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0250 淫色冒险 第三季 31-38 by 败客-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搞不好我会请求拜伦把你放生喔!」
看在有机会逃出淫窟的份上,他再度屈膝俯身,极不愿地吐露舌头,刷过那两片恶心的Bi肉。
凯尔实在不忍心观望,哪有人这样教导的,她到底会不会养狗啊!头一撇,他把焦点集中在贾瓦克身上,虎背熊腰的身材外加一根得天独厚的超级巨屌,怎会有这样完美的男人呢?如果他不是黑人,自己肯定整天巴著他不放,就算一晚干个十几次,自己绝对咬紧牙根、毫无怨言。
「啊……」佑克迸出凄厉的呻吟,魂魄似乎飞到了九霄云外。
他眼神水汪汪地注视贾瓦克,感谢这个男人带给自己丰腴的性高潮。「大人,您好强喔,干得我好爽。」
「你也很厉害啊,很少有人被我插到能支撑这麽久的。」话才落下,一股热气立刻涌上心头,他急忙抽出屌,跑至佑克面前,猛然击发高射炮。
滚烫的白色Jing液尽数糊在佑克脸庞,他差一点没被灼热烫伤,不过那味道闻起来香甜浓郁,他情不自禁伸舌舔舐了一口。
「好吃吗?」贾瓦克喜孜孜地问道。
「嗯……」他实在没空回答。
「喜欢就把它吃光吧,别浪费喔!」
凯尔惊讶地望著自己的姊姊,他第一次看见佑克舔Jing液舔得这麽凶,不知道这是不是最新的美容秘方?
一场荒唐结束後,他们回到铁牢,发现瑞凡傍地而睡,显然体内的催|情药效已除,但一旁的比利却是满脸怒容,他们觉得很纳闷。
「你怎麽了?不是才刚搞完吗?干嘛摆出一副哀怨欠干的表情?」
「想到这点我就有气。」他把事情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拜伦She精後根本不管我有没有达到高潮,就急忙派人把我们押回这里。」
「男人就是这麽可恶,往往只想到自己,我看你就自己打出来吧,千万不要憋著,那可是会生病的。」
「不要,我宁愿保留体力,嘉年华不是快到了吗?我相信到时候一定可以好好干上一炮。」
「那你就慢慢等吧!」
凯尔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他相信,在那场荒淫的庆典上自己才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不过他倒是有些担心佑克的表现会超越自己,抢走「毕尔达第一淫花」的美名,他可得努力加把劲才行!
                           (待续)
38
翌日,瑞凡被肛门传来的灼热痛醒,忽然意识到自己跟拜伦发生了性关系,在那种理智丧失的情况下等於是被强暴,他越想越觉得委屈,忍不住开始难过起来。
「瑞凡,你怎麽了?」佑克经过一夜激|情,今天起床时心情特别愉悦舒畅。
「我……我不甘心……我不想和那种人搞。」梨花带雨的脸庞不断向大姊哭诉。
「别哭了,」佑克抱住他的身体安慰道:「那不是你的错,你被贱女人下了药,根本由不得你啊!」
「是啊,瑞凡,就当成是一夜情,过去就算了,反正你又不是处男,被男人多干一次没差啦!」凯尔挨在他身前,头头是道地说著。
「这哪是一夜情?我可是被强暴的。」
「好嘛,算我说错了,凡是总有第一次,习惯就好了,对吧?」
「如果是你,你会习惯吗?」瑞凡怒视凯尔。
「我……会啊!你看姊姊我被数不清的男人摧残蹂躏,还不是撑过来了,久而久之屁眼就开了,自然不会那麽痛。」
「那不一样,瑞凡是很矜持的,你以为他是残花败柳吗?」佑克反驳道:「就算是强暴,也需要一点时间适应,难道你不能说点好话吗?」
「对啦,他是温室花朵,人家是残花败柳,我天生活该遭人践踏,当我身心受创时怎麽没人来安慰我啊?」
佑克嘲讽著:「哪个人那麽有本事让你身心受创啊?我认识你这麽久,每天看你活得快快乐乐,吃饱了等著被干,哪一天不是逍遥自在呢?!」
「哼!那是你不知道。还记得读书时我曾经爱上一个金发男孩吗?」
「你是说……那个很爱炫耀而且自以为是的魏尔德·莫汀吗?」
「对,就是他。」
佑克乍然想起高中时期与凯尔、瑞凡一起度过的岁月。当时他仍是个清纯可爱的少男,因为心有所属,与凯尔同时暗恋学校的足球队队长魏尔德,只可惜那男孩不解风情,硬是和一个喜欢卖弄风骚的花痴女孩在一起,当时他们真的难过了很久。
「那又怎样?我也喜欢他啊,不过是暗恋罢了,我就不信你会受多大创伤!」
「你不懂,他之前一直拒绝我们,後来……有一次……我和他在派对上喝醉酒,一起回到我家过夜。」
「过夜?你这荡妇!居然瞒我那麽久,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也没怎样啦,只不过我神智不清时不小心含到他的屌……」
「靠!你帮他Kou交过?快说,他的屌大不大?」佑克急著逼问,他很想知道自己梦中情人的老二尺寸。
「老实说……不怎麽样,而且…大概他太紧张,很快就射了,射得我满脸滚烫的Jing液。」
