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鼠妻-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园伞!ㄖ话寻资砝值茫幕ㄅ胖拢诜胍拱椎牧成暇颓琢艘豢冢会嵝⌒呐踔桥套樱梢菜频娜チ恕
冯夜白脸上挨了这一下,愣了半天,忽然抬起手轻轻抚摸著被吻的那半脸颊,一边低声自言自语笑道:〃好可爱的小东西呢,怎麽办?似乎。。。。。。越来越难放手了啊。〃遥望著白薯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不知为什麽,心中竟也忽然对这趟回乡之行空前期待起来。
再说白薯,因为还有三天时间,著实的好好利用这空闲把後山上的果子统统扫了一遍,只把自己的那个小屋子塞的满满当当,到了出发时候,他跟冯清要了好几把锁,到底将门锁了好几道,又前求万托的让冯清帮自己照看著这一屋子财产,直到对方禁不住磨答应下来,他才兴高采烈的跟著冯夜白上了马车,怀著对那贡米无限的向往之情,往苏州玉湖而去了。
※※z※※y※※b※※g※※
行了半月有余,便进入苏州地界,这一路上白薯闹了多少笑话,也不须多记,只害苦了冯夜白,一天到晚腮帮子都笑得疼了,有一夜夸张道嘴巴都合不拢,不过平心而论,也多亏带了白薯,以至於旅途不像以往那般寂寞,当下更坚定了要把白薯绑在身边的念头,只因时机不对,一直无法下手罢了,何况他又不想用逼迫手段。老鼠精哪知道眼前这个主人其实是个危险之极的人物呢,整个人一路上高兴的欢蹦乱跳,就如那被捕上来的活鱼一般,没有半刻闲空儿。
这一日清晨出发,不到午时来到一个大镇子,因此地是往苏州城的必经之路,所以甚是繁华。冯夜白就对车夫说道:〃就在这里歇著,吃了午饭再走。〃又对白薯道:〃这里有一家庆东酒楼,东坡肘子天下闻名,我今日带你去开开眼界。〃白薯哼了一声道:〃东坡肘子之类倒还在其次,这家的米饭点心做的如何?〃冯夜白闷笑一声,连道:〃是了是了,我忘记你不喜欢吃肉,否则也不是这一副风吹得倒的样儿了,那米饭点心麽,自然也是好的了。〃一语说完,白薯就如同死鱼复活一般跳起老高,拉住他的手急道:〃那咱们还等什麽,赶紧去啊。〃冯夜白吓得忙拉住他,薄嗔道:〃这冒失毛病什麽时候能改,现在你就算跳了车,难道凭两只脚,还能跑过这几匹马不成?〃
白薯坐了下来,烦恼道:〃这街上人来人往,马儿走得也不快啊。〃因把一颗脑袋探出窗外,左右张望,不一刻,忽然兴奋大喊道:〃到了到了,冯夜白,前面的酒楼就是庆东酒楼,啊啊啊啊,我闻到白米饭的香味了。〃说完回过头来,不妨冯夜白也探身过来看,他力道过猛,一头拱进了对方怀里,只撞的眼冒金星。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恨恨戳著冯夜白的衣服道:〃让你长这麽结实,让你长这麽结实,我给你戳烂,戳烂戳烂戳烂。。。。。。〃
冯夜白只觉下身〃刷〃的窜过一阵战栗,可怜那个兄弟多日禁欲,实在饿的很了,受到这暗示还以为能快活一阵,雄纠纠昂起头来,只把冯夜白吓得,倒吸一口冷气,心道这如何见人,偏白薯眼尖,瞧见他身体的变化,还奇怪问道:〃咦,你裤子怎麽了?难道里面有根棍子竖著吗?这是为什麽?冯夜白,你不难受吗?我替你把棍子取出来吧。〃说完就要动手,吓得冯夜白一把按住了他,低吼道:〃别动,都是你这小妖精。。。。。。磨的我。。。。。。〃话音未落,白薯已吓白了一张小脸,嗖嗖嗖的拼命往後退著,大眼睛骨碌碌转著四处寻找逃走之路,心道:〃完了完了,冯夜白他知道我是妖精了,奇怪,他是怎麽知道的?哎呀,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关键是他知道了,呜呜呜,白米饭,呜呜呜,贡米。。。。。。我不得不和你们擦身而过了,呜呜呜。〃
冯夜白没有他在这里捣乱,一点点倒冷静下来,热情一退却,那兄弟也就偃旗息鼓,不甘不愿的躺回去了,他拉过念念有词的白薯,说道:〃你怎麽了,还不下车呢?酒楼都到了。〃
白薯细细审视著他的样子,奇怪,非常正常的表情,不像是遇到妖精那种愤怒,害怕,颤抖的表现啊,他放下心来,再瞥了一眼冯夜白的裤子,惊讶叫道:〃咦,冯夜白,你把棍子取出来了?什麽时候的事?我怎麽没看见。〃冯夜白心道:能让你看见吗?嘴上胡乱说了两句应付过去,拽著他的小手下了车,早有机灵的小二跑过来陪笑道:〃哟,冯爷,可算把您给盼来了,今年怎麽这麽晚才来啊?〃一边说一边将三人迎了进去,冯夜白笑道:〃今年铺子里的生意忙。〃说完点了临窗的座位坐下。
那车夫不习惯和他二人一起吃饭,冯夜白也乐得享受与白薯相处的时光,偏偏这个好奇宝宝一脸烦恼模样,偷看了他半天,方诺诺开口问道:〃冯夜白,我可以问你,你为什麽要把我叫做妖精吗?我。。。。。。我明明是人的说。〃冯夜白脸黑了一半,半天才回答道:〃这个。。。。。。你到时候就明白了,我知道你是人,之所以叫你妖精,恩,是因为在有些时候和地点,有的人比妖精还要让人。。。。。。反正以後你就知道了。〃
