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鼠妻-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彩凳羌岢植涣硕喑な奔淞耍纺砸步ソセ枭蚱鹄矗馐腔攴善巧⑶暗南日祝约涸俨豢赡苤С稚狭礁鍪背剑睦锊挥傻闷嗫辔薇龋褐站俊故抢床患傲寺穑糠胍拱住恪貅峄共换乩矗吭貅帷共换乩淳任颐堑谋ΡΠ 
33 

冯夜白和流双几乎可以说是不眠不休的赶了回来,一路上两人换了十匹坐骑。自从得知事情真相往回赶後,他就板著脸一言不发,流双从未看过他这麽阴沈的模样,想也知道爷这回是真的被激怒了,冯族那些参与此事的人都要面临著他毁天灭地般的报复,一个也别想逃脱。 

在路上恰巧遇到了冯夜白在武林中的几个朋友,本要拉扯著和他聚聚,但听说他家里的事後,不由都激起了血性,陪著他一起回来。一行十几人在冯府门前下了马,那门外早已换上了冯族中的人在看守大门,见了冯夜白,只吓得面上变色,腿都发软了,正要冲进去报信,早被冯夜白一人一脚踢昏了过去。他一边大步往府中走,一边吩咐流双道:“你和连三以及十洲几个弟兄去下人房里把冯清他们放出来,把这些豺狼本性的王八蛋给我见一个捆一个,等著我发落。”流双连忙答应著去了。 

这里冯夜白刚走到後院,就看见几个冯族中人在院子里一边抱怨一边来回踱著步子,他们身後,一个闪著红光的正方形将白薯困在里面,心爱的人儿整个都委顿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他这一吓非同小可,暴怒的大吼一声便扑了过去,那九千尺与炼妖网一样,困妖不困人,因轻易闯进去,将白薯抱在怀中,一脚将那把尺子给踢飞了,正方形便顿时消失无踪,彼时那些看守的人已经大叫起来,族长和王氏以及其他子弟忙赶出来看时,只见冯夜白怒发冲冠,看见了他们,虽然怀中抱著白薯,竟然也飞奔上前,一人一脚都踢了个狗吃屎,他还不解气,又是几脚,将他们踢得顺著那台阶骨碌碌直滚到院子中,狼狈不堪才罢。忽一眼又看见那个獐头鼠目的道士,不由更是恨极,连续几脚都用上了内力,只踢得他口鼻渗血,肋骨都断了几根。 

一时间,被关押著的下人们都出来了,这些下人恨冯族中人行事歹毒,何况又有爷的命令,一路上便如下山虎一样,看见冯族人不由分说的便掀翻捆起,浩浩荡荡来到後院,然後将王氏族长道士等也捆了,方都围上前来。 

别人还可,那冯清流双和栾大夫一见在冯夜白怀中的白薯,早奔了上来,冯夜白也正要去找他们,看见了忙对栾大夫道:“你……你快瞧瞧白薯,我怎麽看著他面如金纸,连神志都不清了,你快看看这可怎麽办是好?”一边说一边连嘴唇都抖了,显是恐惧已极。 

栾大夫不敢怠慢,忙伸出手去把脉,一边道:“爷别急,别急……”不待说完,早见到白薯外衣下面的小裤上蜿蜒下一道鲜血来,再配上脉象,不由吓得面上变色,一迭声的道:“快,准备热水,喊接生婆子来,公子要生了。”一句话喊完,冯夜白的手脚也麻了,双腿抖个不停,只知道嚷著“这怎麽办?这可怎麽办?”幸得流双在一边扶住,这丫头本也慌乱无比,可出於女孩子的天性,又见周围的大男人们显是都靠不上了,那位准爸爸平日里威风八面,何等精明强干,此时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只知看著怀中昏迷的爱人,其手足无措的样子实在大违他平时为人。於是当机立断,拉著冯夜白来到屋里,先将白薯置於床上,拿了一床厚被盖在他身上,又低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鼓励的话。 

然後就有丫头们端进一盆盆的热水来,府里的梁妈本是厨房帮工的,早年也做过产婆,因一时不及找人,便把她拉了来,当下冯夜白坐在床边握著白薯的手,任人怎麽说也不肯离去,梁妈无奈,只好自己忙活著将白薯两腿大大分开,只见下体一片鲜血,白薯的腹部宛如波浪起伏般收缩著,一阵紧似一阵,忙用手进去摸了一摸,方大大的松了口气,笑道:“爷莫要担心,公子虽然昏迷著,但尚知道用劲呢,孩子的头已经下来了,只要再熬一会儿,就可生下。” 

白薯虽然昏迷,但觉得腹痛如绞,那种特殊的滋味实在熬不住,便大声呻吟起来,他是妖精之身,又为了这个孩子捱下数不清的苦,因竟能在昏迷中为诞下婴儿而努力。只是无论怎麽用力翻滚呻吟,那孩子始终出不来,梁妈也急了,直唠叨著说:“再没有这样事情的,孩子的头明明都进了产道。”因又洗了手,在火上烤一烤,伸手摸进产道去,左右搅了一阵,忽然面上变色道:“不好,这孩子太大了,难怪出不来,这可怎麽办?” 

