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鼠妻-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妥约捍蛏泻簦缃癜资砩牢床罚凳切募比绶伲晷谒罩萁纪猓匏胰缃鹆芘驳秸饫镆鸦ǚ蚜诵矶嗍奔洌庠俑匣厝ィ轮荒芾吹眉案资硎帐耍幌氲酱舜Γ痪跣刂幸还杉馊竦耐聪矗顾盒牧逊我话恪

好容易来到城里,冯夜白忙到相熟的店里雇了一匹马车,将无双安顿在里面,让她慢慢回家,自己则骑了一匹快马,在街道上狂奔起来,彼时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的,好在他骑术不错,几次都有惊无险,如此过了两三刻锺,终於来到自家府门前。刚进得门来,便闻东跨院内传来一阵爽朗笑声,听有一人道:“族长和夫人休要谬赞,这妖精修炼千年,本非易於之辈,好在他疏於防范,方能让贫道和大师轻易得手,如今既已炼出他的原形多时,再过一个时辰,便可魂飞魄散了。”说完又大笑起来。

冯夜白只恨的咬牙切齿,施展轻功几步纵跃了过去,断声喝道:“是谁敢害小白薯,别怪我不客气。”话音刚落,早落到了院子中,只见一张光华流转的大网中,一只花瓶大的老鼠仰面朝天躺在那里,雪白的四肢瘫在地上,显是已经受了重大的创伤,只听得冯夜白的声音,方勉强转过头来,一双不大的老鼠眼睛望著他,既有害怕,又有惭愧,更有伤心欲绝,种种复杂情绪都集在那黑溜溜的双目中。冯夜白只觉肝肠寸断,没命的扑上前去,大叫道:“白薯,再坚持一会儿,我来救你。”

忽然族长以及无念大师等都拉住了他,那大娘冷笑道:“夜白,你也忒胡闹了,难道还没看清那网里的不是你什麽白薯爱人,而是一只老鼠精,千年的老鼠精啊,要不是两位大师,你的元气迟早都要被吸了去,你还不快谢过他们,竟然还要去放它出来,我看你真是昏了头了。”

冯夜白恶狠狠看一眼族长和大娘,还有那两位得道高人,眼中的彻骨寒意让几个人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忽见他一把甩开了三人,这一下竟用上了内功,一僧一道倒还好,那个族长却是被这一甩之力摔了出去,结结实实坐在地上,登时惨叫一声。却见冯夜白早跑进院子中,一把扯开那张灿烂无比的丝网,然後将网中的白薯紧紧抱在怀中,一遍又一遍抚摸著它身上早已被汗水湿透的白毛,嘴里不住的安慰道:“白薯莫怕,莫怕,我来了,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不要怕啊。”
当下族长和那大娘都气势汹汹的闯进院子中,对著冯夜白厉声喝道:“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这种千年妖精,你也敢要,你还不赶紧放它下来,趁现在法力未复之际好赶紧出去,留著它好为祸人间吗?到时候慢说我们不容你,就是天下苍生,庙堂之上的众位朝臣,还有那位九五之尊的皇帝,也必不能容你,你要眼看著冯家的产业毁在你手里吗?”一边喝骂一边就要去夺那白薯,却见那只硕大老鼠目中射出强烈的恐惧之色,拼命往冯夜白怀中缩著身子。

冯夜白冷冷看了他们一眼,一边抚著白薯的白毛,一边寒声道:“为祸人间?你们倒来说说,白薯它怎麽为祸人间了?他虽是妖精,但生性善良,这一路上管了数不清的不平事,多少人都要替他立长生牌坊,比那为非作歹之辈,强了不知多少。这为祸人间四字,岂是单凭你们这两张嘴便能定下了的。我实话告诉你们,白薯是只老鼠精,我早就知道,我就是喜欢他,又怎麽样?我喜欢他偷偷摸摸的往嘴里塞点心,然後一看见我就赶紧闭上嘴巴,鼓著两个腮帮子的模样,我喜欢他忙忙碌碌的捡拾後山上那些掉落果子堆满自己小屋的那付可爱模样,我喜欢他一看见白米饭就两眼放光一看见不喜欢吃的东西就开始转著眼睛想逃避理由的模样,我喜欢他替人打抱不平顺道诬陷一下那些为富不仁的混蛋让我替他出头的模样,他的每一面我都喜欢,无论我有多少烦心的事,只要一想到他,我就会打心眼里泛出喜悦。我再告诉你们两个一次,他将来是我的妻子,这无庸置疑,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我和他的感情,如果你们不能认同,可以将我驱逐出冯氏一族,但,我绝不会允许你们伤害白薯一根汗毛。”他又转向无念和有极,沈声道:“两位大师初来乍到,不明白这个中道理,这次姑且算了,但是以後,若二位大师定要与这善良的老鼠精为敌,莫怪冯某不客气,我虽是商人,但有些不入流的阴损手段却还是会的,万望两位大师莫要逼我走到这一步。”

