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懒夫子之诱-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抗馊缢
  舔、含、吮吸,十八般武艺还没用尽,孟劳已经开始低吼,“阿懒,我错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我往东我绝不会向西……好舒服……我明天就看书,练武,一定要中武举,让你过上舒心日子……别吃了,我胀得发痛……我明天一定带你泡潭子……不要咬……”
  敢情他已经头脑发昏,语无伦次了。
  血液在身体里沸腾起来,向他接触的地方汇集,身体已经滚烫,更灼热的,是那硬邦邦的分身,只有猛烈的冲撞能慰藉,能纾解。
  身体如在火上烤着,滋滋地冒着热气,轰地一声,孟劳眼前如同烟火炸开,一片恍惚, 一看,分身软了一点,孟拿一脸白浊液体,正目瞪口呆地瞪住他的分身,一脸奇怪表情。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孟劳尴尬地笑,“你松开绳子,我帮你洗洗。”
  孟拿费了那么大工夫,自己也满身欲火腾腾,没想到他这么快丢盔弃甲,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抓起衣裳擦了擦脸,他横了那家伙一眼,继续埋头苦干,孟劳身强力壮,那物事自然也争气,他才刚刚含进嘴里,孟劳闷哼一声,腰挺了挺,分身又茁壮成长。
  孟拿暗喜不已,连忙松口,开始转战他腹部形状明显的几块地方,在上与不上中挣扎。孟劳被折磨得浑身几欲爆裂,大吼一声,竟生生挣断绳索,恶虎扑食般把他压在身下。
  之后,自然是天崩地裂,虎啸龙吟,孟劳身体里潜藏的热情喷薄而出,一次不够,两次仍然不停,三次时稍微休息一阵,第四次时,孟拿浑身已无知觉,只知道下意识地发出舒服的呻吟
  窗外,天已微明。
  傍晚,孟拿晕乎乎爬起来,发现自己仍光溜溜的,随便抄起件外裳披上,踉踉跄跄走出来,霞光万道中,门口那人高大的身躯更显伟岸英挺,他怔怔看着,心头涌出万般柔情,悄悄走过去伏在他背上,他的气息扑鼻而来,让人醺然欲醉,醉在温柔乡里。
  孟劳回过头来,原来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他小心翼翼地笑,“阿懒,早上我见你没醒,没敢吵你,自己去操场练箭了,你不会怪我吧?”
  “唔……”孟拿随口答应一声,把他的书夺了下来抛在一旁,把他按坐在地席上,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眯着眼睛看灿烂的云霞。
  “阿懒,昨天我不是故意挣断绳子,我实在忍不住……”孟劳偷偷瞥了眼他的脸色,低头喃喃自语。
  想起昨晚的激|情时光,孟拿浑身燥热起来,连忙掩住他的嘴,看着他满脸嫣红,孟劳心头大石落地,偷偷舔了舔,嘿嘿直笑,“你的手真甜。”
  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孟拿心头敲起警钟,哀叫一声,“好饿……” 
  孟劳火烧屁股般起身,把他放下就往厨房冲,忙不迭道:“都是我害的,你今天还什么都没吃呢,你先歇着,我马上就做好,你昨晚累坏了吧,呆会我多烧点热水给你泡澡。”
  孟拿仰望着血红的天空,心头突然涌出一些奇特的情绪,是满足,是悲哀,是对未来的恐惧,是对幸福的渴望……
  他没办法理清,也再不会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以前他懒散,是因为自从母亲过世,他没有牵念的东西,现在不同,他和孟劳已经成为一体,生死相连。
  他翻开案几上的《尉缭子》,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书页里夹着一张张纸片,上面全写着几个大字“阿懒会生气”,敢情那呆子把这几个字当作鞭策自己的动力了。
  他合上书,慢悠悠起身洗脸漱口,喝了一杯孟劳煮的青草茶,刚想走进厨房瞧瞧,才到门口就听到孟劳的叫声,“别进来,马上就好!”
  孟拿靠在门口吃吃直笑,“都是你惯的,你不在我难道去喝西北风吗?”
  孟劳抹了把汗,头也没抬,“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呆子!”孟拿心里又酸又疼,轻笑道,“你马上要去考科举,考中了就要好好干,才能有出头之日,做大将军。我又不能一直跟着你,你自己想想,在军队里拖着个男人像什么话!”
  孟劳想都没想,斩钉截铁道:“如果没有你,我不做大将军也没关系。”
  孟拿鼻子一酸,脑中浮现出许多张充满期待的脸,抄起门边的笤帚扔了过去,掉头就走。
  再不回头,他将泪流满面。
  孟劳怔怔看着他的背影,苦笑连连,把菜起锅,端出来放在案几上,把书和笔墨纸砚收到一旁,似做错事的孩子,低头闷闷道:“你先吃,我去烧水。”
  孟拿心乱如麻,胃口全无,随便扒拉了两口就放下筷子,趴在案几上看翠绿的竹林,孟劳烧好水出来,气呼呼地把他抓起来,见他一脸萧索,把到嘴边的吼声憋了回去,瓮声瓮气道:“我知道大家对我都寄予厚望,可如果没有你,我就是当上大将军也不快活,而且,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又把自己养得要死不活,你要我怎么放心!”
