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懒夫子之诱-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新唐能有今天的盛世局面,不能不说是皇上同母弟弟安王爷的功劳,可能是两人相伴长大,皇上对他十分放心,湘妃一死,便把所有国事家事全数交到他手中,从朝堂抽身,安王爷也不负所托,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让皇上过了多年的清闲日子。
  玉言与母亲相貌有几分相似,皇上日日相对,怎能忍受,暗中派人把他送入悬空书院,让他学成回来参加科举,以证明自己的能力。
  随着玉言一天天长大,皇上矛盾不已,私心里,他很想把最疼爱的小皇子推上皇位,可又不忍见他成为所有势力的目标。可是,如果不让他得到皇位,只怕别人以后同样不会放过他。
  几个月前突然召回玉言,就是这种矛盾心情所致。几个月来,皇上亲自考试过玉言,对他各个方面都颇为满意,准备等他考完后让他参与国事,培植自己的势力,为登基做准备。
  玉言直接进宫,让乐乐把孟拿安置下来,又派两个侍卫保护,自己径直奔向静思宫后殿,皇上在此设了佛堂,正在念经。
  看到他跑得气喘吁吁而来,皇上拂然不悦道:“朕怎么教你的,做事切忌心浮气躁,而且,心里再急也不能现于表面,不能让你的对手找到弱点!”
  他往玉言身后看了看,眉头紧蹙道:“你赶快把乐乐送走,他跟不了你一辈子,而且除了吃什么都不懂,只会成为你的累赘!”
  玉言先泄了气,远远跪了下来,用力咬了咬下唇,沉声道:“父皇,悬空书院的人全都被抓起来了!”
  皇上大吃一惊,从蒲团上迅速起身走到他面前,玉言不等他开口询问,急急道:“太子趁儿臣宴请夫子,带了大队人马前去滋事,故意撞到孟教习的刀尖上,反诬他行刺,把悬空书院的学生和夫子全抓起来了!”
  皇上脸色发青,一巴掌甩了过去,咬牙切齿道:“朕要你乖乖呆在宫里,你全当耳边风!朕告诉你,不光是太子,二皇子三皇子都在外面虎视眈眈,就等着收拾你,朕苦心为你安排这条路,你偏偏沉不住气,后天就要考试,你过几天再见你那些狐朋狗友会怎样!”
  玉言长长吸了口气,正色道:“父皇,儿臣那些不是狐朋狗友,他们都是儿臣的恩师!”
  皇上冷笑连连:“好样的,出去一会就知道顶嘴了!你别管他们的事,安心准备考试,朕自有安排!还有,等你考完,最好不要给朕发现乐乐还在,否则朕会亲自替你处置!”
  玉言只觉得一阵颤抖从心头一直传递到指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低头跪着不动,瞪着地上的青色方砖,把怒气和泪水强憋回去。
  皇上悠悠叹了口气,“小言,别这么倔,你要知道,朕所做的都是为你。你别担心,朕即刻叫你皇叔来,要他亲自处理,把事情压下去,一定不会耽误大家的前程!”
  语毕,他越过玉言径直走出佛堂,冷冷道:“朕的话你一定要记得,到时候莫怪朕心狠!”
  听到脚步声远去,仿佛所有力气都被一丝丝抽离,玉言颓然坐倒,不停地喃喃自语,“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
  乐乐从廊柱后闪身出来,一步步走到他身后,发疯般抱住他,咬着他的衣服低低呜咽,他似乎没有知觉,仍然在低喃,“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
  孟拿慢慢睁开眼睛,怔怔看着床顶那颗鲜艳的红宝石,脑中灵光一闪,霍地起身,飞快地往外跑。
  玉言和乐乐在门口卧榻上相拥而眠,听到响动,同时惊醒过来,一左一右把他拦了下来。
  玉言沉吟着开口,“夫子,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目前的状况,说实话,孟劳我保不下。”他不敢看面前那一潭死水般的眸子,轻叹道:“甚至,我连乐乐都没办法留下。”
  乐乐强笑,“皇上对懒神仙一直赞不绝口,看的佛经都是你的手笔,只要少爷要求,他一定会准你留在宫里的,有少爷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最后两句,他仍然是以往常那种信心满满的语气,带着骄傲,带着崇拜,带着欢喜,孟拿心头一酸,轻轻摸摸他的头,定定看向玉言,一字一顿道:“我的命是孟劳救回来的,他如果死了,我也会跟着去,你明白吗?”
  “不要!”乐乐急得哭了起来,“孟夫子,孟教习不会肯的,他舍不得你……”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安王爷求见!”
  三人皆变了脸色,玉言灵机一动,悄悄点在孟拿哑|穴,把乐乐抓到面前,气急败坏道:“赶快把人藏起来,别慌张!”
  乐乐藏好人出来,高大威猛的安王爷已到了门口,乐乐向来畏惧这个一脸冷酷,目光如刀的王爷,缩手缩脚站到玉言身后,没留神安王爷一进来就喝道:“乐乐,阿懒是什么人?”
  吓得一个哆嗦,拔腿就跑。
  玉言额头青筋直跳,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拖了回来,赔笑道:“皇叔,实在对不住,我这小家伙什么都不懂,胆子又小,都是我管教无方……”
  “别绕弯子!”安王爷打断了他,“小言,我的事你应该也有耳闻,我收到风声,你从聚仙楼带走一个叫阿懒的男子,可否让我见见?”
