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懒夫子之诱-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乐乐愣了愣,重重点头,泪流得更急。
  玉言长长叹息:“乐乐,我不是了不得的人物,如果不是父皇的保护,我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在。生在皇家,是世上最无可奈何之事,权势恩宠都是虚幻的东西,皇宫中暗无天日,大到朝堂之上,小到一次宴会,都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你可明白?”
  乐乐浑身一震,茫然地伸手,接住从他脸上落下的一颗液体。第一次,他心目天中神一样的少爷,流露出与他相同的情感。
  他的泪,竟也滚烫如是。
  玉言狠了心狠了目光狠狠地开口:“乐乐,反正你我主仆缘分已尽,我现在告诉你实话也没关系。昨天,我故意让孟拿听到安王爷的话,就是想和孟拿好好分析情势,逼他牺牲自己,成全我的前程。如果我当时就把他交出来,不但对悬空书院的人无法交差,全天下都会认为我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我暗示他,天下能救孟劳的只有他一人,逼他出面到安王府谢罪,同时,我要他取悦讨好安王爷,拉拢过来为我以后的计划铺平道路,还有……”
  啪地一声,乐乐看着自己发烫的手,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打了他一巴掌。
  玉言微微一笑,自顾自说了下去:“这个计划算是一石三鸟,只要懒夫子能重新讨得安王爷欢心,悬空书院的学生受益匪浅,一定有多人能获得功名,我正好培植自己的势力,打败太子,登上皇位!”
  “说完了吗?”乐乐眼中一片死寂,似乎从不认识这个人,冷笑着一步步退开,“小皇子,祝你成功,我告辞了!”
  说完,他飞快地跑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头。
  凝视着他的背影,玉言笑容温柔,喃喃自语道:“还没说完……乐乐,你要保重,没有我在身边,你不要贪吃,不会有人给你揉肚子……”
  从热腾腾的汤池出来,孟拿浑身通红,僵硬的手脚终于能微微活动,安王爷也是浑身赤裸,精壮的胸膛在灯火中似乎有着灼热光芒。
  抄起一壶刚烫好的酒,安王爷揪住他的长发,含了一口对着嘴灌了过去,孟拿稍有推拒,便被他用力掐在后颈,一口滚烫的酒下肚,顿时呛得连连咳嗽,脸上烧起红霞。
  看着他冷漠的眼神,安王爷目光渐渐凌厉,咬牙切齿道:“你这个不甘寂寞的贱货,一出门就勾搭到男人,他的东西是不是比我大,是不是比我厉害?”他突然磔磔怪笑,“你要是喜欢,到时候我把他的东西割下来泡酒,让你天天喝,天天能享受到!”
  见孟拿张了张嘴,安王爷心头一紧,迫不及待地俯身凑到他面前,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心中顿觉无比失落,狠狠倒了一大口酒,又灌到他口中。
  孟拿这次咳得更加厉害,许久之后还喘息不已,安王爷目光渐渐柔和,把他禁锢在自己胸膛,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背,似乎在自言自语,“阿懒,你为什么离开我,我对你不够好吗?你如果喜欢,我也可以带你四处游玩,你如果不喜欢性事,我可以找别人。我知道你越来越懒得跟我说话,可这些年来,我有事只想跟你说,我知道,就算天下人都想杀我,你也下不了手。因为,无论你以狂妄掩饰,以懒惰掩饰,你的心都是最软的,软得让人心疼。”
  孟拿撇过脸,轻声道:“王爷,求您饶孟劳一命,他真的是无辜的!”
  安王爷脸色发青,冷笑连连:“我当然知道他是无辜的,那个蠢太子怎么想得出这种一箭双雕的苦肉计,不对,还有你,算是额外的惊喜!”
  他的手慢慢摸上那单薄的身体,叹道:“怎么,那男人对你不好么,让你瘦成这样,你放心,只要你安心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再受半点委屈!”
  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的吻轻柔地落下,从孟拿的额头开始,一直往下延伸。
  孟拿抬手制止,深深看进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王爷,请放过孟劳,我已死过一次,这条命是他救下,他如果死了,我决不独活!”
  安王爷目光一冷,用力掐在他喉头,咬牙切齿道:“你到底要我怎样!我不追究你逃跑之事,不追究你跟了别的男人,甚至把你唯一的亲人好生安排,力排众议让他入朝为官,重权在握,这样难道还不能弥补我对你的亏欠?”他顿了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父亲贪赃枉法,死有余辜!”
  孟拿惨笑连连,索性闭上双眼,既不挣扎也不出声,安王爷红了眼眶,大吼道:“你就认定我舍不得杀你,我成全你……”
  那高壮惊人的墨虎匆匆进来,隔着帘幕道:“主子,孟浩求见!”
  听到那个名字,孟拿微微颤抖,安王爷感觉到了,凑到他耳边冷笑道:“阿懒,除了那男人,这个世上还是有你在乎的人,何必跟荣华富贵过不去,跟自己过不去。你当初来求我,不就是为了救下你的家人么,你再救他们一次如何?”
  看到孟拿的泪水,安王爷十分得意,把他用狐裘裹好放到床上,自己穿好衣服出来,回头看了帘幕后床上那人影,突然觉得积压多年的郁闷之气烟消云散,心情豁然开朗。
  孟浩是个瘦削斯文的中年男子,他犹豫着走入殿内,远远拜倒,朗声道:“参见王爷!”