  孟拿偎依在他胸膛,不发一言,孟劳不知为何生了气,用筷子用力戳着碗里的饭菜,闷闷道:“你以为不知道,当初要不是我及时赶回来,你根本没打算活下去,你知不知道,我一想起你那个样子心里就痛,每次都做噩梦吓醒,看你还在身边我才能安心……”
  对自己莫名其妙的牢骚话感到羞愧,孟劳连忙住口,冷冷道:“赶紧吃饭,别想东想西,反正我已经认定你了,你这辈子都别想撇下我!”
  “别生气了,我跟你走就是。”孟拿强笑道,“不过,你不准对别人好,等你以后有权有势,巴结你的人一定很多,你会碰上比我更好的,你要是敢丢下我试试看!”
  孟劳一张脸成了苦瓜,嘟哝道:“要我小命么,我连你都应付不过来……”
  孟拿脸一红,一仰头,朝他的下巴狠狠咬了下去。
  泡在有薄荷叶的水里就是舒服,孟拿躺在浴桶里,连指头都懒得动弹,眯缝着眼睛看着孟劳在自己身上忙上忙下,幸福得连思考的能力都丧失了。
  当然,忙上忙下指的是孟劳的全身按摩,可怜孟劳一遇到心上人的事脑子就成了糨糊,非但不怪他的戏弄,总觉得昨天晚上对心上人太粗暴,从头发开始伺候,折腾得浑身汗水淋漓,终于等到孟拿喊停,他长吁一口气,赶紧去院子里冲冷水。
  孟拿斜靠着案几,摇着羽毛扇,优哉游哉看巨人出浴图,还不时出言指挥,“背没洗到,屁股再洗一遍,左边……中间……下面……”
  孟劳憋了一肚子气,不时回头瞪他,孟拿浑然不觉,依旧故我,孟劳好不容易在他指导下洗完澡,连话都不想说,把煮好的青草茶往他面前用力一放,搬了躺椅出来横了上去,啷格里格唱起悬空山一带的艳情俚俗小曲。
  听到那哥哥好妹妹俏,孟拿酸得牙疼,抓起一本书砸了过去,柴门应声推开,乐乐眼睁睁看着书飞过,砸中孟劳的头顶,哈哈大笑,“孟教习,又被教训了?”
  孟劳瞪了他一眼,乖乖把书送回来,盘腿坐在他身边为他摇扇子,乐乐又冲了出去,把于言拖了进来,乐呵呵道:“我家少爷带我来辞行,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于言眉头纠结,掀衣拜道:“多谢夫子教诲,学生感激不尽!”
  孟拿见他神色有异,心中一动,沉吟道:“于言,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请尽管开口!”
  于言强笑道:“多谢夫子,学生应付得来。”
  孟拿深深看着一脸茫然的孟劳,轻笑道:“我有句话要送你,退一步海阔天空,世间事很奇妙,只要不放弃,总会有希望。”
  孟劳这回听懂了,赧然笑着,把他的手紧紧攥在手心。
  于言和乐乐交换一个会心的眼神,于言郑重道:“学生谨记在心,以后不知何时能重逢,还请夫子和孟教习保重!”
  乐乐吃吃笑道:“孟教习,我们明天就要走了,晚上喝个小酒如何?”
  “你就惦记着吃!”孟劳嘿嘿直笑,顺手把孟拿的一丝乱发整理好,低声道,“你想喝什么酒?”
  乐乐大叫道:“孟教习,我爷爷说过,夫子不能喝酒!”
  孟劳尴尬地摸摸脑袋,孟拿在他手上轻拍一记,笑吟吟道:“呆子,快去准备,我不能喝你难道就戒酒!”
  孟劳如蒙大赦,箭一般飞了出去。
  于言起身,拉着乐乐在孟拿身边席地而坐,恭恭敬敬向他请教作画时遇到的问题,孟拿以无比的耐心一一回答,乐乐听两人谈了一阵,突然幽幽叹道:“真不想走,书院里过得真快活。”
  看着他满脸失落,于言心头酸疼,在他肩头轻轻拍了拍,乐乐突然拊掌大笑,“少爷,爷爷说等你读完书就要带我去四处游玩,你既然已经读完书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于言脸色铁青,劈头给他一巴掌,乐乐莫名其妙吃了一记,疼得泪在眼眶里直转,于言恶狠狠道:“你敢哭现在就给我回去!”
  乐乐把泪憋了回去,红着眼睛偷偷斜他一眼,嘟哝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别老迁怒于我,我又没招你惹你……”
  孟拿眼见于言的怒气已直冲头顶,连忙把乐乐拽了过来,捏捏他粉嘟嘟的脸蛋,附耳道:“去弄个西瓜来尝尝!”
  乐乐答应一声,拔腿就跑,于言怔怔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幕里,在心头长叹一声,强笑道:“我还真倒霉,找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孟拿心里有底,但笑不语,于言沉默半晌,突然开口,“夫子,学生在京城的时候,曾听说过一个流言,说的人绘声绘色,如同亲眼所见。”他顿了顿,见孟拿脸色苍白,心有不忍,轻声道:“学生一定找出此人,严惩不怠!”
  一阵寒意从心头传到全身,孟拿凄然一笑,“谢谢你的好意,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必追究,我以后不再露面就是!”
  “你能逃一辈子吗?”于言变了脸色,冷冷地笑,“我收到风声,京城有人秘密在找你,还放话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孟拿心念一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