  不知怎地,乐乐突然想起离别时孟劳专注在孟拿脸上的眼神,心头一酸,挺直了胸膛道:“那人骗你的,我们不认识阿懒!”
  “是么?”安王爷不怒反笑,“听说你们关系匪浅,果然不假,乐乐,你主子应该没教你说假话,该不是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玉言眉头一拧,冷笑道:“皇叔,多谢你替我管教,不过,有我在,小家伙应该不至于说谎!”
  “好,很好!”安王爷大笑,“小言,藏就要藏好一点,最好一辈子都看着,连考试都不用去了!”
  玉言反唇相讥,“我的东西我自然会看好,不会等丢了来后悔!”多年来,太子和安王爷一直走得很近,如果猜测不错,太子许多对付他的手段都出自这个冷血王爷之手,他十分忌恨,又不敢真正翻脸,一直隐忍不发,怕父皇和自己的所有努力功亏一篑。
  只是,这一次只怕不能善了,太子算准他不肯交人,故意留下孟拿,要安王爷亲自来索要,两人一旦交恶,自己等于把安王爷推到太子阵营,前途更加凶险。
  可是,他不能再退缩了,连乐乐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都敢为朋友出头,他如果再隐忍下去,不但乐乐看不起他,连他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
  感觉到乐乐熟悉的崇拜眼神,他心头酸痛不已,习惯性地在乐乐头上敲了一记,乐乐呵呵直笑,旁若无人地拉着他的手摇来摇去,目光更加火热。
  安王爷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第九章
  太阳已快下山,如垂暮老人,把鬓发灰白的头搁在远山之上,仿佛和白茫茫的山顶连成一片,光芒惨淡。
  安王府门口几盏大灯笼已经点起,门口的雪扫得干干净净,拴马柱上,狮子怒目圆睁,大张着嘴,似要吞噬一切。
  街上所有的树都结满了白色花朵,一团团一簇簇,如招魂的纸钱,因是皇亲国戚居住之地,行人并不多,偶尔几个也行色匆匆,生怕惹祸上身。要知道,前些日子街上以游手好闲出名的王二懒经过这条街,就因为邻居在背后大叫一声“二懒”,从王府里冲出几个侍卫,把叫人的邻居和他全打得在家躺了整整一个月,真是飞来横祸。
  一个瘦削苍白的青袍男子拖曳着脚步从街那头走来,一步步走到安王府门口,呆呆看了一会那灯笼,长长叹了口气,眼一闭,扑通跪了下去。
  太阳的脸很快就被远山遮蔽,一阵寒风铺天盖地而来,把树上的雪摇晃下来,雪雾中,天地成了一片苍茫的白,只剩下屋顶的黑色瑞兽桀骜不驯地高高耸立,睁着铜铃般的眼,俯视人间悲欢离合。
  随后,鹅毛般的大雪漫天而来,迅速把青袍男子裹上一层白色,他如精雕细刻的木胎泥塑,长长的睫毛上结着冰霜,如放大的泪滴,有着动人心魄的苍凉,和美丽。
  王府内一个梅花飘香的院落,安王爷一身白色狐裘,在梅树下长身而立,一个壮若铁塔的黑衣侍卫悄声道:“王爷,懒公子已在外面跪了一个时辰,只怕身体受不住啊!”
  安王爷薄薄的唇抿成一线,怔怔道:“墨虎,那些消息是真是假?”
  “悬空书院的夫子和学生人人皆知,懒公子这一年似乎颇不如意,甚至几乎丧命,是孟劳所救。”
  “孟劳!”安王爷一拳砸到梅树上,砸得满树的雪和花簌簌地落,落得两人满身的红与白,墨虎深深拜道:“懒公子大病初愈,王爷您看……”
  “算了!”安王爷轻叹一声,似乎在说服自己,把握紧的拳头松开,嘴角微微翘起,“是时候了,跟本王去瞧瞧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门口,那青袍男子披着满身雪花,眼仍然紧闭,几成雕塑。
  安王爷轻轻抬手,斥退随从,一步,两步,他越走越快,在门口差点被高高的门槛绊倒,他只觉浑身的血都热了起来,目光如火,恨不得把那人烧成灰烬。
  走到近前,他又怕面前的人只是幻象,猛地停住脚步,犹豫着,踌躇着,一步,两步,在那人面前站定,颤抖着,托起那人的下巴。
  那人已面无人色,睫毛颤抖不停。
  “阿懒,别来无恙!”安王爷终于笑出声来。
  孟拿睫毛上的冰霜微微颤动,歪倒在地。
  “玉言,我算看清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静思宫里,乐乐几近歇斯底里,对着那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狂吼。
  见他无动于衷,乐乐突然跪在他脚下,抱着他的腿痛哭,“少爷,求求你,孟教习把夫子当宝,一定舍不得他这么做,你去把他找回来,你这么厉害,而且皇上最宠你,一定有办法对付安王爷……”
  玉言轻轻捂住他的嘴,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乐乐,我问你,是不是活着才有希望?”
  乐乐愣了愣,重重点头,泪流得更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