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恐怖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二和x三多,终袁许]皮影戏-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文案
天边火烧云渐渐暗了颜色,月亮从山沟里爬上来,空中不知何时还挂了几颗星星,忽闪忽闪的,像宝蓝天鹅绒上的玻璃钻。
村口早已搭起红帐篷,据说是四川来的皮影戏戏班,村儿里有喜欢皮影戏的,也有瞧热闹的,于是恰巧给戏班凑成了桩不错的生意,那坐在门口售票数钱的两人还有些忙不过来……
—— 我真的不会写文案|||就摘两段本文里的句子吧……
CP:许二和x许三多(偏粮食向)+ 袁许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二和,许三多,袁朗 ┃ 配角: ┃ 其它:袁许,士兵突击 

  '二和x三多,终袁许' 皮影戏
  作者:绯羽stardust

  第 1 章

  
  
  1991年的夏天,日头忒猛,阳光炫得人眼前发花。下榕树村儿南面的小河塘边,热风吹过,撩动细枝上的绿叶直颤。那立在梢头的麻雀跟着脚一抖、屁股一翘,落下坨黄白相间的排泄物,掉在树下的小姑娘肩上。
  为了见心上人,小姑娘今天特地穿了二舅妈给新做的花裙子,懊恼又嫌恶地弹开肩上那玩意儿,抬头看见对面少年憋着笑侧过脸去,忍不住羞恼地提高了嗓门儿:“许二和!我在问你呐!今晚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许二和,今年一十四,瘦高瘦高,皮肤白净,心思不在读书,倒是经常关注电视里那些小明星,七十年代港台马仔的过气装束学了个四成像,平日被老爹笑话,在学校里却迷倒了不少情窦初开的少女——比如今天这个,张金花,座位在许二和同桌前排斜上角数过去第五个,从上学期开始就常给二和瞟点暧昧眼神儿,这会儿暑假终于鼓起勇气把他叫出来,打算学那连续剧里的时髦男女弄个约会。
  许二和正要答话,却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隔壁李壮志穿着白背心、甩着鼻涕一溜小跑过来:“二和!许二和!——小霸王又在揍你弟弟啦!”
  河塘边两人一愣,张金花还没回神,就见许二和抄起鱼竿儿、猛地跃上小坡、狂奔而去没了影,只腾起一片沙尘呛得小姑娘直咳嗽:“许二和!你混蛋!”
  烈日下,许二和拼命跑,喉咙渴得冒烟,可他顾不上,只握紧了手中鱼竿,没命地跑!穿过刘老头家的院子、拐过杂货店的墙角,果然看见村长家那死小子带着一群跟班围着中间的人又踢又打——
  “——□的!弄啥呢?!”许二和怒喝一声,鱼竿在手里耍得跟金箍棒一样,仗着年龄身高的优势,冲上去将那群小鬼打得屁滚尿流、仓皇而逃。
  远处还隐隐传来村长家娃儿“你给我记住!”的败犬吠声,许二和啐了一口:“□的。”扔下鱼竿,连忙去扶抱头跪趴在地上的小家伙:“三儿,三儿。”
  八岁的许三多从臂弯里抬起头,沾了一脸泥,还带着几道泪杠子,整一个小花猫。许二和掏出手帕给他脸上一抹,擦擦干净,露出张嫩嫩的小脸,那单眼皮下乌溜溜的眼珠朝上一翻,又要挤出水泡儿——
  “哎哎,三儿你别哭,别哭啊。”许二和把弟弟搂进怀里,本想拍着他的背给安慰安慰,谁料一心急,下手没了轻重,一拍下去倒把许三多给弄疼了,“哇”一声哭得更厉害了。
  “三儿别哭,是哥不对,哥不对!”许二和这下慌了神,他三弟生来就是个‘天然水库’,一旦开闸,连声哄着也不顶用。许二和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突然记起刚才张金花的邀约,一拍大腿:“三儿,你要不哭,哥晚上就带你去看皮影戏!”
  怀里小家伙抽抽搭搭地止了哭,抬起一双红红的兔子眼看向许二和:“真的?”
  “二哥啥时候唬过你啊?”许二和一瘪嘴,拉起许三多,给他拍拍裤子、理理衣服,然后伸出手。小家伙看看二和,很自然地把胖嘟嘟的小手放进哥哥掌中。许二和冲他挤眼笑笑,牵着小家伙往家里走去。
  天边火烧云渐渐暗了颜色,月亮从山沟里爬上来,空中不知何时还挂了几颗星星,忽闪忽闪的,像宝蓝天鹅绒上的玻璃钻。
  吃过晚饭,许二和带着三弟,撇下打定主意去茶馆儿看有色录像的大哥,跟爹打了声招呼,便出门而去。
  村口早已搭起红帐篷,据说是四川来的皮影戏戏班,村儿里有喜欢皮影戏的,也有瞧热闹的,于是恰巧给戏班凑成了桩不错的生意,那坐在门口售票数钱的两人还有些忙不过来。
  许二和从裤兜里掏出双份门票钱,买了票,牵着许三多入场。谁知里面已经人满为患。
  位子都没了还敢卖票!许二和在心里骂了一声,四下瞄了一圈,干脆把许三多抱到第一排过道前坐下,巡场的也没管,反正是交了钱进来就成。那些还站着找位子的一看,也有样学样,把过道堵了个水泄不通。
  不一会儿,头顶灯光暗了下来。戏台上搭起影窗布幕和灯箱。乐班端来凳子坐下,板胡、闷笛、三弦、二胡……唢呐……齐齐上阵。
  今晚演的是《杨家将》,武场特别配了锣鼓、马号还有梆子。师傅们坐在布幕后,操耍着皮影人和道具,在后背光照耀下,那些投到布幕上的影子色彩瑰丽、晶莹剔透。伴着乐曲,只见那皮影人儿枪来剑往、上下翻腾,个个栩栩如生。加上师傅或激昂或悲怆的唱腔,整出戏是声情并茂、扣人心弦。
  许三多靠在哥哥怀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演出,微张着嘴,紧紧揪着哥哥衣袖。许二和瞧了眼怀里的小娃娃,细长的单眼皮下漫起温柔笑意……
  演出结束时,许三多还沉浸在刚才的表演中,直到许二和抱着他起身才回了神。这一回神不打紧,小家伙竟撇开哥哥的手,追到刚下台的皮影师傅跟前儿,踮起脚尖想看清那影人。许二和忙追上前去扶住三弟的肩,怕惹毛对方。那演出的师傅倒是大方,呵呵一笑,将影人举到许三多面前,让他瞧个清楚。
  “……不一样。”许三多盯着那五彩斑斓的驴皮影人瞅了半晌,小脸一皱,“没刚才好看。”
  “小弟弟,这确实是刚才给你们演戏用的啊。”师傅哈哈大笑,一手擎着影人,一手在许三多脸上轻轻一揪,“皮影戏的魅力,就在于幕后嘛。”说着,指了指两名戏班人员正往台下抬的影窗布幕和灯箱,“喏,皮人儿放在布幕后,灯光照过来,能把影子颜色衬得倍儿漂亮!这皮影戏,看的就是‘影’,它吸引人的地方嘛,也就是它的影子。”说到一半,那头有人叫他,师傅应了声,笑着跟俩孩子道别,转身走了。
  许三多愣站在原处,有点儿明白又似乎不太明白,脑子里一转,突然有点儿伤感,抬头望向搭着自己肩的许二和:“二哥。原来这东西只能藏在布幕后,把影子给人看才漂亮啊?”
  许二和心想我又不是搞艺术的,怎么跟你探讨这种问题,于是一耸肩:“不表演时,不也可以拿来展出么,还是挺有用的。”摸摸下巴,还是赞同了许三多的话,“不过确实少了舞台上那效果,看着不咋鲜活。”
  两条肉嘟嘟的胳膊交叠在胸前,许三多严肃地点头。许二和失笑,牵起许三多的手:“走吧,回去晚了该挨爹骂了。”
  回去的路上,夜色深浓。许三多在街灯失修的地方磕了一跤,摔破了手掌和膝盖,小脸儿一皱,两眼一眯,水库又要开闸。许二和连忙给小心哄着,蹲下身让小家伙趴到背上,双手交握抵在他屁股下,背起许三多继续走。
  这八岁的小家伙,看着圆润,实际没几两肉,许二和背得轻松,还能一边望着明月稀星哼首郑智化的《星星点灯》。许三多趴在二哥背上轻轻抽咽着,总算没给来个大泄洪。
  后颈侧染了许三多泪泡儿的水气;背上那软乎乎的温热身体,随着呼吸和抽咽小小起伏。许二和收紧交握的手,把三弟往上托了托,心里不知怎的冒出个念头,希望回家的这段路能再长一些……
  第 2 章
  