冯夜白一听这话,只急得险些没晕过去,梁妈的汗也下来了,这种情况实在比难产还要危险,忽听冯夜白沈声道:“不管怎麽样,保住白薯要紧。”她苦笑一下:“我的爷啊,这个时候要麽就是母子平安,要麽就是一尸两命,哪谈得上什麽保大人保孩子啊。” 
34

冯夜白和流双等的心立时全沈了下去,忽见栾大夫上前来,壮士断腕般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冒险一试了。”说完从袖内取出一把闪亮小刀,架在火上来回烤了烤,一边对冯夜白等道:“我这是失传已久的疗法,为当日华佗传下来得,可惜这里没有麻沸散,好在公子亦是昏迷,或可减轻一些痛楚。”又对旁边一个仆人道:“你去我的房间里,把红色柜子第三个抽屉里的麻色小袋子拿来,唉,不知道屋子被没被那些人翻乱,若那东西丢了,可就有大麻烦,说不准公子的命都要丢掉了。”

冯夜白听他这样说,忙高声反对,却听旁边的梁妈道:“我的爷呀,现在这光景,能保住一个是一个,若不行险,只怕母子两个都保不住了。”一边说著,那仆人早跑了回来,举著那袋子道:“栾大夫,所幸不曾搜屋,那东西还在呢。”

栾大夫大喜道:“如此便好了。”又对流双道:“麻烦姑娘将这袋中的细丝在沸水中泡上,然後烫了手後捞出,细细理好备用。”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去,又将小刀烤了一遍,方小心翼翼在白薯的产道尽头的左边割了个小口子,顿时那鲜血涌了出来,冯夜白等正紧张时,他又在右边同样割了一下。

白薯本就鲜血淋漓的下体此时更是惨不忍睹了,冯夜白心疼的险些昏死过去,却忽听那梁妈高声叫道:“太好了,太好了,孩子的头出来了。”众人看时,只见梁妈手中小心翼翼拖著一颗毛茸茸的小头,紧接著婴儿的肩膀,小屁股都顺序出来了,最後是两只肉乎乎的小腿和一双小脚。只闻“哇”的一声,小婴儿洪亮的哭声响了满室,流双惊喜的指著小婴儿道:“爷,你看,你看啊,宝宝刚生下来,眼睛就是睁著的呢,呀,这眼睛真黑真亮啊,和您的一摸一样。”

彼时冯夜白早冲到了白薯身边,还未来得及看婴儿,听流双叫嚷时,梁妈已经托著婴儿给他看了一眼,果见那两颗黑葡萄也似的眼睛似乎在盯著他。冯夜白心中掠过一股奇妙的感觉,摇著昏迷的白薯哽咽道:“白薯,白薯,你看到了麽?是我们的宝宝,宝宝啊,你看他在看你呢,看著你这个娘亲呢,你赶紧睁开眼来看看他啊。”一边说一边想著白薯在临近生产之际受的那些非人折磨,他这从懂事起就未掉过一滴眼泪的人不由得潸然泪下,大放悲声。

“放心吧爷,公子不会有事的。”栾大夫叹了一声,安慰冯夜白。一边取过泡好的丝线,为白薯缝上伤口,饶是他经验老道,这两个伤口缝完,也是累得满头大汗,又悄悄交代了冯夜白半年内不许行房等事。那边梁妈早就欢天喜地的给小婴儿洗了身子,流双也亲自将白薯的下体都处理好了。

好一阵忙乱过去,忽闻白薯口中呻吟出声,冯夜白大喜过望,不住声的唤著栾大夫。却见白薯“刷”的一下睁开眼来,看见是他,连忙紧紧的握了,尖声叫道:“宝宝呢?我的宝宝呢?冯夜白,有人要吃他,不,你是他的爹亲,不能吃他啊。”他叫声凄厉,眼中满布狠历神色,抓起冯夜白的胳膊就狠狠的咬下去。

冯夜白不知他是怎麽了,胳膊一阵剧痛钻心,他也顾不上,忙著拍白薯的背道:“没关系,白薯,宝宝很好,他刚洗完了澡。没有人要吃他,谁敢吃咱们的孩子?谁要是敢存这个心,咱们就把他扔进锅里煮来吃了。”一番话说完,梁妈早抱著小婴儿过来了,白薯见那婴儿外面包著缎子面的红色小被子,一张小脸红乎乎的,倒是光滑的很,一双与冯夜白几乎一模一样的大眼睛仿佛能看见似的盯著自己。他的眼泪刷一下流了下来,这孩子在他肚子中九个月,如今一见面,那种母子连心的感觉就出现了,他先断定这是自己的宝宝,然後才想起来流双是为了救他撒谎骗王氏等人,根本没有吃妖胎能延年益寿的说法,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拼命的伸手想要去摸摸婴儿,奈何实在没有力气,只好作罢。

这时又有人来回说奶妈已经找到了,梁妈连忙抱著婴儿出去喂奶。白薯身子虚弱无比,实在撑不住,可心中有一事悬著,忙四下里看了一眼,忽然见到流双,不由得痛哭失声道:“流双姐姐,我……我以为你真的以为我是老鼠精而恨上我了,我以为你去京城找冯夜白,一定是危险重重,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就是因为知道你去找他了,我才能坚持到现在,才能坚持到第三天,我都以为我要魂飞魄散了呢,还好你没事,宝宝也没事,呜呜呜,太好了。”一边说,那声音就逐渐的低了下去,到最後更是几不可闻,渐渐的消失了。
35

冯夜白只觉仿佛当头挨了一棍似的,一颗心宛如入了油锅,直著嗓子大叫道:“白薯,你不能死,宝宝都生下来了,你是他的娘啊,白薯,我们还要在一起生活很多很多年,你还要吃许多许多的点心和米饭,我亲口答应过你的,你都忘了吗?你还要陪著我和宝宝,你不能魂飞魄散,否则我寻便天涯海角,也要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