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鼠妻-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蹋讼傅纳碜泳驼霰环胍拱茁Ы忱铮蛭У锰簦寻资砟强闪男÷伎旄狭耍ОЫ兄骸八婪胍拱祝憧旆趴耍乙荒闫懒恕!

冯夜白放开他,瞬间收敛去的深情以及放松神色并没有逃过白薯的眼睛,不过他只假装著不知道,又见对方上下细细打量了自己一回,咂舌道:“啧啧,明明变成老鼠的时候还是很肥大的嘛,怎麽这一变成|人,就瘦成这幅样子呢?看来你做老鼠的时候一定吃的比较多。”说完了见白薯一瞪眼睛:“哼哼,你信不信我要是变回老鼠,能把你这堂堂天下第一粮商给吃的精光。”

“啊,我好怕怕呀。”冯夜白连忙做西子捧心状,让白薯将嘴里的点心喷了一桌子,这老鼠精哪受得了到嘴的美食又喷出去,抓著冯夜白就开始打起来,一边打一边嚷:“我让你在我吃东西的时候说笑话,我让你说让你说……”冷不防被冯夜白又一把搂住,这回他不再掩饰目光中的深情和关怀,连说出的话也是含情脉脉的:“恩,真的全恢复了吗?那张网似乎很厉害,不是说再过一个时辰就能魂飞魄散吗?”说到魂飞魄散四字,一向冷静镇定的他也不禁颤抖了一下。

“恩,法力是还没有恢复过来了,不过反正我现在也不用。别的都恢复过来了。”面对这样的冯夜白,白薯也开不起玩笑了,老老实实的回答:“其实如果你再晚来半个时辰,即使我不魂飞魄散,这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动的躺上十几天是一定的了,现在炼妖网只把我炼出了原形一个时辰,虽然当时痛苦难捱,不过对於我有内丹的身体并没有太大的损伤。”他说完忽然垂下眼,借著仍在冯夜白怀中的姿势幽幽问道:“为什麽要救我?你真的……早就知道我是妖精了吗?为什麽你不会害怕甚至杀掉我呢?”
“其实我只是一开始有怀疑,倒并没有认定,毕竟这种事匪夷所思,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虽然千古流传,可谁亲眼见过呢?”冯夜白拉著白薯在床上坐下:“你太多地方都与常人不一样了,哪有人会在自己有被冤枉的危险时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替老鼠辨白呢,而且你喜欢吃米饭点心,却对那些美味菜肴不太感兴趣,初遇时更是生吃了一把米,而且还津津有味。”他点了一下白薯的鼻头:“你啊,真不知道是怎麽成了精的,竟然笨成这样,看来你们妖界的妖精也是世风日下人才凋零了。”

白薯恶狠狠的“吱吱”叫了两声,放弃人类语言而改用自己的母语,这是他极度不满的表现,冯夜白哈哈一笑,将他又搂入怀中:“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的小白薯虽然笨,可是他是天下最善良最美丽最可爱的妖精……”话没说完就被白薯打断:“恩,虽然我听到这些赞美的话很高兴了,不过冯夜白,我不能隐瞒你,最善良的妖精是我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兔子,最美丽的妖精是我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蛇,最可爱的妖精是我隔壁的猪。”他一连串的隔壁弄得冯夜白晕头转向:“好了好了,小白薯,你怎麽这麽煞风景呢?总之你在我心里是最善良最美丽最可爱的妖精。”他在白薯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本想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的,谁知一沾上了便被那甜美的气息所夺,而深深吻了下去。

必须要说明的是,在冯夜白刚把舌头伸进白薯嘴里的时候,这道性坚定的老鼠精是想过拒绝的,可是当他想到了自己的命是冯夜白所救,而无数的狐狸精蛇精前辈唯一报答恩人的方法都是以身相许,他便稍稍的犹豫了一下,就这一下犹豫害了他,想那冯夜白虽是好人,却也在秦楼楚馆厮混惯了的,於这风月之事十分的老道,那白薯不等犹豫想完,便整个人都被吻的神魂颠倒七荤八素,本来想要推拒的力量却变成了欲拒还迎。

当下冯夜白一瞧见白薯迷蒙双眼以及颊上两团红晕,便知这小老鼠精被自己挑动了情欲,俗话说无奸不商,冯夜白一心要留下白薯在这红尘中与自己厮守一世,即便将来白薯道心坚强定要离去,他也早想好了留他的法子,不乏狠辣手段。什麽只要爱人幸福,自己也就开心对他来说都是狗屁不通的道理,爱人幸福,自己形单影只的怎能开心,他可没有那般伟大的情怀,他爱白薯,就必要留他在身边长相厮守朝夕相对。因存了这想法,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将他弄上手的,如今更知道只要将白薯弄上手,那妖性妩媚,难拒情欲,他就再离不开自己了。

现在一看见他情动,哪有放过之理,於是更加卖力逗弄,著意讨好;在那脖颈胸膛等地浅吻磨蹭,一下子便在白薯身上点了数不清的火,只将他烧得双颊通红,一个身子扭动挣扎,渐渐成了粉红颜色,连那两片红润薄唇里亦逸出又软又粘的动人呻吟声。

