃了挣扎,在他磁性的声音中我竟然开始醉去,难道是方才的烈酒……没有了雨声,我却听到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心跳……

  好书尽在cmfu





  第二十七卷 生死相约

  (起点更新时间:2004…5…22 11:49:00  本章字数:3383)

  睿亲王 段均:

  不知道,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我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在青鸾阁中贽伏着,不眠不休,不言不语,也不愿意面见任何人。

  在狂怒消退之后,我剩下的只有一副无主的躯壳,及无边无际的悲恸。

  常言道:人生意专,必果夙愿。

  为何,为何,我每一次的深情的执着,每一句由衷的告白,都只会换得更失望的结果。我应该早就意识到,或者,娄甄她的心,只是我段钧这一辈子的一种奢望罢了。

  我痛恨,痛恨自己对她的无法忘怀。

  这五内俱焚的痛,使我仿佛深深陷入无法自拔的泽地中。这锥心腐肉的创,一如寒潭之水,冰至刺骨,无底深渊将我溺窒那无边的绝望中。

  我成了一个贪杯的醉汉,只有在酒杯中梦死醉生,才能让自己找到短暂解脱。我也不过只是一个凡夫俗子,我会心碎。

  每晚伴着极度的寂寞入睡,清晨醒来时,总是,泪水湿枕衾。

  “王爷!是末将,侗烨有十万火急之事禀与王爷!”

  屋外的侗烨,他的声音为何变得如此之嘶哑。想必这可能与娄甄有关的事。我正想冲

  门外去问个清楚明白,但一走到门槛前,我却退缩了。

  不!不!我不敢再面对她了,她的绝情,已经耗尽了我所有信念与情愫。

  “滚开!本王有令:不想见何人!擅闯者格杀匆论!”

  虽然,这是简短的下令,但,每一字都重如千钧啊!我用自己的背紧紧地贴在门侧的墙后面,不敢雷池半步。我怕,怕自己稍稍一动就会动摇,就会忍不住冲了出去。

  然而门一下子却被人踢开了,一个红色的影子闪过,我知道却了珏裳,没有别人敢如此胆大妄为了。

  “均哥哥!是我!珏裳擅闯了!难道,你连珏裳都要就地正法吗?”

  入来的珏裳,我看到她的手上捧着一物,那珠光玉耀的东西便是两日前,王府过文聘时送过去的新娘凤冠。

  “还给你!钧哥哥!此物我珏裳不要。因为它本来就不属珏裳的。它永远只属……”

  我愤怒地瞪了珏裳一眼,一伸手,夺过凤冠然后再往地上狠狠地一掷。

  一瞬间,珍珠、宝石随着那一响而飞花碎石。

  突如其来的激动得我变得有点儿疯狂,我的吼声着

  “不许提!不许在我面前再提那个人的名字!我恨她!我恨她,我对她只有恨,只剩了恨。听到了吗!”

  但是,谁都能听得出来,我的声音越发咽呜含糊。

  “钧哥哥!你们的女儿已经夭折了!王妃,娄甄姐她,她已经失去心智了。整整两天了,她不眠不休一直抱着自己死去多时的女儿。此情此景,真是闻者伤心,听着流泪。”

  “啪”,那是在手中的玉杯被我捏个粉碎的声音。

  然后鲜血从的十指间迸出来,十指痛归心,在那刻我竟然,不觉得,痛。

  珏裳沉重得凝视着我,她再也忍不住了。接着她快步走近我,轻轻抚摸着我那已经鲜血淋漓的手指,真诚地说,

  “何苦呢?何如此!恨之越切爱之越深。钧哥哥你不断地说恨她,去伤害她,在她体无完肤的时候,你自己也伤得遍体鳞伤了。”

  一面珏裳为我包扎着伤口,一面她继续说道,

  “要知道,珏裳为女子。我知道王妃不爱你的话,她根本不会那么在乎,你们的孩儿的!当娄姐姐快临盘的时候她,不断地哀求珏裳救救她的孩儿。”

  “所以,她是爱你的。钧哥哥!”

  珏裳的话,一言惊醒梦中人。

  我一下子摔开了她的手,大步流星冲往门外出去,跨上马,直奔沈园。

  月无华,暗霜凝露。

  从正门到内庭的一路上,我看到了许多黯然伤心的面庞:岳父娄甫、近侍小蛮、及一众宫妇。越往前,我的心越发冰凉,步子也越发如铅重。

  当我看到娄甄时,才知道,自己的罪孽原来是如何的深重。

  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空荡的内庭,点着一点豆的烛光。在明灭中,看到了娄甄,我魂牵梦萦的女子她已经形销骨立。她怀中抱着的是我们已经去逝多时的女儿,此情此景无不令人黯然神伤。

  一边悄声地哼着童谣儿语,一边痴痴地苦笑着,笑中泪如泉涌。

  “甄,是我。段钧啊!”

  我慢慢地步近,娄甄的脸苍白如雪,憔悴令那双深髓的眸子溢满了心碎的泪水。

  “你看,来看呀!她是我的女儿!轻点,她睡着了。”

  在娄甄彷徨无助的神色,我知道她真的已经失去了心智。她还将襁褓中夭折的女儿送到我面前,那真是一个粉雕玉彻的玉童儿,可惜,她已经长眠不醒了。

  我的心骤然沉重如铁灌,但还是拼命强忍着,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啜泣之声。

  痛,那是无比的痛,它几乎让人为之崩溃。我身体一下子似乎被什么抽空一般。一阵阵刻骨的酸楚无情地撕着心肺,然后从喉咙一直地往上涨夕中。

  “哗”的一声,热血冲破发口齿封锁,向外界迸发了。马上用袖子将嘴边的污血拭去,我在努力地支撑着自己,因为知道,此刻我是不能被哀伤击倒,

  如果,我都崩溃了,甄将会溺窒于永远不醒的梦魇中。

  良久之后,我才定过神来,假着无事一般笑着靠近娄甄。我朝她伸出自己的双手,说道,

  “让我看看好吗?让我抱抱,她,我们的女儿!”

  “好啊!可是你要轻轻的,别将她吵醒哦!”

  虽然,强颜欢笑,但声音潜藏着无法遮掩的疲惫,字字都是心碎的无奈。

  抱起我那已经长眠不醒的女儿,那个刚出世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睛去看看她父母就离开的婴孩儿。

  我从极度悲愤中挣扎出来,之后忽然,转身把女儿交给身后娄甫的手中。

  “岳父大人!请好好的将她入殓了,让这孩子入土为安吧!”

  “还我女儿!把我的女儿还给我吧!”

  我做的只能是紧紧拥着她,拥着那冰凉瘦弱的身体,不断地拭去从那空洞无神的眼睛滑落的清流。

  我用自己的身躯,拦住不停向岳父方向冲去抢夺婴孩尸体的她,我扳着她的脸,含泪地用高亢声音告诉她,一次又一次地,

  “娄甄!娄甄!听着!我们的女儿,她已经走了。已经走了!你醒醒吧!让她安安静静地走吧!”

  “啊!不!不是!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