  
  “——我揍不死你个兔崽子!”夜里九点半,许家正厅里,许百顺吼得惊天动地,毛竹板子抽在人身上啪啪作响。
  门外许一乐蹲在石阶上抽烟,神情木然,想了想,还笑了。十二岁的许三多攥着衣角,紧张又害怕地朝窗内张望。
  “——嘎。”门开了,十八岁的许二和揉着屁股走出来,脸上挂个红红的五爪印,一身花过头的衬衣所有扣子不用,只在下端松松打了个结,下搭一条绝对过气的喇叭裤。
  “二哥!”许三多连忙迎上去,一把拽住二和衣角。
  许二和冲他扯扯嘴角,细长的眼睛眯成一道缝,拍了拍许三多的手,转身走进厨房。许三多回头望望正厅里还在发脾气的爹,瑟缩了下,低头跟上二哥。
  厨房里没开灯,许二和站在灶台旁,借着月光捧了凉水覆在脸上挨打的地方。
  许三多看着二哥瘦高的背影,小心地挪着步子走过去:“没事儿吧?”
  许二和没说什么,只拧了毛巾继续擦脸,哼了句“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又给扯着肿了的侧脸,疼得一歪嘴。
  许三多站在一旁瞅了二和半晌,轻声道:“二哥,其实你行的。”——在许三多心里,二哥虽然老爱搞些爹看不惯的玩意儿,但其实是个极聪明的强人,要是二哥当了兵,一定能像爹所希望的那样光耀门楣。
  一手捂着毛巾,许二和侧头看向小小的三弟:“人各有志。”又拿毛巾冲了冲冷水,“三儿以后想干啥?”
  许三多愣了下,摇摇头:“不知道。”
  许二和拧了毛巾再捂到脸上:“想当兵么?”
  许三多皱眉,很快地摇了摇头,这次没有犹豫。
  许二和笑了,甩着毛巾挂到一旁架子上,弯腰揽住许三多的肩,摇头晃脑地夸张叹气:“爹他是太执着了。咱们家啊,我看是注定出不了一个当兵的。”
  许三多憨憨笑了下,又觉得不太好,这不是埋汰爹一辈子的希望么。
  瞟了一眼门外还亮着灯的正厅,许二和扳着许三多的肩让他面向自己,小声道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