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鼠妻-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看不过去嘛,这些恶人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他们了,不过我都没想到你这麽的英勇呢,冯夜白,你刚刚一拳把那只猪撂倒的功夫就叫做武功吗?冯清常和我说武林高手武林高手的,你是不是就是武林高手啊?啊,你好厉害啊。〃他闪著一双泛起崇拜之光的眸子,亮晶晶看著冯夜白,让男人刚刚受创的心灵迅速恢复了平衡。
〃这些人你要怎麽处置?〃有些问题不适合在这里回答,冯夜白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而白薯立刻就被这个新话题吸引了心神:〃怎麽处置啊?〃他喃喃自语,将麽指伸到嘴里轻轻咬著,这是他绞尽脑汁思考问题时的习惯动作,那憨态可掬的模样,让冯夜白又倒吸了口冷气,连忙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控制住下身的冲动,他才没有立刻扑上去将白薯就地吃掉。

〃恩,这样吧。〃白薯想了半天,似乎终於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拍了拍手,他来到赌场负责卖人的两个大汉身边,仰起头甜甜笑问道:〃请问两位大哥,这个被卖的人的银子,那位朱公子是不是已经付清了啊?〃
那两个大汉何曾见过这样貌美的人儿,心里只道原以为那被卖的柳公子已是绝色,谁想到果真是人外有人,这半路冒出头来的小公子更是美豔无双,两人都看的呆了,此时见问,忙猛掐了自己一下,方才惊觉确实不是在做梦,忙回过神来陪笑道:〃这是当然,否则我们怎能将人交给朱公子呢?〃
白薯一挥手,颇有大将风度的道:〃那两位大哥可以回去交差了。〃说完夺过他们手中本要付给朱公子的卖身契,三两把撕掉,又过去对鼻青脸肿的林秀才道:〃人呢,你可以带走了,至於钱嘛,那猪头把你打成这样,就当作赔偿费了,恩,这请医问药,怎也得花上些银子不是?我可是很讲道理的。〃话音刚落,那朱公子已气急败坏的喊了起来:〃胡说,我买他花了二百两银子,就他那点伤,一两银子都用不了。〃
白薯拉著冯夜白来到朱公子面前,抓起他的手在朱公子眼前晃了晃,甜甜笑问道:〃你有不同意见是吗,不如让这只手和你好好算一算。。。。。。〃一语未完,朱公子已吓得爬了起来,颤抖道:〃没有。。。。。。没有意见。。。。。。小公子。。。。。。判的。。。。。。很公平。〃说到公平二字时,连身边的柳姓男子都能清楚听到他的磨牙声。
白薯高兴的点点头:〃很好,那就没问题了。〃说完拉著柳姓男子来到林秀才身边,将他的手递给林秀才握住,他见林秀才对自己的容貌看都不多看一眼,却在看向柳姓男子时深情款款,那柳姓公子虽有些羞怯,但目中也是含情脉脉,便知道他们二人确实是对了眼,於是对林秀才道:〃这位哥哥身世飘零,实在可怜,你从此後要好好对待他,方不负我和冯夜白为你们出头的情意。〃
围观的众人起先都关注著事态发展,因此之前白薯叫冯夜白的时候,他们也没在意,此时又听他清晰无比的,确实管眼前那个英俊的青年唤做冯夜白,不由得都是心中一凛,那朱公子是富贵人家,对这三字尤为敏感,不由得硬著头皮上前来,小心翼翼问道:〃公子叫做冯夜白,敢问可就是被称作天下第一粮商的冯公子麽?〃说完,不等冯夜白说话,白薯已跳起来道:〃自然就是他了,否则我们敢出头吗?猪头,我可告诉你,我们每年都要来这里好几次,一旦听说这林秀才和柳公子发生了什麽事儿,哼哼,你该知道後果吧?〃他又抓著冯夜白的手在朱公子眼前亮了亮,只吓得这横行乡里的恶霸点头如捣蒜般,直道:〃小公子放心,我是绝不敢找他们生事的。〃
白薯点点头:〃恩,这就好,告诉你,若有别人找他们的碴儿,我一律算在你头上,你不会有意见吧?〃这话已十分的不讲理,只是那朱公子哪敢有半个不字,口里忙不迭的答应了,心里叹道:我这不是倒了大霉吗?美人飞了,银子也被讹了,弄得鸡飞蛋打不说,还不能去找回气,不能去找回气不说,如今往後,还更得派人暗中保护那两个碍眼的东西,这。。。。。。这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嘛。一边叹一边摇头沮丧去了。
这里白薯做成了这件事,心里十分的痛快,拉著冯夜白意气风发的笑道:〃怎麽样冯夜白?我这件事儿办的漂亮不漂亮?〃说完得意哈哈大笑起来。半天没听到对方回答,睁眼一瞧,只见这主子的一双眼睛,竟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还流露出林秀才看柳公子的那种目光,他身上一抖,敏锐的直觉让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从此刻开始,他就要落在一张天罗地网里,再也无法逃脱了。
冯夜白痴痴看著白薯,今天的白薯是他从未见到过的,睿智,勇敢,还有些赖皮,以及将自己的手当作恐吓勒索工具的小小劣行,充满了蓬勃的活力,哪里还是府中和一路上那个有些畏缩胆怯和笨笨的小东西,如果说之前自己对他的感情是怜大於爱的话,那麽此刻,却是任何人任何事都挡不住他胸中激涌的爱意了。牵住白薯的小手,他绽开一抹真心笑容,由衷的回答道:〃是的小白,你今天的事儿办的实在太漂亮了,就连我办起来,都不能有这麽的漂亮。〃