  安王爷哈哈大笑,“孟浩,你可知本王找你来所为何事?”
  孟浩见他神情爽朗,悄悄松了口气,赔笑道:“下官不知,请王爷示下!”
  “哥,我回来了!”帘幕后传来幽幽的一声轻叹,“没想到你过得比我想象中还要风光!”
  孟浩突然变了脸色,浑身不由自主颤抖起来,指着帘幕大叫,“鬼!有鬼啊!”安王爷心头一动,长身而起,冷冷道:“孟浩,你怎么知道你弟弟已死?”
  “我不知道……我知道……我不敢肯定……”孟浩已经语无伦次,抖如筛糠。他目光一闪,突然膝行至安王爷面前,大声道:“王爷,下官有罪,下官不该隐瞒弟弟已死的事实,想凭借王爷对他的一点惦念得到好处。不过,孟拿真的已死,这个绝对是假的,说不定……说不定也是悬空书院派来的刺客,想把王爷和太子一起杀死,夺取天下!”
  安王爷听出些端倪,心头剧痛不已,缓缓坐下,一句话在心头盘旋良久,终于冲出喉咙,“孟浩,眠蛇花了你多少银子?”
  孟浩似抽走了骨头,匍匐在他的脚下,嚎啕大哭道:“王爷饶命,那只是奴才一时糊涂,听信我弟弟的挑拨,倾家荡产才弄到那眠蛇。王爷,奴才要是知道他想用眠蛇害您,您就是借奴才几百个胆子,奴才也万万不敢啊!”
  安王爷看着帘幕后那人影,目光渐渐苍凉,幽幽地开口,“墨虎,我问你,阿懒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墨虎远远跪倒,满脸黯然,不发一言。
  孟浩目色近赤,咬牙切齿道:“王爷,奴才知道,我弟弟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他生母一死,他就脱离孟家,四处游荡,连父亲都不认,更别提我这个大娘生的兄长。后来他仗着自己成名,对孟家上下更是不理不睬,父亲和我去见他,他次次不冷不淡,简直把我们当讨饭的乞丐。后来孟家失势,他怕牵连到自己,赶紧找到王爷这棵大树,不知廉耻,甘心雌伏,简直丢尽孟家,丢尽我们男人的颜面!”
  安王爷眼中突然泛起一层迷蒙水色,拳头一紧,把指甲尽数掐进掌心。
  见王爷似在沉思,孟浩面有喜色,连连磕头,“王爷,您要是饶了奴才这次,奴才一定为您做牛做马,不,做最忠心的一条狗,报答王爷的大恩大德! 别说是悬空书院,就是天下士子都杀了,奴才也一定为您办到!”
  安王爷任由他磕头不停,霍地起身掀帘而入,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床前,俯身把他拥在怀里,一点点吻去他脸上冰凉的泪,轻声道:“阿懒,你要我怎么做?”说话间,一颗滚烫的东西从眼中掉落,落在那苍白的脸上。
  孟拿悚然一惊,猛地睁开眼睛,怔怔看着他雾气氤氲的眼,犹豫着伸手,擦去那睫毛上的露珠,安王爷用力握住他的手,把脸在冰凉的掌心轻轻磨蹭,喃喃道:“阿懒,他交给你处置!”
  孟拿用力摇头,深深看进他的眼睛,声音轻柔,却斩钉截铁,“你认识的那人已经死了,我的命是孟劳的,其他人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来人!”安王爷额头青筋暴跳,恶狠狠道,“把孟浩拖出去千刀万剐,肉全部喂狗!”
  孟浩惨叫起来,“王爷,您不能听信那居心叵测的假东西之言,我弟弟真的死了,他吃的是眠蛇,是天下至毒的眠蛇!”
  安王爷按捺不住,把孟拿抱起,一踢帘幕,气势汹汹站在孟浩面前。
  当孟浩和怀里那人四目相接,孟浩脸色成了绝望的惨白,战栗着一步步退后,安王爷深深看着孟拿,目光无比怜惜,轻叹道:“孟浩,你做了他二十多年兄长,竟不如我了解他,他很懒,懒到不想杀人,你用眠蛇逼迫也没用。如果他想杀我,许多年前我就成了他的刀下亡魂,而且,这两年他和我一起生活,他只要一根簪钗就能置我于死地!”
  他双臂如箍,把怀里的人几乎勒进肉里,一字一顿道:“孟浩,你们孟家上下全是蛇蝎心肠,你们坏事做尽,连自己的亲儿子亲弟弟都容不下,把他赶出家门。他孑然一身到处流浪,吃尽苦头,不但不怪罪,还处处为你,处处为孟家,没想到你非但不感恩,定要逼死他才罢休!你也算是脸皮奇厚,既要报仇,怎么不干脆冲本王来,为何还巴巴做本王的狗,荣华富贵你也享够,该还你的债了!”
  孟浩几近疯狂,张牙舞爪地猛扑上来,凄厉地嘶吼道:“你怎么可能活着,眠蛇是天下至毒,解药我只给你一半,你应该早就死了……你为什么没死,为什么要回来,我不忍心亲手杀你,你为什么还要坏我好事……”
  安王爷一个利箭般的眼风扫过去,墨虎身形一变,抓起孟浩的手臂,直直地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