白薯情动之时,仍记挂著心中的疑问,与冯夜白耳鬓厮磨之际呻吟著问他道:“你……你要得了我,我……我也认了,只是……只是你不害怕我吸你的元气麽?不……不会想到……我是一只老鼠……就觉著恶心龌龊吗?你……你要想清楚了,想……想那许仙,和白娘子何等恩爱……一朝得知她是蛇精……还不是……任由法海将白娘子……收於雷锋塔之下麽?”想当初自己为这段恋情可没少掉眼泪,从而也觉得人类真是有些负心薄幸之徒的,尤其对他们妖精,有著刻骨的恐惧和鄙视,即便冯夜白救了自己,白薯也不想为了这样的人而放弃苦修了一千多年的道行。

“白娘子,她是遇人不淑,那许仙,负情薄幸之辈,哪里值得她深情至斯。白薯,别把我想象成那种男人,那是在侮辱我知道吗?”冯夜白在点火的空隙间抬起头来,认真的看向白薯,一字一句的道:“你记著,今夜既然两心相许,他日便要爱到白头,共死共生。”说完又扑了上去道:“好了,良宵一刻值千金,兀自谈这些作甚,咱们两个尽享鱼水之欢,莫要辜负了春宵苦短要紧。”

白薯听到他说“今夜既然两心相许,他日便要爱到白头,共死共生。”不由心神大震,双眼直直望进冯夜白眸子里,半晌,忽然顺著他躺下去,一张脸上满是柔媚笑意,轻声道:“冯夜白,你……别忘了刚才的话,莫要在将来负我。”他纤纤十指慢慢敞开所余无几的衣物,登时一个雪白香豔的身子露了出来:“我喜欢你……也喜欢你手中那些吃不完的白米。”他笑著说,然後柔若无骨的身子缠上冯夜白:“好了,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冯老板的手段如何吧。”
冯夜白被这句话一激,全身上下便如入了火海一般,猛地将白薯压倒,口内道:“好你个小妖精,今日不和你做到求饶,我也妄称男人了。”言罢在白薯修长雪白的脖颈上啃了几口,闻得他口内嘤宁出声,不由邪邪笑道:“真是个妙人儿,竟如此易撩惹。”说完抬起头来,早见那胸膛上两粒|乳首慢慢挺立起来,便故作讶异道:“哎呀,这两粒小东西如此敏感麽?我不过是身子蹭了几蹭,还未著意爱抚,怎的就怒放了。”不等说完,白薯早已羞得脸上如火烧一般,那身子只因这几句话便颤起来,似乎憋得发疼,但怎样抒解却半点不知。

冯夜白岂是那辜负风月的莽夫,他见白薯情动,其实自己也早已忍不住,只是更清楚即便如此,第一次承受男男之欢的人,其痛苦实在熬人,若因此让小爱人从今而後生了惧怕之心,岂非得不偿失,更何况自己也心疼他,因便强忍著,只以双手去扪那胸膛上的两只小|乳,只觉触手绵软无比,暗道果然妖精和人不同,若寻常男子,哪能得如此妙|乳,於是松握弹弄,尽兴把玩起来,时而以指尖轻搔那鲜豔欲滴的|乳珠,时而又以指腹绕|乳晕打著旋子,如此这般,只把白薯弄得呻吟哀叫连连,那身子是越发的火热了。他方来到小腹处那从黑亮毛发间,拎出粉红小巧的玉柱慢慢搓弄,不一刻,果见那玉柱颤巍巍站立起来,再著意弄几下,便射了。

白薯射了Jing液,只觉浑身瘫软无比,冯夜白卧於其上,如卧绵中,神魂飘荡。耳听得白薯喘息不已,直嚷著什麽“啊,要死了,冯夜白你施得什麽法,怎的让人既快活又难过,呜呜呜,你……你快想法子救救我啊,怎的这身子难受至此,啊啊啊啊啊……别,别把手拿开,那儿……双|乳那儿酥麻奇痒无比,你再大点力揉它们,啊啊啊啊啊……”等语,一个身子更是妖媚的扭动著。冯夜白血气方刚,哪禁得这样撺掇,加大了力道揉弄啃咬那两只柔软小|乳,不一刻,两粒挺立著的|乳头便充血肿胀起来,挺於胸膛之上,说不出的惹人怜爱,直恨不得将它们吞下肚去和自己融为一体。

当下拨开两条细腻洁白的修长腿儿,只见那小巧的玉柱与两团囊袋俱已染上粉红之色,说不出的动人,冯夜白禁不住,便揉搓了一会儿,引得白薯又是一阵呻吟声,如此一来,他便也控制不住了,嘴里哄道:“宝贝儿,且忍著一些。”一边将两条雪白腿儿抬起,架於自己腰侧,这边去拨开两片霜雪般白嫩的臀瓣,只见一道肉红窄缝之间,一朵玲珑菊花兀自紧紧闭合著,周边粉嫩的皱褶密密麻麻向外放开,经手一碰,便猛地一缩,旋即又向外吐开,却因终是处子之身,那菊花蠕动吞吐了几次,|穴口却仍是未能打开。

冯夜白吞了一口口水,以手蘸了床上软膏徐徐送进|穴口处,白薯吃痛,扭了几下身子,然妖精媚性所致,不一刻便适应了,肠壁处嫩肉更是紧紧吸附住那根指头,冯夜白趁热打铁,渐渐送进三指,方撤出来,此时胯下昂扬早已急不可待,借著软膏润滑,便“噗哧”一声进了大半,登时只觉入口火热紧窒,那肠肉竟似有自己意识般,咬住这庞然大物不住吞吐,一时间只把冯夜白快活的欲仙欲死,如处云端。

白薯初时还觉後面火辣疼痛,渐渐的便有一股奇异甜美感觉蹿了上来,及至冯夜白那根巨物尽情没入,开始一前一後抽动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