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在后宫的日子2-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甄……甄儿!妾……妾身就,就将她托……与甫郎!”

  多日来的粒米没进让娄夫人已经话不成句了,临终托孤已经是她拼尽全身力气的余光反照。

  “甄儿!”

  娄甫朝着门外大喊道。

  而他口中的“甄儿”就是我了,那一年我只有五岁。

  听着爹爹的呼唤,我一下子推开门冲进去跑到娘亲的榻前。我抚摸着娘亲枯黄凌乱的鬓发,侧着头问道:

  “娘亲!娘亲为什么你不肯吃饭?这样会饿着啊!”

  娘微笑着没有说话,但是在眼角,我看到泪不断地淌流着、淌流着……

  不久后我看到娘咬了咬牙,她挣扎着将我的小手放到父亲宽厚的掌心中,再次重复着那一句话:

  “甄……甄儿!妾……妾身就,就将她托……与甫郎!”

  爹爹已经泣不成声了,他只是不断地点头或摇头。

  娘的呼吸越来越轻了,越来越微。

  最后,我看到娘含着笑静静地闭上了疲倦的双眼,她仿佛是进入了一个香酣的梦境沉沉地睡去了。自此后,娘就再也没有醒来过了!

  而爹从此让一块漆了红油的大木牌当我的娘亲,那年我已经识字了,也知道在那一块木牌上面写着:

  娄门樊氏之灵位。

  太子段松岚:

  闲时无人处,我常常会感叹一些关于人生的际遇。很奇怪吧!我不是父皇的长子,也不是正宫铁氏皇后的嫡出之子,更没有财雄势大的外戚当靠山作后盾。但,我却成为了南昭段氏皇朝的太子,下一任的大理帝。

  这也并不是因为我自幼就聪明过人,或是才冠皇城。须知道我今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母妃段氏后宫的第一夫人:琅瑾。

  我的母亲,不!我应该唤她作母妃,其实,我更愿意唤她母亲,这样起码让我们之间有距离拉近一些。在去二十多年中,她的贤惠、练达、秀淑及父皇对之长久未衰的宠爱闻达于后宫。

  在后宫所有的妃嫔或宫娥心中,母妃她是一个完人。

  在我成为太子前,她很忍残地用活生生的鲜血教会了我两件事。

  我有一位奶娘,她叫昭羽。宫中的皇子出生后是不能与自己的生母一同居住的,但是宫室无论是夜里还是白昼总是重门深锁万籁俱寂的。

  在童年陪伴我的就是只有那苍凉无奈的钟鼓之声,或是被风掠过纱纱作响阴阴森森的树影,还有就是昭羽。

  昭羽虽不及母亲美丽的十分之一,但是她长发拂披如瀑,秀丽天成。而且难能可贵的是昭羽总有爱笑,在她的眉宇之间充盈着这宫中少有的蓬勃生机。

  她待人和蔼可亲,极为疼爱我,视我为已出一般。在我的心里,昭羽根本就是我的另一位母亲。

  不想天有不测之风云。

  这夜,风雨大作。

  我在惊梦醒来,突然听到有人在凄厉地唤我。

  “小皇子救我!小皇子快救奶娘!岚儿!快救我!快……”

  声音不知道从何处飘来一般,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一个恐怖的梦魇罢了。可是声音在空旷的宫室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凄惨。

  让人听了心闷得难受,就似一把极钝的刀在你心中剜来剜去,然而你却不知道哪儿痛哪儿不痛。

  我从榻上坐起,披上轻裘快步向寝宫外面走去。

  天啊!真是我的奶娘昭羽在唤我!

  只见得昭羽两旁围着数位宫人宦官,她满面血污,嘴角、眼角红肿了。昭羽瀑布般的秀发被另一位宫人粗暴地拉扯着,而她的双手也被另外两名宦官从后面反架着。

  昭羽神情颇是恐惧,她只有不断地摇头和流泪。

  一看到我走近,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岚儿!不!小皇子!快救昭羽!快救奴婢啊!小皇子开恩替奴婢说一句好话啊!”

  昭羽挣扎着抬着头,那和着鲜血与热泪的脸依旧清秀艳丽,我却被这份特殊的动人吓得连打了几个冷战。

  “来人!快带小皇子离去!以免吓着他了!”

  道此言的就是母妃,我马上冲到母妃跟前,本能让我知道在此时此刻真的只有我才能救昭羽了!

  “母妃!求你放过奶娘吧!皇儿求你了!皇儿以后再不顽皮了,皇儿以后一定好好听师傅教导。母妃!母妃!”

  年幼的我不断地揪住母妃的衣袂,摇着她的手乞求着。若是在以往,母妃一定会马上应允的!可是母妃的脸始终布满着久久不散的暗晦。她无比悲痛地望我了一眼,双目含着泪光,俯下身来将我抱起,无奈地对我道:

  “皇儿!不是母妃不想放过奶娘,只是昭羽她不长进。她偷了东宫皇后的明珠钗子,被宗人府查出来了。”

  我发呆地望着不断摇头置否的昭羽,我相信昭羽,她不是这样的人!很简单!昭羽侍候我多时为何不在我的宫苑里偷,却要跑到东宫皇后处做梁上君子?