他不说明,白薯这单细胞生物也就不多想,反正只要知道冯夜白没有识穿他真正的妖精身份就行了。他重又兴高采烈起来,不住拿筷子敲著碗边,等待白米饭上桌,正开心间,忽闻楼下一阵吵嚷声传来,忍不住探头向下一看,只见楼下不知何时,聚了众多百姓,他居高临下,看清人群的中心有一个十分美貌的男子,正被一个趾高气扬的富家公子般的人硬拽头发拖著走,他们身前,有另一个像是秀才般的男子,正拦著那富家公子,不知说些什麽。

〃冯夜白冯夜白,你看你看。。。。。。〃白薯拽著冯夜白的衣襟,现在他已经不把这个主人当主人看了,开口闭口都是喊的名字,冯夜白纵容他,又对他怀著一段谋求长久的心思,自然由他去,此时看他一脸的激动模样,不由叹了口气,心知又有什麽事情引起这小东西的注意了,就不知这次他能否不多管闲事,因也探出头去看,此时那秀才却已被几个家奴模样的人架住,拳打脚踢起来。
这一下子可惹火了小白薯,在楼上大叫一声〃欺人太甚〃,就要奔下去,冯夜白却不似他那般冲动,心想问了前因後果再说,忙拉住小二细问,那小二见他问起此事,便摇头叹息道:〃说起这事儿,也让人揪心。那貌美的男子乃是穷苦人家出身,父母早死了,一个二叔带著他,偏这二叔不学好,吃喝嫖赌样样皆通,走到这里的时候,他钱全输光了,又赌红了眼,就把这个侄子压上了,结果不必说,自然也输了,赌场就在大街上卖人,可巧被那林秀才遇见,一看之下倾慕不已,可惜一时间凑不上那许多银子,就央求赌场宽限几日,他四处去凑钱,谁料今早来了这朱公子,也看上这侄儿貌美,他财大气粗,多给了一倍的钱,赌场哪有不卖他之理,可怜林秀才听说了,匆忙赶来,赌场哪还认得他,没看见刚才据理力争,结果却反遭殴打麽?唉,那赌场卖人的地方就在对面,所以这一些事我全看在眼里,可惜咱们小老百姓,如何敢出头。〃说完又叹气,冯夜白心里也愤愤然,等回头看白薯,哪还寻得著他的影子,早一溜烟的下去做那出头鸟儿了。
冯夜白生怕心爱的人儿吃亏,忙吩咐小二饭菜先上,他等会儿回来,这里也匆匆下楼,挤进人群一瞧,只气的青筋迸裂,原来那朱公子好死不死,竟又看上白薯的绝世容颜,指使家丁放开了林秀才,就要上前抢人,他自己在一边摇头晃脑的美道:〃哈哈哈,没想到今日上天眷顾,竟然一举得了两个美人儿,哈哈哈,各有千秋各有千秋。〃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一拳,这一拳的力道著实重,竟让他摔在了地上,拽著男子头发的手也不觉松开了,耳听得一个夺命无常般的声音冷冷道:〃没错,上天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你的恶行了,所以让我来除掉你这个祸害,算作它对这里百姓的眷顾。〃朱公子大怒抬头,只见一个衣衫华贵气质高雅的英俊青年正拿吃人的眼光看他,自己被他看著,就仿佛身上的几层皮一点点被剥了去,让他从心底深处不自禁的就窜出一股强烈恐惧。
白薯见撑腰子的人来了,早煽风点火的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冯夜白,这些人好粗鲁,啊啊啊啊,他们掐的我肩膀好痛,呜呜呜,他们还打我,嘴里好像出血了,啊啊啊啊,牙齿好像也掉了一颗。。。。。。〃他这一喊,那些扭著他的家丁全都惊恐的後退几步,刚才冯夜白对付主子的那一拳他们都看在眼里,想主子好歹也是金枪震八方关老爷子的徒弟,武艺在这圣湖城里也算数一数二,谁想到被人一招就打了个七荤八素不说,最可怕的是他们一直眼看著公子,等待他发号施令,结果那个公子欺近他身边,是怎麽出的招他们压根儿都没看清,这些人心里都清楚,他们是遇到高手了。
当然,最最可怕的还是身边这个看起来漂亮无比善良无比的少年,竟然如此恶毒的诬陷他们,呜呜呜,苍天可鉴,他们只不过小心的将他架住,连点油皮儿都没敢碰破啊,还什麽嘴里出血,牙齿掉落,呜呜呜,他不能这样的陷害他们啊,眼看那个青年已经不分青红皂白的怒目缓缓向这边走来,几个家奴吓得四处逃窜,只恨不得爹娘给生成了四条腿。白薯见他们跑了,气的大骂道:〃喂,你们这些熊包,怎麽一点都不讲究责任道德呢?身为狗腿子,最起码也该把主人扛起来再跑不是吗?小说里都这麽写的耶。〃
冯夜白奔过来,没心思理会那些丧家之犬,先要察看白薯的伤势,却见他调皮的扮了个鬼脸:〃没有没有了,他们不过是架住我而已,嘻嘻,我是骗你的了,否则你怎麽会将眼睛瞪的那麽吓人,光用眼神就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呢。〃说完看见冯夜白石化的表情,他也意识到自己做的好像有些过分,吐了吐舌头腻到冯夜白身边:〃我。。。。。。我就是看不过去嘛,这些恶人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他们了,不过我都没想到你这麽的英勇呢,冯夜白,你刚刚一拳把那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