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鼠妻-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早震呆了一屋子的人,冯夜白更是呆若木鸡,半天才傻傻的问:“堕……堕胎?栾大夫,你……你是说白薯……他……他他他……有了身孕吗?”

栾大夫点头,对冯夜白道:“说句实话公子,我是万万不相信的,白薯虽然俊俏无比,但他的男子之身,这是无庸置疑的,可……可老夫把了一刻锺的脉,那……那确是喜脉无疑啊。而且已经有三个月的孕期了,这……这件事怪异之极,老夫也实在不知道说什麽好,不若冯公子再请一个高明大夫来看看,免得老夫学艺不精,耽误了小白薯的病症就不好了。”

还不等冯夜白回过神儿来,白薯已经从床上跳了起来,揪住栾大夫的衣服颤著声音问:“你……你说什麽?怀……怀孕?是……是生孩子的那种……那种怀孕吗?啊啊啊啊啊啊,这怎麽可能?我……我是公……不对,我是男的啊。”他的腿逐渐软了下去,将要跌倒之时,被冯夜白一把捞了起来,就见这个男人一幅小心翼翼的样子,用近乎敬畏的眼神看著白薯的肚子:是真的吗?白薯有了他们两个的孩子,那个小生命现在就在那扁扁的肚子里躺著。他蓦然抬起头来,大叫道:“来人,去吩咐厨房,从今天开始,一日三餐要给白薯做补汤,每餐不许少於两种,要最滋补的材料,需要银钱尽管去账上领,不必经过我这里。”孩子啊,是他们的孩子,这麽小的肚子怎麽可能让宝宝舒服呢?

“冯夜白,你疯了。”白薯一口咬上冯夜白紧攥住自己的手腕:“我是男的,你听到没有,我是男的,吱吱,我不可能会生孩子的,吱吱,栾大夫一定是开玩笑,不然他就是个蒙古大夫,你知不知道?”他龇牙咧嘴:“我不要喝补汤,我讨厌喝汤,我要吃米饭,米饭。吃点心。”

“好好好,你想吃什麽就吃什麽。但补汤也要喝。”冯夜白一脸准爸爸的白痴幸福笑容,抚摸著白薯的小肚子:“宝贝儿,你想一想,我们两个的宝宝现在就在你这里,你如果不吃胖一些,他怎麽能得到养分成长呢?再说你的肚子太小了,宝宝在里面都伸展不开,万一他想做做运动,你得提供给他足够的场地对不对?所以你要使劲儿的吃,把肚子吃的大大的,这样才不会让孩子受委屈啊。”

栾大夫和那些仆人们都呆呆的看著自家主人:这,这真的是冯夜白吗?就算是白薯确实怀了他的孩子,他也不用这麽兴奋吧,对於一个成功的商人来说,他首先应该考虑白薯身为男人,怀上孩子的奇异性,接著应该表现出深深的惊异和不能接受,哪能像现在这样,这……这表现简直就不像是人的表现嘛。

大概是冯夜白也觉察出自己实在是太高兴了,以至於在下人们眼前失态,所以他咳了两声,清清嗓子道:“恩,那个,小白薯他是一个奇异的种族出身,所以虽然是男孩子,会怀孕一点也不奇怪,大家都知道腹语吧?那是东瀛三岛人的特殊本领,既然那里的人肚子里能长一张嘴,那麽小白薯作为和咱们大家不同种族的男人,肚子里怀一个宝宝也实在不是什麽令人惊奇的事情。”恩,他说得没错吧,妖精本来就算是一个种族嘛。

兴奋过後,冯夜白想起了平日里在府中穿梭往来忙碌不停的白薯那种好动性格:“恩,大家从今天开始不许再和白薯开玩笑了,要把他当作你们的当家主母看待,我本来打算明年开春再和他举行婚典,如今看来,不能让他再劳累了,就等生完这个孩子再成婚吧,奉子成婚也是不错的嘛。恩,流双,你选十个力气大的仆妇,再挑十个温柔细心体贴的丫头,从现在起寸步不离他的身边,打点他一日三餐和安胎药等事宜,尤其要看住他,不许他再做一切能够威胁到胎儿生命的激烈运动,例如跑步,蹦跳等等,从今日起就给我免了吧,还有,不许他挑食,乱吃东西,一日三餐的补汤是一定要喝的,听明白了吗?”

流双连忙答应下来,看向白薯的眼睛也没了平日里没大没小的神色,倒也是满怀敬畏的样子:小宝宝耶,那种生出来就肉乎乎白嫩嫩粉团似的小东西,可以让你捏捏摸摸抱抱的小家夥,先会对你笑,然後会跟著你呀呀学语,还会跟在你的後面摇摇摆摆学走路的小宝宝。她的口水几乎都要流出来,看著白薯的小肚子大声且清脆的回答道:“是,爷你就放心吧,小白薯交给我,绝不会让他做一点对小宝宝不利的事情的。

栾大夫无力的瘫在椅子上,从他进了冯府的那天开始,便知道这府里的人都有些儿与众不同之处,不过他们这与众不同可也太与众不同了吧?他惶恐的想,再看向冯夜白:“爷,你……你还是再找两个高明的大夫看看吧,这事儿……这事儿可不一般啊。”