  “不!不会的!昭羽不是这样的人!”

  这时昭羽也挣扎着高声嚷道,

  “贵妃娘娘!奴婢是冤枉的!奴婢真真是被冤枉的!奴婢的入宫数年半步未进过东宫西宫的!贵妃娘娘!奴婢冤啊!求求娘娘开恩!念在奴婢尽心尽力侍候小皇子的份人,娘娘就放奴婢一条活路吧!”

  母妃动容地点点头,慢慢走到昭羽跟前掏出一瓶黛墨色的瓷瓶儿。把瓷瓶儿递到昭羽面前,然后母妃侧过头去说,

  “昭羽!念在你我主仆一场!喝了它吧!它就是你的活路!”

  昭羽颤抖地接过瓷瓶,无比迷惑地望着母妃。

  “这是本宫祖传的麻汤。人服后仿如死去。本宫报与东宫那边道你暴毙,然后差人放你出宫。这事就可收拾了!”

  昭羽马上一饮而进,她还兴高采烈地磕头谢恩!

  但是,磕着磕着,昭羽突然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她美丽的大眼睛不断外突,乌黑的毒血从她五官不断沁出。

  昭羽以憎恨的目光直逼着母妃,药力让她无法再道出只言片语。那狰狞的眼神,让我在此后久久不能忘怀。

  她已经快僵硬的手指,好象冬日中的一根枯枝,硬硬地指向母妃的方向。

  天啊!母妃给奶娘服下的是剧毒。这哪是什么麻汤啊!单看那瓶子我就认得那根本就是外祖父以前向我提起过的琅家秘方毒药金胆孔雀。

  “母妃!你!昭羽她被你毒死了!”

  母妃不断地摇着头,轻轻地摸着我小脸上的泪痕。

  “母妃也没有办法,昭羽她是人赃并获的,想抵赖也赖不去!今个是东宫那边直催着要母妃把人交出去,母妃一心念在昭羽侍候皇儿多时的份上赐她一个全身。若是送东宫那边……”

  “送昭羽到东宫那边又如何!总不至被毒死吧!”

  “痴儿啊!”

  母妃低低地唤我一声!她一边命其他的宫人将昭羽的尸体送出宫去好好厚殓,一边抱着我向回走去。

  “送到东宫那边,按常理昭羽被五马车裂或废去四肢活活饿死。”

  这夜是我有记忆以来母妃第一次陪我寝眠。在此宵中,我只记得母妃不断地要我记住昭羽的死。要我记住一件事:我们无法去救昭羽,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权势。东宫有权势所以他们能够为所欲为!

  权势,它不是一样好东西;但是没有权势的生命在这宫中比蝼蚁还要卑贱还微不道足。

  好书尽在cmfu





  第二卷 琅瑾教子

  (起点更新时间:2004…5…2 17:55:00  本章字数:3840)

  贵妃琅瑾:

  权势,是我苦心诣造教与岚儿的第一件事。

  正如昭羽自己所言,她真的是被冤枉的,而这个栽赃冤枉她的人就是我。

  没错,多年来她待岚儿视如己出,一直尽心尽力地侍候着岚儿。但是最大的错就是在于她忘记了自己的本份。在岚儿居住的宫中,她常常以一个女主人自居。

  在私人无人时,她还直唤岚儿的名字从不称岚儿“小皇子”。 我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女人,如果连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不能忍受的话,我就真的枉称是后宫第一夫人了。

  因为昭羽的死的确在她自找的。

  岚儿自小聪彗过人,所以段帝对他宠爱有加。因此段帝经常单独前往岚儿的宫里看望岚儿,没想这昭羽竟然不顾廉耻勾引段帝。

  一来二去,昭羽竟然也怀上了段帝的龙脉。

  一日里,段帝装着丝毫不经意地问起我,可否将岚儿宫中的昭羽拨给玄武殿当更衣。

  此时,我才突然惊觉:原来这我最不防范的地方却燃起了火,而这火竟然在无声无息烧到了自己的眉头。但是,我是这宫中最贤惠,最练达的妃子,更是宫中有口皆碑的榜样。又岂能让七情表于脸色抗诣不从呢?

  所以我只是在最自然的微笑中允许了,还称要教与昭羽一些宫中女官的礼节与规矩,以示我格外大度。

  栽赃,我借东宫之手轻而易举除掉一个不知死活的敌人。兵权在握的铁氏东宫,段帝向来都是敬畏三分的,所以此举当然只能让段帝不了了之。

  再说三宫六院的佳丽无数,根本不出三天,段帝就会连谁是昭羽他也记不起来了。

  我做事不但力求干净利索,还更多的希望一石二鸟。借昭羽的死,我还乘机的替我的岚儿上了一课:

  东宫有权有势,所以他们能够决定一切,所以他们能够主宰昭羽的生命。

  在二十六年前,我在碧痕的刀下死而复生醒来时第一件事就是我以生命换得一个真理:千万不可以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爱情上。

  在这个步步为营的后宫,只有皇权才能让你得到永恒,得到生存下去的机会。

  正如我会与岚儿的道理:权势,它不是一样好东西;但是没有权势的生命在这宫中比蝼蚁还要卑贱,还微不足道。

  可以说是碧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