无念颂了一声佛号,道:“果如施主所说,这只老鼠精罪不致死,只是施主为人,它为妖,你们是断断不可成亲行房的,不若这样吧,施主与老衲一起将它送回自己的仙山洞府,如此一来,对他也就是仁至义尽了,施主再不必……”话未说完,就听冯夜白怒叫道:“我说小白薯一定是我将来的妻子,你们两个还没听明白吗?什麽妖什麽人?我一概不管,天地间情字最大,三圣母和刘彦昌,白娘子与许仙,这些故事千古流传,谁不为之感动。人怎样,仙怎样,妖又怎样。这世间最感天动地的情爱,是这些身份就可以拘泥得了的吗?”他重重哼了一声,又对族长和大娘道:“我既已非冯族中人,便不必再参加什麽祭祖,你们放心,我这就回屋收拾东西和白薯离开,不会祸害你们一丝一毫的。”说完他就转身离去。

身後传来大娘的叫嚣:“冯夜白,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兔崽子,你也不想想,你那个狐狸精的娘死得早,是谁把你拉扯大的?你现在竟然为了一只老鼠精……”话没说完,忽见冯夜白转过身来,眼中之色阴寒无比,他冷哼一声道:“没错,我娘是狐狸精,那我自然是小狐狸精,这小狐狸精配小老鼠精,不也是很相宜的吗?至於你对我的拉扯,大娘,我不会忘记的,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是的,他不会忘记失去了娘亲的自己是怎样在这个残酷的大家族中长大的,如果不是自己在冯氏一族快要倾倒之时力挽狂澜,现在的他还不知在哪里要饭呢。

“你你你……”族长也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和大娘都很明白冯夜白对他们冯氏家族意味著什麽,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放冯夜白走的,合族几百人,都要靠他赚得钱花天酒地为所欲为呢。就算不甘心,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失去了冯夜白的冯族,将很快就坐吃山空,大厦倾倒。这些年来,不是没派出别的子弟去做米铺生意,可无论给他们多少钱多少米,最後总会亏个精光的回来,还一幅趾高气扬的样子,连一点羞耻心和上进心都没有,这样的一个家族,失去了冯夜白,还能在世间存活下去吗?更别提像现在一样富贵风光了。

不说族长和大娘在那里气呼呼却又不得不盘算著怎麽挽留冯夜白,却说他抱著白薯来到屋里,将他放在锦被之中搂著,不停的抚摸它安慰它,总算那小东西的身子停止了颤抖,他方贴近白薯的老鼠脸叹道:“小白薯,你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你知不知道刚才我真的几乎要被吓死了,那些人要再敢害你,我发誓让他们不得好死。恩,从此後我得把你时时刻刻带著,省得给他们可乘之机。”

“不是说,要离开这里吗?”意外的,白薯竟忽然开口说话,吓了冯夜白一大跳,忙起身来看,只见白薯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他,虽然是老鼠眼睛,但那里却充满了人的感情,还有几丝疑惑,它伸出前爪挠了挠脸,冯夜白立刻想起平时白薯遇到想不明白的事情时,总要伸手刮著脸沈思的样子,想不到他变回原形,竟仍不改这习惯,而且仍是如此可爱。於是忍不住躺了下来搂著它笑道:“离开?哼哼,我还等著族长和大娘过来道歉呢,白薯,你不明白,他们是不会放我离开的,我离开了,他们怎麽办?这一大族的败家子都等著活活饿死吗?其实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有冯氏的祖宗在,有我爹娘的尸骨在这里,我早就脱离这个败絮其中的家族了。恩,不过这一回,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相信我小白薯,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最终等到天黑,族长和大娘终於过来,十分婉转的说了几句软话,就算道歉,冯夜白自然也清楚他们眼中满含的怨恨与不满,心中冷笑一声:很好,他就是要他们活得不自在,他们不喜欢向自己低头,他就偏要让他们服软。於是趁机再次警告了他们不得伤害白薯,又道:“我时常听说这苏州地界,冯氏家族中有人自恃冯家权势为非作歹,之前我不说是因为给族长和大娘面子,但如今再不管教,只怕族中子弟就上天了,我们本已树大招风,不知多少人眼红心嫉,果寻著一个错处,将我们连根拔起,也并非没有可能,因此倒还要请你们二位费心,整顿一下族中的不法之徒,若将来再被我听见有人生事,莫要怪我先不客气。”

族长和大娘的脸色都是红一阵白一阵,族中子弟大多与他们两个亲近,冯夜白这样说,分明是指责他们两个,且有一点点的夺权之势了。不过现下也无可奈何,只得答应下来,然後又硬著头皮陪著笑脸说了几句话,方带著一肚子气走了。冯夜白在後面看著他们的背影冷哼一声,冯族的奢靡习惯他早就想借机给好生的改一改,如今这不过是第一步而已,早晚有一天,整个冯族都会被握在他的手里,族长和那个大娘都要俯首拜在他的脚下。

回到屋中,竟惊奇的发现白薯已经恢复人形,正在那里双手捧著几块点心大口大口啃著,他惊讶笑道:“怎麽?你这就恢复过来了……”一语未完,白薯就气势汹汹的跳下床,其实就是挪下来,只不过看他的架势,明显是心里想著跳下来但行动上却做不到的,於是兴师问罪道:“怎麽?看见我恢复过来,你似乎挺不高兴的啊,非要看著我半死不活的老鼠样子才开心是不是?”下一刻,纤细的身子就整个被冯夜白搂进怀里,因为搂得太紧,把白薯那可怜的小蛮腰都快给掐断了,他哀哀叫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