15

马车再行了两天,终於来到苏州洪湖边,远远便看见一座气派的大宅子,在众多民宅当中鹤立鸡群,就连知府县衙,若论起辉煌精致,典雅雍容,也差的远了。白薯正赞叹,忽然车夫在门前停下,冯夜白牵起他的小手,嘱咐他道:“这里不同我们府中,多有些刻薄之辈,你要时刻跟在我身旁,少说话,,还有个老太婆,那是我爹的正房夫人,为人十分讨厌,你能躲她多远就躲她多远,咱们只要捱过祭祖之後,就立刻回府,到时候你爱怎麽的就怎麽的。”白薯一一记下了。

入府後,先拜见了冯夜白的二叔族长和他口中的正房老太婆,白薯细细看去,见这两人眉目中就有一股戾气,暗道这两人可不是什麽好鸟,冯夜白看人还是有一套的。往旁边看去,只见两个美貌少女站在那里,一个面带微笑看著自己,另一个却是充满了敌意的看著自己,眼角边更有一股不屑之意,看见冯夜白对白薯介绍道:“这是二姨妈和三姨妈家的两个表妹,她叫无双,她叫红莲。”那红莲哼了一声,转头对老太婆道:“大姨,你看表哥做事也太不懂分寸,一个娈童,还拉到我们面前介绍什麽。”

冯夜白眉头一皱,冷冷道:“红莲的性子倒是越来越不讨人待见了,白薯不是娈童,他是我的……爱人。”这话一说完,别说那老太婆和族长二叔等人大吃一惊,就连他身边的白薯,都吓得跳开叫道:“什麽?谁是你的爱人,冯夜白你说清楚,你……你在车里明明……明明说……”冯夜白不等他说完,就拉著他的手道:“小白啊,虽然我在车里答应我们的事暂时先不公开,但是二叔和大娘他们也不是外人,我实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将是我的妻子了。”

这话说得露骨,可怜的老鼠精差点没吐出来,而大娘和二叔族长的脸色则是青一阵红一阵,那个红莲更夸张,“哇”的一声哭出来,跑到大娘身边摇著她的胳膊不依的叫道:“姨妈,表哥……表哥他欺负我……呜呜呜,人家不依了,姨妈你要给人家做主啊。”说完又狠狠瞪了白薯一眼,白薯心道:“你瞪我干什麽?我比你还想哭耶,冯夜白他明明答应过我,谁知道他现在反悔是什麽意思?”想到这里,鼓起圆圆的大眼睛也瞪回去,底下侍立的众多家仆婢女们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议论纷纷,登时场面乱成了一团。

正房大娘咳了两声,皱眉看向冯夜白道:“夜白,你这是干什麽?带个妖里妖调的小倌,说什麽是你将来的妻子,红莲怎麽办?胡闹也不是这麽个胡闹法,二叔,你看看你的侄儿,这……这是怎麽说呢。”她把头转向一脸道貌岸然的族长,那族长也是紧皱眉头,咳了两声清清嗓子便要说话,谁知刚咳嗽完,冯夜白就接著道:“大娘,你说的话有两个错误,第一,白薯不是小倌,他虽长得美丽,却绝不是那烟视媚行之辈,他是正经人家的孩子,我将来也要娶他为男妻,这是既定的事实。第二,我很奇怪,大娘你糊涂了麽?红莲怎麽办关我何事?她不是你的侄女吗?听你的口气似乎我将来得娶她,可我记得我并没有和她订下婚约之类的吧?一个官宦小姐,见他表哥领了未来的表嫂,就到姨妈面前哭哭啼啼说什麽要给她做主,如此的不知羞耻,没有半点儿女孩矜持,慢说我和她没有婚约,就是有了,也必定要退婚的。”

一番话把大娘和红莲险些气昏过去,她们虽未和冯家正式订下婚约,但两人心中都笃定了将来冯夜白必然会娶红莲,这在她们看来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从未想过会有变更,所以今日一看见冯夜白亲密挽著白薯,还说是他的爱人,那红莲才忘形之下说出这种话,谁知却被冯夜白抓住了痛脚,当下只气的本来美丽的脸孔一阵红一阵白,难看无比,连那个大娘的面容都气的扭曲起来。

白薯吐了吐舌头,心道今日才真正知道冯夜白的实力,不但手上功夫不错,毒舌功更是无敌。当下冯夜白从容告退,领著他来到自己一向居住的东跨院。白薯终於逮著机会,不满问他道:“说,你在众人面前谎称我是你爱人,到底是何居心?难道说你还不死心,还想著要对我伸出色狼之爪吗?”

16

冯夜白一笑道:“白薯你多心了,我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保护你,这里的人我已经说过,刻薄之辈很多,你来了,他们见你弱不禁风的,难免会欺负几下,我把你说成是我的爱人,将来是他们的主人,这样他们就不敢对你下手了,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吧,都怪我只见你喜欢吃白米,所以就想著带你来这里品尝贡米,却忘了如此一来,竟把你陷入危险之中,唉,我真是太大意了。”话音刚落,白薯早已感动的道:“不不不,冯夜白,这怎麽能怪你呢?你这样的照顾我,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刚才都怪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