佑克咯咯一笑:「活该!谁叫你瞒著我偷吃屌?」
「就因为那次的经验我变得难以自拔,深深陷入在他的情欲里,幻想著哪天他正式和我交往,必定能够发挥男人本色,让我趴在床上止不住呻吟;可是,後来他再也不理我了,彻底伤透我纯洁的心。」
这次连瑞凡和比利都跟著一起笑出来。虽然明知凯尔很可怜,但这段往事彷佛就像一场荒谬的情Se闹剧,他们实在没办法假装镇定地安慰他。
「所以…就是他让你变得寡廉鲜耻,尽做些伤风败俗的事?」佑克看著凯尔无辜的脸说道。
「没错,就是他让我对男人失去信心,从那之後,我就发誓要玩遍世界上所有的男人。」
比利叹了一口气:「唉!辛苦你了,我不知道你的志向如此伟大,我甘拜下风。」
在彼此嘲弄之际,吉赛尔夫人带了一群走狗进入囚室,场面一下子变得肃静,仅剩贱女人的淫笑回盪在空气中。
「哈哈……你们真是姊妹情深啊,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明天庆典上摆出一张苦瓜脸,惹恼了豹神大人,以为我都没教导你们呢。」
「豹神大人也会来?」
「那当然,一年一度的嘉年华他怎能错过,还有许多重要人物都会莅临,你们最好不要给我出任何差错!」吉赛尔夫人语重心长地警告他们。
是啊!明天的庆典想必盛况空前,不知道伊萨克会不会趁机混入城里来营救自己呢?瑞凡多少有些期待,却又担心这样会导致更大的危机,毕竟他也算是反抗军的首领,擅闯虎||||穴实非明智之举。
「带他们几个出来!」贱女人命令身旁的侍卫。
瑞凡惊道:「你打算干什麽?」
「放心,不会给你下迷|药了。我只是带你们去挑选服装,明天的庆典才能派上用场啊。」
他们几个认命地跟随侍卫来到一间看起来像是化妆室的大房间,里面恰有几名脔奴在著装打扮,只见一股妖气冲天,到处充斥著令人作呕的嘤咛声。
淫荡芭比穿了一套||||乳白色薄纱洋装,布料少得可怜,几乎等於没穿一样。她极不满意地抱怨:「为何要叫我穿这件衣服?」
「这样才能显露丰满姣好的身材啊!」
「乾脆什麽都不穿岂不是更好?反正到最後还是要被男人干,何必浪费时间脱衣服呢!」
「轻轻一扯衣服就卸下了,不会麻烦的。」吉赛尔夫人好言相劝,深怕这骄纵的淫公主又要闹起别扭。
「是吗?」她随手一拨,竟把包覆下体的薄纱撕出了一道裂缝,两瓣白色唇肉隐约可见,微露在衣服外面不断晃动著。
「你看看,好端端一套美丽的衣服又被你搞坏了!」吉赛尔夫人非常生气。
「可是我就喜欢这样,感觉上也比较通风凉爽。」
「随便你吧!」吉赛尔夫人摇摇头,不再干涉。
她随手挑出两件野战短裤递给瑞凡和佑克,吩咐他们:「你们两个要参加明天的游戏,先试一下尺寸合不合?」
「就这件?」瑞凡拿起那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裤子,内心开始怀疑,这真的是短裤吗?怎麽看都像几片布料随意拼凑而成的。 
「怎麽?不满意啊?还是你比较喜欢淫荡芭比身上穿的洋装?」吉赛尔夫人嘲笑似地瞪著他。
「没……没有,我很喜欢这件。」
他和佑克很快穿上裤子,赫然发现後面臀部根本是敞开的,彷佛随时等著被强Jian。
凯尔赞赏道:「很好看啊!那我的服装呢?我先声明一定要比他们漂亮喔。」
「放心,你一定会喜欢的。」
吉赛尔夫人从另一个箱子里取出两副黑色羽毛翅膀,在他们面前展开。「把它们套在肩上。」
凯尔和比利心花怒放地著装,这套行头果然够耸动,十足黑色淫天使的打扮,他们简直爱死了。
「下半身呢?」
「就这样而已,下面什麽都不必穿!」
他们愣住了,脑中浮现自己全裸的画面,一双黑色羽翼乘风翱翔,辗转追逐在肉体丛林间。
「我必须提醒你们,嘉年华的游戏是很残酷的,可不像你们在毕尔达集中营玩的那些愚蠢花招。」
「你也知道集中营?」
「哼!那地方我熟得很,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难怪!她看起来就是一副浪荡样,果然是毕尔达出生的产品!
比利好奇地问她:「你…以前也是性奴吗?」
吉赛尔夫人捧腹大笑:「性奴?我的格调有那麽低吗?难道你们不清楚那里的前任营长是个女人吗?」
所有人都感到很惊讶。「莫非……」
「没错,我就是那里的前任营长,居然没人认识我。坎培拉这大骚货大概忙著钓男人,忘记尽好教导之责。」
他们很庆幸营长换人了,要不然他们在集中营的日子绝不会那麽好过。
稍後,他们跟随侍卫返回铁牢的途中,遇见一群人迎面走来。他们当下一阵错愕,居然看见了意想不到的熟面孔。
SM女王染了一头妖异的红发从人群里钻出来,健步如飞地奔向吉赛尔夫人。「姊姊,我好想你喔。」
吉赛尔夫人亲密地拥抱她,眼里噙著感动的泪水。「姊姊想死你了,这麽久都不来看我,是不是受到委屈了?」
「没有啦,不过前阵子有个死小鬼惹得我很不高兴。」
「谁那麽大胆敢欺负你?」吉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