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懒夫子之诱-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录cncnz 





懒夫子之诱 文/却三
 第一章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悬空山,位于京城到江南的必经之地,地势险要,背临悬崖绝壁,山峰巍峨,绵延百里。山中四季如春,几人合抱的古树比比皆是,棵棵高大挺拔,直冲云霄。悬空山的最高峰是天柱峰,峰颠白雪皑皑,如北地新娘的白色盖头,终年不消,积雪冰川如同条条银光闪耀的流苏,从山顶倾泻而下。
  悬空山中云雾环绕,鸟鸣啾啾山涧潺潺,有无数处幽深碧潭。山中最著名的要算香溪和青龙潭,传说东海龙宫三太子爱上一个身带异香的凡间女子香香,为天条不容,在天兵天将追杀下,仓皇逃到这悬空山里,两人筋疲力尽,双双自刎,三太子化成了一泓清幽的碧水,香香化成了这香溪,香溪从天柱山顶叮咚而至,投入爱人的怀抱,汇合后,两人相依相伴,一路欢笑而去。
  山里飞禽走兽,奇花异草无所不在,集万物之灵气,如同人间仙境一般。新唐著名的佛门胜地悬空寺就深藏于苍山密林之间,香溪在寺前从容流过,近来与悬空寺同样闻名遐迩的悬空书院与寺院比邻而居,话说这悬空书院本是方丈一戒大师为周围贫苦孩子所设的启蒙学堂,或许是袅袅的颂经声能洗涤心灵,又或许是悬空山聚千年万年之灵气,悬空书院历年所出生徒,个个皆是非凡之辈,次次科考都榜上有名,众人一传十十传百,望子成龙的父母亲不惜血本,纷纷把孩子送到此处,一戒大师无奈,只好另辟启蒙学堂,同时广收学生,用他们的学费请来诸多名师,培养栋梁之才。当今圣上得知后龙颜大悦,亲自题匾,并称赞一戒大师的功德无量,为天下莘莘学子指出一条向上之路,悬空书院顿时名动天下,成为全国四大书院之首,众学者都以能在书院讲学为荣。
  此时正是桃李竞放的时节,悬空寺内外的千株桃花争相吐妍,把个悬空寺和旁边的悬空书院装扮得焕然一新,桃花百里飘香,连同空气中清新的树木芬芳,游人一入其中,皆是流连忘返,陶醉不知归路。
  香溪中落花逐水,花瓣载浮载沉,远远看去,整条流水如染桃红,加上溪边的碧草青苔,绿树参天,山顶林间的云雾蒸腾,蓬莱也不过如此。
  禅院钟声袅袅,颂经声余音不绝,仿佛使天地万物都安静下来。吱呀一声,那红漆大门开了,白眉白须的方丈一戒大师亲自送客出来,神态极其殷切,小和尚们纷纷缩头缩脑地探看,因为方丈对待王侯贵胄也不过如此,而这年轻公子只能说比乞丐好上一星半点,那青棉袍已破烂不堪,两手空空,全身连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找不出来。
  客人二十岁上下,生得唇红齿白,面如冠玉,最特别的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笑起来眼角微微向上挑,如带春风。美中不足,他的身体略显单薄,那宽大的青色棉袍在他身上显得十分突兀,衬得他瘦削的脸苍白憔悴,一派沧桑。
  即使在禅院交代再三,方丈似乎仍不放心,殷殷叮嘱:“孟拿,你母亲既已把你托付给我,我就算你的长辈,要对你负责!你听我的安排,在这里安心教书,不要调皮,不要再到外面流浪。你瞧瞧这两年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你母亲九泉之下怎能安心!”
  孟拿满脸惨淡笑容,唯唯诺诺应下,躬身拜道:“大师,孟拿孑然一身而来,劳烦您为我打点一切,孟拿千恩万谢都难以表达感激之情,怎么能让大师枉费心力。大师,以后有不到之处还请指点,孟拿一定以悬空山为家,终此一生!”
  看着他似已看透一切的苍凉笑容,方丈目光凝重,眉毛微颤,轻叹道:“你沿着左边的小路到悬空书院去,我已命人收拾了一间屋子给你,要希望你能住得习惯。书院里有大厨房,打钟时到厨房端饭菜回去吃就是,至于其他,书院除了自带小厮伺候的几个,夫子学生皆是自食其力,如果你实在不会做,我也可以先找人教教你。”
  孟拿忙不迭摇头,“大师,不用了,我能够应付!”