冯夜白潇洒的一挥手:“啊,不用了,我们都信得过栾大夫。再说,这种事是栾大夫您,还能坐在这里和我们说话。换作旁人,早就不知道吓昏过去几次了,所以,为了积点阴德,我们就不要再去吓别人了。何况,我现在怎麽看怎麽都觉得,白薯的肚子是起来了一些嘛。”他说完,那些同样被心理作用影响的下人们就赶紧点头附和:“没错没错,白薯的肚子就是起来了一点,他以前哪有这麽丰满啊。”“就是就是,看来里面的小宝宝一定不会小,呵呵,肯定像爷,爷的个子高,白薯就娇小了一些对不对?”
28

栾大夫真是哭笑不得,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这些处於极度兴奋中的人:三个月的身孕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来的。想了想:算了,还是不说了,这时候说这种话,不明摆著是招人恨吗?於是他无奈摇头,开了几张保胎的方子,递给流双道:“其实以现在的脉象来看,一切都挺妥当的,不用吃也行,若就是想保险著点儿,吃几剂也是无妨的,具体你们自己斟酌著办也就是了。”说完告辞出去。

这一回府中可炸了锅一般,整日里欢天喜地的,慢说那二十个仆妇丫鬟看的紧,就是白薯好容易偷溜出来透口气儿,一旦被别的仆人发现了,立刻便被扭送回屋,任他挣扎呼喝也是没用的,天大地大小宝宝最大,人人都是这样想著,并且怀著空前高涨的热情期待著小宝宝的降临。

四五个月後,那肚子便渐渐的看出来了,白薯也越发的瘦下来,於吃东西上倒是比先好了许多,现在不仅米饭点心,就连之前大喊吃不消的补汤一气都能喝两大碗,冯夜白见他如此“为宝宝牺牲”,不由得又感动又高兴,直抱著白薯说辛苦,还保证等生完孩子,一定请天下所有有名的米饭点心师傅来给他做大餐,乐得白薯每日里都做梦自己的宝宝出世後,和自己一起在餐桌上吃米饭点心的情景。

其实怎麽会怀上孩子,白薯一开始也不清楚,为此他特意翻了一下修妖的秘笈,才发现因为自己粗心,竟然漏看了十分重要的几行内容,那上面就说成妖一千年後,飞仙之前,无论雌雄妖精,俱有受孕能力,若与人交合,非但大损道行,再难飞仙,且一旦留男子阳精在体内,身体内部便会发生变化,孕育胎儿;待产下胎儿後,全身的法力道行也就耗损的差不多,不经一番难以想象的勤修苦练,就再也不能飞仙。

虽然明白了受孕的原因,不过白薯并不十分难过後悔,在遇到冯夜白以前,他一心想著就是飞仙,可是那次被他救下後,一直被苦苦压抑的喜欢情感泉涌而出,再也不受自己控制,自然而然的两人发生了关系,从那一刻起,白薯对飞仙之路便不那麽执著了,现在肚子里更是有了两个人的宝宝,那个神奇的拥有著自己和冯夜白血脉的小东西,飞仙这件事儿就更显得微不足道。

展眼便到了七个月,白薯的肚子只鼓的如圆球一般,只是顽皮的性子仍然难改,每日里趁众人一个不注意,便挺著肚子去看那枝头上刚结出的小杏子小李子小桃子之类。这日流双因去厨房里给他熬安胎药,因这药的火候要求是颇高的,流双只恨不得能亲眼盯著人熬药,後来干脆自己去熬,白薯便趁机把其余人都支出去了,合府之中,他只对这个泼辣的丫头有畏惧,余者包括冯夜白在内,都是不放在眼内的,如今鼠凭子贵,动辄挺著肚子大叫大嚷,干尽了诸多不讲理之事,众人也是投小鼠忌器,不是原则问题便都让著他,若实在不能相让,便只好请流双出马,没有不成的。

果然,待流双回来找不到白薯了,问遍了众丫头们,都说没看见,流双心急,这白薯实在是个太不懂事的,肚子这麽大了,有个闪失岂是了得的,当下顺著他的性子一猜,便来到园子里,果然见白薯仰头看著那些青杏青桃等流口水,不等她喊叫,那白薯便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手脚并用向上爬去,却因圆滚滚的肚子阻碍,只爬了几下就说什麽也爬不上去了。

这一下可把流双吓了个半死,却不敢喊叫,怕他受惊摔下来,於是连忙悄悄来至背後,刻意放低声音道:“白薯,下来。”孰料白薯畏惧她日深,一听到她声音,即便柔情似水,仍是吓了老大一跳,他肚子圆,那两只手两只脚本就勉强攀在树干上,这一下便抓不住,“哎哟”一声,便扎手扎脚的掉了下来,只把流双吓得魂飞魄散,好在距离甚近,忙抱住了,两人一起摔下,流双做了个肉垫子,扔死抱住白薯不放。

待落定了,忙爬起身来,不及去训斥白薯,忙去听胎儿动静,只觉里面倒没什麽异常,心跳声咚咚咚的,仍是有力的很,正查著呢,冷不防白薯又“哎哟”一声,她贴在光滑肚皮上的脸猛觉挨了一下,知是宝宝踢了她一脚,这才笑开了道:“没事儿没事儿,看你还敢不敢了,这都什麽时候儿,还敢爬树,你的胆子比天还大呢。”因怕白薯难受,也没忍苛责,小心扶著他回到房里,又请栾大夫来看了半天,言说确实没有大碍,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将安胎药给他喝了,彼时冯夜白也已回来,给白薯买了些山楂糕,结果白薯贪嘴,拿起来就不肯放下,这东西又是不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