  方丈捻须颔首道:“那我就放心了,你先去吧,有事尽管开口,过两天孩子们就要回来了,你赶紧熟悉一下环境。”
  “当什么夫子,肯定误人子弟!”跟方丈告辞,一转身,孟拿脸色颓败,热络目光立刻清冷。他嘟哝着从悬空寺出来,沿着一路桃红而上,看到那清可见底的青龙潭,眼睛一亮,往潭边一块大石上一躺,闭目打起盹来。他孑然一身仓皇离开京城,靠着一副好皮相和灿烂笑容骗吃骗喝到了这悬空寺。红尘辗转,他尝遍人间辛酸,这是他唯一能投奔之处,母亲病重前曾带他来过一次,还嘱咐他,以后如果有难,千万记得悬空寺的一戒大师帮忙,他一定会倾力相帮。
  母亲和方丈似乎有着很深的渊源,两人从不提起,他也懒得去问,做人太辛苦,问出来只会徒增自己和他人的烦恼,何必多事。
  让他耿耿于怀的是,母亲临死前叫的不是他的名字,更不是父亲的名字,而是一个奇怪的名字“满牛”,她拒绝所有人的陪伴,手中攥着一把木梳,反复地喊着这个名字,直到断气。
  他隐约记得,他与母亲上悬空寺时,母亲曾这样唤过一戒大师,于是,真相昭然若揭。
  他爱母亲,不能忍受他在母亲心中竟连那和尚都比不上,所以,他选择性地把他忘记,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何必躲到这深山老林,何必面对那深恶痛绝的人。
  人生就是如此,兜兜转转,仍然回到原地,他有些悔不当初,如果早两年想到,他也不会受这么多苦,到最后一败涂地。
  “这悬空山真美,能死在这里,上天也算对我不薄!”他闷闷地想着,深深呼吸几口芬芳的空气,很快进入梦乡。
  “喂,起来!”仿佛晴空一声霹雳,孟拿猛地惊醒,正对上一张宽阔的脸,那人浑身如涂了漆,黑得耀眼,双目有如铜铃,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就不怒自威,让人心里发寒,最可怕的是他左脸一道长长的疤痕,把本来的浓眉大眼高鼻组成的英伟形象破坏殆尽,如果不是天边彩霞灿烂,孟拿真以为自己遇到了山中的鬼煞。
  那人见孟拿有些瑟缩,眸中闪过一丝黯然,把手一甩,退出两步,冷冷道:“这里是睡觉的地方么,还不快走,我等了你好久了!”
  孟拿看清他的身形,几乎一口气憋晕过去,只道那人的侍卫已是巨人,没想到真正的巨人藏在这深山之中,他见那人眉间霜气凝结,顿时醒悟过来,赔笑道:“在下孟拿,请问兄台如何称呼?”
  那人甩手就走,那洪钟般的声音在山中回荡,“我叫孟劳,勤劳的劳,你最好赶快跟我回去,晚上山里毒虫野兽多,还有,你少跟我来文绉绉那套,小心我听得烦了一拳砸死你!”
  孟拿目瞪口呆,提起脚步就追,孟劳走得飞快,他哪里追得上,跑得气喘吁吁还只能捕捉到他模糊的背影。上山的路有些陡,孟劳如履平地,轻轻松松上到半山腰,在悬空书院的大匾下站定,抱胸遥望着西天的霞光。
  良久,孟拿踉踉跄跄跟了上来,见他一脸不屑,心里一股无名之火冲出,暗骂一声“蛮子”,把呼吸调整,挺直了胸膛,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过。
  孟劳摇头苦笑,三步并作两步越过他,循着左边一条小路走入密林之中。这里坡势较缓,经过一片花开妖娆的桃林,前方豁然开朗,一片整齐的屋舍依山而立,遥遥望去,整片建筑显得巍峨雄伟。远处,白头的天柱峰恍如羞答答的新娘,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屋舍边是大片竹林,竹子粗壮如擎天的柱,把这里层层遮掩,从苍翠欲滴的竹林间,桃红梨白隐约露出娇羞的笑脸,香溪水声如泣如诉,催响清歌万首,让人茫然若失。
  走进竹林的小径,孟劳径直推开第一座院落的柴门,中间小院用青砖铺成地面,左边栽着一棵高大的桃树,现在正是满树桃花,桃花的一个大枝桠已伸到院外,桃花比外边所见略红,花瓣落了满园,如一层红红白白的地毯,院墙角落里放着一个大水缸,缸里满满的水,映出天上一朵正优游而过的白云。正屋只有三间房,旁边搭着矮小的侧屋,靠着墙角整齐地堆着些干柴,从小小的侧门出去是个低矮的茅厕,周围全栽种着矮小的兰花草。
  孟拿走了一圈,立刻喜欢上这个干净整洁的地方,客厅里就一桌两凳,还有一把宽大的躺椅,他只觉得累得眼冒金星,二话不说,把躺椅拖了出来,放在那桃树下,往上一缩又迷糊睡去。
  孟劳还想为他介绍一下情况,在他屋里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出来一看,气得两眼瞪得浑圆,一把抓起他大吼:“你这头猪,到底睡够没有!”
  孟拿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抡起拳头就打,孟劳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横眉怒目道:“敢跟我动手,你活腻了!”
  孟拿只觉得那只手似已断成两截,心中憋着一口气,紧咬住牙关,即使疼得冷汗直冒也不吭一声,只用目光化成刀子,一刀刀往他身上戳。孟劳见他没有半点害怕,似乎有些疑惑,松开他的衣领,把他的手拿到面前左瞧右看,孟拿哼了一声,见他不动粗,也没力气理他,又蜷成一团开始迷糊。
  “怎么像根柴棍子!”孟劳攥着那细瘦的胳臂左比右比,自己的膀子都比他的腿粗,真不知道他怎么活过来的,他研究完他的手臂,抬头一看,孟拿竟又睡得口水直流,顿时哭笑不得,进屋子拿了床被子出来为他盖上,看着他苍白细嫩的脸,摸摸脸上的疤痕,轻叹一声,端了盆水钻进屋子打扫。
  其实屋子已收拾得很干净了,方丈派人来说有人要来跟他住时,他高兴极了,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三四遍。因为怕他不习惯滑倒,他连青砖上的青苔都铲得干干净净,山里冷,他用纸把窗户糊了三层,还特意在他房间里放了个火盆,加多了床被子。
  从下午等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